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断交宣战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战前准备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约在半年前,沈从云和克泽之间,曾经进行过一次私下里的探讨。话题就是俄国的战争潜力的问题。对待这场战争,克泽最鲜明的一个观点,就是要趁俄国的主要精力放在西面,速战速决。事实上,远东恶劣的自然环境限制了俄国在短时间内进行有效的调整的时间。最重要的一点,俄国从来就没有把中国,当成一个等级上的对手。这一点,才是最致命的,历史上的俄国,在日俄战争爆发的初期,也是这么判断的。

俄国有这样的心态,一点都不奇怪,吃惯了嘴,伸惯了手的俄国,在一贯软弱的中国面前,自然会有一种优越感。

事实在那次谈话中,克泽对这场战争的前景,也并不看好,克泽的建议是晚个三两年再打,可惜沈从云等不及了。为什么等不及呢?因为知道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没几年就要开打了,这个时候打,正好是一个关键点上。历史上的日俄战争,日本人赢就赢在俄国人不能全力力东顾这一点上。这时候打,德国、英国、美国对都能支持沈从云,只要能做到速战速决,到时候法国人都会出来劝和。

在一战之前,树立起一个军事强国的形象来,对未来几年在国际政坛上起到更大的影响力,成为交战双手都会全力拉拢的对中,并从摇摆中渔利,这才是沈从云发动这一场战争的关键。

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同,美国人毕竟离的太远,而中国则不同。一旦中国加入同盟国的阵营,并且是一个对俄战争的胜利者的姿态出现的话,后果会怎么样,估计目前欧洲对立的双方,心里都非常的清楚。中俄之间漫长的国境线,决定了中国随时可以从俄国人的屁股后面扎一刀子狠的。

其实沈从云心目中这一场战争的时间,最晚要在1905年上半年结束掉。为了能够从战争中获得更大的利益,沈从云和克泽那次秘密的谈话,制定了一个东北诱敌深入,优先歼灭辽东半岛俄军,然后回头包围俄军东北主力,围而不打,以之为谈判桌上讨价还价的筹码。

当然,这是沈从云和克泽之间的秘密。

王士珍、冯国璋、段祺瑞,眼下都穿着一身新式的军官服,端坐在沈从云临时官邸的客厅内。参加完北方军区的军事扩大会议后,沈从云单独约见了这三位。

换了一身便装的沈从云从里屋出来的时候,三人同时站了起来。

“大人!”

“都坐吧。”沈从云先坐下后,三人才依次坐下,这一点是中国人的传统吧。

“作战计划你们都知道了吧,说说有什么想法?”

三人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王士珍这位军长出面说话:“大人,属下对整个战役部署,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有点遗憾,未能参加对辽东俄军的围歼战。”

王士珍尽管说的非常的委婉,沈从云还是从字里行间感觉到,这家伙在抱怨了。抱怨什么呢?抱怨沈从云偏心了。

第六军是以老北洋为班底组建的,领衔的也是昔日的北洋三杰。虽然在军事装备和兵力配给上,沈从云坐到了一碗水端平,可是围歼辽东半岛俄军这么一个重要的任务,没有第六军的份,王士珍自然是有抱怨的。北洋三杰加入新军的日子并不长,几年来三人一心扑在军队建设上,就是想让那些昔日的对手们看看,他们并不比别人差。

沈从云看了看这三位,脸上都是勉强的保持着平静的样子,不由的微微一笑,指着冯国璋道:“华甫,把地图拿出来。”

冯国璋一楞,还是很快的从随身背着的皮包里拿出了地图铺开。

“大人是怎么知道我随身带着地图的?”

“呵呵,第六军参谋长冯国璋,不管走到哪里,皮包里总是带着东北地图还有防区地图。这个在北方军区,随便找个人问一下,都能知道。”沈从云淡淡的一笑道,冯国璋脸上没有说什么,目光中闪过的激动,还是出卖了此刻内心的激动。沈从云说的轻松,三人心里也非常的清楚,远在北京的沈从云,时刻都在关注着三人的情况。几乎第六军提出的人员和装备上的要求,军区首长从来没有推诿过,弄的其他几个军都眼红死了。

