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大军区

上一章:第十八章 妥协的代价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紧张的国际关系,因为中俄和谈成功平静了下来。刘坤一在福州挂起白旗投降后,厦门的守军也跟着缴械。接下来是政府派员进驻,掌握福建的行政权,不需赘述。

关于六省联保的事情,北京做出了强烈反应。沈从云亲自给张之洞发电报,痛陈此事是六省针对北京的行为,尤其是在中俄关系紧张的时候发生,更加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张之洞当起了传声筒,沈从云也不会说说就算了。三日后,两个师的新军从宣化出发,几乎没有遭遇什么像样的抵抗,太原攻克,新的临时自制政府成立。

山西拿下,陕西的屁股就露出来了。沈从云可以说是想怎么踹就怎么踹,参与六省联保省,这时候每人叫喊着互助了,纷纷向北京表示忠于中央政府的领导。各省欠下的三千多万两税收,半个月之内都主动押解到京。

就在各省担心沈从云会掀起一场横扫全国的内战,以武力统一全国的时候,沈从云下令新军停止前进,在黄河边上停了下来。

沈从云为啥停下来,很简单,缺人,缺钱。一句话,现在还不是彻底解决全国问题的时候,还有一个东北问题有待解决。

开春的北京城虽然依旧笼罩在低温中,但枝头上的嫩绿,已经遏制不住的爬满了,浓浓的春意荡漾在这座千年古城的中。

乘轮船从天津上岸后,李耀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冷,还不是一般的冷。这季节在广西穿一件单衣就能对付过去,南北气温差别之大,可见中国幅员辽阔。

李耀祖是给总参的一封电报招回北京开会的,从广州上轮船的时候,谭钟麟还热情的送来大大小小几十件礼物,一半是给李耀祖的,另一半是托李耀祖转送沈从云的。

谭钟麟无疑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山西的事情发生后,立刻通电全国称:自治各省应该以中央政府马首是瞻,主动裁减地方自治武装,留下若干维持治安的武装人员就足够了。

通电之后,谭钟麟立刻表示裁减新编的三万新军,表示只留下一万维持地方既可。

冲他这个态度,李耀祖的在梧州的两个师,变成了一个旅,云南边境反了过来,布置了两个师,外加一个越南警备师。

十年前李耀祖曾经跟着沈从云来过北京,不过那时候比起现在旅途辛苦太多了。这些年在越南称王称霸,李耀祖的小日子过的非常舒坦。这一切自然都是拜沈从云所赐。很多时候,李耀祖都非常的怀念当年在镇南关和法国人拼命的事情,现在每每想起来,李耀祖嘘嘘不已。

李耀祖心里非常清楚,沈从云对自己的信任是绝对的,要不然怎么别人都不留,就留自己在越南镇守。

“呜!”的一声汽笛声,把李耀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想但年天津和北京还没通铁路的光景,走在官道上,一天的风尘下来,晚上浑身是土的时光,似乎很难再回来了。

“大人,还有十分钟就到北京站了。”副官过来打了声招呼,李耀祖这才注意到,一干警卫已经在忙着收拾东西了。

“这大包小包的,你们对付的了么?”李耀祖关心了一句,副官也苦着脸说:“大人,到了地方您还是先办事去,留下两个人看行李,回头找车子来接就是了。”

沈从云是什么性格,李耀祖非常清楚,所以吩咐手下穿的都是便衣,打算悄悄的先起见沈从云,搞的太张扬了,见了面沈从云肯定要说他。

“也只能这样了。”李耀祖也非常的无奈,不由的埋怨起谭钟麟来了。

刚跳下站台,李耀祖就听见有人喊:“大哥!”声音听的有点熟悉,李耀祖不由的顺着声音看过去,之间熙攘的站台上,李耀国正在冲着自己招手。

“老八,你怎么来了?”

