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光荣弹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伤亡过半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3月16日,早晨,营口至丹东俄国租借区前沿。

辽东半岛的大地上,寒霜一片,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上看不见半个人影,亲临一线的军区副司令兼任第三军军长万树生,最后一次看了看表。

5点59分。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万树生拿起电话时,里头传来余震的声音:“开始!”

6点整,大小两千多门火炮同时开火,撕破了清晨的宁静,大地为之震颤。二十万余万大军越过租界线,势不可当的向前推进。

这是满清末年国门被打开后,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攻入列强的租界内,第一次赤裸裸的主动的向列强在国内的势力范围,发起大规模的主动攻击。

……

好狡猾的老毛子,见天有大雾,派骑兵隐蔽接近,想打一个冷不防。

浓雾中并没有出现老毛子哥萨克骑兵的身影,很快右侧一公里外,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钱治国的运气不错,老毛子骑兵突击的方向是二营那边的阵地。钱治国心里担忧二营那边是否能抗得住这次偷袭,可惜雾实在大实在看不清楚。

很快钱治国就得为自己的阵地担心了,密密麻麻的老毛子步兵出现在前沿不足100米的地方。不用看,就这架势,不少于五百人。

“开火!”

“通讯员,跑步去报告营长,敌人以不少于五百人的兵力,向我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二营阵地上出现大批老毛子的骑兵,请营长迅速汇报上级。”

昨天夜里孙道公给一营派来了两个排多一点的预备队,其中多出来的是团部的炊事员一类非战斗部队。

一清早听见二营阵地上密集的枪声时,应妙才的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不安,第一时间找到孙浩说道:“孙浩,二营那边情况可能不妙,我带一个排的预备队和迫击炮过去增援,你带最后的预备队上一连阵地。记住,团里也没预备队了。不管怎么样,在师部的增援部队没上来前,阵地不能丢。”

“政委,保重!”孙浩啪的一个敬礼,战场上枪声越密集的地方,危险越大,应妙才本没有必要去,毕竟那是二营的阵地。

应妙才匆匆的回了一个礼,操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带着警卫员匆匆走了。不多一会,一营的正前方想起了密集的枪声,孙浩领着预备队赶紧上去。

一连的阵地上,还能站着的战士已经不多了。钱治国大致看了看,也就三十几个人的样子。一边跑一边给战士们鼓劲的连政训员冯凯,一个20出头的年轻学生哥,冲到机枪阵地跟前,蹲下身子充当了起弹药手。

马克沁还在怒吼着,将俄军冲锋的阵型撕裂开来,死死的压住了五十米见方的区域。

一发子弹钻进最后一名机枪手的额头上,一朵血花飞溅的同时,年轻的战士身体往后一仰。俄军趁机又靠近了十几米,这时候钱治国已经能清楚的看见,密密麻麻的老毛子,留着大胡子端着步枪的脸,还有那听不明白的叽里呱啦的叫声。

身边的两个战士先后倒下后,钱治国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四周,看见战士不停的在丢手榴弹的时候,微笑着撤掉手臂上的绷带,将阵地上几枚手榴弹绑在一起,系在腰间,做好这一切,钱治国快步冲到机枪阵地上。

冯凯平静的倒在冰凉的大地上,鲜血顺着胸口流入大地,湿漉了一块巴掌大的地方。

手臂上的伤口一阵巨疼,一股湿热溢出,不要说是伤口给扯动的又流血,钱治国咬牙切齿的把手搭在机枪的扳机上,阵地上又响起了马克沁欢快的吼声。

从营部指挥所到1连的阵地,平时小跑前进不过五分钟的路程。可是这时候,俄国人的炮火延伸的攻击非常的猛烈,压的孙浩和预备队每前进百米都是那么的艰难。

孙浩几乎时刻都在竖起耳朵,听着阵地上的机枪的声音,只要马克沁还在响,老毛子就很难上阵地。

还有三十米就能到一线阵地的时候,马克沁的枪声停止了,孙浩下意识的加速冲上前去。

密密麻麻的老毛子正在往阵地上涌来,机枪阵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一个个子不高的身影,孙浩一眼就认出这是钱治国,并且看见钱治国身上正在冒着浓烟。

“不要啊!钱猴子。”孙浩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喊,轰的一声巨响在敌群中爆炸。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孙浩怒目圆睁,眼角爆裂。阵地上三四个战士,纷纷抱着集束手榴弹,拉弦后滚进蜂拥而至的敌群中。

