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定要靠上去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断交宣战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您的意思是?中国人很早开始,就在准备这场战争,并且全力以赴?而俄国人将为他们的骄傲自大,付出惨重的代价?”柔可义惊讶的已经合不上嘴巴了,海靖微笑的点头道:“正是如此。”

其实海靖还有一句话没有没有明说,就在一个星期以前,海靖在给国内的一封电报上明确的请求国内,强烈的表达了把中国拉进德国的阵营中的愿望。

3月4日。《新京晚报》等一干国内知名的报纸,全部在头版发布了一条消息。“忍无可忍,中国对俄宣战”。

该消息下面,是长长的一篇社论。把中俄之间的老账,从康熙朝算起,其间俄国人在海兰泡制造等惨案,更是着重的描述了一番。最后提到的是俄国人要求东北全境的租借无理要求被拒绝后,恼羞成怒的进行武力要挟。在这样的背景下,新中国的领导人们,奋起迎战。

新中国成立之后,尽管国内一直存在这样那样的矛盾,但是国家一直是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在快速的发展,新政府推出的扶持农业的政策,这在过去也是无法比拟的。得了好处的农民,自然把这笔帐记在沈从云的头上,记在官府的头上。

“放下一切的内部争端,为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而战!为中华民族的尊严而战!”社论在最后大声疾呼。

3月5日,沈从云宣布国家进入战时紧急状态,5日下午,俄国正式对中国宣战。

同日一早,威海上空飘起了一片黑烟,东海舰队全体生火起锚。

“各位同仁!东北是京畿重地的北方屏障,俄国人要我们的东北,我们能不能答应!”刘步蝉怒目圆睁,大声喝问。

“不答应!”整齐的排成几行,个个身穿海军军官服的各级将校,发出了排山倒海的怒吼声。

“说的好,不答应。如今中俄已经宣战,马上我和各位就要走上战场。就在昨夜,刘某已经写下遗书,抱着必死之决心出战。此战,正如总统大人训令中所言,为中华之崛起而战,不死不休!”

“为中华之崛起而战!不死不休!”军官们发出整齐的怒吼声,同时,全体战舰汽笛齐鸣!一排排整齐的站在甲板两侧的官兵们,发出同样的怒吼声。

“为中华之崛起而战,不死不休!”

吼声在威海卫的海面回荡,在湛蓝的天空中盘旋,如虎啸!似龙吟!直冲九天之上。

长城、黄河、大江、泰山、龙骧、虎卫六艘战列舰(君权级)为先导,东海舰队全体徐徐驶出威海港口,直奔旅顺俄国太平洋分舰队而来。

旅顺上空,同样是浓烟密布。(前文有误,出现记忆错误。1904年的时候,俄国在远东只有旅顺和仁川港的第一分舰队,特此致歉并纠正。)

新上任的太平洋第一分舰队司令海军上将马卡罗夫,叼着一个巨大的烟斗,坐在圆桌的中间位置上,注视着一干部下正在进行争执。

争执的焦点是主动出战还是坚守的问题。毫无疑问,以第一分舰队的实力,是无法和中国东海舰队抗衡的。以斯达尔克中将为首的一干将领,坚决主张分舰队避战不出,等待国内的增援。

“各位,目前中国东海舰队,已经拥有战列舰6艘,装甲防护舰2艘,巡洋舰28艘,大小船只总计193艘,总吨位已经达到35万吨。对比一下我舰队,装甲战列舰7艘,巡洋舰9艘,炮舰4艘,驱逐舰24艘,全部船只60余,总吨位不过19万吨。面对这样的对手,主动出击对于我舰队而言,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为此,我建议,舰队凭借旅顺港的坚强防护,等待国内的增援。”斯达尔侃侃而谈,马卡罗夫脸上始终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其实马卡罗夫脑子里有一个大胆的计划,那就是率舰队出海游弋,有机会就打一下,没机会就跑路,实在不行撤往国内。可是,实施这样一个计划,是需要勇气的。

“不、不,我不认为中国的海军士兵素质,能够和我国海军抗衡,也许用他们连大炮都打不准呢。”

争论整整进行了一个上午,最后马卡罗夫还是决定赌一下。

“各位,不用再争论了,我决定,率舰队出海游弋,相机而战。”

……

“什么?俄国太平洋分舰队出海了?”俄国舰队前脚出海,后脚消息就传到了还在路上的东海舰队的旗舰长城号上。

刘步蝉眼睛瞪的溜圆,几个大步冲到了海图跟前。林泰增等人也都跟了上来,围着海图一阵打量。

“俄国人的动作很快啊,马卡罗夫不简单啊。绝对不能让他们跑出渤海湾,一旦进入黄海,我们想找他们决战就难了。下命令吧,放弃直奔旅顺的计划,立刻广派战舰游弋寻找俄国舰队的具体位置。”参谋长林泰增低声建议道,刘步蝉思虑一番,狠狠的一拳头砸在海图上。