李耀祖也是一身的便衣,带着两个警卫跑了过来。

“大哥,想搞突然袭击啊?昨天刚到天津,万树生就连夜拍电报来了。沈大人已经知道你今天到,派我来接你。”

李耀国的话听的李耀祖心里一暖,要不怎么说是老兄弟呢,要不是万树生手上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也要跟着一起来北京的。当时万树生还说让李耀祖在天津呆几天,李耀祖见沈从云心切,还是提前来了。

“大人一切还好么?”李耀祖不由的问,李耀国轻轻的叹息道:“精神还是很好的,就是太劳累了,经常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怎么劝都不听,这次您来了,好好劝劝大人,注意点身体。”

说着话,兄弟俩往外走,车站一辆福特轿车等在门口。李耀祖还是第一次见这玩意,不由的围着打量了好一番,看见前面的司机居然还是个洋鬼子,不由的更好奇了。

“老八,这啥玩意?”看着开门后站在车门边的李耀国,李耀祖有点不敢上去。

“上去再说!”李耀国笑着把李耀祖推上车后,对前边喊:“开车!”

“这是大人在美国投资的公司生产的东西,叫汽车。”李耀国解释的时候,汽车发动开走了。李耀祖不由的大为惊讶,四下打量道:“这玩意怎么走的?”

“汽车,顾名思意就是用汽油内燃机驱动,只要往发动机里加汽油,就能开动。算了,我跟你也解释不清楚。”李耀国看见李耀祖依旧是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的笑着打起了哈哈。

汽车很快到了沈从云的官邸,李耀祖还真是个穷命,新鲜劲过去后居然晕车,尤其是闻不得汽油味道,刚下车就趴到边上一阵狂吐。

“哎呀,遭老罪了,打死人以后都不坐这玩意了。”李耀祖吐完之后,接过警卫的手帕低头擦嘴巴时,前面有人在跟他说话。

“李耀祖你这个泥腿子,天生就是一副穷命,好东西给你都享受不来。”

这声音李耀祖听了犹如被累劈中一般,猛的一抬头,把手绢一丢,啪的一个立正敬礼道:“大人!”

“来了!”沈从云笑着迎了上来,目光中含着浓浓的暖意。

“怎么劳您亲自出门接我?实在、实在……。”李耀祖激动的有点说不顺溜话了,沈从云装出生气的样子,抬脚作势要踹,李耀祖站在那里傻呵呵的笑着不动。

“说什么混账话呢!当年要不是你们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护着,没准我的尸骨就埋在越南了。如今你好歹也是一方的封疆大吏,我怎么接不得?”沈从云说着话,紧紧的握着李耀祖的手。往事,不经意间爬上了心头。

“哎,当年龙州团练的那些老兄弟们,如今还剩下几个啊?”沈从云不由的感慨。

李耀祖闻声不由微微黯然道:“是啊,当年镇南关前一起拼命的五百兄弟,如今剩下的不多了。五年前,按照您的意思修的镇南关大捷的纪念碑,如今都爬满了草了。这次来北京前,我又特意去看了看,本想狠狠把当地的头子训一顿,想想还是算了,自己掏钱雇了个人,隔几天去看看,整理一下就是了。”

镇南关前的炮声,似乎在这一瞬间又出现在耳边。沈从云不由的抬头看着南边,口中不自觉低声道:“镇南关前炮声隆。”

这时候跟在身后的阮孝贞上前,朝李耀祖笑了笑,拉了一下沈从云道:“怎么搞的,李大人老远的从广西来,你提这些旧事情做啥?”

