第七章 刺杀

上一章:第六章 沧海残阳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早餐的时候,沈从云再次陷入到沉静之中,一个国家是否能长治久安,救灾体系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明末就是由于连续的天灾,导致大面积的农民起义,最后灭亡了明朝。

建立一个完善的民政体系的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该采用什么样的模式去做,这方面沈从云完全是外行,似乎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由民政体系的问题,沈从云又联想到水利建设的问题,黄河、淮河这两条多年肆虐中原大地的河流,一定尽早进行治理,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河南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暂时也只能采用协商解决的办法,福建的问题还优美解决,俄国的问题迫在眉睫,沈从云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在这一刻逼了上来。真的是屁股决定脑袋啊,在哪个位置上想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

精心收拾过的紫玉和阮孝贞联袂而至,岁月对这两个女人还是很公平的,三十上下的岁数,身上依旧留着许多少女时代的印记。用沈从云暗室之中的话来演绎,“腰还是那么细,皮肤还是那么光滑,奶子还是那么挺。”

“老爷又在想啥呢?”紫玉轻轻的一笑而道,正在愣神的沈从云,看见这两个女人想起了要去看中医的事情。这是关系到传宗接代的问题,很严重。

城东一带的居民显得有点杂,参差不一的民居凌乱不堪,窄小的街道上黑泥在早晨的行人踩踏后露了出来,十几个半大的孩子在雪地上撒欢。

看见这样的一个场合,卫队长李小三眉头皱了起来,抬手示意马车停下。

“怎么停下了?拐过这条巷子就是老先生的住所了。”紫玉不满的低声道,李小三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听见了,随即转头对沈从云道:“大人,这地方太杂,是不是别去了。”

不等沈从云答话,紫玉和阮孝贞不满的目光已经冒了出来,好不容易说动沈从云出门就诊,居然要打道回府,心里能痛快才怪了。

“怎么,对兄弟们的伸手不放心?”沈从云笑了笑道,李小三不安的四下看了看道:“等我派个兄弟去前面看看地形再说。”

沈从云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不再看两个女人略带哀怨的目光。

北伐的时候,林光还只是一个班长,攻打北京城的时候,林光领着手下的弟兄,率先冲上北京城头,一通手榴弹招呼下来,在城头撕开了一个口子,占领北京城后林光升为排长。

城东的这一片民居,是林光所在部队的防区,从打下北京城后驻扎在这一带起,每天林光都会带着兄弟们巡逻几次。随着共和国的成立,军座成了临时大总统后,北京市政府成立,新的警察部队的建立,军队维持治安的日子没几天了。

雪后的巡逻,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大头皮鞋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城市是白色的,世界似乎也是白色的。

“排长,房东刘大娘家的丫头,昨天上你屋里做啥去了。”习惯悠闲的例行巡逻,士兵们多少有点放松的开着玩笑。

“对啊,二丫长的够俊的,排长你没那啥吧?我可看见二丫出来的时候,脸都红了。”

手下肆无忌惮的笑声,让林光的脖子微微的粗了几分。他们说的是昨天傍晚,房东家的二丫,一个留着一条长长的大辫子的少女,羞涩的跑进东厢房,塞给自己一双千层底的布鞋,然后穿花蝴蝶一般轻盈的身子,妙曼的转身跑走了。

那一刻林光有一种沉醉的感觉,可惜部队有纪律,军官必须服役五年以上,才能就近谈婚论嫁。林光从上海讲武堂毕业不过一年的时间,要是这丫头是老家那边的就好了,一定托媒人上门去提亲。

一匹快马嗒嗒嗒的从巷子里回来,马上的护卫在李小三身边停下,低声说了几句话后,李小三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

“大人,巷子那头是快不大的开阔地,四周都是院墙,只要有十几个人埋伏在那里,后果不堪设想。”李小三急急说着,沈从云听着也皱起了眉头,紫玉和阮孝贞更是露出了着急之色。

“这样,既然来了,大家当心一点就是了。青天白日,我想不会出什么问题。”沈从云最终还是决定走一趟,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两个女人失望至极的目光。

沈从云一共带了24人的护卫队,每人长短枪各一条,手榴弹四枚,匕首一把,刺刀一把。李小三环顾一周后,还是点头应承道:“好,不过大人您得在等一会,属下去安排一番。”

说着,李小三也不再废话,转身叫了一队士兵道:“你们跟我来,其他人注意戒备。”