“就这么办,让徐一凡率领潜艇部队单独前往旅顺港外,一旦发现俄国舰队,立刻发起潜艇攻击。”刘步蝉恶狠狠的说着,林泰增又建议道:“建议把鱼雷快艇部队也派过去,发现目标可以大胆的进行偷袭。”

下午三点,徐一凡率领的潜艇部队和鱼雷快艇38艘,出现在旅顺港的外围,望远镜里的旅顺港一片安静。

“大人,鱼雷快艇部队来电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让他们分几个编队航行搜索,碰碰运气吧。告诉他们,一旦发现俄国舰队,立刻通知舰队主力。”

刘步蝉在指挥舱里头,眉头紧锁着不停的徘徊着,实在没想到马卡罗夫有这样的勇气,在海面上游弋十天半个月的还不要紧,时间上了补给问题怎么办?刘步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万一马卡罗夫率舰队直接逃回国内呢?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和国内的舰队会和后,这块骨头就大了,就难以啃的动了。

彼得罗巴甫洛夫斯科号,俄国太平洋分舰队的旗舰上,看着舰队在海面上掀开重重波浪,马卡罗夫的心情格外沉重。作为一名优秀的海军将领,马卡罗夫对国内的不满只能放在心里面。这几年马卡罗夫时刻关注着中国海军的成长,几乎东海舰队每增加一艘战舰,马卡罗夫的担心就增加了一分。马卡罗夫在给海军大臣的报告里,几乎每一次都在强调中国海军的进步,提醒国内中国海军这个越来越有威胁的对手的存在。

俄国自从彼得一世打败了瑞典后,快速的崛起成为一个欧洲军事强国,由于太平洋北部常年冰封的气候,一直以来俄国人梦想着获得一个更好的太平洋的出海口,这个梦想在获得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后,得到了实现。可是,符拉迪沃斯托克不是一个不冻港,并不能满足俄国人自由进出太平洋的梦想,所以俄国人又把目光投向了中国的旅顺,这是一个天然的不冻港。一贯软弱的中国政府,让俄国人得偿所愿。随着沈从云的崛起,俄国人越来越难以从中国身上搞到便宜,武力威胁成为最后的手段。

可是,中国军队真的像国内的高官们看的那样,完全不堪一击么?

马卡罗夫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出海游弋,寻找战机的决定。

同样坐立不安的还有身处盖平的俄军指挥官库罗帕特金,尽管俄军在营口和盖平有足足五个师的兵力,可是比起当面的中国军队五个军,十五个整编师的兵力而言,实在是难以对抗。

库罗帕特金已经给上司阿列克谢耶夫发了一封急电,请求将放弃营口、盖平、丹东三个前沿阵地,集中兵力退守金州一线,利用狭长的地理环境,能更有效的阻击中国军队的攻击,等待东北俄军的南下。

沈阳,北方军区指挥所。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一口气把俄军五个师给吃掉了,还怎么诱敌深入?总参的计划是要把俄军在东北的现有的或者更多的军队也拖进来,你小子第一军直接插到九垄地镇,来个关门打狗,你是快活了,沈大人就要拍桌子骂娘了。”余震看着地图,对着张光明一脸求战的表情,头摇的像抽风了。

“总参搞什么嘛?这仗打的邪乎。”张光明不满的嘀咕着,冲着地图直掉口水道:“徐大人,齐头并进多没意思啊,要不派一两个师的兵力出去,别的不干,插入敌后沿途阻击南下金州的俄军,总不能让他们跑的太舒服吧?”

“这个建议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金州一带地形狭长,一旦俄军全都撤到金州一线以后,我军就算想从旅顺登陆作战,都很难成功,好歹俄国人加起来也有十五万大军啊,考虑到金州以南地方不大,营口和盖平暂时还只能围而不打啊。”

3月5日,下午3点35分。

渤海湾海面,东海舰队快速巡洋舰飞龙号飞桥上,舰长施达仕端着望远镜正在四处的观望。

又一次失望的放下望远镜,凝视着茫茫大海,施达仕不由的一阵低声咒骂道:“奶奶,地图上的渤海湾就那么点大,真的到了海上,照样一眼望去啥都看不见。这么庞大的一支舰队,能藏哪里去?”

就在施达仕嘀咕的时候,突然瞭望塔上的水兵大声的喊:“有情况,左舷15°,发现一片黑烟。”

施达仕顿时来了精神,举起望远镜一阵猛看,结果还是一片平静大海,什么都没看见。

“你小子没看错吧?看仔细了,出了错枪毙了你。”

“没错,大人,你可以上来看,距离大约在3万米前后,黑烟越来越明显了。”

施达仕立刻下令:“左舷十五°,开快车,全速前进。”

五分钟后,施达仕总算是看见了一团黑烟的影子,而且越来越清晰。

“距离2万7千米前后,俄国舰队,是俄国舰队。”

“奶奶,总算是找到了。通讯室,立刻电告旗舰,我们发现俄国太平洋第一分舰队踪迹,坐标……。”