沈从云连忙道:“对对,不说这些了,进去吧。”说着拉上李耀祖的手往里走。

李耀祖看见阮孝贞腰身有点肿,微微的停了一下,猛的露出狂喜之色,冲着沈从云一拱手道:“恭喜大人。”

沈从云楞了一下,随即明白,立刻露出苦笑道:“恭喜个啥哦,要不一个个的肚子都没动静,要不全部都来了事了,孝珍还是最后一个发现动静的,你要是晚半年来,孩子都抱手上了。”沈从云话虽如此,脸上的自豪感还是显露无疑的。

刺杀事件后,老中医直接当了沈从云的私人医生了,别说他的药吃了还真管用,阴阳调和的那一套挺见效,这不将近一年的时间下来,官邸里的女人无一漏网,全部都来了动静。沈从云一直以为,可能是因为穿越的过程中身体发生变化,没得生呢。现在看来,传统医学的力量是无穷的。就为这个,沈从云最近还专门找有关部门负责人谈话,提出在学习西方的现代科学的同时,也不能忘记发展和保护传统中医。为此,财政部还专门拨款,成立了第一所中医大学,北京中医学院,将国内的一些老字号的名医,收罗了不少。

进屋坐下后,两人一番叙旧,沈从云还让一干女人先后出来拜见李耀祖,这让李耀祖更加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地位的变化发生多少改变,沈从云还是当年那个沈大人,还是拿自己当兄弟看。

……

总参的会议室内一片喧闹声,气氛热闹的不行。没办法不热闹,这次总参召开的全国军事扩大会议,师一级的军官都要参加。从越南到北京,这些军官们这些年天南地北的,好久没聚在一起了,不热闹就是怪事了。

这会还没开始呢,很多人已经商量好散会去哪乐呵乐呵了。

一脸严肃的克泽,如今头上的白发已经占据了半个脑袋了,虽然不过是五十出头,但这些年克泽无疑是新军建设的头号功臣,也是沈从云最信任的人物之一,一直牢牢在占据了总参谋长的位置,还兼任了国防部副部长长,部长是沈从云兼任的。

“肃静!”克泽轻轻的一声,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各位,欢迎共和国总统兼全国最高军事长官,沈从云先生。”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顿时响了起来,一身戎装的沈从云迈步进来,神色庄重威严。

“都坐下吧!我先说一下,今天这个会议,克泽将军唱主角,我就是来旁听的,大家可以当我是空气啊,有什么就说什么。”沈从云上来这种语气说话,就是不想破坏大家的心情。现场立刻笑声一片,虽然这个笑话不怎么好笑。

沈从云说罢,克泽朝门口一招手,立刻进来两个参谋,捧着厚厚的两堆材料,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发了一份。

做完这些,克泽才慢慢的走到大地图面前,拉开漫布拿起长长的杆子。

“各位,现在大家看见的是全国势力的分布图。到目前为止,中央政府的实际控制范围是两江、直隶、河南、山西、福建、广西、以及辽东局部地区。大家应该看到,目前军队面临的任务还是非常艰巨的。为此,总参制定了一个五年建军计划,提出在未来的五年内,利用东北等未控制区域做文章,打造一支三十个整编师的陆军。现在大家想必都明白了,此次会议,是一次全军整编大会。总参计划,成立南方、北方、中原三大军区。现在,请沈从云先生宣布,各军区的人员安排。”

克泽的话说完,在座的每一位都露出激动之色,能参加这个会议,意味着很大程度上要晋级了。

沈从云拿着稿子站了起来,环视一周,在座的不约而同的都挺直了腰杆。

“我宣布,北方军区司令为余震、副司令刘永福、万树生,下辖六个军,十八个整编师。中原军区司令为曹毅,副司令胡宇、王潮,下辖两个军,六个整编师。南方军区司令为李耀祖,副司令克劳森、卡尔蒙多,下辖两个军,另兼任越南总督一职,兼管越南的六个警备师。各军区的参谋长人选如下……。”

随着沈从云的命令下来,在座的所有人都喜笑颜开的,水涨船高了。不过每个人的兴奋程度都不一样,总的来说这个分布情况,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东北是目前的重中之重,整编后的新军,一大半都放在了东北。

“委任状下午就发到各位的手上,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困难有很多,但是大家一定要精诚团结,共同克服这些困难。”

宣布完人员任命后,沈从云从此离开了,剩下的具体人员的分配问题,比如师旅各级军官的安排,还是由克泽和个军区的头子们去打官司好了。在一次整编,沈从云向全军发出了一个信号,要对东北动手了,这就已经足够了。

