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潜艇!原来是潜艇!

上一章:第十四章 赌徒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注,1881年美国人就解决了潜艇水下发射鱼雷的问题,所以论坛里的某些说法,少有偏差。)

一个小时的时间能做多少事情?放在论坛里去吆喝的话,答案会有很多。比如,做爱一次,动作快一点的话,能做两次。

徐一凡的答案只有一个,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潜艇潜航了七海里。过去的一个小时,好比过去了十年一样的漫长!

“上浮!”海岸中的海面,掀起一团一团难以察觉的浪花,六艘潜艇依次浮出水面,好像毒蛇直立起三角的脑袋。

“看见了,好大的一个家伙。”徐一凡低声念叨着,出现在他的视野内的,正是日本联合舰队的当家主力,大和号战列舰。

“所有挺都注意了,目标正前方,从外形上看是大和号,集中所有鱼雷打沉它。发射之后立刻下潜,升起潜望镜,各自寻找目标下手。”

黑暗中的海面死一般的沉寂,整个日本舰队折腾了一天后,大部分人已经早早睡下了。当然也有人是睡不着的,伊东佑亨就睡不着。坐在自己的指挥舱内,小桌子上摆放着两盘小菜,一壶清酒。

“朕安抚尔等亿兆,终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置天下于富岳之安。”明治天皇登基之初说的话,激励了一代日本的热血青年。伊东佑亨少年时怀揣着亲笔撰写以上天皇说的话,投身海军踏上了西去之路。

几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当年的热血少年成了今天的帝国海军举足轻重的人物,理想虽然依旧还在,但是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

甲午年间,伊东佑亨几乎看到了日本崛起的契机,可是就在胜利触手可及的时候,一直不怎么显山露水的沈从云横空出世。十万虎贲,初战东北,再战山东半岛。日本耗尽全国之力,辛苦打了一年的战争,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沈从云迎头浇下来几盆冷水。

帝国的精锐师团在沈从云打造的新军面前,如同土鸡瓦狗一般的不堪一击,纵横辽东半岛,打的北洋清军望风而逃的乃木希典,盖平一战连夜逃遁,回国后切腹谢罪。

甲午之战虽然以看似双方都没占到便宜的结局收场了,可是伊东佑亨却清醒的意识到,很可能在未来的五十年内,日本都没有机会从东亚出头了。原因很简单,中国实在是太大了,甲午战争中国输的起,日本输不起,连和都和不起啊。

正如伊东佑亨预见的那样,甲午之后两江总督沈从云,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打造出一支强大的海军,进而在戊戌年攫取了中国的政权。沈从云入主北京的消息传到日本时,伊东佑亨独自躲在房间里,嚎啕大哭。在那一刻,他已经清楚的看见,中国这个邻居,在未来的岁月中,可能会强大的让日本高不可攀,百年之内恐怕都难以追赶的上。

事实也正是如此,对马岛外海一战,日本联合舰队损失过半,中国海军全师而走,中国对日宣战,如今中国海军堵在东京湾的门口。

无知的人烦恼总会少一点!日本和中国之比,好比一头大象和一只蚂蚁,再强壮的蚂蚁,也无力撼动一头大象的。以前这头大象还是睡着的,蚂蚁还可以咬上两口占点便宜,现在大象醒来了,只要轻轻地一脚落下,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酒已经是残酒,人却越喝越清醒,痛心疾首的清醒。

“轰!轰!”的爆炸声突如其来,打破了黑夜中的宁静。

“怎么回事?”伊东佑亨感觉到几下剧烈的震动,身子一阵摇晃摔倒。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快速的爬起冲出船舱时,面前的一幕让他彻底的惊呆了。

“一、二、三、四、五、六。打中了,所有鱼雷全部击中目标。”徐一凡兴奋的浑身血液都沸腾了,庞大的万吨级战列舰,瞬间一片火海的场面,徐一凡的赌博成功了。

“赶紧下潜!趁敌人混乱之际,靠上去,打完所有鱼雷。”下达完这道命令,徐一凡赶紧缩回了船舱,潜艇迅速的下沉。

回到船舱里的徐一凡,仿佛还在梦境里一般,靠在舱壁上一阵发呆,脑子里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实在是太兴奋了。一分多钟过去后,船舱里发出一阵欢呼声时,徐一凡才发现,四个手下正抱在一起欢庆着胜利,一切都是真实的。

冷静!我一定要冷静!战斗还在继续,既然来了,就赚个够本!

徐一凡的脑子很快清醒了下来,像一个冷静的赌徒一般。

“都别叫了,各就各位,升起潜望镜!鱼雷准备!”

