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电子战

上一章:第三十章 段祺瑞的敬礼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南方,遥远的江淮大地上,庐州城千百年来如一日的屹立。

李家,庐州城里无人不知的大户。

庭院内草色渐绿,春日的阳光暖暖的撒落在亭台楼宇之间,和风阵阵掠过屋檐,风铃发出一阵悦耳的叮当响。

曾经在中国政坛叱咤风云的李鸿章,如今已经老的连路都走不动了,北京城叫沈从云给拿下后,李鸿章黯然回乡养老。五年不到的时间,当年那个走路都带风的李鸿章,跺跺脚中国北部就要哆嗦一下的李鸿章,如今到院子里来晒个太阳,也需要两个仆人抬着出门。

眼光撒在脸上的时候,李鸿章不觉眯着眼睛,人老了眼睛也有点看不见了。“就放着吧,背着风,这二月里的风凉着呢,别让老爷受凉了。”小女儿麻利的吩咐着家人招呼着,伸手给李鸿章带上了老花眼镜。

“是幼樵回来了么?”李鸿章眼睛虽然有点花了,耳朵却灵的很,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不由的问了一句。

“恩相,是我。”张佩伦刚刚进院子,看见李鸿章躺在椅子上,双手蜷缩在袖筒子里,推上盖着一张厚厚垫子,两个小丫鬟正在边上伺候支应着。

“坐,这一趟天津走下来,都看着些啥了,杏荪在天津干的还不错吧?”李鸿章语气尽管显得平静,浑浊的眼珠在瞬间爆发出来的精光,还是让张佩伦想起了当年独领风骚的李鸿章,而这一切已经显得如此的遥远。

“杏荪兄一切都好,只是最近忙的够呛,身子骨也见老迈了。”张佩伦说完就有点后悔了,没事提什么“老迈”啊,李鸿章听了心里会怎么想?想到这些,张佩伦用眼神小心的大量着李鸿章脸上的变化。

“是啊,都老了。幼樵,今天的报纸你看了么?沈从云又在呼吁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打击胆敢入侵我国的老毛子。你说说看,这一仗有几成的胜算?杏荪对这事情,都有啥看法。”李鸿章虽然老的走不动了,说话还是非常的有条理,脑子还没坏啊。

张佩伦见李鸿章感慨一句就没别的,心里放了下来,做到李鸿章身边低声道:“杏荪说,这一仗虽然有风险,但是俄国人眼下的主要精力在欧洲,东北这一仗不会拼命。杏荪还说,英国公使曾说过,中俄之战,对于俄国来说不过是参加了一个晚餐会,对于中国来说,则是为了生存而战,两者相比俄国人必将会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现如今这局面,沈从云可能把全国能用上的兵力都搭进去了,他这是破釜沉舟了。回来之前,我在天津看见,一船一船的小个子南方大兵,脑瓜瓢刮的铁青的,带着大盖帽,匆匆的下了船就奔火车站。天津码头上运往东北的货物堆满了,用汽车一车一车的往外拉。你说这个沈从云也恁本事,汽车这么个洋玩意,如今国内也能大量生产了。当年恩相也曾经大办洋务,怎么就……。”张佩伦说着戛然而止,心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出去一趟之后,看了国内的这些变化,回来后话多了许多。

李鸿章陷入了沉思之中,脸上并没有张佩伦担心的沮丧,而是一番沉吟后低声道:“沈从云可不是办洋务,他和当年老夫走的不是一条路子。他这是全面学习洋人,走国家工业化的道路。细细想起来,沈从云用武力占了天下,然后集中全国的财力来搞工业,比起当年老夫处处受人掣肘,实在是不可同日耳语。当年修条铁路,朝廷里说三道四的人海了去了,大兴北洋水师,结果被清流弹劾说北洋水师是李鸿章一己之水师。哎,有人说此乃时也命也,老夫以为不然。正如沈从云当日所说,我们这些人,落后在这里了。”李鸿章说着,抬手指了指脑袋。

张佩伦倒是没想到李鸿章会这么说,不由的楞了一下,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李鸿章这时有继续说:“幼樵,有个事情你明天去办一下,把家里存在银行里的一千万两银子拿上,分几次捐出去。”

张佩伦听罢大惊,连连摇手道:“不可,不可,这是恩相养老的家底,怎么好乱动?况且还有这么一大家子人呢。”

李鸿章摇摇手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夫早就想明白了。看这光景,老夫日子也不多了,你和莲府如今正值壮年,再窝着几年就废了,拿上这些银子去找杏荪,也算老夫最后为你们谋个出路吧。”

