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怒火

上一章:第七章 刺杀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蓝色的信号弹在灰色的天空上腾空而起的时候,附近的驻军立刻注意到了,紧接着传来的枪声更是像捅了马蜂窝似的,成群结队的士兵全副武装的朝枪声响处围了上来。

“二爷,点子太扎手了,动静闹大了,再不撤就来不及了。”师爷的话惊醒了正在院墙上远远的注视着战场的福二爷,肥胖的身子抖动了两下后,顺着梯子滑了下来。

“走吧!趁乱赶紧回去。通知前面的弟兄,放火!”

交代一声福二爷匆忙的走了。

林光看清楚局面后,大声对身边的兄弟喊:“一班跟着我上,匍匐前进准备手榴弹,其他人火力掩护。”

喊完后林光快速的往前爬,对面的院墙后面不断的有惨叫声想起,但阻击还在顽强的继续着。眼看前方不过三十米了,林光猛的撑起上半身,早就准备好的手榴弹脱手而出,几乎是在手榴弹脱手的瞬间,林光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身子往边上一倒,一朵鲜艳的血花在空中闪了闪。

脸贴在冰冷的积雪上,林光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刺骨的寒意不断的往体内钻,好冷啊!林光觉得面前一阵恍惚,恍惚见看见穿着红色的夹袄的二丫,那条大辫子在面前摇晃着。

阴沉的天空终于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道刺目的眼光钻了出来,大地瞬间为之一亮堂。林光冲着阳光咧嘴一笑,眼睛慢慢的闭上,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的正在往前冲。

嗅到煤油的味道时,李小三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表情,操起一把上了刺刀的步枪,一声怒吼道:“留下两个人,其他人跟着我打出去。”

这样的反击无疑是愚蠢的,沈从云一把抓住李小三的手道:“别莽撞,注意一下外面的动静!”

不错,这时候一阵剧烈的枪声在外头响了起来。李小三为之精神一震,感觉到院子外头的枪声稀疏了很多。

不错,及时杀到的正是林光手下的一排兄弟,林光的倒下让这群年轻人的眼睛都红了,为排长报仇是每一个士兵此刻内心深处的呐喊。

步枪上的刺刀,在早晨迟来的阳光下闪耀着妖艳的光芒,齐刷刷的手榴弹投射后,整齐的趴下,整齐的起来继续冲锋,对于倒在地上呻吟的敌人,毫不留情补上一刺刀。

二十多名年轻人犹如一道不可阻挡的洪流,狂风骤雨一般的冲过了巷子,出现在敌人的身后。十几个敢于上前阻挡的敌人,被一阵准确的射击打倒一半,剩下的吓的掉过屁股想跑已经晚了,一阵准确射击下来。全部都被打倒,没有断气的一律刺刀伺候。

留下四个兄弟保护沈从云,李小三领着12个护卫一阵猛烈的反击打了出去,准确的射击让外面的敌人一阵哭爹喊娘,一次前后夹击,人数多出几十个人的敌人,反而被打的军心大乱,四散而逃。

沈从云遇刺!这个消息无疑之一枚重磅炸弹,军统局头子赵星龙,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时,看见沈从云双目中折射出来寒冰一般的目光时,不由的微微打了寒战。当年日本人在旅顺制造大屠杀的时候,赵星龙也曾经看见过这样的目光。

24个护卫,四人阵亡,五人重伤,林光一个排的弟兄,倒下了15人。这样的一个数据,让沈从云内心深处的暴虐之气,又一次达到了顶峰。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沈从云心内暗自一声道罢,冷冷的看着匆匆赶来的赵星龙没有说话。

“军座!您是不是先回府?这里……。”

“这里怎么了?我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你查来的消息,另外这里还有两个俘虏,归你处置了。”沈从云打断赵星龙的话,冷冷的坐在椅子上目光狠狠的看着被抓到的黑白双煞。

看着四周都是附近赶来的驻军,赵星龙放心下来,沈从云这个时候没有斥责自己,但是身为军统局的头子,这个事情怎么都脱不开一个失职的罪名。

赵星龙心中微微的一阵迷乱,看见地板上坐着的两个被捆的男女,其中那个女的脸蛋长的还非常的漂亮,大腿上还经过一点临时的伤口包扎。

冲着沈从云一个标准的敬礼后,赵星龙轻轻的挥了挥手,四个如狼似虎的便装汉子,立刻扑了上来,架起这对男女就走。

“军座,属下去去就来。”

