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计伤亡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阳光洒在院子里的时候,晨雾渐渐的散开了去。一向勤快的柳婷,不等下人叫,已经起来收拾完毕。昨夜的采结束后,夜色已经很深,柳婷干脆留宿了一夜。

院子里非常安静,三五个下人小心的清扫着庭院,扫把发出沙沙的声音,还有枝头鸟儿的鸣叫声,都能听的清楚。

拿着写好的稿子正打算回报社去,经过院子时看见沈从云正在那里慢悠悠的打着太极拳,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走了过去。

“前方战事正紧,一大早竟然有心思在这打拳,不会是有什么好消息来了吧?看起来他的情绪不错的样子!”记者的敏感让柳婷产生这份念头来,笑着走上前去,警卫倒是认得她的,也没有拦着。

“大人的心情看起来不错,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传来了?”

沈从云抬眼看了看,手上不停淡淡的笑了笑道:“昨夜休息的好么?”

“睡的不错。呵呵,大人您没回答的我的问题哦。”柳婷说话的语气有点放肆,同时仔细的拿眼睛打量着沈从云的脸,发现沈从云睡的也还算不错的样子,精神挺足的,眉宇间藏着一点按捺不住的兴奋,便越发的确定自己的判断了。

“呵呵,军事机密,无可奉告。该告诉你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沈从云笑了笑,打了一下马虎眼,对付过去。干记者的,没点耐心可不行,柳婷也不着急,见沈从云收手站起,笑着上前递上热毛巾。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挖出一点独家新闻来。

几年的时间下来,当年那个花季少年,如今已经长开了,脸上的青涩已经消散,站在沈从云面前的是一个充满了自信的新女性。沈从云不得不感慨时间的威力,同时也为柳婷的变化感到高兴。目前的中国,还是一个严重男尊女卑的国家,柳婷这样的新女性,如果不是因为有自己的背景,能混成什么样子,那就不好说了。

沈从云并不是一个热衷于解放妇女的领导者,相反在穿越之前的中国,妇女解放的过头了,女人骑在男人头上的例子可谓比比皆是,男女平等是必须的,但是穿越之前的某些政策,未免矫枉过正了。

柳婷心里打的算盘,沈从云一眼就看出来了。暗暗的感慨这丫头眼睛挺毒的,今天一大早收到徐震的电报,盖平已经顺利的拿下,全歼守敌三万,缴获无数。丹东方面,蒋怡鼎的第四军已经占领了半个城市,攻守双方正在进行拉锯战,令人担心的宋庆和徐邦道部,整整打了一夜的阻击,目前还牢牢的挡住俄军增援丹东的道路。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张光明的第一军,已经快速的移动到距离丹东五十公里的地方,最迟一天的时间,就能赶到。从目前的战局来看,只要蒋怡鼎他们能支撑一天,库罗帕特金的作战计划就算是破产了。沈从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第五军的运动到哪里了,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消息。

这些都是军事机密,沈从云自然是不能告诉柳婷的,即便她死缠烂打,也不会挖出一个字来。

擦了擦脸后,沈从云笑道:“怎么,不用回报社交稿子?我这里你就别指望了,军事上的事情,不到时候我是不能说的。”

被看穿心思的柳婷,不由的微微一阵羞恼,眼珠子一转又有了主意,上前放肆的揽着沈从云的胳膊道:“报社老总说了,要给您做的是一个系列报道,要让天下人看看,我们的总统大人在现实生活中真实的每一天是怎么过的,所以我今天就不走了,就跟着您。”

这么耍赖的招数,沈从云听了不由失声笑道:“你这丫头,又不是没在我身边呆过。我可警告你啊,要跟着你尽管跟着,眼下战局上的进展,你可别瞎打听。坏了大事我轻饶不了你。”

柳婷得了沈从云的话,笑着扭身跑到门口,拿着鸡毛当令箭,请警卫帮忙把昨天的稿子给送回报社,接着回到书房内,看见沈从云正在写着啥。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柳婷一字一字的念出标题,不由的一阵好奇的站在边上,很有耐心的看着。

沈从云正在写的是一份讲演稿,柳婷看了一会才算看明白。稿子的内容,无非是以欧洲两次工业革命为例子,阐述了科技进步给生产力带来的巨大推动效应,鼓励当今的年轻学子们,努力学习,将来以先进的科学知识来报效祖国。

“您这是要给什么人讲话呢?”

