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唯一的机会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战斗的双方,都已经没有退路了。最后的时刻已经到来了,我要求所有军官冲在最前面。”孙松说完这句话,操起一支步枪。

丹东城内的俄军残余,困守在方圆一千米的范围内,师属所有火炮和军重跑旅,在十分钟内用最快的速度,将能打出去的跑到全部打了出去。

“上刺刀!前进!”熟练的上罢刺刀,端着步枪孙松第一个跳出了战壕,紧着在后面的是高举着军旗的旗手。

“上刺刀!前进!”这是全师官兵在呐喊,冲在前面的孙松只觉得身子被人猛的一扑倒下,一阵子弹打的周围烟尘乱冒,原来跟在身后的警卫员看见前方的俄军的机枪露头,扑倒孙松后用身体挡住了子弹。

看着警卫员倒在血泊中,孙松怒目圆睁,眼角裂开,溢出一道血丝,短期步枪跃起怒吼:“老毛子我操你祖宗,穿我的命令,不要俘虏。”

无数的身影越过孙松,冲向了前方,与俄军在每一条街道每一间房屋之间展开了激战。

一道不要俘虏的命令,激起了新军将士的血性,当年面对日军沈从云也曾下达过这样的命令。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俄军,在如此疯狂的进攻下终于崩溃了,尤其是看见那些跪地投降的俄军,被刺刀捅翻在地的场面,俄军犹如看见了魔鬼一般。最后一挺马克沁让一个身中数枪的士兵,抱着冒烟的集束手榴弹炸毁后,俄军的斗志彻底的消失了,纷纷丢下武器逃命去也。

徐邦道终于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重机枪营的子弹已经打光了,阵地前面密密麻麻的堆积着数不清的尸体。俄军又上来了,穿着军官的制服,高举着指挥刀的军官走在最前面,俄军排着整齐的队伍上来了。

机枪、步枪、手榴弹组成的火网,连续几道过滤后,俄军终于冲上到了阵地前数米外。

徐邦道第一个跃出战壕,手上高举着大刀怒吼:“杀啊!”长长的胡须在风中飘舞,寒光一闪一刀劈下,一个俄军士兵的步枪被劈断,身子也被砍成两截。

残存的二百将士纷纷跃出战壕,抱着集束手榴弹滚进俄军之中的爆炸声,一次又一次的响了起来。徐邦道身边的人越打越少了,密集的俄军潮水一般的涌上阵地的危机时刻,一阵熟悉的喊杀声响彻阵地的上空。

“咚咚咚!”熟悉的迫击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突突突!马克沁死神一般的奏着音乐,轰轰轰!密集的手榴弹飞向俄军丛中,紧接着端着刺刀的新军士兵喊着杀声冲了上来。

骤然遇袭的俄军再也坚持不住了,纷纷往后退,司徒魁在最危机的时刻,终于赶到了战场。

“杀啊!”滚兔岭上,宋庆挥舞着大刀,率众猛然发起反击,士气遭遇重创的俄军,被追杀的屁滚尿流,被赶出了两里地。

库罗帕特金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出现了,丹东方向的枪炮声停止了。

“阁下,新一轮攻击已经准备好了。”副官走到跟前,低声的说着。

库罗帕特金慢慢的放下望远镜,苦笑道:“不用了,停止攻击,没有意义了。”

“阁下,我们还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往旅顺方向撤退。”一名将领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库罗帕特金痛苦的闭上眼睛,微微的摇头道:“来不及了,中国军队已经在沙河流域布置下了防线,辽东半岛众多的河流,我军的行军速度大大的受到限制,等我们赶到沙河一线的时候,中国军队已经构筑起严密的防线了。眼下我们的弹药消耗的差不多了,运输线也被切断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库罗帕特金一声长长的叹息声,被夕阳下的春风吹出去老远。

……

沈阳,北方军区司令部作战室。

“哈哈哈!”一阵欢快的笑声传了出来,这是开战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场面。

从一线星夜赶回来的万树生和刘永福,脸上洋溢着无法抑制的自豪和兴奋。几日不见,三位军区的主要负责人之间,仿佛更加的亲热了,手握在一起久久不放。

“张光明来电抱怨,说他白忙活了。不过他还是很小心的在凤凰城留下一个师的兵力,防备俄军逃窜。”徐震的脸上都笑开了花,第一次担任如此大规模战斗的总指挥,徐震承受的压力是最大的,开战到现在,人仿佛都老了许多。现在总算能开心的笑了,老气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蒋怡鼎这小子,这一次冒险冒大了,不过冒险的结果是大大的缩短了战争的进程。我们原先预计消灭俄军的主力,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现在看来半个月就能做到这一点,剩下的就是围攻金州旅顺,逼迫俄军舰队出逃。”刘永福接过话,万树生微笑点头道:“还有一点,应该可以考虑让第六军稍微的往西面撤了,第六军的压力太大了。”