“你们看,整个东北,目前在边境前后五百公理以内,除了第六军,没有别的主力部队了。你们看,俄军南下的最佳路线,犹豫地理环境的限制,只能是从绥芬河一线过境,然后先往西打,进入松辽平原后南下吉林。你们军的任务是诱敌深入,可是你们不能简单的这样看待这个任务。东北战线只有你们一个军的兵力,战争初期的三个月内,你们不可能得到来自军区方面的任何增援。事实上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做打量的工作,军事上的节节抵抗总参已经有部署,地方上呢?疏散百姓,指挥地方武装展开游击战,骚扰俄军的后勤补给线,这些事情你们也要担负起来。新军和旧军队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是为老百姓打仗的队伍。这个认识你们一定要有。中俄之间的战争,为了达到掌握战争的主动权,进而获得全面的胜利,注定了初期的战场要在我国的境内,你们作为军人,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来保护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千万不小小看百姓啊,甲午年新军打日本人的时候,百姓箪食壶浆的场面,至今记忆犹新啊。军事上的节节抵抗,也不是一味的退让,不然三个月的时间,俄国人就能杀到辽东半岛了,那还叫什么诱敌深入?”

沈从云说到这里,三人的面色都变的凝重了起来,段祺瑞盯着地图好一会说:“大人,能不能再给我们补充一两个师的兵力,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在牡丹江至黑龙江沿线,进行几次强有力的阻击,消耗俄军的有生力量,重创俄军的锐气。”

不愧是旧军人中的精英啊,几乎是在沈从云说完的同时,段祺瑞已经领会了总参这次部署的精髓所在。

“如果要进行一次猛烈的阻击战,你们打算把战场选择在哪里?”

一直没有发言的王士珍,这时候伸手在地图上指着说:“俄军十余万大军,一旦发起攻击,肯定是分北、东两路。北面走佳木斯南下,东面经牡丹江西进,我们研究过。在牡丹江和佳木斯,分别摆上一个师的兵力,狠狠的打一家伙,把他们打疼了,自然就会紧追不舍。这样就可以把俄军徐徐往西边绥化一带吸引过来。只要辽东我军主力摆出缓慢推进的态势,俄军就不会急于南下,只要把俄军打疼了,再做一些迷惑俄军的动作,他们就会错误的判断,我一个军加上地方武装就是北方军区的一半主力。最后我军在绥化一线,再拖上一个来月,俄军疲惫之时,辽东主力猛然发力,辽东俄军必然求救,到时候我军可以摆出久战不支的态势,大踏步的南下吉林,然后在吉林死死挡住俄军。等我主力解决辽东之后,回过头来。”说着,王士珍双手做了个包夹的动作,眼睛期待的看着沈从云。

沈从云露出由衷赞许的笑容,这三位真的是苦心研究过军部下发的作战计划了,之前的抱怨恐怕是另有原因吧。

“好了,三位能有这些想法,我就不再多说了。芝泉提出的要求,明天你们就能得到。我再给你们一个师的兵力,最为预备队。”

“愿为大人效死!”三人齐齐站起,大声喊道。

“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死战!”沈从云沉声纠正了一下,三人互相看看一起怒吼:“为中华民族的崛起死战。”这一刻,三人都不知道,骨子里旧军人的很多观念,在潜移默化。

……

威海,陈国栋和刘家昌这两位,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刘步蝉的司令部里。这两位如今不再是陆军编制内,而是海军下属的海军陆战一师、二师的师长。说起海军陆战一师、二师,几大军区的野战军师长们,都能把口水流干了。一个师就是两万五千人的编制,除了大口径的重炮少一点,其他的全部都是最好的装备,人员也都是从各野战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要命的是,这两个师还配备了大量的飞艇,工兵舟桥部队,就算是拉到地面上,一般的野战军任何一个师,都无法和他们抗衡。

最让各大野战军眼红的是,国内自主研发的新式轻机枪,一共就五百挺,全让沈从云大笔一挥,全拨给陆战师了。沈从云的理由还很充分,海军陆战师的重炮几乎没有,马克沁也没有装备,再没点好东西,这日子怎么过?

说起来,轻机枪的研发,虽然三年前就启动了,但是技术上的种种限制,一直到去年年底才形成量产,目前想大规模的装备军队,已经不太可能了。这多少让沈从云有点遗憾,不过这也没办法。

刘步蝉看见这两位后,很是热情的让他们坐下道:“两位,总统大人昨日还来电相询,二位是否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陈国栋猛的站起,大声回答:“请转告总统大人,我陆战一师、二师,经过多年的整训,目前已经能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下进行登陆作战。”

沈从云在得知海军陆战师已经就位的时候,正在杨军的骑兵独立一师内视察。骑兵独立一师,也是一个沈从云重点关照的部队。

一行一行的带轮子的怪物,从沈从云的面前整齐的驶过时,沈从云脸上并没有多少笑容。沈从云也实在高兴不起来,在汽车的外面焊上钢板,和坦克的差距还是大了一点。目前这一百辆“坦克”,只能用来打一打步兵,当然优势是只要路况允许,机动能力是有保证的。