回到官邸里,沈从云叫来盛小七,吩咐道:“多准备点酒菜,今天家里肯定很热闹。”

不出所料,上午的会议刚结束,李耀祖、万树生、曹毅、胡宇一干最早跟着沈从云打拼的兄弟,联袂而至。沈从云在会客室内,招呼一干旧部坐下叙话。

“大人,你可真偏心啊,凭什么北方军区六个军,我中原军区才两个军?不行,不行,您得再给我几个混成旅的编制,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曹毅虽然口中表示不满,但脸上的笑容还是很灿烂的,当年一时激动,第一个从败退的士兵中出来,哪想到会有今天啊。

“曹毅,你这家伙。多少年都没见面了?居然见了面就找大人要人要枪的,你寒碜不寒碜?你一个军区司令还叫唤,我这个副司令怎么活?”万树生笑眯眯的臭哄曹毅,李耀祖等一起大笑。

“就是,这小子一贯的吃碗里的看锅里的。呆两江那个花花世界,羡慕是我都流口水。我呆在广西那个穷山沟就不提了,再说了我的副司令还是洋鬼子,难相处啊。不行,军座您得给我点优惠政策,我也不贪心,给十个八个混成旅的编制就成。”李耀祖在边上插话,听的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呵呵,李耀祖,考虑到你的防区,要经常和法国人打交道,我才给你陪了个两个洋人当副手,你可不能摆谱啊,凡是要多听听他们的意见。曹毅、李耀祖,军队编制是定死的,但是人是活的。你们要编制我没有,自己想办法。”沈从云先给他们断了念想,不过又话里有话。

“大人,您别说话留一半嘛。”曹毅听出点意思来了,赶紧凑上前来。

沈从云对一干铁杆旧部,说话也没多少顾忌,思量了一番道:“各位兄弟,大家要做好思想准备,迟早我们要为了东北和俄国人干一仗。这也是我提出整编军队的中心思想。俄国人对领土的欲望,是永无止尽的,偏偏地域上有是中国的邻国,所以这一仗在所难免。不把俄国人打的满地找牙,他们是不会罢休的。从两国的国力和实际情况来看,俄国人不可能把全国的力量都用在东北上,那样法国人第一个就不答应,俄国人也不会为了东北问题大量的消耗,减弱他们在欧洲的影响力。所以啊,我让总参做了个预估,三十个整编师,打赢这一仗肯定够了。未来的事情是很难预判的,一旦中俄开战,很可能你们手上的兵力要快速的北上,到时候控制地方的力度就会减弱,怎么办呢?我给你们支个招啊,在地方上搜刮点民脂民膏,成立一些保安团。眼下,整编后的新军全部要换装,标准配备一律是K98,以前的就武器,浪费了不也可惜了么?明白?”

李耀祖一听这话,立刻猛烈的点头,看见万树生在边上笑的很阴险,两忙对他说:“万大哥,您可别胳膊肘往外拐啊,这话可不敢告诉余震,这小子现在是大军区的司令了,抖起来了。”

“是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门口传来一阵笑声,余震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啪的一个立正大声道:“余震见过军座!”

“余震,你这是啥意思?如今你是司令了,这么称呼大人,你是不是想显示一下你高一点啊?”曹毅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挤兑了余震一句。

“胡说!我这是习惯,是不是啊军座。”说着,余震朝沈从云露出讨好的笑来。

“就是,这玩笑可不敢开,不然我和李维就要请余震去喝美国咖啡了。”赵星龙圆滚滚的身子也出现了,还夹着一份文件。

沈从云坐在中间笑一直没停,看见赵星龙夹份文件进来了,沈从云不由笑问:“赵星龙!怎么了,有事?”