以其说这是一份讲演稿,不如说是一份提纲,寥寥几百字,沈从云很快就写完了,放下笔站起笑道:“北京大学有一批学生公费赴美留学,教育部的严老夫子,请我去说几句。”

严老夫子指的是严复,当今的教育部长大人。沈从云这个说法无疑比较新鲜,柳婷看了好一阵子,眼看着下人端进来早餐了,柳婷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坐到书桌前,熟练的拿起笔来,演讲刚要抄录了一份。

“呵呵,我又给报社抓了一条独家新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不是您又要作出一个重大的决定的先兆呢?”

沈从云越发的惊讶了,这丫头的目光实在是太敏锐了,真的有点见落叶而知秋将至的味道了。

“真没看出来,你这丫头真的长大了,好眼力。早餐来了,一起吃吧。”沈从云招呼柳婷坐下一起用早餐,很简单的稀饭油条,两碟子咸菜。这点和当年柳婷在沈从云身边时,没有太大的变化。

“早年间听家父说,慈禧太后随便吃一顿饭,就是上万两银子。姑且不论这事情的真假,既然能传到家父的耳朵里,便能说明慈禧的奢靡了。如今再看看您吃的,云泥之别也。”柳婷多少有点感慨的说了一句,沈从云听了不由笑道:“一个人能吃多少?慈禧太后那不叫吃饭,叫摆谱。国家让这样一个女人掌握着,不垮掉才是咄咄怪事了。”

看着沈从云吃稀饭时,发出西里呼噜的声音,柳婷不由的微微一笑,这个样子和圣人要求的差距很大啊。总的来说,在沈从云身边的日子里,最多的感受是平时沈从云的言行,缺少一种所谓的帝王之象,不像书上说的,什么龙行虎步,站如松坐如钟。

吃完简单的早餐,沈从云可不想这丫头整天的跟着自己,脑筋一转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来,丢在桌子上说:“不是想挖新闻么?看看这个吧。”

“嗯嗯!”柳婷兴奋的猛点头,沈从云抽屉里拿出来的东西,不是新闻都是怪事了。

“呵呵,这下发财了。”柳婷笑着冲过去,一看那文件的封面上写着“关于加大教育投入力度的规划”。

柳婷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这份规划吸引住了,也没留神沈从云悄悄的走人了。这份规划的主要内容,是在未来的三年内,由国家拨款地方政府筹措一部分,拟在国内新建大学三十所。这个消息要发出去,无疑是具有轰动效应的。联想到沈从云早晨写的提纲,柳婷越发的确定,这份规划的实施,为期不远了。

兴奋的柳婷赶紧拿起笔来,飞快的写起稿子。在总统的书房内写稿子,这也算是头一份了。忙完之后的柳婷,抬头四下一看,一个人都没有,不由得失声道:“坏了,上当了。”

果然,柳婷跑出书房一打听,沈从云已经出了官邸,奔着总参去了。

总参主体大楼是新建起来的一座五层楼房,由德国的工程师设计。整个总参其实是一座大院子,高高的红墙拱卫着。门口的警卫戒备森严,进了院子里一片寂静,沈从云的车直接开进去,克泽等一干主要负责人,正在大楼的大门前等候着。