徐震听了微微思索道:“俄军在旅顺经营多年,如今的旅顺已经是一个要塞,况且还有两万守军把守,不好打啊。根据总参的精神,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库罗帕特金的主力,然后挥师北上。第六军至少还要坚持一个星期,才能给俄军让路啊。”

“就按照这个思路,给总参发电报吧。”

……

整整一天,沈从云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如此的好心情自然感染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沈从云和胡雪岩等一干部长们开了三天的会议,财政部方面出台了一个方案来。原来的中国银行进行改组,组建中国中央银行,然后面向全国发行五千万国债,同时效仿西方构建一个证券市场,现有的国营企业进行全方位的改组后上市融资。

这种方式在沈从云穿越之前,无疑是司空见惯的,即便是当今的西方,也不是啥新鲜事务。要说新中国和西方最大的区别,就是铁路、矿山、军工企业这些事关国家命脉的行业的控制权,国家是一定要牢牢抓在手里的。

新的方案刚刚出台,无疑大大的缓解国家面临的财政困难,这时候战场上又传来好消息,库罗帕特金率领的俄军主力七万多人,被困在辽东半岛交错纵横的河网之中,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这让沈从云的心情如何不好?

沈从云身边的所有人,都会有一种感觉,身为国家第一人,沈从云平时的生活上,对自己非常的刻薄。

一日三餐永远是那么简单,早餐一般是稀饭加油条,或者一碗面汤就把自己打发了。午餐、晚餐好一点,但绝对不会超过四菜一汤。

又到了晚餐的时间,今天意外的加了一个菜“泡菜肉末”。加菜的愿意一是沈从云要庆祝一下辽东半岛上的胜利,二是因为柳婷赖在这里吃饭。

因为对沈从云的专访采用连载的形势在报纸上刊登,使得《中央日报》的销量滚雪球似的往上翻,老百姓的八卦心理可是非常的变态的,尤其是关于总统的八卦,自然更能吸引眼球了。总统在过去可是皇帝啊,皇帝的事情以前可不敢乱讲的,现在报纸上写出来大家看了。

报社老大对于柳婷的工作非常满意,对于沈从云这个报纸订阅新的增长点,自然不可就此罢手。于是乎柳婷在沈从云的官邸里名正言顺的呆了下来,出于对柳婷的一贯放纵,沈从云也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说实话每天劳累下来,身边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说说话,也是一个不错的放松方式。

柳婷轻巧身子给沈从云盛了一碗汤,放下后笑盈盈的低声道:“大人您的方法真好,《总统也是人》一文连载之后,报纸的销量翻了两翻,社长大人每次看见我嘴巴都合不上了。为了答谢您,所以我今天亲自下厨,给您加了一个菜。”

沈从云心情不错,但是在柳婷面前,还是要作出一副喜怒不露形色的样子的,所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已经在后悔了,教了你连载的办法,你倒赖在这里不走了。”

柳婷自然明白这话不是表示不满的意思,而是一种调笑,脸上不由的露出得意的表情,有点变本加厉的坐在沈从云身边,双手搂住沈从云的右臂,轻轻的摇了摇道:“怎么?大人嫌我烦了?不喜欢我在您身边么?”

笑语如花的少女,对每个男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更何况容貌出众,一笑之下倾国倾城的柳婷。沈从云自然不会是真的生气,面对柳婷有点撒娇的举动,有意识的把沈从云的手臂往胸口上挤压,心脏不争气的噗通噗通的一阵乱跳,深深的呼吸后勉强的平静下来。

“柳婷,我可要先警告你啊。生活上的事情你可以随便写,但是在我这里看见的任何关于国家机密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露出去。还有,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许进我的书房。”

沈从云的警告似乎没有起多大的作用,转移话题和注意力的目的也没能达到,倒是让柳婷愈发笑的妩媚了,身子贴的更紧了,嘴巴几乎都贴在沈从云的耳朵上,说话时热气在耳朵上烧的沈从云一阵面红耳赤。

“晓得了,人家才不是不知道轻重,不识大体的人。”声音嗲的沈从云身体都软了,骨头都轻了许多。

沈从云觉得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是要犯错误的,虽然手这念头三妻四妾受法律保护,可是沈从云自己都四十出头的人了,面前这个如花似玉的二十出头的小女子,实在是不好那啥。

其实沈从云还是脑子一时短路了,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一般十七八岁结婚就算是晚婚晚育了,柳婷都已经是20岁的人了。一个女孩子到现在还不嫁人,家里人也不着急,原因不就是柳婷的脑门上已经打闪了“沈”字标签的缘故么?

