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赌徒

上一章:第十三章 潜艇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霍兰虽然是搞技术的,在美国也是见过大人物的,眼力和见识并不差,不是那种眼睛里只有技术问题的呆子。一抬眼霍兰看见徐一凡落后沈从云一个身位,神色恭敬,想起徐一凡在军营里谁的帐都不怎么买的做派,很自然的想到眼见这个笑容很亲切的男人,肯定是不简单的人物。

随和!却不失威严!这样的气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而是长期身处高位形成的。一辈子的心血都倾注在潜艇上的老霍兰,立刻想到这很可能是一个事业大发展的机会,心脏有点跳的厉害了。

“多谢您的关心!在中国什么都好,就是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间,很多测试工作,都无法进行。”老霍兰看起来是在讲困难,实际上是在试探面前的沈从云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霍兰看似随口的抱怨,使得徐一凡有点不自在了。他认为沈从云来这,是为了从潜艇性能上考证一下战术的可行性,而不是来听霍兰这个外国人抱怨的。万一这老家伙唠唠叨叨的弄的沈从云不耐烦了,日后在海军里头就更难混了。徐一凡是有抱负的人,自然不希望看见这样的局面,赶紧上前道:“霍兰先生,这位是敝国的总统,兼全军总司令,沈从云大人。您有什么想法,比如潜艇技术和战术上的都可以畅所欲言。”

霍兰打破脑袋也想不到,新中国的总统居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还有一种尊敬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虽然说美国提倡人人平等,可是平常人和伟人能比么?

老霍兰脸上的震惊,沈从云看的清楚,脸上笑的更亲和了,握着老霍兰的手笑着说:“呵呵,霍兰先生,您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啊。您能到中国来制导工作,我代表海军部代表中国人民感谢您啊。您放心,您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就是中国人民的困难,我一定会全力帮您解决的。”沈从云的官面话,现在说的叫一个溜了,临了最后一句,暗示了一下,解决问题还要靠沈从云自己不是。

老霍兰激动归激动,脑子里这时候想到的还是自己的潜艇研究,想到中国已经开始大规模的采购自己的研制的潜艇,预感到未来在中国的重视下,很可能取得更大的突破时,霍兰忍不住接过沈从云的话道:“总统阁下,您的高看让我感动,可是您想必也知道,美国海军对我的研究成果不屑一顾。他们说我是骗子,因为中国海军大量采购潜艇的缘故,我才来到的中国。”

霍兰明显是话里有话,想在中国高出一点更大的动静来,又担心沈从云不接受,毕竟刚才沈从云说的都是客气话,客气话可不敢当真不是。

沈从云立刻会意这老头子的担忧,随即笑道:“霍兰先生,如果您愿意留在中国继续搞研究,资金、技术、人员、待遇,这些都不是问题。美国海军某些人目光短浅啊,看不到您正在从事的是一项,未来可能是引导海面战争变革的伟大事业。”

答应的如此干脆,老霍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沈从云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面前。老霍兰有点不敢置信的收回手,在腮帮子上轻轻的捏了一下,会疼啊,说明不是在做梦。

沈从云不给老霍兰喘息的机会,立刻回头一招手道:“李耀国,你记录一下。”李耀国捧着一个小本子,一大步上前站在边上。

沈从云依旧微笑着轻声道:“命令如下,第一、着海军部立刻成立一个科研中心,资金由财政部直接一次性拨款五十万元,作为启动资金。第二、研究中心主任,由尊敬的霍兰先生担任,各项资金的调配,必须经过霍兰先生的同意才可使用。第三,研究中心主任霍兰先生,授少将衔享受同级待遇的前提下,每月发营养补助一百元。第四,凡是海军研究中心所需的人员、设备,一经霍兰先生提出,各部门不得拖延懈怠,违者按渎职处理。第五,海军科研中心所有研究成果,一旦被军方采纳,研究成果的主导者,都将获得一定比例的分红,具体数目由海军部和研究方协商。”