连续几声的爆炸后,几十名俄军被炸翻在地。俄军惊呆了,几百人的冲锋队伍,被惊停止了前进,这时候赶到的预备队,下雨一样的手榴弹丢了过来,又炸的一片鬼哭狼嚎。士气遭受重创的俄军,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呼啦啦的开始往下退。

应妙才赶到二营的阵地上时,几十名战士正在和老毛子的哥萨克骑兵肉搏激战,阵地上战士倒地之后拉响手榴弹的响声此起彼伏,几乎每一个士兵都在不自觉的这么做。

人在阵地在!已经不是一句口号。

一片刀光在面前闪过的时候,应妙才不自觉的抬起步枪挡了一下,一瞬间只觉得左手一阵凉,看见左臂离开身体落地的时候,巨疼淹没了大脑,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倒下前应妙才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16岁通讯员小李子,双手抱着一个骑兵摔下来,一口狠狠的咬在老毛子脏不拉基的脖子上。

咚咚咚的迫击炮响了起来,落在老毛子后续部队的中间,这时端着一把步枪的孙道公,领着一群士兵怒吼着冲了上来。

枪炮声终于淡了下去,霎时宁静间,天空中几只乌鸦盘旋在硝烟袅袅的上空,发出“哇!哇!哇!”的悲鸣声。

……

战斗的惨烈程度,非但出乎了第六觉的预料,也远远出乎了俄军总司令阿列克谢耶夫的预料。整整两天不间断的高强度的攻击,伤亡过万,愣是没能拿下佳木斯个牡丹江这两个小城镇。

前方的战报表明,当面的中国军队,绝对是中国军队中的主力,人数不少于三个军。这个战报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阿列克谢耶夫也确信,如果不是这么一支强大的中国军队在抵抗,绝对无法抵挡俄军如此猛烈的进攻整整两天。

这样的一个分析结果,让阿列克谢耶夫大感欣慰,既然中国军队的主力被放在了东北防御,说明在辽东半岛的攻击,绝对不会投入更多的兵力,自己下令库罗帕特金主动攻击沈阳的计划,自然会更顺利。

不过,天黑时一封来自库罗帕特金的电报,就让阿列克谢耶夫怒火三丈了,一跳两丈高。

“该死的懦夫,什么不少于20万中国军队主动攻击?被迫收缩防线,退守金州。狗屎!我要枪毙了库罗帕特金这个军队中的败类。”

事实上库罗帕特金是一个非常理智的将领,根据各种情报判断出中国军队会发起大规模的攻击后,15日的夜晚就下令放弃营口,将主力收缩到盖平一线。这无疑是一个及时的命令,驻扎营口的两个师,连夜赶到盖平时,屁股还没坐下,铺天盖地的炮火就落在了营口的外围阵地上,留守的一个俄军混成旅,可谓倒了大霉,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中国军队端着刺刀就冲到了跟前。

俄军一线防御之薄弱,远远的超出了刘永全的想象,抓了几个俘虏来一问,才知道昨夜俄军的两个师已经退守盖平。刘永全强烈的嫉妒起万树生来,同时也连忙上报军区,并下令部队快速追击敌军,威逼盖平。

第三军推进之顺利,可以说是如入无人之境!完全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抗,16日傍晚出现在盖平外围时,先头部队总算是传来消息,遭遇俄军火力猛烈,万树生一直空落落的心,终于被充实了。

事实上,推进神速的第三军,遭遇的不过是盖平两个留守师的阻击,库罗帕特金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假如中国军队在海军的掩护下,在丹东登陆的话,对辽东半岛的俄军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了。

所以,库罗帕特金在16日早晨,下令从营口退下来的两个师留守营口,自己则率主力南下,退守金州。库罗帕特金这个命令刚刚得到执行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丹东方面的电报,丹东遭受到不少于五万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击,驻守丹东一线的一个师加一个旅,正在进行激烈的抵抗,请求增援或允许撤退。

……

“033团,面对数倍俄军之际,共计336名官兵,拉弦冲入敌阵之中,慷慨赴死。战局之惨烈悲壮,无以言喻。今成功下令一线部队后退二十里之二线阵地,并下令参战人员,一律怀藏一弹,最后关头以效先烈之壮举!誓死完成军部部署只三日阻击计划,此电,1904年3月16夜,8时,22分。”

齐成功的电文被转发到北京,手拿着电文沈从云颤抖着说:“这样的牺牲!光荣啊!”

自此,光荣弹!应运而生!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伤亡过半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首相绑架案 清洁女工之死 穿成校草的死对头[穿书] 代汉 北京法源寺 彬彬来了 离婚后我拿了格斗冠军 大师兄又有妖精要睡师父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暹罗连体人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