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伤亡过半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终于来了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每个人心里都有些珍藏的记忆,也许是甜蜜的,也许是苦涩的,孙浩也不例外。十八岁那年逃婚离家出走,一直到去年年底,孙浩才给家里写了封信,将存了几年的饷银八百块都邮寄了回去。之所以写这封信,孙浩是看出中俄之间必有一战,身为军人很可能就要战死在边疆的沙场上。

得知孙浩投笔从戎如今在军队上,并且就要上战场了,老迈的父亲亲笔写了回信。信写的很长,大部分内有主要是母亲请父亲转述了对孙浩的思念,最后一张纸才是父亲想说的话。父亲在字里行间,没有责备孙浩意思,前清秀才出身的父亲,借用了一句“为中华之崛起而战”来激励孙浩,并在信里写到“战死沙场,合家以此为荣。怯敌偷生,老父无颜入地。”信中最后提到,当年孙浩逃婚后,他“媳妇”还是一顶轿子进了门,拜堂的对象不过是孙浩的照片。这个据说大字不认识一个的“媳妇”,进门之后面对公婆,就说了一句话“生是孙家的人,死是孙家的鬼。”家信还附着一件包裹,里头有“媳妇”亲手做的一对护膝,还带了句话“我等着你,你死了,我给你带孝守寡。”

孙浩是在西式的学校读的中学,向往着西方的恋爱自由,所以才会有逃婚的举动。可是,六年来第一次和家人联系,收到这样一封信的时候,孙浩还是被深深的打动了。整整六年的守候,漫长的守候,这份痴心让孙浩内心深处仿佛有一把刀子,不停的划来划去。

“蓝妮!我要是不死,打完仗,一定给你磕头认错。”孙浩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冲到瞭望口跟前,举起望远镜。

俄国人果然上当了,前沿的假工事,遭到了一轮又一轮重炮的重点照顾。剧烈的爆炸掀起一团又一团雪和泥,爆炸声咚咚的震的耳朵一阵麻。“这是大口径的炮弹,还真下本钱啊。通讯员!”

“到!”

“告诉前面的钱治国,老毛子穷的很,炮火准备最多半个小时。让他给我记住了,把老毛子放到一百米以内再打。另外通知迫击炮,没我的命令,不许开炮。”

……

11师指挥部,齐成功听见炮声,立刻冲出指挥所,跑到附近高地上的瞭望塔上,推开正在观察的参谋,抢过了望远镜。

刚看了一会,指挥所里的参谋就出来喊:“师长,军部来电,询问情况。”

“回电,告诉军部,1904年,3月15日,上午8点10分,俄军向我前沿阵地炮击。”

猛烈的俄军炮火,一下一下的仿佛敲打在齐成功的心头上,这一仗可不比当年打北洋军了,这可是正牌的列强军队。人生有时候真是非常的充满了喜剧性,当年齐成功还是团长的时候,在第一师率部追击北洋军,对手就是今天的北洋三杰,一场遭遇战下来,齐成功是胜利者,可是如今调过头来,人家成了上司了。为这事情,齐成功心里很不是滋味。11师按照序列,应该编入第四军,可是沈从云为了照顾第六军,硬生生的把11师塞进了第六军,还说什么打完仗后再重新调整序列。齐成功到11当师长,也是沈从云亲自点的将,当时齐成功还得以在北京的总统官邸内面见沈从云。

因为这一层关系的缘故,齐成功来到第六军后,几乎每次伸手要人要装备,北方军区那边都不会拒绝,11师6成以上的新军老兵,加上一干北洋军的老兵组成,这在北方军区里的几个军中,也是一个异数了。

观察了一番后,齐成功回到指挥所,拿起电话道:“炮兵团么?”

“蒋有礼你给我听好了,老毛子第一次进攻,很可能是试探性的,你的炮兵阵地不许暴露,否则我枪毙了你。”

“孙道公,你的033团至少给我坚持36个小时,少一分钟,提头来见。”

033团指挥所,放下电话的孙道公,快步出了指挥所,招呼了一声团政委应妙才道:“老兄,师座来电话,让我们团至少坚持一天半,一营长还是个光棍,太年轻了,我有点不放心。”

一副书生模样的应妙才,放下望远镜不由的一笑道:“他24岁了吧?你不也才28么?他是光棍,你我不也是光棍?咱33团上上下下,连以上的军官,不都是光棍么?要不33团怎么有个光棍团的外号!呵呵,你想下一营的阵地就明说,我告诉你不可能,团里的指挥离不开你,还是我下去盯着吧。”

应妙才笑的很轻松,孙道公紧张的情绪,不由的为之松弛了一些,握着应妙才的手道:“那么,下去后当心点。告诉孙浩这个小本家,一寸阵地都不能丢。”