“恩相,……。”

“不用说了,招办吧。呵呵,你刚回来就拉着你说话,去看看你媳妇吧。”李鸿章摇摇手,慢慢的闭上眼睛。

……

赵星龙迈着一贯平实的脚步,慢慢走进总统官邸后院的大门前,李小三上前低声问:“赵大人,事情急么?如果不急,能否晚一点进去,大人两天没合眼了,今早十点刚睡下的,这才过了一个钟头。”

赵星龙竖起耳朵,东边院里别说是人说话了,就连鸟叫声都没有。李小三的话让赵星龙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会才点头道:“事情很急。”

“您稍等!”

李小三无奈的看了赵星龙一眼,慢慢的转身往里面去。赵星龙说事情很急,就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如今中俄正开战呢,军统局的特务头子来了,事情还能小?

站在卧室门口,李小三先竖起耳朵听了一下,屋子里面传来平和的鼾声,李小三很是不忍的皱起了眉头,最后还是举手轻轻的敲了敲。

“李大人,有事情么?”薛雨晴轻轻的开门,压低了嗓门问道。

“赵星龙大人来了,说是有急事。”李小三也不敢高声说话,薛雨晴面露心疼之色,不满的看了一眼门口处,低声道:“让他多等一会,老爷这才睡多一会?别什么事情都来找老爷,没见老爷人都瘦了一圈了?”

床上的沈从云睡的并不死,门口的低语让沈从云转了个身子,口中含糊的说:“是李小三吧?出啥事情了?”

“大人,赵星龙大人来了。”

“哦,知道了,我这就起来。”沈从云说着坐了起来,扭头四下看看说道:“雨晴,衣服呢?”

“来了,老爷。”薛雨晴快步上前,伺候着沈从云起来,张罗着两个丫鬟端来热水。

简单的梳洗一番后,沈从云这才说道:“让赵星龙进来吧。”

赵星龙进门的时候,薛雨晴不满的瞪了一眼,赵星龙的只能在心里无奈的苦笑。沈从云好像猜到薛雨晴要做啥似的,冲着背影就说:“雨晴,不许胡闹,眼下这都什么时候了?”

薛雨晴一溜小跑出去了,赵星龙尴尬的上来笑笑道:“大人,打扰您休息了,事情比较急,您交代过的,一有消息就必须来报,所以……。”

“不碍事,你说吧。”

“是这样的,按照我们和美国合作电子侦听计划,我们派到海军的侦听船还有潜伏进入旅顺的侦听小组,同时侦听到一条消息。俄国最高统帅部已经下令,让太平洋第一舰队从旅顺突围,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另外,符拉迪沃斯托克方面,奉命组成了一支特混舰队,南下接应旅顺方面。”

沈从云脸上一喜,自从有了无线电通讯之后,沈从云对电子侦听方面就下了大本钱,甚至不惜与美国合作,目的就是要在这个领域,获得一个相对领先的位置。

“消息通报海军没有?”沈从云兴奋之余,立刻询问。

“已经通报了,刘步蝉回电说,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决定在半路上拦截俄军舰队,进而达到全歼的目的。”

“告诉刘步蝉,制海权的问题,决定了辽东半岛俄军是否能获得增援,海军的胜利,将对我军全面胜利有重大的影响。”

……

旅顺口外的海面上,清晨的浓雾遮蔽了整个海面。刘步蝉不安的站在长城号的前甲板上,迎面海风吹来的晨雾打在脸上,一阵一阵的冰凉。

“大人,俄国人也在旅顺口布了水雷,苍龙号触雷搁浅了。”林泰增急忙过来说,刘步蝉听了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暂停沉船堵住旅顺口的行动吧,军统局发来的情报不会有错,否则沈大人也没必要亲自署名电令我部,一定要抓住这个战机。”

“昨天徐一凡那边统计结果出来了,89人阵亡,111人失踪。沉在海底的潜艇里的兄弟,恐怕……。”林泰增后面几个字,是“难以魂归故里”了。

刘步蝉心中微微一疼,闭上眼睛低声道:“身为海军,大海就是最好的归宿。赶紧去安排吧,密切关注俄军舰队的动向。”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段祺瑞的敬礼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吞噬星空 步步生莲 虫图腾5:机密虫重 1852铁血中华 犯罪心理分析 神偷天下2:靛海奇缘 黑色飞机的坠落 别相信任何人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不露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