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第九章 用心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星龙走出总统官邸的那一刻,一场腥风血雨拉开了序幕。

午后的眼光正暖和的时候,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上了街头。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氛后,很多商家忙不迭的提前关门,街上的行人更是对这些杀气腾腾的官兵躲闪不及。

赵星龙亲自带队,领着一个营的官兵,将日本公使馆围了个水泄不通。

哗啦啦,一阵枪栓拉响的声音,日本公使馆门口的岗哨,惊慌失措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也不想一想,整个日本领事馆能拿枪的不过十个人。

赵星龙根本不管对准自己的枪口,高筒皮鞋踩在地板上咔咔的响,阴沉的脸上双眼中不满杀气。

“里面的人听好,日本公使馆涉嫌勾结满清残余,试图刺杀总统,现在我们要进去搜查,胆敢阻拦者,一律格杀勿论。”

日本公使荻野,正在办公室里秘密会见俄国公使。按说这时期日俄之间的矛盾是难以合作的,不过随着沈从云的异军突起,历史发生了扭曲。日俄之间为了利益,走到了一起。荻野紧急约见俄国公使柴科尼斯基,原因是昨夜接到国内的急电,中日之间海上开战了。

“贵国一定要尽快的出兵东北,现在中国第一舰队的实力受到了重创,只要贵国的舰队能在半个月内赶到,就能控制整个渤海湾。届时,我国陆军将在朝鲜半岛和辽东半岛实行登陆作战,配合贵国军队控制辽东。眼下敝国全军上下,士气高涨,击败沈从云的新军正是时机。”荻野说着激动了起来,应该说他这番话非常的具有鼓动性。可惜日本国内现在的局面,绝对不是他说的士气高涨,而是士气不振。联合舰队的战败,让日本丧失了大办的制海权。在中国海军还有半数战舰能够快速恢复作战能力的时候,日本联合舰队的所有战舰,最短的也要花费三天的时间修缮才能再次出海。

联合舰队的旗舰大和号,情况更是糟糕,主炮只有一门能够正常射击,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眼有三十几个,至少要大修一个月,才能重新投入战斗。这也是荻野一再鼓动俄国海军的远东舰队出战的原因所在。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中国舰队,确实是伤痕累累,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确实很难有一战之力。

柴科尼斯基脸上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眼下这个季节,绝对不是对中国开战的时机,这一点俄国政府已经一再强调过了。柴科尼斯基甚至心里还产生了一丝的快意,国内来电称,和日本达成的秘密协议是明年四月春暖之际同时出兵,日本政府傻乎乎的提前和中国开战了,正是俄国求之不得的局面。柴科尼斯基甚至希望,中日之间的这场战斗能急剧的扩大,海上陆地上都打起来,那才叫坐山观虎斗呢。

不过这话不能明说,柴科尼斯基还是露出担心的表情,诚恳的对荻野说:“公使阁下,东北的气候您是知道的,这个季节实在是不适合出兵啊。要不我回去立刻电告国内,把情况通报一下。接下来也时能耐心的等待国内的消息了,出兵开战不是我能决定的。”

日俄之间还没有正式建交(为了写作需要的设定,大家别叫真),现在也只能在中国进行这种临时性的秘密会谈。当然这种会谈,是很难作出什么决断的。真的要做决断的话,东京和彼得堡之间,会进行电报联系的。

“报告,外面来了一群中国士兵,他们声称沈从云遇刺,怀疑使馆有嫌疑,要进来搜查。”使馆人员的紧急报告,打断了两位公使的会谈,荻野脸上的肌肉快读的跳动了记下,内心不由一阵激动。

荻野迫切的想知道刺杀的结果,站起后急忙问道:“来人有没有说沈从云死没死?”问完之后,荻野才察觉到自己失态了,悄悄的用眼角扫了一下柴科尼斯基。这个消息柴科尼斯基听了也为之震惊,沈从云无疑是新军的灵魂人物,他的存亡能甚至能左右中国的大局。可是,这样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不是说刺杀就刺杀的,至少东北的满人提出刺杀的计划时,俄国方面是持谨慎态度的。

“难道说……?”柴科尼斯基心里想着,脸上意味深长的看了荻野一眼。很显然,荻野脸上的迫切,出卖了他的内心所想。这件事情肯定日本间谍机关插了一脚了,要不然中国情报部门怎么这么快找上门来了。

“公使先生,看来我需要出去应付一下,失陪了!”荻野按捺出内心的激动,慢慢的走出会客室,出了门立刻低声对身边的手下道:“富川有没有消息回来?”

“还没有,我担心他被捕了,要不怎么中国人来的这么快?”