俄国人的炮火准备果然只进行了半个小时就开始炮火延伸了,总参对俄军的资料收集上,还是做多工作的。俄军的习惯各级军官都相对比较了解。

趴在指挥所里的孙浩,看着密密麻麻一片俄军开始上来了,嘴角不由微微的抽动了一下道:“奶奶的,还真给面子啊,至少两个营的兵力。”

一线阵地上,钱治国等俄军的炮火延伸后,立刻带着部队上了阵地,紧张的准备之后,钱治国沿着战壕边跑边喊:“兄弟们,老毛子上来了,放进一百米内再打。”

一百米的外正是前边的假阵地,俄军冲上不到20公分深的假阵地,发现里面的稻草人时,有的士兵还愣住了,就在这时候,钱治国一声吼:“开火!”

长短枪一起响了起来,炒豆子一样的倾泻过去,当先的俄军士兵,立刻被打翻了十几个。俄军顿时乱了起来,想凭借假阵还击,发现这战壕又浅又窄的,实在是豆腐渣工程。

第一波俄军攻击,在一营猛烈的火力打击下,丢下三四十具实体,很快就退了下去。阵地上一阵欢呼,钱治国也兴奋的握了握拳头喊:“都别光记得高兴了,留下一个班监视敌人,其他的撤退隐蔽,老毛子的大炮很快又要开火了。”

一连官兵刚刚撤下阵地,铺天盖地的炮火就下来了,这一次发现上当的俄军,总算是把大量的炮弹落在了一营的阵地上。

“咚!”一发炮弹在营指挥所不远处落下,震的顶棚上的泥沙刷刷的往下掉。孙浩抬手扫了扫空气中的灰尘,端着望远镜死死的注意着前面的情况,完全没有注意到应妙才的来到。

“孙浩!打的不错嘛!”

孙浩回头一看,立刻放下望远镜敬礼道:“政委,您怎么上来了?”

“老孙说你嘴上没毛,担心你扛不住,让我来给你压阵。”

“呵呵,团长小看人啊,他不也才28岁么?”孙浩笑着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来,咚咚的炮声在耳边不停的响,两人一点都没有担心的样子,点着烟吸了起来。

“军事上的事情,我这个政委不插手。生活上的事情,我就得关心关心了。要说咱们团光棍团的美名,不能继续下去了。打完这一仗,我第一个带头回家娶个媳妇去,以身作则嘛。”应妙才笑呵呵的走到瞭望口,看了看阵地上炮火连天的场面,不由的脸色微微的严肃起来。

“孙浩,这仗才开始啊,一营这边的地形,不如二营,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啊。团里就一个营的预备队,要坚持36小时呢。”

“政委请放心,我全营上下,誓与阵地共存亡!”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到一营阵地上来,就是来和一营共存亡的。”应妙才淡淡的笑了笑,扭头指了指身后的警卫员,孙浩这才发现,警卫员背着两只步枪,挂着两把刺刀来着。

“书生一样的政委,能拼刺刀?”孙浩这话只是在心里说,没敢明着问。

正如应妙才说的那样,战斗才刚刚开始,第一次攻击受挫之后,俄军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开战不过两个小时,一营已经打退了俄军10次冲锋,一营伤亡也达到了三分之一。

铃铃铃!电话响了起来,应妙才拿起电话,里头传来孙德公略显焦虑的声音:“老兄啊,二营的情况不妙啊,伤亡过半了。我已经让刘团副过去了,你那边怎么样?你看看,是不是有必要退到二线阵地上?”

“孙营长打的不错,消灭了三四百的老毛子,部队伤亡接近三分之一。战士们开始还有点紧张,不过几个连长表现的都不错,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现在伤亡最大的是一连,孙浩已经带着一个排的预备队上去增援了。”

应妙才刚刚说两句,俄军短暂的炮火准备又停止了,呼啦啦的俄军又开始了冲锋。

“团长,老毛子又上来了。”应妙才说了一声,立刻放下电话,操起一把步枪,冲出了指挥所。

“迫击炮,给我干掉俄国人的马克沁!”应妙才冲到高地上隐蔽的炮兵阵地上,三门迫击炮正架在这里。

俄军的机枪阵地上,十几挺马克沁正在疯狂的扫射着,进行火力压制。密集的子弹打在阵地,压的战士们头都很难抬起来。

咚咚咚!憋了两个小时的迫击炮,终于爆发了,连续的快速射击,瞬间将俄军不断前移的机枪阵地,打成了一片火海。

“打的好!”阵地上的孙浩一声吼,心道书生政委,还真的有两下子,一下就发现了俄军机枪阵地前移。

不等孙浩多想,俄军已经冲到了一百五十米前后,孙浩冲到机枪手边上,大吼一声:“给我打!”