克泽等人敬礼后往两边一让,沈从云大步往里走。

“有最新的情报么?总参对战局的预计如何?”进了克泽的办公室,沈从云第一件事情就是问这个。

五十多岁的克泽,如今已经是满头白发了,满脸的憔悴说明了这位尽职的总参谋长,这些日子付出的劳动是巨大的。

“第六军王士珍来电称,11师第一阶段的阻击已经顺利的完成,现在11师正在有条不紊的往后撤退,佳木斯方向的阻击还在继续,俄军不解决第六军在侧后的危机,是绝对不会轻易南下的。丹东方向,蒋怡鼎抢先拿下丹东的计划,总参认为可行。现在第一军已经靠近了,库罗帕特金想北上的可能行已经等于是零。十分钟前,收到第五军的急电,他们已经到达卧龙泉镇,最多一天的功夫,就能赶到沙河一线布防。第二、三两军,在拿下盖平后,已经分别抽调一个师的兵力,正在快速南下,掩护第五军的侧后,防止旅顺、金州方向的俄军增援。现在的局面对我军时分有利,辽东半岛就那么大的地方,俄军的没有转身的空间,不出一个星期,必将形成对俄军主力四面围困的局面。”

克泽这番分析,算是给沈从云吃了一颗定心丸了。这些日子心忧战局,沈从云也是吃不香睡不着,尤其是库罗帕特金早有预谋的行动被判断出来后,沈从云更是处于一种焦虑状态。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宋庆和徐邦道的朝鲜监督军,能不能挡住俄军主力。这一点至关重要。”克泽突然一个转弯,沈从云的心又悬了起来,站起身子不安的徘徊着。

“是啊,蒋怡鼎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要看朝鲜监督军能不能挡住俄军了。克泽,能不能让蒋怡鼎抽调一定的兵力,增援监督军?”沈从云实在无法放心,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事情,徐震将军已经于今天早晨,急电蒋怡鼎,让他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增援监督军。”

说到这里,沈从云点点头表示明白。办公室的门口轻轻传来两下敲门声,李耀国推门进来低声道:“大人,8点30分了,你该去工业部了。”

沈从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克泽,战局的事情,就拜托您盯着吧。”

“沈,可能的话,我打算亲自走一趟沈阳。”克泽低声道,沈从云听了想了想道:“可以,不过你还是等上几天吧,我们一起去。”

沈从云说着匆匆出去,刚到院子里,看见赵星龙站在轿车跟前,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从云的脚步声让赵星龙抬起头来,一个敬礼后快速迎上来,急促的低声道:“侦听处得到截获了俄军的电报,丹东俄军能战斗的人员现在不足一个师,向俄军主力求援。另外俄军大本营给太平洋舰队发了封电报,内容是命令太平洋舰队能冲破我军的封锁,逃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同时,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分舰队南下接应,具体时间目前还没有定,我侦听处正在密切的监视中。另外,彼得堡传来确切的消息,沙皇尼古拉二世已经下令,以黑海舰队为基干,组成一支舰队增援太平洋舰队。”

沈从云听到这个,不由的露出微笑来道:“干的漂亮,立刻把消息转达给总参和海军。”

沈从云说着低头上了汽车,出了总参的大院。坐在车里的沈从云,想到历史上日俄战争时,俄军舰队增援的事情,不由的露出得意的微笑来。英国人和美国人,打的算盘就是利用中国,彻底的断了俄国人在远东扩张的脚步。苏伊士运河一封锁,俄国舰队只能绕到好望角,绕大半个地球才能来到远东。到时候就是疲惫之师,收拾掉他们以后,这场战争就算是基本能结束了。

国家和国家之间,永远都只有利益关系,这一点沈从云穿越之前就深刻的认识到了。美、英、德这些国家现在是利用中国,未来的结局,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实历史上日本在日俄战争后的崛起,最终成为了美国人在太平洋上主要对手。

