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用心

上一章:第八章 怒火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静静的听李小三将昨夜发生的事情说完,沈从云的嘴角露出一丝略带阴冷的表情,右手无意识的在桌子上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敲着。

“没那么简单的,这么大的一次行动,布置的如此周密,人员、枪支、情报、地点的选择,这一切不是简单的抓个富二就能掩盖过去的。呵呵,欲盖弥彰一说,指的就是现在的局面了,真正的幕后黑手,一定要查出来。”沈从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眼力极好的李小三,只是看见沈从云的喉结在微微的上下的滑动着,看见这个,李小三心里明白,沈从云正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恐怕是已经想到幕后还可能藏着的是谁了,正在取舍之间呢。

“赵大人也是这么说的!”李小三想起离开时,赵星龙目光中隐藏的那份惶恐,不由的上前说了这么一声。

沈从云看了李小三一眼,露出欣慰的表情,低声道:“你不要替他说好话,他这个人我还不了解?肯定是事先察觉到了什么风吹草动,但是没有真凭实据,对方又不好下手,所以他才迟迟没有向我汇报,这是他性格上的问题。我想,他现在可能正在寻找答案呢,如果答案和他之前的判断是一致的,恐怕赵星龙会内疚很久,这是个有担当的汉子,但有时候显得太过谨慎。”

李小三没想到沈从云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想想随即释然,军情统计局老大的位置,是谁都能做的么?沈从云要没点识人之明,也不知道死多少次了。环顾沈从云身边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在沈从云还没有起家的时候就交好或者跟着沈从云干的?

“大人,没事的话,属下出去了。”看看这里应该没自己的事情了,李小三提出下去。沈从云伸手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后道:“赵星龙那边,你什么都不要说,他要是这点悟性和脑子都没有,以为我会迁怒与他,也不配在这个位置上待下去了。”

“爱之深,责之切!属下明白了。”

从椅子上慢慢的站起身来,门口一直注意着里面的李耀国,轻轻地走进来低声问:“大人,是不是先梳洗一番?”

沈从云扫了一下门口站着的警卫,不由的一阵苦笑道:“这个李小三,搞什么搞?在自己家里还这么大的阵仗,我说怎么感觉到不对劲呢?去,把院子里的警卫都撤了,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别惊弓之鸟似的,这日子还过不过?”

“大人!这个,小舅他……。”李耀国犹豫了一下,沈从云不快的皱眉道:“执行命令!顺便让两位夫人过来。”

阮孝贞和紫玉进来的时候,沈从云正在笨手笨脚的往脚上穿一双鹿皮靴,北方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不多穿点不行啊。

两个女人见状赶紧上前来帮着把鞋子穿上,阮孝贞还在埋怨道:“下人都死完了?怎么也不进来伺候。”这种说话的语气让沈从云感觉到一阵的不快,想到她的出身,随即笑了笑道:“是我没叫下人!呵呵,还是自己的女人伺候着舒坦啊。”沈从云说着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正在弯腰整理衣服的紫玉,听了这话手上猛的停顿了一下。

“老爷叫我们来,有什么吩咐?”紫玉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鼻音,女人真是一种感性的动物。

一边由女人们伺候着梳洗,一边低声笑道:“我看这园子里的雪景不错,想趁这会空闲的工夫走走看看。一个人去又觉得没意思,便把你们请来了。”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去赏雪,多少让两个女人感觉到一点意外。尤其是阮孝贞更是诧异,沈从云跟她之间的关系,起源于一种特殊的环境,说到男女之情,更多的时候是又情欲联系在一起的,是一种依附的关系。

现在沈从云的表现,多少让女人感觉到一种浪漫的情绪,这种情绪对沈从云而言,似乎很少出现过,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

这是一个难以琢磨清楚的男人,这一点阮孝贞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下过结论。

太阳下是一片洁白的世界,严冬的园子里多少显得有点冷清,蜿蜒的曲径已经扫了出来,孤单的通向幽深之处。

“曲径通幽处!”看着洁白肃杀的天地,后面一句“禅房花木深”是怎么也联系不上的。念完第一句,沈从云下意识的扭头看看左右小心跟随的女人,不由的露出一丝的苦笑。适才的幽处,让沈从云联想到一些淫荡的东西,本想趁机搞活一下气氛,结果这两位脸上战战兢兢的表情,让沈从云多少有点扫兴。