荻野脸上的肌肉一阵剧烈的扭曲,低声道:“不会的,富川对帝国绝对忠诚,就算被捕了,也不会暴露身份的。他现在可是满人王爷的大管家。你悄悄的出去,尽快联系上樱花小组,一定要探明刺杀行动的结果。”

“是!”

荻野匆忙的走到大门口时,赵星龙有点不耐烦的频频看表。要不是碍于这里是大使馆,必须遵照国际惯例来做事,赵星龙早就下令冲进去了,哪愿意跟他们磨蹭。

“请问,你们谁负责?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公使馆,有外交豁免权么?”荻野摆出一副傲气十足的表情,大声的质问道。

“哼!你就是日本公使荻野吧!我现在正式通知你,由于中日两国处于交战状态后,我国总统受到了居心叵测的谋杀行动,根据情报显示,贵国公使有参与谋划刺杀行动的嫌疑。现在我正式宣布,从现在开始,公使馆内的人员,除了阁下以外,都将被带走进行调查,至于阁下,从现在开始,不得离开公使馆半步,明天早晨八点会有人护送阁下到天津上船回日本。”赵星龙冷冷的说话,荻野顿时目瞪口呆,就算是开战了,按照惯例不过是所有人员遣送回国而已。没想到赵星龙以谋杀沈从云事件为接口,要扣押其他的人。

“我抗议,根据国际公法,你无权羁押我国公民。”荻野扯开嗓子喊了起来,赵星龙不屑的笑了笑道:“抗议无效,这里是中国,在中国犯法,就必须接受中国的法律制裁。”

说吧,赵星龙一挥手朝后面大声喊道:“动手!”根本不给荻野还嘴的机会,身后的士兵便要往里冲。

“巴嘎!”荻野一声说吧,门口的两个岗哨立刻抬起步枪要对准赵星龙。一干士兵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威胁到赵星龙的安全,上去就是两枪托砸过去,两个岗哨被砸的头破血流的,身子正在往下蹲的时候,硬硬的大头皮鞋跟着招呼了上来,狠狠的踹在肚子上。

“妈的,找死!老子成全你!”士兵们一边打着,一边还有人在咒骂着。

“你,必须阻止你的手下这种粗暴的行为,这是对文明的践踏。”荻野眼睁睁的看着岗哨被打,也只能说这些没啥用处的抗议。

“粗暴?对文明的践踏?”赵星龙听了这话,一个大步上前,伸手揪住荻野的领口往上拎小鸡一样的拎起来,荻野的个子只有一米六,赵星龙一米九的壮汉,拎着他还是蛮轻松的。

“当初日本士兵在旅顺杀我两万同胞的时候,又是什么行为?你们的军官怎么不制止?我操你大爷的,老子今天就践踏一把文明了。”说着,赵星龙抬起右手,狠狠的连续在荻野的脸上抽了起来,啪啪啪的耳光响了十几下,荻野被抽的眼冒金星,想抗议又说不了话。

“住手!”这时候柴科尼斯基出来了,看见这一幕赶紧出声制止。

“俄国公使?你怎么也在?”赵星龙冷着脸放下荻野,目光像刀子一样的看了过来。

“哼哼!我国和日本国之间的事情,有必要向你汇报么?”柴科尼斯基面色阴沉的怒视着赵星龙冷笑道。

“不错,日俄之间的事情,确实不需要向我汇报。不过公使阁下,有件事情我想提醒您,到目前为之,贵国政府好像还没有正式承认中华共和国的地位,两国之间也还在就互相承认的问题进行磋商吧?所以,我建议您还是赶紧回您的住所去,不要在大街上乱跑,现在全城戒严中,乱跑是非常危险的。”

赵星龙的话把柴科尼斯基噎的一阵语塞,正欲出声反击,赵星龙已经接着喊道:“来人,送公使先生回去。”

柴科尼斯基没有任何放抗的余地,被两个士兵架着离开了,回到公使馆才发现,俄国公使馆也被中国士兵包围了,任何人不得进去,几个使馆人员由于放抗,被打的满地找牙暂且不提。

丢死狗一样把荻野丢在地上后,赵星龙摸出手绢来擦了擦手,扫了一眼嘴角流血一脸狼狈的荻野,冷笑着转身出了大门。

上了马车后,赵星龙恶狠狠的低声道:“走,上礼亲王府!”

