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横扫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看着地图打仗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战场的变化,永远都比之前想象的要快。脱离大部队单独行动后的骑兵师,速度上自然得到了解放。为了保持战马的持续作战能力,杨军还是非常谨慎的下令,每天行军的路程不得太快,一天下来一百五十公理。

这样的行军速度,一路上沿途的小城市和村镇,杨军一律直接无视,偶尔有不怕死的当地武装,打上几下冷枪,立刻遭到60毫米迫击炮的一顿招呼,大队继续前进。被轰的屁滚尿流的地方武装往往还没来得及逃跑呢,骑兵师已经滚滚北去了。

杨军是铁了心要打出点威风来了,谁说骑兵师不能攻城略地来着?全师上下都憋着一股劲,敲边鼓的滋味难受啊。

绥化城里自打得知新军北上后,立刻就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气氛之中。原本指望俄国人能出兵,现在指望不上了。指望前面的吉林和长春能抵挡个一年半载的,现在长春一枪不放就跑了个干净,逃到绥化的几个满人将军,将围攻长春的新军人数夸大成十几万,说他们如何英勇抵抗了三天云云。奶奶的,撒谎都不动一下脑子的家伙,前面说抵抗了三天,当天晚上杨军的骑兵师就杀到城头下了。

有了在长春的经验,杨军根本就没打算做什么战前准备,直接让随军的轻迫击炮营推进到城下的两千米内,大摇大摆的架好炮,带来的一个基数炮弹隔十分钟来一次无确定目标的齐射。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当天午夜,绥化城里的满人贵胄们,收拾好行李拥着新立的皇帝逃亡了,直接奔着齐齐哈尔跑去了。

关于逃跑的问题,还是出现了一点小插曲的,有的人说往俄国跑,有的人说往蒙古跑,后来还是往齐齐哈尔跑路的建议占了上风。

绥化城里倒是有三万清军的,也还装备了几千条快枪,火炮就几乎没有了,有也是早年间的土炮。骑兵师的迫击炮架设的时候,城头上还有一些不怕死的敢打几下冷枪,虽然够不着炮兵,但还是招来了负责掩护的马克沁机枪的报复性扫射,有两个倒霉蛋挨了枪子。

马克沁太沉了,这是杨军最大的遗憾,一个骑兵师,才装备了4挺,就是怕影响部队的机动性。不过四挺马克沁组成的火力网,也够城头上的清军胆寒一阵的。

逃跑的皇帝下了道圣旨,让守军坚守绥化。可惜的是,谁的命不金贵?小皇帝前脚跑路了,后脚守军就炸了窝了,聪明一点的,直接丢下武器,脱下军装回家当良民去了,笨一点的跟着皇帝往齐齐哈尔跑。最笨的那些人,则依旧在城墙上等待着新军的进攻,不过这些人少的可怜,只有一个满人的提督,叫额科纳的,据说身上有满人和蒙古人的血统。

额科纳手下不过三千人,别人跑路的时候他也拦不住,只好带着手下到城头上呆着。然后让人去弄来了一点酒,给兄弟们发下去后,额科纳端着酒碗对兄弟们说:“本督吃着朝廷的俸禄,就该为朝廷卖命。如今这朝廷不行了,大家伙也看的清楚,愿意留下的就留下,不愿意的就走吧。”

三千多人的队伍,只悄悄溜走了十几个。次日清晨,一个骑兵团下了战马,充当起步兵的角色,准备攻城的时候,额科纳很快就绝望了。

原因很简单,三千人守一个绥化城,装备又很烂,虽然兄弟们很拼命,但是骑兵师的装备比清军好太多了。猛烈的迫击炮落在城墙上,还没开打就炸死炸上一小半不说,接下来东本那边没挨炸的怕死鬼,直接打起了白旗,开了城门。

额科纳只能领着兄弟们,端着抬枪和少量的快枪,迎了上去。冲在最前面的额科纳拎着一把大刀。这样的英勇结果是被骑兵师的一顿密集射击,将额科纳打成了马蜂窝。

历史上这样的场面,在中国实在太多见了。从英国人用大炮打开中国的门户那一天起,这样的场面就似乎没间断过。凭着血气之勇,用落后的武器和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战斗。历史在满人最后的绝唱时,讽刺性的又展现出这“悲壮”的一幕。落后就要挨打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满人从第一次挨打,到最后政权被颠覆,始终都没真正愿意去明白这个道理。也许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可能会简单一点吧。