长城号上。

“找到了,找到了。”林泰增大步流星的冲到海图跟前,迅速的指向海图上的一个点道:“看,就在这一带海域。距离我们五十海里。”

刘步蝉看着海图不由一阵冷笑道:“好个狡猾的马卡罗夫,居然绕了一个大圈子,他不会是想偷袭我威海基地吧?下令舰队全速前进,堵住他们。”

彼得罗巴甫洛夫斯科号上。

“司令阁下,前方巴洋号发现一艘中国战舰,距离2万5千米。阁下,他在逃跑,巴洋号请示是否追击。”

马卡罗夫痛苦的闭上眼睛,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在别国的领土上作战,想做到出其不意,在情报上实在是很难做到完全保密。

“下令,全速返航。”马卡罗夫没有时间犹豫了,立刻作出了决断,这时候再按照既定路线出击,结果肯定是鸡蛋碰石头。

长城号上。

“什么?跑了?回旅顺了?”刘步蝉惊讶的手上的红铅笔落在桌子上。

林泰增苦笑道:“是啊,是返航了。这个马卡罗夫,不简单啊。看来我们寻找敌舰队主力决战的计划,已经宣布泡汤了。”

“不着急,从时间上来看,俄国舰队返回到旅顺的时候,至少是下午6点30分前后了。这季节天色已经暗了,正好是鱼雷快艇和潜艇发挥的时候。通知徐一凡,给我搞他们一下,主力舰队全速追击,争取能抓到一个尾巴也是好的。”

徐一凡看了看手上的表,默算了一下后,脸上露出一阵狞笑道:“还有点时间啊,下令潜艇部队,潜航开进旅顺港外海域,给我布雷,一个小时内能撒多少算多少,命令鱼雷快艇给我藏好了,等候我的命令出击。”

下午6点22分。旅顺口外海域,徐一凡苦苦等待的俄国舰队,终于出现了。

彼得罗巴甫洛夫斯科号的甲板上,马卡罗夫可能是唯一还能镇定自若的脸上毫无表情的人了。西洋下端着一杯咖啡,坐在甲板上一副悠闲的样子。看见司令官这个表现,战舰上的官兵的心情不由的都轻松了下来。

旅顺口就在前方,虽然这是一次失败的出击,但是全师而回对舰队而言,也算是一种胜利了。毕竟对手太强大了。

“轰!”的一声巨响,突然从海面上传来。马卡罗夫惊的猛的站了起来,端起望远镜四下张望。

“司令阁下,帕拉塔号触雷!阁下,一群中国鱼雷快艇正在逼近驱逐舰编队。”

马卡罗夫猛的心中一凉,立刻冲到指挥舱内,大声下令:“全体注意了,中国人潜艇部队应该在这一带活动,驱逐舰编队,甩开鱼雷快艇的纠缠,给我专心提防潜艇。”

马卡罗夫的命令,这时候实际上已经迟了。

38艘鱼雷快艇,已经从潜伏的礁石后冲了出来,摆开了一个攻击队形,目标正是俄国舰队的驱逐舰。

发现鱼雷快艇后,俄国舰队立刻纷纷开炮进行阻击,海面上顿时冒起一团一团的水柱,猛烈的炮火试图阻挡鱼雷快艇编队的靠近。

东海1号鱼雷快艇上,年仅24岁的海军上尉江城,心里非常清楚鱼雷快艇面对庞大的舰队会有什么结果。

江城年轻的脸上绽放出一阵光泽,目光狰狞,死死的盯着前方俄国人的舰队。

“东海7号中弹,14号也中弹了,……。”坏消息一条一条传来,江城微微的闭上眼睛,睁开后道:“距离两千米,一定要靠上去。”

“8号中弹了。”江城一扭头,不远的处的东海8号鱼雷快艇,被一发炮弹击中,瞬间变成了一团火焰,冲天的火焰腾空而起后,东海8号成了海面上的一摊碎片。

“距离800米,鱼雷准备,发射!”江城紧紧的咬着嘴唇,丝毫没有察觉到嘴唇已经被牙齿咬破了,一道血流慢慢的流下,随即被浪花带来的水滴冲散。

“鱼雷发射完毕后,全体各自转舵。”这是年轻的鱼雷快艇部队的指挥官江城发布的最后一道命令,发布完这道命令后,两发发口径为150毫米的炮弹,先后击中了东海1号。

“轰!轰!”的两声巨响后,东海1号发出剧烈的爆炸声,舰体被掀离海面一米高,在空中就断裂成四段。

付出了12艘鱼雷快艇中弹的代价后,几十枚鱼雷成了一张一张的催命符,奔着俄国战舰而来。

就在鱼雷快艇部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死死缠住俄国舰队的驱逐舰群的同时,一双一双恶毒的眼睛从海面升起。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断交宣战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闻风拾水录 蓝裙子杀人事件 不露声色 我家后院通荒野 悠悠南北朝:三国归隋统一路 分水岭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日日是好日:茶道带来的十五种幸福 亡灵颂歌 杀人的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