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第十五章 潜艇!原来是潜艇!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沈从云这个名字出现在报纸上,出现在世人的眼帘内以后,伴随着沈从云发生的消息,没有一条不是震动全国的。尤其是一条又一条的抵抗外辱的胜利消息,似乎让人们已经习惯了,只要沈从云对外作战,就不会失败。

老百姓是现实的,不是活不下去了,谁当皇帝谁当权,他们才不会在乎。真正在乎沈从云存在的,是知识分子阶层,也只有他们,才会去思考这个国家对内对外发生的一切。而老百姓,则更在乎的是,沈从云当权之后,听着提气的消息是一条接着一条。最近又打的东洋鬼子连连败退,大街上到处贴着的新闻纸上,说的就是这些事情。

北京城的茶馆里,一切都恢复平静后,生活照样继续着,闲谈照样继续着。

“诶,听说了吧?怎么新朝的水师,都打到东洋人的家门口去了,东洋人愣是不敢出战,就这么着还让水师给从老窝里揪了出来,一顿好揍。”

“咋没听说呢?墙根上的新闻纸上每天都有人在那念给大伙听,不过念的那个人说,这叫报纸。念报的人还说了,东洋鬼子可不是啥好东西,甲午年间在辽东,杀了我们好多人。旅顺口,你知道不?全城的人叫杀剩下36个,留下的还都是为了搬运尸首留下的。”

热闹的茶馆里,因为这句话顿时陷入一片沉寂之中。一会突然有人一拍桌子道:“奶奶的,咱平头百姓不知道的是事情多了。如今这新朝叫啥共和国,在天下大事上,倒是对咱百姓说的挺多的。昨天报纸说一个消息,那个叫啥部来着的,也就是过去的管赶考的,要停止科举考试了。”

“砰!”一声拍桌子的声音,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悲愤无比的站了起来,摇晃着指着紫禁城的方向喊:“沈逆,你断了天下读书人的前程,你不得好死。”

茶馆里的店小二,立刻拎着茶壶冲了过来,连忙拉着读书人的手往外劝道:“赵秀才,你行行好,别在小店里说这些个。”

“小二,让他说。”突然冒出一个威严的声音来,打断了小二的劝说。

“客观,您面生的紧。您是不知道啊,虽说这如今的新朝,对百姓谈论国家大事不怎么管束,可是赵秀才说的话也太那个了,传出去咱这小店扯不清关系啊。”掌柜的立刻从柜台里出来,给插话的人连连鞠躬。

那人淡淡的笑道:“不碍事的,报纸上都有人对停止科举说三道四的,也没见报纸倒霉?街坊乡里的说说,怕啥?来,给热上两壶好酒,我要请这位赵秀才喝酒闲谈。”

说着男人冲赵秀才拱手道:“赵仁兄,给个面子如何?”

赵秀才生了一副青白脸,瘦的一阵风能吹倒似的,穿的也显得有点寒碜。抬眼看看那人目光倒也真切,一咬牙做到对面拱手道:“这位仁兄看着也是读书人,如此多谢了。”

店小二无奈的瞅了瞅掌柜,掌柜的值得苦笑道:“还不赶紧去备酒菜?”

三杯老酒下了肚子,赵秀才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的红润,在掌柜有点担心的目光注视下,请客的中年男人笑道:“赵仁兄,《新京晚报》上刊登的消息,我有看过。虽说的是提倡新学,但以往的读书人,也可以到教育部下面的办事处备报一下,可以安排工作么?对那些饱学大儒,不也可以进入国学馆继续做学问么?实在不济的,不是还可以去报考政府公务员!难不成仁兄没有被安排?”

“安排倒是安排了,让我到新的西式小学里教国文,一个月两块钱的薪水。”赵秀才红着脸说到。

“哦?如此在下倒是奇怪了,怎么仁兄还有沈逆断了读书人前程一说?”

“这位仁兄,您想想看,这天下有多少读书人?科举取士是千百年的老规矩了,过去读书人金榜题名后,就能做官了,如今呢?你说这停了科举,让这满天下的读书人,还能有啥盼头?我倒还好一点,东街头的郭老爷子,听说听了科举,一口气没续上,归西了,郭老爷子是在下的启蒙恩师,苦读了一辈子,甲午年间才中的秀才。您说这千百年的老规矩,怎么敢说变就变?”赵秀才说罢,那人微微皱眉道。

“赵仁兄,科举取士之说,自隋而起,不是盘古开天辟地那会就有的吧?规矩是人定的,千年来读书做官是铁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条规矩,放在今天,他还合适么?前清倒是遵循这条规矩了,怎么叫洋人的枪炮打了个千疮百孔呢?说到底是规矩不合时宜了,也该到改一改的时候了。国家如今需要的,是能做实事的人才,而不是只会读死书的书虫。”说到这时,茶馆门口处匆匆进来一个穿军官,四下一望来到桌子前,冲着赵秀才对面的人一敬礼,然后上前一阵耳语。