沈从云说完后,拿过李耀国的记录看了看,见没有问题后,然后一条一条的翻译成英语给霍兰听。

随着沈从云的翻译结束,老霍兰的脸上激动的神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郑重。

“霍兰先生,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的话,这道命令我将签字生效。”沈从云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搞技术的人,有几个能抗的住这种力度的诱惑的,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在老霍兰的心头油然而生。

“总统阁下!我……。”老霍兰激动的握着沈从云的手,有点泣不成声了。联想到在美国收到的待遇,老霍兰此刻心情真是百感交集。

“霍兰先生,您是以为伟大的值得尊敬的科学家,我能为您做的还不够啊。今后您要是还有别的困难,可以直接向我反应。”沈从云又追加投入,霍兰这时候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了,脑子又转回到潜艇上面来了,搞研究的人还是比较单纯的。

“总统阁下,现在这款霍兰-Ⅵ型潜艇,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一个续航能力的问题。从目前的数据上来看,近海的作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这并不是我所希望达到的目标。在您的大力支持下,我有信心在未来八到十年内,将潜艇的作战性能进一步的提高,争取早日研究出可以远洋作战的潜艇来,以报答您对我期待。”

条件开出了,客套也结束了,接下来老霍兰领着沈从云仔细的介绍了自己的得意之作,沈从云也显得很有耐心的跟着老霍兰钻进钻出的。那个在挺上说沈从云是翻译的士兵,早就吓的面色如图,站在岸上的某个角落里瑟瑟发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参观接受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说到潜艇方面的知识时,老霍兰仿佛年轻了十岁,一直在不停的介绍着。沈从云听着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些潜艇方面的资料,只是记忆稍微有点模糊了,努力回想了一下,还是提了出来道:“1898年,法国人在演习中‘古斯塔夫、齐德’号潜艇击沉了英国战列舰‘马琴他’号一事,您应该有所耳闻吧。根据我方得到的情报,该潜艇采用的是双层结构,蒸汽机海面推。双层结构这一理念,个人认为是当今领先的技术,蒸汽机推进是否能改进成动力比汽油机更强的柴油机推进呢。”

沈从云颇具前瞻性的提示,立刻让霍兰陷入了沉思之中。不过霍兰终究是一个严谨的科学家,自然不会轻易的就把沈从云说的观点当真。

“嗯,这个想法很不错,今后可以加大这方面的研究。”霍兰说的是实在话,虽然沈从云清楚的知道,在未来的年代,一直到核技术运用到潜艇上以前,柴油动力都是潜艇的首选动力,即便是核技术广泛的运用后,才有动力潜艇还是世界海军装备的主要潜艇。但是,沈从云总不能跟霍兰说,听我的,没错的,我知道事实就是这样的。

……

海军司令部忙着制定新年作战计划的同时,沈从云呆在威海耐心的等待着。徐一凡没想到沈从云见了霍兰后,没有再提潜艇作战一事,不由的暗暗着急。觉得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潜艇部队露脸的机会了,不能就这样错过了。于是,徐一凡回去后,熬了一个通宵,苦心制定了一份作战计划出来。

一早起来,将作战计划上交到海军司令部,结果作战室那些挂着尉官衔的一个老参谋,根本拿徐一凡这个潜艇部队的少校不当一盘菜,直接把徐一凡的作战计划丢还给他说:“潜艇未来怎么样不好说,现在就是一堆垃圾。司令部完全没有潜艇出战的预想,您也别费劲了。”

走投无路的徐一凡,想到了沈从云,壮着胆子越级求见来了。

站在沈从云临时官邸外等候的时候,徐一凡多少有点忐忑。作为一名抱负远大的年轻人,接触到之前对潜艇作战也是不屑一顾的,在海军内部的排挤下来到潜艇部队的初期,徐一凡对潜艇的前途也并不看好。潜艇是弱国海军偷袭的手段,这一论调,在当今还是占主流的。