历史总是会有惊人的巧合出现的,现在的中美关系相当的好,日后可就不好说了。强大起来的中国,又岂是小小日本能比拟的?距离第一次世界大战,还有十年的时间,未来的日子是世界上变数最大的时期,也是浑水摸鱼的好时候。沈从云想着不由的憧憬起来了。

一战前伦敦期货市场各种物质价格的飙涨,这可是发财的好机会啊。沈从云想到这个,不由的恶毒的笑了笑,这些年努力借钱发展经济,到时候连本带利的赚回来,还要赖掉利息。

工业部和总参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外国人多。1900年的经济危机爆发时,沈从云下令趁火打劫,从欧美搜刮来不少技术人才。当然这些人都是单纯的搞技术的,在工业部里头不是拿主意的,基本上沈从云对付他们的办法,都是给高薪,然后丢尽实验室里随便他们去折腾。比如霍兰那个部门,前前后后沈从云就丢进去三十多名技术人才,主要是以机械制造为主。这几年发展下来,中国自行研制的内燃机,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了,唯一的遗憾就是目前受国内大环境的影响,大批量生产还无法实现,不过潜艇用的柴油机,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了。汽车上的内燃机,采用的是从美国引进的技术和设备在生产,专利费给的心疼啊。

……

绥化外围阵地上,征来百姓正在忙碌着挖战壕,一马平川的平原上,长长的壕沟将整个城区围了个里外三层。

“对,就这么缠着,当心点。”一个带着眼睛穿着军装的年轻人,在阵地上来回吆喝着。

“华甫,这玩意叫什么来着?”王士珍看着木桩上绑着的带刺的铁丝,有点不理解的问。

“铁丝网!军区特意调来的新鲜玩意,说是总统大人亲自关照的。”冯国璋的解释让王士珍眯着眼睛看着阵地上拉起的一行行铁丝网,口中嘀咕道:“这玩意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不过军区那边过来的参谋说了,这叫堑壕战。老毛子敢来,有苦头吃了。”

王士珍有点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口中嘟囔了两句谁也听不明白的俚语,慢慢的走到一道铁丝网跟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别小看了这玩意,子弹想打断很难,炮火再密集也难以摧毁,就这玩意能有效地拦阻老毛子的集团冲锋,到时候老毛子卡在这一人多高的铁丝网跟前,正好是机枪的靶子。”

正在阵地上忙碌的年轻人笑着过来了,冲两位一个敬礼道:“北方军区后勤总队,中尉参谋杨志,见过两位大人。”

“青面兽?呵呵”冯国璋笑着问,身材瘦小的杨志脸上露出微笑,点头道:“是同样的名字。可惜,当初没能分到夜战部队,在后勤厮混无聊透了。”

王士珍一眼就对这个年轻开朗的后生有了好感,笑道:“怎么?想下部队啊,这还不容易?前方阻击打的艰苦,部队正好需要大批军官来补充,你在军校里是学什么的?”

杨志眼前一亮,啪的又是一个立正道:“报告大人,属下在军校学的就是如何带兵打仗,分配的时候运气不好,带着眼睛每人要,结果分到了后勤总队去了。这一次我是主动要求送装备下来的,就没打算就这么回去,两位大人给个面子,让我留下带兵吧。”

冯国璋对这个主动请战的年轻人有种说不出的好感,上前仔细的大量一番后笑道:“嗯,这小伙子我看行。戴眼镜怎么了?齐成功那个团里头,不是也有个戴眼睛的书生政委叫应妙才的,上了战场就敢和老毛子拼刺刀。你要愿意留下的话,回头11师下来了,我找齐师长说话,让你到他们的师去。”11师的阻击打的很艰苦,这些天打了几份电报来,要求军部补充中低级军官,第六军的其他两个师,在佳木斯打的也很艰苦,冯国璋哪里来的军官补充给11师,只能一边给军区打电报,一边自己想办法解决了。杨志属于送上门的,自然是一拍即合。