那人站起朝赵秀才拱手道:“在下有事,要走了,以后得空再聊。”说着那人匆匆出门而去,赵秀才这才注意到,周围的三四张桌子上,一群精壮的汉子,同时站起跟了上去。

一个各自不高,面目冷峻的汉子上来,从口袋里摸出两块大洋,往桌子上一丢道:“掌柜的,结账。”

这掌柜的人见的多了,眼力可不是一般的,赶紧上前拦住付账的汉子,拿起两块大洋往汉子手上一塞道:“这个大爷,您的钱我不敢收,就想跟您打听一件事情,刚才那位大爷,是做啥的?不会是个微服私访的大官吧?小店小本经营的,可不想摊上什么官司。”

汉子眉毛一皱,不快的把大洋往桌子上一丢道:“给你钱就收着,买卖公平是咱的规矩。至于刚才那位,说出来吓你一条,当今的大总统阁下。哼!死穷酸竟敢当着大人的面说什么沈逆,也就是大人不计较此等小事。”

汉子说的来劲,赵秀才已经吓的面色如土了,一屁股咕咚一下坐下了。满屋子里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掌柜的小腿肚子已经哆嗦上了。

这时,刚才进来的军官又回来了,摸出两捆纸张封好的大洋,往赵秀才手上一塞道:“赵先生,我家大人说了,这三九寒天的,你穿的太淡薄了,这两捆银元,一捆给您的,另一捆托您带给郭老爷子,权当大人的一点心意。大人还说了,读书人是天下百姓的精英,要学会睁开眼睛看世界,切不可只顾着八股死文章。”

军官说完,俩人追了出去,留下赵秀才捧着两捆大洋在那发呆。

“嗨,这天下,还真的变了嘿。当着当今骂他是逆贼,居然也不生气,还派人送银子。”一个客人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声,掌柜的总算是缓过神了,口中不住的嘟囔道:“我的老天爷啊!当今的真龙天子驾临了。”

正说话间,两个穿着军装的女兵,一个夹着报纸,一个拎着浆糊桶来到茶馆边的墙边站住。

“就是这了,贴上吧。”

说着两人麻利的贴了两张报纸在墙面上,拎着家伙走人了。一干客人顿时围到报纸前,有客人张罗着喊:“赵秀才,您来给家伙念念,上面写的啥新鲜事?”

从脸色苍白,到涨的通红的赵秀才,听见这一声吆喝,才算是回过神来了,赶忙把大洋往怀里一塞,来到报纸前。

“报纸上说,咱国家的军队,又打了胜仗了,把琉球群岛夺了回来不说,还站了日本人的对马岛。如今日本人派了代表到北京城来,说是要谈判来着,还说什么英美联合调停。”赵秀才给大家伙解释了一下,顿时人群中响起一阵喝彩声。

“我说赵秀才,您怎么还不赶紧的家去。小二,赶紧送赵秀才回去,身上揣着不老少的,别弄出点事情来。这怎么说啊,您家祖坟冒青烟了!”掌柜的站在门口,连声招呼着。

出了街口,拐了个弯,一辆马车安静的停在那里。沈从云正欲上车时,李小三一个箭步上前低声道:“大人,那个赵秀才,要不要通知赵大人处理一下?”

“糊涂!”沈从云低声说着,钻进了马车。

平头百姓对帝王家事野史的兴趣,可不是一点半点的。沈从云这么做派,自然是有想法的,很多时候,报纸上的消息,未必有民间口口相传来的有效。别的不敢说,今天这事情,明天准能传遍北京城的大街小巷。不想留下一个亲民的口碑,恐怕都很难了。

东京湾的偷袭事件后,日本岛陷入了一种空前绝后的恐慌之中,停泊在横须贺港口里的战舰,在重重炮台的保护下,都没能逃脱厄运,尤其是海军的当家战舰大和号的沉默,对整个日本国而言,无疑是陷入了一种灭顶之灾的感觉中。

这种事情虽然媒体是严禁散布的,但是这么大的事情,想瞒住也是不可能的,这港口周边的人家,可住的不在少数。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中国的正月十三这天,海军舰队护着运输船,陆军先在琉球登陆,守备的一千多日军,抵抗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全歼。正月十五,中国军队登陆对马岛,对岸的日本本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国海军用大炮猛轰对马岸上,然后陆军从容登陆上岸。