“谢谢老爷!”紫玉和阮孝贞轻声的说道,沈从云听着不由一愣,随即淡淡的苦笑弥漫开来,这个世界本就如此,适应了也就习惯了。

不到十分钟,李小三回来了,示意队伍继续前进,沿着巷子往前走了一百米前后,前方片开阔地后头,是一家高门大院的正门。

“就是这!”紫玉和阮孝贞笑着先下了车,沈从云跟着出来时,四下扫了一圈,发现东南西北的高处,都有自己的护卫占据了。

沈从云这些护卫,都是从军中精心选拔后,送往德国接受半年以上的相关训练后才能进入卫队中,沈从云对他们的防卫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紫玉亲自上前敲门,开门的老苍头被看见的护卫吓的往后退了两步,沈从云赶紧上前笑道:“老人家,我们是来看病的。”

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样子,可是李小三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也不知道这是为啥?这种预感随着沈从云进入大院后,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李小三快速的使了个颜色,四个人护卫小组前后将沈从云挡在中间,另外四个人则快速的四面散开,还有四个人则端着短枪谨慎的跟在沈从云后面。

护卫们如临大敌的样子,紫玉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医生是自己联系的,李小三这样搞,不是对自己不放心么?不过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沈从云对身边护卫的信任程度,不是最亲密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更别说李小三了,从越南开始就一直跟在沈从云身边。

老中医是被两个护卫架着来到大堂上的,从内心深处,李小三觉得这老家伙实在是可恶,摆什么臭架子?依着李小三的脾气,一条麻绳直接绑到沈从云的住所就是了。可惜沈从云不答应,还说这样和封建帝王有什么区别?沈从云也是有私人医生的,不过是西医罢了。

老中医浑身发抖的样子,引得沈从云一阵不满的瞪了李小三一眼,哼了一声后堆起笑脸上前道:“老先生,手下都是粗人,惊着您了,对不起啊。”沈从云说着拱手一礼。

老中医认出紫玉和阮孝贞后,总算是安心了下来,不过脸上的不快是显而易见的,哼哼着气呼呼的说道:“不敢,老朽一介草民,岂敢受大人之礼?”

看见四名战战兢兢的男女,相扶着从里面出来时,沈从云的脸色瞬间就暗了下来。回头对李小三低声斥责道:“胡闹!老医生还有别的病人,你怎么不等一等?”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老中医哼了一句,往中间的八仙桌上一坐,指着对面的椅子道:“这位大人,请坐。”

沈从云笑着坐下,见老中医从边上拿来一块垫子,不由笑道:“怎么,老先生也不问一问我啥毛病?”

“到老夫这里来的,还能是啥毛病?求子呗!”老中医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沈从云这才注意到,被两个护卫押在一边哆嗦的站着的是两对夫妻打扮的样子。

沈从云非常理解李小三的心态,心里虽然多少有点不快,也没有继续责备李小三的意思,只是安静的伸出手。

老中医两指搭在沈从云的脉搏上,眯着眼睛似乎在思索的样子,好一阵子收回手,接着又搭了一会。

“奇怪!奇怪!”老头摇头晃脑的样子,沈从云看着不由笑道:“哪里奇怪了?”

“阁下的脉像表面平稳如常,看不出任何异端,仔细一探又觉得其间有一丝内热之气盘旋欲出,当真是异象也,老夫前所未见也。”

“哦?依老先生看来,有治么?”

老中医沉思一番道:“家父早年留下的笔记里,似乎提到过类似的脉象。说这是阳气太盛所致,两位夫人的脉象老夫也探过,略显阳盛而阴不足,老夫开个方子,您先吃吃看,一个月后再来复诊就是。”

说着,老中医摊开面前的纸笔,刷刷刷的写了方子,不等沈从云接过方子,李小三已经抢先接过。

“等一下,刚才开的是大人服用的方子,老夫再开一个方子给二位夫人,配合着吃才有效果。”老中医也不生气,刷刷的又写好一个方子后,这才抬头没好气的说道:“老夫还有病人,阁下还是赶紧离开吧。”

“老家伙你找死啊!你知道我们家大人是谁么?”居然敢这么对沈从云说话,身边的一个护卫忍不住爆发了。

“住嘴!”沈从云头也不回哼了一声,拱手朝老中医道:“如此,打扰老先生了。小三,诊金。”

沈从云说着站起要往外走,突然间沈从云看见老先生的嘴巴似乎在说点什么,偏偏没有发出声音来。沈从云心中一惊,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猛的转身,按住两个女人身子往下蹲,这时候就听李小三一声怒吼道:“当心!找死。”

问题出在那四个前来就诊的夫妻中的两位,沈从云蹲下的瞬间,一男一女亮出两支左轮来,沈从云这才明白老先生刚才嘴形的意思是:“当心,快跑。”

嗯!哼!