自打北京城被打下后,礼亲王府已经没有了昔日的荣光,奕劻在跟随慈禧逃跑的时候,被“马贼”砍成了肉酱,连具囫囵尸首都没找到,只是找回了一个脑袋。开始的时候王府里的人也闹腾,结果面对闪亮的刺刀,照样没脾气,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的刺杀行动,礼亲王府上可没掺和,连出门都要向警卫汇报的,怎么可能掺和的了?有没有掺和是一回事,收拾不收拾礼亲王府,又是另一回事。

虎狼一般的士兵冲进王府,男女老少所有人都被押到前院里面站着的时候,赵星龙杀神一般的表情出现了。

“人都齐了么?”赵星龙冷冷的问负责的军官。

“都齐了,上下一共三百零八个人。有几个敢于抵抗的,现在正躺在地上呢!”

赵星龙淡淡的扫了一眼院子里,地面上躺在三五具尸体,几个女人正围着尸体在低声哭泣。

“十六岁以下的女娃留下,其他的立刻全部送往天津上船!”赵星龙交代一声,转身走了,到下一家去视察。没等赵星龙走出大门呢,里头已经一阵哭闹声响了起来,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和叫骂声混杂在一起。

赵星龙微微的内心一阵不忍,随即冷笑了一下,迈步走了出去。

……

城内的杀气腾腾,在总统官邸内,并没有太多的表现。沈从云的书房内,唐绍仪面色沉静的坐在椅子上,很有耐心的等在着沈从云的到来。

回到内院换了一身便装后,沈从云来到书房,唐绍仪见了赶紧站起来。

“大人!”

“等着急了吧?”沈从云笑道,唐绍仪微微点头道:“也没等一会。”

“刚才在联系会议上,你有想说吧?”沈从云先坐下,示意唐绍仪也坐下后,笑着问他。

唐绍仪似乎料到沈从云会有此一问,脸上波澜不惊的低声道:“是的,昨夜收到早晨英国公使紧急来访,对中日之间的冲突表示担忧。随后美国、德国公使先后来访,对中国东北的局势,表示了担忧。临近中午的时候,法国公使也到我那去了,提出中国和日本、俄国关系紧张的时期,法国政府考虑到中立的原则,照会我国将暂停给我国的五千万法郎的贷款。”

“砰!”沈从云脸色一下就黑了,伸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哼!没一个好东西!”沈从云气哼哼的说着,唐绍仪露出淡淡的苦笑道:“德国人是最希望我们和俄国打起来的,美国人为了扩大在中国的影响,肯定是要表示支持您的,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能给予多大力度的支持。还有就是英国人的态度,按照您的意思,我已经暗示英国人,中国政府明年春天有出兵东北的计划。”

“你做的很好!现在你立刻走了一趟英、美、德、法公使馆,只会他们一声,就说我遭遇刺杀了。”沈从云脸上露出淡淡的冷笑来,唐绍仪听了一愣道:“您打算亲自和他们谈判?”

沈从云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现在的局面下,我们必须集中全部的力量,准备来年春天对东北的军事行动。俄国人是老牌强国了,必须不惜代价全力以赴确保胜利。只有军事上的胜利,才能让列强对我们另眼相看。”

……

唐绍仪前脚告辞离开,后脚胡雪岩和郑观应就进了书房,脸上的神色同样是严肃无比。

“大人,按照您的指示,预算已经拟出来了。”胡雪岩递上一份材料,沈从云示意他放在桌子上,等二人坐下才尽量的露出笑容道:“两位辛苦了,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不是我想穷兵黩武啊,这是别人逼着我这么做。”

郑观应轻轻的点头道:“子归你别解释了,我们心里都非常清楚。这一次的预算高达一个亿银元,多亏了张謇在上海干的漂亮,这几年在苏北、上海买了几千亩滩涂地种棉花,赚了一千多万两,真是救了急了。”

胡雪岩深有同感的点头道:“李耀祖往梧州摆了一个师的兵力,谭钟麟立刻就派人送来三百万两银子,虽然成色差了点,总比没有强啊。倒是湖广的张之洞的表现比较意外,五百万两成色十足的官银,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了,实在让人无法理解。现在正是缺银子的时候,有情报显示,福州方面的刘坤一,可是刮了上千万两的厘金,这笔银子可一定得搞到手啊。”

沈从云一听这话,眉头就皱起来了,这个胡雪岩,鼻子也太尖了,这个情报沈从云也才知道没两天,赵星龙汇报的时候,沈从云还打了小算盘的,现在看来搞小金库的计划,又得破产了。

“雪岩兄,这笔银子你可能要等一阵子了,福州方面暂时没有立刻发起总攻的计划,他们主张围而不打。”沈从云赶紧找借口,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截个一两百万两下来。

“这个我知道,我正准备派人南下,来这找你,就是为了领一道手谕。”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章 用心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悖论13 歪笑小说 一剑封仙 困兽 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 天才相师 魔手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