绥化之战,杨军以疲惫之师,付出了三十人的伤亡的代价,取得了胜利。

吉林城作为东北中部的重镇,又处在对敌前沿,又是满人所谓龙兴的起源省的省会,防卫力量还是相当的强大的。

奉升阿的三万人就装备了一万多条快枪,还有十几门75毫米的德国造行营炮,其他的杂七杂八的武装,加起来也有两万人。

奉升阿虽然是又名的逃跑将军,但是这会子好像也没啥地方可跑了。之前是舍不得捞到的好处和地盘,接着连续三五天传来的消息,一条比一条要坏,现在是想跑也没地方可跑了。长春陷落,西逃的路线被切断了,接着绥化那边的难兄难弟们,还算够意思的,在逃跑前给奉升阿发了封电报,转达了一下皇帝希望他为国抗敌的意思。等奉升阿想起来往东边逃跑的时候,汶河一线出现了大量的新军,不好意思,正是张光明的第一师的一个混成旅。

投降似乎是一条不错的选择,不过想想自己是满人的身份,估计投降了也没啥好果子可以吃,看看那些从北京逃难出来的同胞们,就知道会是什么一个结果了。

不战,不降,不逃,不作为。现在用这句话来兄容奉升阿,还是非常贴切的。整天和新纳的小妾泡在官邸的后院里,喝酒作乐,混一天算一天是奉升阿目前的真实写照。一干手下来请示该怎么办的时候,这为仁兄回答说:“紧守城池吧,还能怎么办?”

紧守,好像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眼下城内粮食储备倒是非常充足的,军队吃个一年半年的都够,老百姓的死活,就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了。

几万大军简单的商议了一下,安排了各自的防区后,就算是迎敌的准备了。刘永全领着第二师打到吉林城下的时候,城头上也算是旌旗招展。

小两万人的第二师,呼啦一下展开来配合第一师的汶河部队,从东南西三个方向,摆出了围攻吉林城的架势。

刘永全最关心的就是重炮旅的问题了,徐震考虑到吉林守军较多的缘故,把军属重炮旅也给了刘永全,加上原本师属重炮团,刘永全手上的本钱倒是非常的足的。

两万人打五万人守备的城市,这也许只有在近现代中国历史上,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吧。

……

棋盘上的局面,渐渐的又形成了冯国璋依托外势张开模样,段祺瑞抢了很多实地,准备空降兵进入冯国璋家的后花园里做窝的局面了。

王士珍还是当起了看客,院子里的老槐树下,简单的拜访着一张桌子,三个人围着桌子,看起来很安静的样子。

“沈从云已经到了几天了,也没召见我等。两位兄长,你们是什么意思?”段祺瑞捻起一枚棋子,轻轻的落下,试探一下冯国璋的应手后,抬头轻轻的笑问。

“呵呵!”冯国璋不紧不慢的,落下一枚白棋,将一处棋行缺陷弥补完整后,笑道:“芝泉,我更关心的是,沈从云打算怎么安排我们三个。毕竟我们都是袁大人手下出来了。”

王士珍轻轻的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这才多少日子,原本漆黑的胡子,现在有一半倒是白了。

“芝泉,你是不是想主动求见,试探一下沈大人的意思?”

王士珍话音刚落,就听院子门口有人大声笑道:“试探什么?沈某人可没你们想的心机那么深。”

说话间,沈从云迈步进了院子,三人齐齐站起,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沈从云自来熟的给自己拖来一条板凳坐下,接过警卫端来的茶水后,喝了一大口擦了擦嘴巴才笑道:“三位好清闲,真羡慕啊。不过你们清闲的日子要到头了。”

老谋深算的王士珍,眼前一亮,笑道:“沈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当年你们的部下,北洋新军三万多人当了俘虏,后来被送到天津劳动改造。如今天津港的一期工程已经结束了,这些兄弟绝大多数都愿意留下继续当兵吃粮。沈某人给你们三位一个军的编制,隶属北方军区。今天收拾收拾,明天动身到塘沽去,接手这些兄弟。一应装备已经准备下了,希望两三年内,你们能带出一支像样的队伍来,别堕了北洋三杰的名头。”沈从云这番话刚说完,晴天里响了一个炸雷,轰隆一声后,天空出现了一片乌云。