每一辆“坦克”上装备两挺马克沁,用特殊的支架固定起来,从射击孔中扫射。这玩意不到最后关头,沈从云是不会拿出来用的。

中俄之间的这场争斗,到底能不能爆发,各国驻北京的公使们,也都抱着一个相对矜持的态度。政治斗争就很多时候就跟做爱一样,只能是鸭子划水,下面使劲。

德国人是最希望中俄之间好好打个一年半载的,英国人则是希望中国能简单的限制一下俄国人在远东的扩张。当然,中国要是能把俄国在太平洋的出海口给端掉了,那才是最理想的事情。美国人在华的利益,这些年得到了快速的扩张,大量的农产品出口和工业设备的出口,为美国政府带来了良好的口碑。

德国公使海靖,今天特地邀请美、英两国公使共进晚餐,自然是有目的的。

“两位,请喝茶!”海靖客气了一句后,看着对面两位吃饱喝足了就是不肯露出一点风声的“朋友”,微笑着说道:“两位朋友,限制俄国人在中国利益的扩张,这一点三国早就达成默契了。时下中俄关系紧张,两位应该尽快敦促政府,明确表态。上一周,我国已经声明,对中俄之间的矛盾深表忧虑,敦促双方尽快达成和谈。”

如果两国公使是中国人,一定会深有同感的说,“阎王爷讲话,鬼才信。”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德国已经购买了两亿中国的国债,就在上个月,一个船队的德国货船在天津港靠的岸,整整五船的货物,别跟我们说这里头装的不是大口径火炮,而是注明的德国啤酒。

一年前就为了这份五百门重炮的订单,英法德三国的军火商们,都拍了桌子了,暗地里没少使劲,要不是德国人动作快,抢先和中国达成了一些秘密的军事技术合作项目,这笔买卖还不知道落到谁的口袋里呢。这些年,欧洲经济危机的苗头又渐渐的出现了,大家眼睛都瞪着中国这个大客户呢。

英国公使窦纳乐无疑是心态最好的一位,这几年,由于他出色的工作,中国在海军的采购上,开始有转向英国的苗头。两艘战列舰(君权级),六艘新式巡洋舰,两艘装甲海防舰,上海船坞的合作项目,这些都是从德国人的碗里抢过来的,都是政绩啊。

如今国内对窦纳乐可谓好评一片,还有一年的任期过了后,回国不难再上进一步吧。其实购买中国国债的这个问题上,窦纳乐已经多次催促国内尽快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柔可义慢慢的端起茶杯,沉吟着该怎么含蓄的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的时候,一个德国公使馆的官员,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在海靖的耳边一阵急速低语后,海靖的脸色猛然间变的凝重了。

“两位,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对大家宣布,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和俄国断交。”

窦纳乐跳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看日历牌,上面清楚的显示,1904年3月3日,很好记的一个日子。

“断交了?”窦纳乐重复了一下,海靖微笑着点了点头,如释重负的笑了笑道:“断交了,同时对俄国宣战。”

“不对啊,今天早晨我还听说,沈总统到东北视察还没回来的,怎么现在就宣战了?”柔可义也是吃惊不小,拿着茶杯的手都在哆嗦。

“是啊,是宣战了。今天下午一点整,沈从云的专列进入北京,五个小时的密谈后,中俄谈判破裂。消息的来源且对可靠,我想不用等多久,中国方面就会通电全世界。”海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对比之下窦纳乐就有点不爽了,该死的国债的问题,国内还没有一个明确答复,这肯定会影响未来中国在对外政策上的倾斜度的。

“对不起,我想我该回去了。”窦纳乐匆忙的站了起来,海靖没有留他,而是微笑着送他出门,既然已经宣战了,英国人的态度就已经不重要了。

“公使先生在想什么?”送客回来的海靖,看见柔可义托着下巴在沉思,便笑着问道。

“我在想,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者,会是谁?”

海靖听了得意的笑了笑道:“公使先生,如果你亲自到中国的军队中去走一趟,去仔细的了解一下,看看他们是怎么训练的,你就会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支几乎照搬德军模式建立的军队,这支军队中拥有三千名德国精英在协助他们。这支军队装备的某些近战武器,是当今世界最犀利的,是德军也值得去学习的。优良的装备的同时,他们还有着坚强的战斗意志,同时为了这场战争,中国做了大量的准备,相比一下俄军,结果您应该不难得出。”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战前准备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铁器时代 歌剧魅影 低智商犯罪 第十三个故事 续巷说百物语 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1933-1934) 万历1592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形婚 暗夜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