所有士兵楞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潜望镜悄悄的露出了水面,仿佛黑暗中窥视着猎物的猎豹。

海面上已经是一片火光,巨大的“大和”号,连续的发出爆炸声,震的海面都在颤抖。

“太好了,这一下你完蛋了吧。”徐一方恶狠狠的嘀咕着,转动着潜望镜观察下一个目标,突然一艘战舰进入徐一凡的眼帘。

“活该你倒霉,被老子看上了。注意了,目标左舷一千米,靠上去,鱼雷准备。”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号艇靠近了目标战舰。

“是富士号新式巡洋舰!奶奶的,之下发财了。”徐一凡一眼就认出了这艘去年才从英国购进的战舰。

“瞄准,发射!鱼雷继续准备!”

出仓的鱼雷,在黑暗中的海面上,犹如一条在海面游动的大鱼,直奔着富士号而来。

剧烈的爆炸又是一连串的响起来的时候,伊东佑亨顿时脸色一下就苍白了,舰队遭到攻击了。挣扎着扶着船舷站住后,看清楚大和号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在黑暗中异常的醒目。

“鱼雷!原来是鱼雷!中国的鱼雷艇怎么摸进来的?难道说东京湾两岸的巡逻艇是吃干饭的么?”伊东佑亨的脑子里这么想的时候,眼睛快速的在海面上寻找鱼雷艇的存在,可是他很快就失望了,任何目标都没有发现,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司令,轮机舱已经进水了,赶紧撤离吧,大和号不行了。”副官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通喊,伊东佑亨脸色铁青,依旧站在那里,举着望远镜去找鱼雷快艇。

突然,附近两千五百米左右的富士号,猛烈的一阵巨响,一团火光冲天而去,弹药舱被引爆了。

这一刻海面依旧看不到任何敌人的舰艇,伊东佑亨脑子里的一根神经,突然被触动了。

“潜艇!原来是潜艇!”

连续给富士号送去两枚鱼雷后,这艘倒霉的战舰终于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鱼雷在富士号的身上扯开了两个大口子,第二发鱼雷幸运的引爆了弹药舱,剧烈的爆炸震的海面之下的潜艇都在摇晃。

这时候一些战舰已经发现了潜艇的存在,纷纷用小口径火炮扫射海面,海面上一片火光,白浪点点。

“下潜至二十米,返航!”

潜入水下后,徐一凡彻底的放松了自己,靠在舱壁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切如梦幻一般的美妙,那么真实。

“大和”、“富士”、“春日”三舰被击沉。另外两艘战舰受伤未沉,中国海军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十八枚鱼雷而已。

乘小艇回到长城号上,站在刘步蝉和林泰增的面前时,徐一凡还在傻乎乎的笑着。

“怎么样?徐一凡?”刘步蝉的焦急的追问声,总算让徐一凡回过神来了。

“报告,大和号肯定是完蛋了,中了六枚鱼雷,下潜的时候我看见它正在燃烧下沉。别的战舰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至少有五艘日本战舰中了鱼雷,具体的战果,我们也说不准。”

徐一凡的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耳边爆炸的感觉,大和号完蛋了!刘步蝉实在是不敢相信,抢上一步抓住徐一凡的手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大和号,完蛋了!”徐一凡非常肯定的点头回答的瞬间,刘步蝉的眼睛模糊了。

刘步蝉猛的转过身子,三步两步冲出船舱,冲到船舷边上扶着船舷冲着黑茫茫的大海怒吼:“萨兄!你看见了没有,大和号被打沉了!狗日的完蛋了!兄弟们给你报仇了!”

“发信号!所有战舰鸣炮庆祝!”林泰增哆嗦着下达完命令后,摇晃了一下身子,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努力的想抽出一支,结果手没拿稳,掉了一地的烟卷。林泰增艰难的弯腰捡起一支来,叼在嘴巴上,颤抖着点着了,深深的吸了一口后哆嗦着说:“这可是好烟啊,总统大人那里弄来的。”

“轰!轰!轰!”黑暗的海面上,突然冒出一片火光来,所有战舰的所有火炮,同时发射三发。

黑暗中的海面,在舰队的齐射中颤抖着,远远的日本岛在齐射中颤抖着。黑暗中的炮火是如此的耀眼,列队航行的舰队蜿蜒成一条长龙,预示着东方巨龙的升腾。

一场瑞雪,在大年初七的早晨无声无息的降临了。大地在一夜之间被妆点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习惯了早起的沈从云,简单的梳洗后,来到院子内打算运动运动,立刻被这白茫茫的一片景致吸引住眼球。

“好一片清白的世界啊!”沈从云不自觉的感慨着,身后的紫玉悄悄的靠上来,给他披上一件披风,低声笑道:“怎么?诗性发了?昨夜还听你吟诗道,青海长城暗雪山来这!今天倒好,真的下雪了。”

“呵呵,其实我在意的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两句,你倒好,只记住前面的这句。”沈从云笑着握住紫玉递来的手,暖暖的感觉涌上心头。

“呵呵,后面两句可不应景啊。”紫玉笑吟吟的接过话,这种温馨的场面,在和沈从云相处的日子是,可是非常难得的。紫玉脸上的笑容显得非常的满足。

“虽然不应景,但是意思都是一样的,当时我想着舰队出战的事情,心里惦记着战果,随口念了出来罢了。眼看这舰队已经出去五天了,也不知道战果如何。要是能有无线电就好了,这项技术要尽快的引进到军队中啊。”沈从云笑着说,紫玉听着好奇道:“无线电?什么新鲜玩意?”