马克沁喷射出死亡的火焰,队形有点紧的俄军,在马克沁面前实在有点惨,倒下一片一片的。

突突突,马克沁立刻遭来了俄军的火力压制,机枪手连中三弹,一头歪倒在地,飞溅的血滴落在孙浩的脸上。

第二机枪手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上前搬开战友,继续射击。孙浩看了看血泊中的机枪手,这是一张年轻憨厚的脸,倒在雪地上冲着孙浩勉强的笑着。

“兄弟,挺住啊。卫生员!快上担架。”孙浩刚刚喊罢,机枪手已经闭上了眼睛,一股热血徐徐的从口中溢出,染红了黄色的军装。

孙浩无声的扭过头去,这时候第二机枪手发出一声闷哼,扑倒在机枪上。身后的战友无声的靠了上来,继续战斗着。

“营长,您别在这呆着,老毛子的火力全冲这来了。”钱治国不知道摸了过来,孙浩淡淡的笑道:“冲这来怎么了?我就是要让兄弟们知道,老子在最危险的地方和他们一起战斗。”

“小心!”钱治国猛的一下扑倒孙浩,一阵密集的子弹打在战壕上,掀起一片泥土,又一名机枪手倒下了,身后的战友再次默默的上来接替。

天色渐渐的黑了,夕阳洒在硝烟弥漫的阵地上,攻击了一天的俄军,终于没有再继续,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

孙浩和钱治国靠在战壕里并肩坐着,嘴角上叼着的烟袅袅的升起两缕。

“老毛子第18次冲锋的时候,拖着一条断腿,抱着炸药包滚进敌群中的那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夕阳照在孙浩脸上,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流露出来,被脸上的烟尘遮住了。

“一个东北小伙子,叫许大山。原来在地方保安团里,后来死活要求加入我们连,我看他人实诚,就同意了。”钱治国手上绑着绷带,龇牙咧嘴说着,好像眼睛被烟熏了一样,赶紧扭过头去。

“也不知道马连副怎么样了?这个混球,肠子都打出来了,也不知道吭声。”孙浩也忍不住扭过头去了,一天的战斗,一连阵地上,倒下了103名年轻的面孔,其中85人已经永远的告别了战友们。

“营长,你还是回营指挥所吧,向团长通报一下营里的情况,按照这个样子打下去,老毛子估计会连夜发起攻击。找团长要点预备队上来吧。”

孙浩默默的点了点头,站起身子摇晃着走了。

“喂,团长,一定提防老毛子夜里偷袭。对,一营伤亡已经超过三分之二了,三个连长一个阵亡,一个重伤,一个轻伤。是,至少需要一个连的兵力,才能重新整顿好阵线。什么?二营长牺牲了?就剩下一个三连长在指挥?刘团副呢?也牺牲了?”

孙浩默默的站在指挥所的门口,听着应妙才和孙道公的对话。

放下电话的齐成功,脸色一直阴沉着,战斗之残酷,远远的出乎自己的预料之外,第一天的战斗,一团伤亡过半,孙道公在电话里请求师属重炮团,尽快找到俄军的炮兵阵地敲掉,要不也别藏着掖着了,明天必须要进行火力压制了。

“蒋有礼,你的勘测兵是干什么吃的?到现在还没确定俄军炮兵阵地的具体位置?我告诉你,明天天亮之前,还不能确定,你就给我端着步枪去和老毛子拼刺刀。”

……

俄军总指挥部内。

阿列克谢耶夫气的大胡子都翘上天了,一贯叼着的烟斗拿在手上,愤怒的冲着今天主攻的俄军指挥官怒吼:“狗屎!丢人!面对一群荒蛮之地的农民,一个军整整打了一天,没有拿下一寸阵地。沙皇陛下的黄俄罗斯伟大的构想,靠你们这些笨蛋,怎么实现?我告诉你,明天中午以前,拿不下对面的阵地,你就别回来见我。”

……

绥化,第六军指挥所。

“情况时分严峻,俄军打的很凶啊,第一师那边目前还能坚持的住,基本上起到了迷惑俄军的效果。现在我担心的反而是佳木斯一线,17师的两个团已经基本打残了,18师也差不多。”战斗的第一天,竟然如此的残酷,远远的出乎了北洋三杰的预料。

“这样也好,俄军的伤亡更大,也更会相信,我们不止一个军,而是两个或者更多。”

……

一夜平静的过去了,东北夜晚的寒冷,看来对老毛子来说,也是难以抗拒的。清晨在一片浓雾中拉开了序幕,天亮前简单的打了个吨的钱治国,挂着受伤的左臂,在阵地上来回的巡视着。

突然,钱治国竖起了耳朵,一阵马蹄声隐隐的传来,越来越近。

“准备战斗,是老毛子的骑兵!”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终于来了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曹贼 青龙图腾 耳语娃娃 官场之惑 安娜之死 模仿犯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 房东是前任 镜狱岛事件 勒胡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