徐一凡不是邓尼茨,竭力的谋求潜艇部队的出战,无疑是从未来的发展看待问题,当然在潜艇部队其间,徐一凡也确实做了很多的工作,想做出点成绩来,在潜艇战术方面做了很多研究。研究之后的徐一凡,还是看出了一点潜艇未来广阔的发展前景的,结合沈从云对潜艇技术的重视这一点,徐一凡从开始的在沈从云面前投机的心态,演变成了一种没准在潜艇部队能干出点名堂来的心态。

不管怎么说,摆在面前的是潜艇部队一次发挥的好机会,徐一凡不想错过,也不能错过。潜艇部队要发展,就必须通过实在来证明他的存在价值。

在警卫的引领下,徐一凡走进会客室的时候,沈从云正背对着他遥望着大海。平静的港湾内,各艘战舰上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偶尔隐隐传来的三两声鞭炮声,昭示着今天是大年28了,要过年了。

沈从云出门的时候,如果要带上女人,肯定是带着紫玉。此刻的紫玉正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捧着一本《容斋随笔》给沈从云念着,沈从云有读史书的习惯,繁体字看着眼睛累,所以紫玉经常念给沈从云听。

看见徐一凡站在门口,李耀国探头谈闹的在那里小心的递眼色,紫玉停止朗读,走到沈从云的身边,轻轻拍了一下肩膀,笑了笑指了指门口,然后转身交代丫鬟上茶后,很自觉的下去了。

沈从云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后看着有点局促的徐一凡道:“怎么?有胆子求见,怎么没胆子说话了?”

徐一凡一横心,立正大声道:“报告总统大人,属下拟了一份作战计划,请您过目。”

沈从云听了不由眉头一皱道:“作战计划,应该上交海军司令部啊,怎么交到我这来了,你在是越级上报,不妥当吧?”

“大人,海军部作战室的一个参谋说,潜艇是垃圾!司令部完全不考虑潜艇出战的可能性。”徐一凡不满的解释道,沈从云听着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沈从云昨天在亲自下令,专门为霍兰的潜艇研究搞了一个科研中心,今天就有人敢怎么说潜艇部队,这不是等于在间接的打沈从云的脸么?

“砰!”沈从云狠狠的一拍桌子,吓的徐一凡脸上跳了跳。

“一群糊涂蛋!落后就要挨打,难道他们不明白?”沈从云气呼呼的哼了哼,对这帮子观念陈旧的军官们,实在是怒其不争。

徐一凡可不敢接话,老实的站在一边,拿眼睛偷偷看沈从云的反应。

“来人!”沈从云喊了一声,李耀国立刻进来。

“去,把刘步蝉、林泰增给我……,算了,我亲自走一趟。”沈从云说着站了起来,心里想的是,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不算啥,可事情的本质却说明一个问题,中国海军目前的领导阶层,在观念上严重滞后了,这对未来的海军发展而言,实在是一个坏现象,必须给予纠正过来。

偏室内的紫玉,立刻出来给沈从云披上外套,伺候穿戴完毕。沈从云拿起徐一凡的作战计划,迈步朝门外走,见徐一凡还站在那不动,不由的朝这个略显生涩的年轻人笑道:“还站在那里做啥?指望我管你的饭啊?”

徐一凡一阵急令,随口道:“去哪?”

“废话,当然是海军司令部的作战室了。”沈从云丢下这句话,率先迈步走了出去,徐一凡反应过来后,脸上一阵狂喜,脚下装了轮子一样的追了上来。来到作战室门口,李小三要上前开门,被沈从云制止了。

沈从云亲自推门进去的时候,作战室内烟雾缭绕,一群参谋各忙各的,没人抬一下头。

应该说里面的气氛还是很紧张的,工作态度上沈从云非常的满意,心里的不快也消散了大办。

沈从云回头看了一眼徐一凡,把作战计划往他手里一塞低声道:“刚才是哪个参谋说潜艇是垃圾的?”