“呵呵,紫玉、孝珍,看来我们之间,还是缺乏了解啊。”沈从云的有感而发,换来的是阮孝贞愈加的惶恐,以及紫玉微微诧异的目光。

“老爷何处此言?”紫玉到底见多识广,隐隐的感觉到沈从云把她们叫出来的用心,只是有点不确定罢了。

沈从云笑着不语,漫布走到高处亭子上,极目四望,下面的亭台楼阁尽收眼底,远处是白茫茫的一片。

“老爷关爱之心,妾身领受了。”紫玉淡淡的笑了笑,上前轻轻的挽着沈从云的胳膊,同时给阮孝贞打了个眼色,这两位在家中的地位特殊,很自然的平时走的也就近一点。

沈从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扭头抬手轻轻的在紫玉的脸上抚摸了一下道:“这家里头的女子,就数你心思活泛,也数你最了解我。叫你们一起出来看雪景,其实是希望你们不要背太重的心理负担,有很多事情,并不是因为你们不去看医生,就可以避免的。该来的,肯定是要来的。这一切,是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发生的,不过看是以怎么的面目出现罢了,本质上还是一样的。”

沈从云说的是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确定了新的人生目标后,就不可避免的走上了一条不寻常的人生道路。紫玉和阮孝贞理解的则有点偏差,以为沈从云说的是一种宿命论。

抛开理解上的偏差不去说,沈从云苦心营造的温馨气氛,还是渐渐的弥漫开来。两个女人心中同时被感动了,左右拥着沈从云站着,目光坚定的看着远处的世界。

赵星龙夹着一份详细的报告,匆忙的出现在园子的门口时,被警卫拦住了。道明了来意后,多少有点不安的在门口徘徊,这还是他第一次被警卫拦住吧?

“李小三糊涂!有必要对什么人都这么提防么?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以后赵星龙求见,一律直接放行。”正好从上面下来的沈从云,清楚的听见了门口的一幕,微微的脑子转了转,不等见到赵星龙,在里面就大声这么说。

门口的赵星龙听的清楚,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瞬间让他浑身火热起来,呼吸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有点急促,一夜没睡的脸上,泛起了红润。

“军座!”看见沈从云和夫人出来,赵星龙一个箭步抢上前来,沈从云抬手笑道:“呵呵,回来了。早餐吃没有?”

沈从云温暖的目光,让赵星龙内心翻腾的更厉害了,之前的种种不安,猜度,忧谗畏讥的心情,瞬间一扫而去。言语间也有点不利索,不自觉的答道:“还没呢,昨夜到现在,都没觉得俄。”

“你们这些当初跟着我到越南打拼的学生兵,十个有九个胃有毛病,要爱惜身子啊,生活尽量有点规律嘛。”沈从云脸上露出了微笑,似乎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边上的紫玉看见赵星龙有点抗不住了,机敏的上前笑道:“老爷,你别说赵大人了,你还不是一样,从昨夜到现在,就喝了几杯水。”

沈从云不由摸了摸脑袋,哈哈大笑道:“也是,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正好,我也饿了,你们两个去张罗一下,我和赵大人一起吃。”

沈从云刻意的笑话,并没有缓和多少气氛,站立在对面的赵星龙,低着脑袋身子却挺的更直了,豆大的泪珠忍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掉,落在鹅卵石的地面上,一滴一滴的摔成碎片,似乎内心中的惶恐和不安,也随着泪珠的粉碎而去。

沈从云看的清楚,自然不好继续说笑话了,微微的一声轻叹,转身接过紫玉轻轻递来的手绢,示意两个女人离开后,这才上前递过手绢低声道:“你啊,心性是没的说的,办事也戮力用命,就是凡事想的太多。当初我沈从云一穷二白,空有一个虚名的时候,是你们放弃中原的花花世界,跟着我去越南那个一穷二白的鬼地方打拼。你说,我不信任你们,我信任谁去?昨天我说话是严厉了一点,可你们是我最贴心的下属,出了事情我不先拿你们责问,我责问别人,如何服众?好了,别哭了,大老爷们一个,也不嫌寒碜!”