“要下雨了,这六月天和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沈从云不等三人说话,拎起板凳就往屋子里走。走了几步,发现三人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由的笑道:“发什么楞啊,三位。赶紧的,有什么话,有啥要求,进屋里说。”沈从云说着装着不经意的扫了三人一眼,发现王士珍扭头过去,手抬了起来,好像在擦汗的样子。段祺瑞则紧紧的咬着嘴唇,冯国璋手上的一直在玩吧的棋子,吧嗒一声落在了棋盘上。棋局因为这枚棋子的落下,乱了,像此刻三位的心情。

豆子大的雨点吧嗒吧嗒的密密麻麻的落下了,打在瓦上瞬间响遍了天地之间。客厅内依旧是一派安静,三人脸上已经回复了平静,但是都没有主动的说话。

平静了一会,王士珍轻轻的捧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道:“沈大人,一个军的编制将近六万人,您能放心我们兄弟三人?”

“呵呵,在下所用者,三位之才也。三位对我新军的了解也有日子了,也该清楚,即便是一个军长,想调动部队做点不轨的事情,恐怕也不是能说了算的。呵呵,新军绝大多数军官,都是我社会党党员,连以上单位都设有党支部。向每一个士兵阐述我党我军的纲领。国家社会党的纲领想必三位都有了解过,我们就是要团结一个可以团结的力量,把新中国打造成一个世界强国。让普天下的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虽然这个目标现在还没能实现,但我们一直在努力。我党的要让每一个士兵明白,当兵不仅仅是吃粮那么简单的事情,出来当兵是一种荣耀,是要为普天下的老百姓谋利益的。”

新军的编制,很大程度上模仿了支部建在连上的手段。这一招是想到厉害的,是决定了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的关键。新军的中低层军官,大部分都是经过军校、党校双重洗脑过的,绝大部分是对沈从云绝对忠诚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沈从云自然没必要担心军队的忠诚度的问题。

话虽然如此,但是沈从云此举,还是表达了对三位的高度信任。这是用任何借口都无法抹杀的。

“部队的番号等级,军官补充,问题怎么解决?”冯国璋插了这么一句后,三人相视一笑,明白了各自心里的想法。

“目前新军的编制,主要是两部分。正规军也就是野战军,还有地方上的保安武装。你们要拉起来的这个军,番号是第六军,下属三个整编师,每个师兵力约为一万八千人。目前国家财力有限,每个军不可能装备太好,只能暂时和原有部队的装备看齐了。当然了,野战军的步兵标准配制,都是德国产或者国内仿制的K98系列,这已经是当今世界上性内最优良的步枪了。火炮方面你们也看见了,近战火力支援,主要是靠迫击炮。我们国家底子薄,不可能装备大量的重炮。另外最近总参搞出的一份材料,你们回头也要多看看,主要是谈随着重机枪和火炮的大量使用,堑壕战可能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模式的概论。”

说到这时,猛烈的暴雨说话间就停了下来,太阳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多谢大人提醒,最后问一句,第六军的防区是?”段祺瑞笑着问道,沈从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回答:“山东!”

三个人顿时齐齐互相看了看,山东这个地方,离北京已经很近了,一路上还无险可守。

三人同时站了起来,学着新军敬礼的样子,啪的敬了一个军礼道:“愿为大人效死。”

……

总参下达的命令是速战速决,刘永全自然不敢怠慢。这一次的表现如何,很可能决定未来在整编后十个军中能否占据一个有利位置。刘永全是跟着刘永福起家的,可不能和沈从云那些嫡系相比,差了一层呢。

连夜安顿好部队后,派人和张光明取得联系,张光明连夜就赶到了刘永全这边,天一亮就召开了紧急的战前军事动员大会。新军已经不是当年在越南那支近乎是农民武装的军队了,严酷的训练科目中,攻击一座城市可是操练多次的。尤其是吉林这样的假想敌,战前第一军已经多次演练过,如何攻打吉林。