赵星龙敬礼后笑道:“也没啥事情,就是这三大军区的司令都在,我军统局搞了点小情报,估计他们都用的上,这不上杆子来巴结他们了。”

“什么情报?”余震连忙问,在座的几位都露出了浓厚的兴趣,眼下都是一方大员了,都知道从赵星龙手里出来的情报,那可都是好东西来这。

赵星龙看看沈从云,见他脸上依旧在笑,便放下心来摆谱道:“别乱动,我告诉你余震。每个人的情报分量都不一样,我不能白给,你得拿东西来换。你们也都一样,别想吃现成的。为了这点情报,我军统局的弟兄没少忙活,没点好处我们吃啥去?”

余震和赵星龙的关系最好,自然说话也最随便,见沈从云一直笑不停,立刻来劲道:“嗨,兄弟们,这小子敢跟我们摆谱,还当着军座的面摆,不能轻饶了他。”

李耀祖惦记着情报呢,立刻窜起来响应道:“就是,敢跟各大军区的正副司令摆谱,反了他了。兄弟们,拿下他。”

说着李耀祖扑了上去,曹毅等人也都跟上,按住赵星龙,把手上的文件给抢了下来,然后按照上面写的军区名字,大家分了分。

“军座,这帮强盗,您可得给我做主啊。”赵星龙朝沈从云诉苦,沈从云看见这帮家伙和以前一样,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毕竟在沈从云面前,众人也没敢太闹,一番笑语后,各自拿着文件都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目光渐渐的凝重起来。

“蒙古人什么意思?想独立?还联合了东北的满清王爷!”余震第一个看完,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口外地域辽阔,余震啊,不能蛮干啊,要打一批拉一批,现在我们还不能明着收拾他们。考虑一下暗地里支持一些个王爷,给钱给枪,让他们自己先打起来,你手下的部队要扩编了,新兵要形成战斗力也需要实战的检验,你可以跟赵星龙学一学吧,马贼这个职业还是很有前途的嘛。当然了,也要看对象,有的人还是坚持紧跟中央的,这就要看你的手段了。”沈从云不阴不阳的说着,余震连连点头道:“军座教诲的是,反正要换装了,一两万条M1888,还不把那些王爷的嘴巴乐歪了,保证他们死心塌地的跟着中央政府干。另外,军座您也许点头衔啥的,师出有名嘛。”

余震倒是学的很快,立刻联想到给一些以前不怎么得志的王爷安个中央政府的头衔,让后让蒙古人自己去掐去,口外的蒙古王爷,多如牛毛呢。

“张之洞什么意思?居然让中央派人去帮忙建立治安部队,协助开战劝减租息?湖南的陈宝箴也是这个意思。”曹毅放下文件,脸上露出震惊来。

沈从云轻轻的点点头道:“是啊,我也很意外。不过从以往的性情来看,张、陈两人,一直是主张变革的。现在看来,这两位还是一心为了国家好,也是认清了国际大势后才作出这样的结论的。曹毅啊,现在不怪我偏心了吧?你的中原军区,为什么我只放了两个军,就是因为这一点。比起张、陈两人来,康有为现在还在到处鼓吹,要恢复大清帝制,搞宪政,可惜没人敢收他,最近听说他要去东北。赵星龙,我建议你给他找个地方养老去。”

“没问题!”赵星龙笑了笑。

沈从云又道:“曹毅,一定要尊重张、陈两位,这两位都是识大体的人啊。别摆你军阀的臭脸,给我知道了收拾你。”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只有李耀祖愁眉苦脸的。原来这家伙书读的不多。好多字实在不认识,气的一丢文件道:“赵星龙,你知道我不怎么认字,还这么为难我,赶紧说说上面都写的啥?”

“呵呵,其实也没啥,岑毓英最近和四川方面走的很近,军队扩充了一倍,有六万人了。两个省的地盘,他底气足啊。”赵星龙笑着解释,李耀祖听了露出不屑道:“奶奶!六万人,够有钱的啊。”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妥协的代价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隋朝其实很有趣儿.上 死之枝 [综英美]英雄人设反派剧本 匣中失乐 告白 狼厅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偷偷藏不住 赎罪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