沈从云轻轻的抬手道:“我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

赵星龙听着不由浑身一震,两个小时的时间,意味着什么?赵星龙心里太清楚不过了,搞不好的话这一次自己真的要倒霉了。

“是!”转身的一瞬间,赵星龙原本看似还算平静的目光,露出了阴冷恶毒的光芒。

审讯室就在正房的客厅里,没有刑具并不影响军情局这些拷问的老手们。

赵星龙走到汉子跟前,伸手摘下塞住嘴巴的布团,微微的阴森森的笑了笑,看了看女白煞一眼对黑煞道:“敢刺杀总统大人,有种。我敬佩你是条汉子,不想折磨你,你也给点面子,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黑煞冷冷的扫了赵星龙一眼,随即抱歉的看了白煞一眼道:“哼!对你们这些不讲江湖道义,打斗的时候开枪的王八蛋,我没什么好说的。”

这话让赵星龙不由的楞了一下,这哥们还真有才啊,这都什么年代了?

“不说是吧?很好,有种!”赵星龙阴森森的又笑了笑,一扭头一挥手,两个手下立刻把白煞绑在当中的柱子上,对于双煞愤怒的目光,赵星龙根本就直接无视。

慢慢的走到白煞的跟前,赵星龙笑了笑,伸手轻轻的在白煞的脸上摸了摸,白煞露出厌恶的表情一扭头。

丝啦!一阵布帛撕裂的声音,赵星龙的手突然揪住白煞的领口,狠狠地往下一扯,洁白的肌肤和红色的肚兜瞬间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畜生!你想干什么?要杀要剐冲我来!”黑煞顿时急眼了,扯开嗓子就喊,白煞嘴巴上堵着布团,奋力的想说话却没可能,只能用怒火的目光狠狠的看着赵星龙没有啥表情的脸。

“兄弟,我知道你有种,所以只能这样。你媳妇长的挺漂亮的,身材也很好,不过要是少了两个奶子,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喜欢她。”赵星龙说着一阵狂笑,猛的往后一抬手,边上的手下熟练的递上一把匕首。

黑煞完全没想到一个人可以无耻成这样,在江湖的世界里这种事情是遭人唾弃的。可惜这里不是江湖,赵星龙也不是出来混的。沈从云只给了两个小时的时间。

拎着匕首,赵星龙又笑了,站在白煞的面前啧啧两声道:“不错,都很有种。不过,现在你只有三十秒的考虑时间,过了三十面,你的女人将会被割掉一个奶子,然后你还会有三十秒的时间思考,再然后,……。”

“畜生啊!……。”黑煞的精神世界近乎崩溃了,这个江湖上刀口舔血,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汉子,却无法面对心爱的女人受辱的一幕。

“十、九、八、……三、……。”赵星龙默然的在进行着倒计时。

“住手,我说!”黑煞哭喊着一阵狂叫,赵星龙淡淡的笑了笑,朝身边的手下一挥手,一件黑色的披风遮住了白煞的胸前后,赵星龙慢慢的坐回位置上道:“很好!有情有义!”

沈从云不过等了十分钟,一个派去旁听的护卫,就已经匆忙的回来,在沈从云耳边一阵低语,沈从云皱了皱眉头,随即一阵苦笑。

又过了十分钟,赵星龙笔直的身子出现在门口。

“军座,问清楚了。那对男女是道上混的,叫黑白双煞。收了一个叫福二爷的一千两金子来行刺您。福二爷是什么人他们也不知道,不过他们在您的住所外头足足等候了一个星期,才注意到两位夫人上老中医这里看病的事情,他们暗地里观察了三日,终于等到今天您的出现,所以提前来到这里布置好了。至于外面那些人,他们一概不知,只说可能是福二爷的人。”赵星龙的汇报简洁有力,沈从云听了不由站起身子道:“我先回去了,驻军那里抓了十几个活口,你有权利调过来,我希望快一点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

虽然沈从云一直没有露出愤怒的表情,不过赵星龙已经清楚的感觉到,沈从云现在正出于一种极端愤怒的边缘。刚才要不是自己心狠手辣,抓住黑煞的弱点一击而中,真的问上两个小时一无所获的话,估计现在就可以到禁闭室里面壁了。

回到住所的沈从云,一直呆在书房里,紫玉和阮孝贞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沈从云面前。

“老爷,对不起!”一直看着很坚强的紫玉,终于忍不住的哭出声来了。四名经常在身边出现的护卫,就这样倒在了面前,这一些都是因为两个女人的坚持。

沈从云伸手将两个女人拢在怀里说:“这不是你们的错,错的是我。对某些人,我还是轻视了。下去休息吧,记得照方子抓药。”