“太好了,不过大人,后勤总队那边怎么办?”杨志还是有点担心,冯国璋笑道:“好办,我们正给军部打电报,请求补充军官呢,你的事情我回头给军部说一声,把关系直接转过来就成。”

王士珍在边上听着,眼睛朝丹东的方向望去,口中不由的低声道:“齐成功这一次,算是露脸了。回头华甫你去对他说,让他场面到军区去闹,效果比我们打一百封电报都管用。”

杨志看看这两位军部领导同时露出阴险的笑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王士珍和冯国璋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却而代之的是王士珍一声无奈的叹息后,遥望着毫无遮拦的平原叹息道:“整个阵地的正面太宽了,不好防守啊。”

……

防御正面太宽的无奈,同样发生在徐邦道的身上。

早晨的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老毛子新一轮的攻击就开始了。天亮之后老毛子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炮火准备足足打了一个小时,阵地上的战士们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看着被打成一片火海,浓烟一团一团升起的阵地,徐邦道不由的心中一阵苦涩。

“吩咐重机枪营,给我上阵地。”徐邦道面无表情的说着,视线朝更远的前方看了过去。“咚!”十几米外一枚榴弹落下,炸的一片狼藉,震的掩体上的泥沙簌簌的往下落,徐邦道眉头都没动一下。

炮火终于停下来了,再次举起望远镜,看着还没完全散尽的雾气中,出现密密麻麻的人头,徐邦道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

“老毛子这是要拼命了。”

经历了一夜的厮杀后,阵地上官兵已经淡漠了生死了,身后不到两里地,徐邦道就在那里呆着,督战队也在那里守着,以其怕死后退被枪毙了,不如和老毛子拼命,身后事大人不会不管的。

望着不断被抬下来的伤员和战死的兄弟,徐邦道心内一阵莫名的苦涩,一将功成万骨枯啊!眼下这仗打的,还不知道成败呢。昨夜激战了一夜,到现在徐邦道手上只有三千人的预备队了,这仗打的真难啊。

重机枪营飞快的上了阵地,进入预先架设好的阵地后,24挺马克沁阴森森的指向前方。

……

库罗帕特金站在远端,举着望远镜看着高地上动静,心中不由的咯噔了一下。一切实在是太平静了,如果不是整整激战了一夜,库罗帕特金绝对不会相信,中国军队中的一支杂牌军,居然能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下没有乱了阵脚。

这次冲锋库罗帕特金算是下了本钱了,整整一个旅的人马,排着密集的队形往前冲,就是要用人海战术淹没面前的这块高地。左右不过一里的正面,摆上一个旅。按照之前的想法,激战一夜之后,也许一次冲锋就能拿下阵地。不过现在阵地上的安静,让库罗帕特金的心里突然没什么底气了。突击队伍的前端已经接近到五百米的距离了,步枪的有效射程之内,在这之前中国军队完全没有开一枪,如此好的射击纪律,实在是出乎预料啊。

炒豆子一样的枪声终于响起来了,阵地上的步枪在以最快的速度射击,顶在前面的俄军士兵一行一行的倒下,很快就位置就被更多的同伴顶替了。俄军一面承受着必要的牺牲,一面用步枪不断的射击压制。十几挺带轮子的马克沁也被推了上来,飞快的架起来,猛烈的扫射,压制着阵地上射击的中国士兵。

“将军阁下,伤亡很大啊!”一名手下放下望远镜后,苦笑着对库罗帕特金说。

“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盖平已经失守了,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通这条生命线。我想现在中国军队,已经在抄我们的后路了。”库罗帕特金面无表情的说话时,阵地上的枪声突然密集了起来,紧接着一阵咚咚咚的爆炸声跟着响了起来。赶紧举起望远镜仔细一打量,库罗帕特金的脸色瞬间变了。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帷幕 山村一亩三分地 边戎 [综英美]蝙蝠游戏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权柄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镇魂 天官 太平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