两声闷哼后,看押那四名男女的两个护卫,齐齐栽倒在地,紧接着砰砰的连续两枪,又有两个护卫被击中摔倒,这时候李小三已经扑到其中一个开枪的女人面前,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拿枪的手上。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沈从云感觉到脑门上凉飕飕的,两发子弹打的身后的柱子上冒火星子。抬眼一看,两个护卫已经掏出枪来,对准开枪的男子射击。

这时候,院子外头的护卫们也听见枪声后,立刻分成两组,一组准备继续警戒,另一组踹开大门往里冲。

就在大门被踹来的同时,砰砰碰连续的枪声想起,两名扶着戒备的护卫中枪倒地。

“不好,外面也有敌人。”一个护卫惊叫一声,留在外面的护卫迅速的作出反应,全部撤进院子内,守着大门。这时候,巷子的两头一下涌出十几个人来,端着长短枪对准大门就是一阵猛烈的射击。

冲出来的敌人越来越多,很快就将近上百人,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很明显,这是一个早有预谋的刺杀计划。

大厅里的李小三听见外面的密集的枪声,脸色为之一变,大声喊道:“快放信号弹。”喊话的同时,李小三手上不停,匕首带着寒光朝当面的女子挥了过去。

一名护卫快速的冲到院子里,摸出信号弹朝天,一发蓝色的信号弹冲天而起。

大约在两里地之外,正在巡逻的林光,听见枪声时耳朵像受惊的兔子竖了起来,看见蓝色的信号弹时,不由的心中更是一凛,蓝色信号弹,意味着新军中的重要人物在这一带遭遇袭击。

“王三,快回去报告,其他人跟我来。”

林光喊了一声,端着枪快速的奔着枪声的方向跑步而去,眼见着前面的巷子口,听见枪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砰砰!”一阵密集的射击迎面而来,身边的两个兄弟应声倒下,林光心中一惊,立刻往地上一趴:“有埋伏,散开卧倒,射击!”

一排兄弟快速的作出反应,三十几条步枪乒乒乓乓的一起开火,打的对面院子里正在朝这边射击的敌人发出连续的惨叫声。

大厅里的战斗进入到了白热化,李小三的匕首招招不离那个女人的要害,这女人也好生了得,频频后退躲闪,将李小三的攻势一一化解。另外一边,四个护卫已经将那个男子逼到墙边,大家都没机会用枪,四把匕首虎虎生风绕着那名男子转,剩下的三名护卫,端着枪冷冷的注视着变化,里头的局面已经控制住了。那么外面呢?沈从云不由的着急起来。

“留活口!”交代一声,沈从云立刻带着三名护卫,护着两个女人,朝大门这边跑了过来。

刚到大门口不远,就听见轰隆隆的连续爆炸声,这是手榴弹的爆炸声。沈从云快速的上前,扫了一眼就看见大门外倒下了十几具尸体,还有几十个人正在边打边往前冲。

“守住!”沈从云喝了一声,飞快的上前端着枪连续开了三枪,这时腰间被人抱住,使劲的往边上一拽。

“大人,这里不需要您。您带着夫人回去,想办法从后门撤走。”

沈从云仔细的听了一阵枪声道:“不行,后面太安静了,不正常。守住这里,等待救援,附近不出五里地,就有驻军。”

这时候外面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几十个敌人端着梯子从两边摸了上来,大门口这边遭遇到猛烈的射击压制,根本照顾不到。

“撤到里屋去!”沈从云挥舞短枪,拉着两个女人往回走。

回到大厅时,那对男女已经被制服了,男子和女子的大腿上,都在汩汩的流血,不要说李小三他们找机会动枪了。

老中医和另外一对真的来求医的夫妻,吓的哆嗦着藏在桌子低下。

沈从云四下一打量道:“小三,退到西厢,死守待援。”说着沈从云扫了一眼被按住的男女刺客,又道:“带上他们,外面至少有一百来人,哼哼,好手段,这两人的口供很重要。”

一干护卫在战斗过程中,已经死伤过半,李小三立刻护着沈从云和夫人们,快速的撤进西厢,进了西厢的正房,沈从云看见慢屋子被人捆绑起来的十几名男女,这才明白事情的大致缘由。

跟随而至的老中医忙不迭的去给一干被绑住的人松绑,沈从云看了一眼退了出来,对李小三道:“守着两侧的屋子。”

不多时,十几个敌人猛的冲西厢院子的门口往里冲,被迎面呼啸而来四枚手榴弹给炸的一片惨叫。

林光一边射击,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前面的情况,很快就注意到,前面的院墙被人推到成半人高,三四十个敌人正藏在后面不断的射击,身边的兄弟已经倒下了七八个。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章 沧海残阳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一朵桔梗花 假面山庄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半身侦探1 汉天子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黑色皮革手册 星际绿化大师 ABO垂耳执事 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