中日开战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日本本土没有中国军队登陆的现象,可是中国海军一面派少量舰艇堵在东京湾口,一面派出大量战舰,沿着日本绕行,今天炮击这里,明天炮击这里,总之只要防御不坚固的地方,都没少吃炮弹。一时间,到处都穿着中国军队可能登陆作战的消息,整个日本岛风声鹤唳,百姓陷入了绝望之中。

由于中国海军的封锁,日本渔民连下海捕鱼都不行,更别说商船贸易往来了,只要被发现有船只出现,一律抓起来送往琉球扣押。

这种状态延续了一个月不到,日本内阁就顶不住了,一份力求尽快结束与中国的战争状态的报告,在俄国政府始终没有作出反应的情况下,上交到天皇的办公桌前。

“谈判”是摆在面前唯一的出路。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英美两国对谈判表示出了支持和极大的热情。日本内阁在确定英美决定练手调停之后,派出了以伊藤博文为团长的代表团,启程前往天津进行和谈。

沈从云匆忙离开茶馆,就是因为李耀国前来汇报,日本代表团到了北京了。外交部的唐绍仪等人,正在沈从云的官邸里等着求见沈从云呢。

“这是外交部拟出的一个谈判章程,请您过目。”唐绍仪如今显得越发的成熟了,坐在对面面色沉稳,举止间也没有谄媚之色。

沈从云拿过报告,大致看了看。内容大致和沈从云的几次指示没啥区别,主要就是如下几条。第一,琉球的主权问题,不容质疑的是中国的领土,日本必须归还。第二,朝鲜问题没有任何争议,是中国的势力范围。第三,日本赔款五亿两白银。第四,割让对马岛给中国。

“前面两条是关键,是一定要拿下的。后面两条,态度可以强硬一点,能拿下就拿下,拿不下的话,也可以适当的退让一点。”沈从云满意的笑着说,拿起笔在报告上签字后,递给唐绍仪。

沈从云这么说就等于是订下一个谈判的基调了,唐绍仪心里存有的顾虑,这个时候不说什么时候说?

“大人,赔款五亿两,这一条恐怕日本人很难答应下来,割让对马岛就等于是在日本人的家门口楔了一枚钉子,恐怕也很难答应。”

沈从云听了笑笑道:“当年甲午年间,张荫衡他们去广岛谈判,日本人还把他们往回赶吧?我这叫礼尚往来,为难为难伊藤博文就是了。”沈从云很想说的是,历史上的李鸿章甲午战败后,李鸿章去日本谈判,日本人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十亿两白银啊,沈从云这还算是给打了个五折了,够意思了。

谈判的地点是由美国公使柔可义提出的,在东交民巷的美国公使馆内进行。沈从云对这一点,一直不怎么满意,考虑到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将来对美国的借重皮多,还是默认了。

唐绍仪摸清楚了沈从云的心思,也就没多留。前脚唐绍仪刚走,后脚斯蒂芬就前来求见,沈从云自然是要见的。

年前斯蒂芬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庞大的涉及各行各业的技工团队,这些年美国的失业率倒是蛮高的,尤其是美国铁路建设逐渐的饱和后,大批从业人员面临了实业的问题,家里没米下锅了又找不到别的职业是,斯蒂芬出面在美国招收了大量的技术工人,带回中国来。

由于斯蒂芬的努力,罗斯柴尔德家族家族,对在中国的投资也有加大的力度,尤其是对铁路和矿山的投资,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沈从云始终坚持一点,铁路和矿山,必须由国家占绝对的主导权,不管罗斯柴尔德家族家族投入多大,所能获得的股份,绝对不能超过30%。

总的来说,这些年大家合作的非常愉快,互相都没少赚钱。斯蒂芬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自然随着沈从云的强大而水涨船高。

不过看见斯蒂芬进来后,脸上表现的有点犹豫,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的时候,沈从云不由的警觉了起来。

“沈!前些日子,美国公使柔可义先生,邀请我共进晚餐,席间提出了一个新的意象。我个人认为,这个意象对中国是有好处的,所以在此转达一下他的意思。”

“斯蒂芬,你什么时候说话学会了绕弯子了,我记得你以前在我面前,可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我的朋友,你对我是了解的,知道我的性格的。所以,我劝你还是直说吧。柔可义找你来传话,到底是什么事情。”

沈从云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字里行间丝毫没有婉转的余地,语气也非常的坚决,斯蒂芬明白继续兜圈子,肯定会引起沈从云的反感,所以立刻说明来意道:“是这样的,柔可义公使已经向美国政府提出一份书面报告,建议政府追加对华贷款,用于帮助中国青年到美国留学。”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潜艇!原来是潜艇!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那时汉朝(壹):刘邦崛起·楚汉争霸 吐槽系黄金之王 铁血雄兵川军团:巴蜀争雄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6·大结局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主宰江山 钻石风云 泰坦尼克谋杀案 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