一天的战前准备任务下达后,各部忙碌起来。刘永全还是很尊重张光明,两人和几个旅长,趁中午的时间,开了个党内人士的联系会议,取得了统一意见后,下午的战前最后准备会上,刘永全成了攻城总指挥,张光明任副总指挥,吉林战役打响的时间,定在次日凌晨五点整。

吉林城因为位置关系,之前的战备抓的还是不错的,大小壕沟挖了三条,城外的鹿砦也安放了众多,可惜因为奉升阿的不作为,没有在城外建立一个支撑点,完全凭借城墙来守备城市,这完全是一百年前的战术了。

次日凌晨五点整!震天的炮声划破了夜空的,打破了晨曦的宁静。吉林城南瞬间就成了一片火海,这里是新军的主要攻击点,足足一个重炮旅在招呼。一个小时的炮火准备后,天已经亮的差不多了,城头上除了到处乱跑的士兵,还在坚持的已经没几个了。

突击队随着一声令下冲了上去,几乎每两个士兵,手上都抬着一块类似门板的器材。师属工兵团快速的利用这些门板,在壕沟上方搭起一座一座的桥,突击队首先冲过去,接着就是火力掩护和压制的后续部队跟上。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仅仅有条。

城头上的抵抗显得有点杂乱,乱哄哄的一阵射击,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奉升阿的官邸内,穿着睡裤从床上坐起的奉升阿,听见那密集的炮声后,脸上露出一阵绝望的狞笑,打发走前来报信的手下后。回过身来,将裸着上半身的小妾按到,三两分钟的狂野之后,一泄如注。

发泄之后的奉升阿,从枕头下摸出一把左轮来,看着小妾一阵怪笑后,拿起枕头猛的按在小妾的头上,年纪不过十七岁的小妾,慌乱的一阵挣扎,奉升阿把左轮顶在枕头上,连续扣动扳机。

高举的小脚落了下去,抽搐了几下后,没有再动弹。惊慌的卫兵听见枪声冲了进来,结果看见奉升阿好整以暇的坐在桌子前,床上是小妾裸露的下半身,还有空气中弥漫的一股血腥气息。

一瓶洋酒,半斤烟土,成为了奉升阿最后的早餐。

准备了三套应变计划,一个旅的预备队完全都没用上,预计至少要打三天的战斗,结果只打了半天,南门就拿下了,大军呼啦一下进了城。没了主帅指挥,有被猛烈的炮火打的找不到北的清军,如何是一群虎狼之辈的对手。进了城的新军,遭遇到的抵抗还是不少,不过第二师的装备优势太明显了,马克沁扫射压制,迫击炮专敲一些据点堡垒,近一点手榴弹一阵招呼,新军几乎完全没有遭遇像样的抵抗。

零零星星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城内的枪声才渐渐的停止了下来。率部冲进奉升阿官邸的新军连长刘力铭,看着地上七孔流血的奉升阿,再看看床上裸着身子的小妾尸体,不由的啐了一口道:“奶奶的,死前还搞女人,搞了还杀了,太不地道了。”

吉林一战后,随军的政训部接管了城市。休整了一天后,刘明全留下一个团的兵力协助守备治安事宜,主力则继续北上。张光明和刘明全分道扬镳,奔着东边的杀了过去。

整个东北战局,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新军呈一个扇形面展开往北推进,顺利的程度几乎等于没有对手。

拿到战报后,徐震来见沈从云,露出意外的苦笑道:“没想到顺利成这样,满人的清军也太烂了。”

沈从云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道:“东北一战,没有俄国人的参与,注定是风卷残云一般的横扫。想想当年的老北洋在面对日本人的时候,想想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时候,对比一下你就不会觉得意外了。我早说了,满人已经烂到根子里去了,好比一棵腐朽的大树,轻轻的踹一脚,就会轰然倒下。”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看着地图打仗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成顶级流量后男主和反派成了我的迷弟 七日逃生游戏[无限流] 大目标:我们与这个世界的政治协商 续巷说百物语 孔雀羽谋杀案 假戏[娱乐圈] 回到恐龙时代! 唐朝从来不淡定2:李世民的政治课 唐朝那些事儿2:太宗当政卷 我要做首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