徐一凡惊讶的看了沈从云一眼,飞快的用手指了一下靠着参谋长办公室门口的一个正在低头工作的参谋。

沈从云拿着徐一凡的作战计划,轻轻的走到那个参谋面前,将作战计划往桌子上一丢。

正在忙碌的参谋扫了一眼计划,头也不抬的低声道:“徐一凡,你也不看看这是啥时候,大家都忙的连轴转呢,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用,你在这添什么乱?”说着,这个参谋继续埋头做他的事情,沈从云笑了笑,依旧站在那里没动,别的不说,这个参谋的工作态度是值得赞赏的。

沈从云站了大概有一分钟,参谋见作战计划依旧安静的躺在桌子上,估计是心里不耐烦了,猛的一抬头低声道:“我说徐一凡,潜艇不参战是参谋长的意思,你不服气就去找……。”

参谋说到这里,总算是看清楚面前站的是谁了,不由脸色瞬间就变了,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正欲敬礼的时候,沈从云连忙伸手在嘴巴上做了个噤声的收拾,低声道:“别吵着大家工作,林泰增在那里?”

来的路上,沈从云确实想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乱说话的参谋,可是到了地方,看见一派忙碌的景象,立刻想到这些人肯定一直在工作,忙碌的时候心情不好说话难听,也是可以理解的。纠正观念落后,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当着众人的面责难一个军官,对这个军官的未来发展是致命的打击,是不公平的,是仗势欺人,也是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

可惜,该参谋一阵忙乱的过程中,一叠子文件哗啦一下被砰倒在地上,立刻惊动了所有人,招来了大家的不满的目光。原来这参谋想起了早晨对徐一凡说的话,现在沈从云亲自拿着作战计划来了,担心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呢。沈从云找上门来算账,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参谋的脸都吓绿了。

一干参谋看清楚来的是沈从云时,也都愣住了,一个个都放下手上的工作,哗啦啦的一阵立正敬礼。

“敬礼!”

沈从云看着这个场面,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了,连忙笑着对众人道:“大家都继续忙吧,我找你们参谋长有点事情商量。”说着沈从云蹲下身子,帮着参谋把地上的文件捡起来放回桌子上。

这时候在里面办公室忙碌的林泰增,也听见外面的动静了,一贯要求严格的他听到外面闹腾,开门很不爽的怒道:“吵吵啥?都给我安静的干活,刘司令还等着作战计划上报……。敬礼!”看清楚沈从云站在门口时,林泰增也哆嗦了一下,啪的赶紧住嘴,一个立正。

沈从云苦笑道:“林泰增,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说了算。这样,我有点事情找你个刘步蝉商量,你带路我们找他去。”

林泰增赶紧对众人道:“大家继续做事。”说着领着沈从云出了作战室。

刘步蝉的办公室就在边上的院子里,沈从云等进来的时候,刘步蝉正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蹲着,对这一副海图在那里发呆呢。

“这仗该怎么打?头疼啊!”刘步蝉自言自语着,丝毫没注意到沈从云他们进来了。刘步蝉身边的警卫倒是看见沈从云他们了,正欲提醒刘步蝉,被沈从云抬手示意别打扰,只好作罢。

“既然日本海军不肯出战,为何不考虑用主力封锁对马海峡,掩护陆军登陆对马岛?顺势将琉球群岛也收入囊中呢?”沈从云在边上插了一句,刘步蝉想的正投入,头也没回的就回答:“那是总参考虑的问题,我海军……,啊,大人!”