柳婷自觉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做到这一步已经很淫荡了,偏生沈从云迟钝的可以,都这当口了手还想往回收。柳婷有点生气了,双手一使劲,沈从云的胳膊紧紧的陷进了双峰之间,感觉到非常有弹性的挤压。

“柳婷,别这样。”沈从云慌乱间抬左手推了柳婷一下,结果下手的位置找的太准了,按在了一团弹性很好的手感超棒位置上。

“嗯!哼!”柳婷一声轻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摸到这里了,我看你还往哪里逃。柳婷感觉到一阵酥麻从胸前传来时,不由自主的哼哼时,心里如此暗念。

“我靠!”沈从云低声叫苦,正欲往回收手,柳婷一直注意着呢,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沈从云停留在胸前的手,自觉有点不知羞耻的说道:“不许拿走,噗嗤!”一声不好意思的笑了出来。

败兴的人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的,这不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时,沈从云流水般的把手收了回去,柳婷不敢再用强,飞快的拉开距离坐回去。反正已经都这样了,还怕某人赖账?女人饿死是小,失节事大,还怕你不负责?

紫玉端着一盆亲手做的肉羹出现在门口时,看见两人有点古怪的表情时,心里不由的一阵微微的叹息。虽然说如今还是风韵尤存,沈从云也不少到她那里去过夜,可是比起柳婷年轻貌美来,信心上还是有点被打击的意思。

不过紫玉有自己的办法,当着没看见的样子笑道:“柳姑娘也在呢,正好。厨房了有刚打回来的野鸡,我熬了肉羹。尧儿让给老爷送一盆,你也一道尝尝我的手艺。”

紫玉打的是孩子的牌,沈力尧是长子,紫玉的希望。

小孩子怎么会有这么重的心思?沈从云心里明白,儿子不可能会想到这些的,肯定是紫玉的意思。小小的孩子现在就这么教,这让沈从云愉快的心情里出现了一道阴云。沈从云打心底里喜欢沈力尧,但同时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和正常人家的孩子一样,有一个自由自在快乐的孩提时光。沈从云可不希望自家出几个败家的玩意,更不希望家里日后出现为了权利钩心斗角的局面。

紫玉的心思太重,当着柳婷的面又不好说她,沈从云只能轻轻的哼了一声道:“放下吧,既然来了,一起吃饭。回头告诉尧儿,我谢谢他了。”

……

战争的进程,一如双方统帅所预料的那样,库罗帕特金在丹东方向受阻后,作出了一个最常规的也是非常无奈的决定,挥师南下。

俄军主力在沙河一线遭遇到第五军的阻击,被迫停滞下来。3月30日,随着第一军和第五军主力推进到俄军侧后,第二、三军压迫过来,俄军被团团围困在沙河边上方圆五公里的范围内动弹不得,消灭俄军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得知辽东俄军面临重重包围后,俄军大本营大为震惊,第一次意识到战场战争可能要面临失败的结果了。

紧急从西线运来的两个军,很快补充到阿列克谢耶夫的麾下,组成了远东集团军群,同时电令库罗帕特金,不惜一切代价突围到旅顺方向。

得到补充后的阿列克谢耶夫,立刻下令从东、北两个方向朝绥化压了过来,第六军终于要面临最大的考验了。

旅顺方面,得知俄军主力被困后,勉强派出了一个旅的兵力从金州出发,试图增援库罗帕特金,结果库罗帕特金第一时间电告旅顺司令官,让他收缩兵力,坚守旅顺、金州。

沙河东岸!

面对着河岸对面忙碌的中国士兵,库罗帕特金脸上的表情严峻无比。冒险战术的失败,并不说明库罗帕特金的之前的战术是错误的,只能说明俄军上下战前对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估计严重的不足,正是因为这一点,俄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摆在俄军主力面前只有一条路,冲过沙河,这是唯一的机会。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斯托维尔开膛手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推理者的游戏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长征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关上门以后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