打发走两个女人,沈从云从抽屉里摸出一个星期前赵星龙上缴的一份报告,上面汇报了一些关于某些满清余孽活动异常的情况,并提出了先抓人的建议。

傍晚的时分,赵星龙匆忙的出现在沈从云的办公室内,脸上多少带着一丝的疲倦。面对沈从云带着一点责问的目光时,赵星龙不自觉的挺了挺身子。

“军座,事情查的差不多了。”

“说!”沈从云不紧不慢的点上一支烟,表情被袅袅升起的烟雾拦在了后面,不过赵星龙还是感觉到了烟雾后面的目光中的愤怒。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行动,黑白双煞不过是马前卒而已,真正的布置在外围的接应。参与行动的都是一些八旗子弟和包衣,主谋是一个从东北来的叫福二爷的人。据抓到的一个头目交代,我们搜查了福二爷的落脚点,没有发现目标。出事之后第一时间,属下已经把城门都已经上了岗哨,只许进不许出。主谋应该还没能逃出去。”说完以上内容,赵星龙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低声道:“军座,属下失职,这么大规模的行动,属下居然事先没有察觉!请您处罚。”

不等沈从云说话,一边一直无声的站立的李小三,也慢慢的走到赵星龙身边低声道:“大人,属下失职,愧对您的信任。”

沈从云看了两人一眼,扭头看着窗外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低声道:“事情已经出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只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具体该怎么做,你们连个商议一下去办吧。”

两人面面相觑一番,一起立正大声道:“是!”

“等一下记得把阵亡的兄弟名单报上来,我不希望他们的血白流了。”沈从云最后交代的这一句,透着一股让人喘过不气来的杀意。

这一夜注定是无法平静的,零零星星的枪声整整响了一夜,天明时分,沈从云笼着手炉脚下垫着火盆靠在躺椅上睡着了,书房里的灯也整整亮了一夜。

城西的一间大宅子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后,赵星龙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完全落了回去。忙了一夜的时间总算是没白忙活,抄了十几家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某位姓爱新觉罗的昔日的贵胄,供出了福二爷的身份和藏身之所。福二爷是肃亲王府上的大管家,从关外潜入京城来。刺杀事件牵扯到的满洲昔日贵胄还不少,可谓拔出萝卜带出泥,整整一个晚上,赵星龙足足下令抄了三十几家。

现在面前的宅子里就藏着福二爷以及一干手下,这所宅子是庆亲王名下的产业,新军进了北京城后,考虑到安定局面的因素,一直没有进行太大规模的镇压满清遗孤的行动,现在看来借口出现了。

四挺马克沁喷射着愤怒的火焰,打的院墙里的人根本就没办法探头,一队士兵快速的贴近院墙,嗖嗖的一排手榴弹丢进去,传来一片哀号惨叫声后,大门轰然倒下,烟尘还未消散的时候,士兵已经冲了进去。

宅子里头大约有五六十人在抵抗,这种程度的抵抗对于训练有素的新军而言,实在是不值一提。

小规模的战斗不过进行了半个小时,亲自带着人往里冲的李小三出来了,身后的两个士兵,架着一个身形肥胖的家伙出来了,猛的往地上一摔。

“这就是福二!”李小三冲赵星龙惨然一笑,杀气腾腾。

“我们审完了,交给军座处置吧。”赵星龙理解李小三的心情,这一次沈从云遭遇刺杀,李小三内心深处一直在煎熬中,应该说李小三已经很仔细了,可惜那一带地形太复杂了,仅有24个手下的李小三,很难面面俱到。

“我回去汇报,你别把人弄死了,要杀他也该我亲手来。”李小三丢下这句话,朝赵星龙黯然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赵星龙看着地面上的残雪中哆嗦的福二,不由的一股恶气涌上心头来,一伸手一把匕首出现在掌心,赵星龙想都没想,一句话都没有上去照着福二的大腿上就是一下。

“妈啊!”福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时,赵星龙心中的恶毒才渐渐的平息了一些。

“想死的干脆一点,就给老子老实交代。”阴冷的语气,比这腊月的寒风还要渗人。

沈从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紫玉不安的目光,正在给沈从云盖被子的手也停了下来。紫玉的眼角还带有泪痕,眼珠子通红说明一夜没怎么睡。

“别内疚了!我说了错不在你。”

“我知道,可是我想到那些小伙子是因为我的提议死去的,我这心里就刀搅一般的难受。”紫玉猛的抱着沈从云的脖子,一阵剧烈的抽泣。

沈从云尽量平和的安慰道:“别哭了,小三回来了,该有消息了。”

李小三略显憔悴的神情出现在门口,紫玉连忙站起抹了抹眼泪,轻轻地转身下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七章 刺杀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天官 龙眠 腐蚀花园 大清相国 道医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美人窟 暴君有个小妖怪 清明上河图密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