“一种发射电波的机器,作用就好比《西游记》里的顺风耳,万里之外都两台机器都能互相联系。”沈从云很耐心的解释着,心里却已经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大海上。

“你啊,难得好心情一起赏雪,又转到军国大事上来了。”紫玉嗔怪的瞟了沈从云一眼,却也识趣的松开沈从云的手说道:“老爷活动一会,我去准备早点,刚才李耀国说有人求见,我让他们在客厅里候着了。”

沈从云一听耳朵竖了起来道:“哦,谁来求见我?”

“李耀国不肯说,我怎么好问?”紫玉笑了笑,转身下去了。

沈从云哪有心思运动,迈开步子顺着小径奔着会客厅就来了。

“新编陆军第一师师长陈国栋,向军座报道!”

“新编混成一旅旅长刘家昌,向军座报道!”

一听“军座”这个词,就知道这两人是当年越南新军的出身,沈从云当了总统以后,当年在越南一起拼杀的旧将们,依旧沿用着这个称呼。

“哈哈,是你们来了。刚才我还嘀咕着,你们也该到了,怎么样?一路辛苦吧?”沈从云笑着上前一一握手。

“不辛苦!这几年我们在南边呆着,整天演练登陆作战,等的不就是这一天么?”陈国栋笑着说,显得有点激动。

“陈国栋,你还是急性子啊。我记得你是1889年那一期赴德国留学的吧?慕尼黑军事学员毕业的,刘家昌你比他晚两届吧?当年在越南的事情,好像就在昨天一样啊,一眨眼你们这些大头兵,都成了将军了。”沈从云说起旧事,不禁一阵嘘嘘。

一番感慨后,三人依次落座,沈从云这才问起正事道:“怎么样?总参的命令都明白了吧?部队情绪如何?”

“队伍已经全部到位,随时可以登船出海,现在就看海军的了,只要他们打赢了,我们就轻松了。”陈国栋笑着回答,刘家昌则微微的有点抱怨的语气说:“军座,您可有点偏心啊。王潮在福建打的热闹,余震学长他们在东北也摩拳擦掌的,您倒好,不让我们登陆日本,打个对马岛和琉球,不过瘾啊。”

沈从云闻言抚掌大笑道:“东北的局势恐怕你们也知道一点,我新军六个师,已经在奉天一线完成集结,就等明年开春,挥师北上,剿灭东北满人残余抵抗力量。其实你们这一仗也是非常关键的,一定要逼迫日本投降,承认朝鲜是中国的势力范围。明年开春的东北之战,只要我军能在俄军进入东北之前快速剿灭叛乱,很有可能促成俄国的妥协。俄国的冬天可不是闹着玩的,俄军想在冬季完成总动员和战前准备,苦难是非常大的。我们就是要抓住这个时机,打败日本,争取在列强的干涉下,促成中俄之间的谈判。就算俄国不肯就范,就俄国人在边境上的那点兵力,不足为惧。”

沈从云正说的开心的时候,李耀国匆忙的走进来,看着他脸上急迫而激动的表情,沈从云不禁的心中一紧。

“大人!海军大捷!潜艇部队偷袭横须贺军港得手,日本联合舰队损失惨重,大和号战列舰被击沉,富士、春日两舰也被击沉,这是军统局发来的最新情报,估计这个战果刘步蝉他们都未必知道。”

沈从云嗖的站了起来,双眼瞬间瞪的溜圆,一声怒吼道:“好!徐一凡干的漂亮!”

……

次日,渤海湾的海面上,升腾起遮天蔽日的黑烟时,威海卫沸腾了。返航的舰队同时拉响了汽笛,响彻了威海的上空。

双手紧握着拳头,站在海面目视着凯旋而回的战舰,沈从云内心深处无法遏制的激动洋溢在脸上。如果说对马外海一战只是重创了日本海军的信心而已,这一仗则是彻底的摧毁了日本海军的信心和士气。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赌徒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阴间神探(猎罪者 阴冥鬼探) 美滋滋 乾隆皇帝 甜味儿Alpha 汉天子 桃花债 笼鸟 解密 噩梦大盗 狂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