刘步蝉反应过来了,一扭头看见是沈从云,赶紧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呵呵,别敬礼了,我有点事情找你们商量,就自己过来了。”沈从云笑了笑,学着刘步蝉的样子,蹲在石凳上,瞅着海图好一会,然后抬手招呼徐一凡道:“徐一凡,你也来看看。”

刘步蝉和林泰增多激灵啊,立刻想到沈从云来的目的肯定和潜艇作战的事情有关。脸上不由的同时露出担忧来。

可不能由着徐一凡这个刺头胡来啊,这是两位心里的想法。

“说说你的想法,正好总司令和参谋长都在。”沈从云笑着看了看刘步蝉和林泰增,示意他们两个过来听听。

沈从云蹲着了,其他人可就都只敢蹲在地上,谁敢蹲的比沈从云高啊?

“大人,您请看。日本是一个岛国,只要有了我海军主力将日本联合舰队堵在军港内的前提,我潜艇部队的隐蔽作战能力,就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我的计划是,主力先行封锁日本军港,潜艇部队由专门的供给船随行,这样就不存在燃料不足的问题。到了长崎港外围时,我潜艇部队可以趁夜色潜入军港内,用鱼雷攻击港内的日本战舰。这个计划一旦得手,将彻底击溃日本联合舰队死守的信心,逼着他们出海决战。”

“你们怎么看?”沈从云笑着问刘步蝉和林泰增,两人相视一眼,齐齐道:“全凭大人决断。”

这两个老兵油子!沈从云心里连连苦笑,他们是不放心啊。

“既然要我说,我就说说我的看法,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失败了也算是一次经验教训嘛。”沈从云给这件事情订下一个基调后,徐一凡脸上激动的红彤彤的。

沈从云扫了一眼徐一凡道:“徐一凡,你把计划留下,回去准备吧。具体的,我和两位大人商议。”

徐一凡应声下去,沈从云站起回头招呼两人道:“进屋去说吧。”

进了办公室坐下后,沈从云这才正色道:“二位,有件事情我要批评你们。作为海军的直接负责人,你们的目光略微短浅了。潜艇作为一种隐蔽性极高的新式武器,他的出现目前看来还难以撼动海面作战的平衡格局。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出现了能够远洋推进力更强大,潜航时间更长的潜艇,对未来的海战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就问你们一句,潜艇在水下航行时,目前有什么有效手段能发现接近的潜艇么?”

两人无言以对,沈从云面露凝重道:“潜艇一旦进入茫茫大海的水下,别说是现在了,就算是未来科学技术进步了,也未必能及时发现并消灭潜行接近的潜艇吧。所以,我们对于新鲜事物,不要一味着急去否定它,很多事情出现的初期,都是被否定的。当初伽利略被烧死的时候,谁能想到今天地球是圆的说法,已经是公论了呢?现在我们否定潜艇,排斥潜艇的作战潜力,将来天上出现了飞机呢?出现了可以转载飞机的航空母舰呢?还去否定么?”沈从云及时的发现自己说的有点远了,赶紧刹车,顿了顿继续说:“我的话就一个意思,对待新生事物,我们要去了解,要去掌握,而不是像对待洪水猛兽一般的去排斥。当年洋人的坚船利炮,不是被认为是妖术么?事实上呢?现在我们不都在用了么?可是这个接受的过程,代价太大了,我们作为后来者,要吸取前人的教训啊。”

沈从云的话,还是触动了这两位的神经的,刘步蝉和林泰增互相看了看,一起回答道:“属下知错了!”

沈从云点头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今后在全军之中,对于新事物,新观点,都要用这个态度来对待。”

……

大年三十的鞭炮声中,1899年的春节终于来临了。身处威海的沈从云,亲自登上长城、黄河两舰,慰问值班的官兵,并观和广大官兵一起看了海军文工团的演出。

年初一早,各家各户还在忙着过年的时候,威海的上空飘起了浓浓的黑烟,各舰纷纷点火。也许是老天爷帮忙的缘故,这几天天气一直不错。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潜艇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无限恐怖 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天域苍穹 鉴罪者 醉枕江山 他是甜味道 未来之师厨 格调(修订第3版):社会等级与生活品味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