赵星龙接过手绢,胡乱的擦了擦,强忍泪水抬头,哽咽着道:“军座,属下已经查明,……。”

沈从云苦笑着抬手打断道:“好了,我都说了先吃东西,你先说了,我心里有事又吃不下了。具体的你大胆去做,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回头交一份详细的报告上来,办完了事情我才有兴趣听。”

“是!”赵星龙啪的一个立正,大声回答。

这时候紫玉轻轻款款走来,远远的就轻声喊:“老爷!都备下了。”

沈从云闻声笑道:“走,我都肚子都饿的直叫唤了。”

出了沈园的赵星龙,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福二那个家伙可是块硬骨头,李小三那一匕首扎下去,疼的浑身冒汗也没喊一声。赵星龙用了整整四个小时,都没问出一个子丑寅卯来。还好,福二身边的师爷没抗住,连刑都没上,啥都招了。事情和赵星龙之前的预判大致相当,打下北京城后军方戒备森严,但凡有点威胁的人家,都让军统局协同政训部扫荡过十几次的,刺杀用的枪械啥的,只能是外面运进来。赵星龙揪着这个不放,根据师爷的口供一路往下查,很快就查到了敏感的区域。

“枪械,很可能是透过日、俄公使馆帮助进的城。”

这是赵星龙离开的时候说的唯一的一句和案情有关的话,沈从云其实早就联想到上面去了,现在赵星龙确定后,沈从云内心深处反而不怎么愤怒了。

会议室里面气氛相当的紧张,一干军政大员都已经等候了一会了,沈从云从副官掀开的帘子下走进来时,哗啦一下全体起立。

“都这么严肃做啥?我人没事,事情也还在查,等查出个眉目来大家再紧张也来得及嘛。”沈从云轻松的语气,让整个肃杀的气氛为之微微的松弛下来。

“今天早晨,第一舰队顺利返航了。”克泽第一个站起来,既然沈从云不提被刺杀的事情,就谈公事好了。

“哦?情况怎么样?”沈从云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相比于刺杀事件,舰队的战绩自然更让能让沈从云关注一些。

“武藏号、西京丸、扶桑、八重、浪速、吉野、秋津洲、高千穗先后被击沉,我放无一沉没,但是半数以上的战舰,不经过大修,绝对无法再战。”

消息一出,众皆哗然!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日本联合舰队的招牌战舰之一的武藏号都被打沉了,这无疑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笑容洋溢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一番兴奋的交头接耳后,随着沈从云轻轻的咳嗽声,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一定要抓紧维修战舰的工作,威海的船坞现在能完成大修的工作么?”

詹天佑立刻站了起来,大声回答道:“没有问题,我们从美国买回的船坞设备,一个月前就已经顺利完成了安装和调试,别说是维修了,吴淞方面单独建造两千吨以上的巡洋舰,都没有问题。唯一的不足就是火炮制造的技术问题,这一点我已经和德国方面沟通过了,他们同意派出一支五十人的专家组,帮助我们在宣城开工的兵工厂解决技术上的攻关难题。”

这无疑又是一个好消息,沈从云满意的看了一眼詹天佑,又看看唐绍仪,这其中和这位负责外交的肯定脱不开关系了。

如今的唐绍仪显得稳重多了,沈从云赞许的目光传递过来的时候,不过是微微的欠身而已,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变化,也没有主动发言的意思。

“福建的战况如何?”沈从云转移话题,目光投向了总参某长克泽。

“早晨刚刚收到的电报,克劳森和王潮已经顺利会师,刘坤一最终还是没有放弃福州和厦门转战山区。两位前方将领的意见是,挥师之后对福州城进行三面包围,暂时围而不打,毕竟城里有好几万军队,强打的话伤亡太大。他们的意思是持续的用重炮轰击半个月,先搞一搞心理战。厦门方面情况好一点,随着福州水师的反水,整个厦门现在已经是一座孤岛,邓世昌的想法是只要留下福州水师的老式战舰,围上个半年就能解决问题。”

克泽说完,沈从云笑道:“别光说他们的想法,总参得赶紧拟一个意见出来才是,虽然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是一定要强调总参统筹全局的中心作用。具体的计划,还是在各部门内部的会议上说吧,到时候我去旁听!保证不瞎指挥!”沈从云这话引得会场内又是一片欢笑声,沈从云确实没有外行管内行的习惯,虽然事事关心,但从来都只管一个大方向,具体的从来都不插手,条条框框也少。

等众人笑罢,沈从云站起身道:“好了,今天的临时联系通报会议,就到这里,各部门有什么要说的,下午我都会在办公室等着。”

众人起立恭送的沈从云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沈从云站住笑道:“对了,等下少川上我那里来一趟。”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章 怒火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冷案重启2:逝者之证 异世邪君 与忠鬼的恩爱日常[娱乐圈] 今天你洗白了吗 勒胡马 剧情崩坏后我成万人迷了[快穿]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洗洗醉吧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 危险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