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真安静啊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唯一的机会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是民主还是独裁?》美国的《华盛顿邮报》,以这样的一个标题,发表了一篇署名的评论文章。大致内容就是沈从云在挂民主的羊头,卖独裁的狗肉。文章针对宪法赋予沈从云终身大总统一规定大作文章,抨击沈从云表面上在推行民主治国之道,实际上是换了一件民主的外衣,继续当皇帝。国内的议会两院,表面上看起来有监督、弹劾总统的职权,实际上对沈从云这个总统没有任何的约束力。沈从云推行的民主,完全是一种赤裸裸的欺骗。

这篇文章的作者南山闲人,国内的很多人都非常的熟悉,一个曾经在国内报界风云一时的人物,只是不知道此闲人是否彼闲人罢了。

文章提出了一个问题,当今的中国,是否需要正真意义上的民主?南山闲人以自问自答的方式道:“毋庸置疑,只有民主的制度才能彻底的救中国,而要做到真正的民主,就必须废除终身大总统制度,即便是第一任总统也不能例外。作者是这样分析的,沈从云出身国家社会党,终身制总统必将导致国家社会党长期的执政,一个政党长期的执政,必将导致权利失去监控,只有多党联合执政,才能有效的监督权利。”

文章还说,中俄战争实际上是一种独裁的产物。在当今中国百废待兴的局面下,选择用战争的方式来解决中俄之间的争端,无疑是一种失当的行为,这一战争将大大的延缓中国经济发展的脚步。

整篇文章的语气还是相对客气的,对沈从云党政以后,大力推行学习西方先进模式的改革,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文章更主要的还是表示了一种对未来的担忧,一种对未来权利失去控制,国家将被带上何种发展方向的担忧。

这样一篇文章由国内的《时务报》转载后,摆在沈从云的面前时,沈从云正在北上的专列上。文章的作者是谁,沈从云心里非常明白。真实历史上,清朝被推翻之后,中国在所谓完全民主的整体下,出现的是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面对作者的担忧,沈从云更多的感觉是一种感慨,事实上在历史上,此君不也表示了在民国的初期,独裁还是必要的么?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不正是此君在国内到处砰的头破血流之后的体会么?

沈从云在思考的时候,柳婷总是安静的坐在对面,默默的看着夹在沈从云手指上的卷烟冒着袅袅的青烟。沈从云低着脑袋看报纸时,眉头有时微微轻蹙,有时嘴角微微的笑,怎么看都和严肃不沾边。表现出来更多的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行为和表情。

“大人,您怎么看这篇文章?”沈从云放下报纸,端起茶杯喝茶的时候,柳婷不失时机的开口问。

“民主和独裁,这要看中国的国情而定。当前的中国,刚刚从整体上摆脱了封建模式。中国的转型和西方封建制度向资本主义制度的转型,明显是有巨大的差异的。集中表现在西方是由内而外,由下而上的全民要求。而中国呢?漫长的封建锁国政策,满清数百年的愚民奴才统治,即便是所谓的国家精英,那些通过读书获取功名的人,又有几个正真了解世界,真正知道该怎么去做,才能挽救中国的命运?说句不客气的,整个中国在五年前,真正睁开眼睛去看世界的,屈指可数。所以说,中国当今的变革,事实上是一种由外力的挤压下的产物,国门是被人家用大炮敲开的。中国的民主进程,要想在短期内用最快的速度去推进,只能是由外而内,自上而下去推行。如果只是简单的改一改政体的形式,而不挖封建主义的根子,导致的结果只能是国家的动乱,长时间的动乱。”

“您打算怎么回应这篇文章?”柳婷似懂非懂的点着头,目光中充满了一种崇拜和依恋。

“呵呵,怎么回应?我可没时间和他去斗嘴皮子,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至于斗嘴这种事情,国内有的是书呆子去做。”沈从云一笑置之的样子,在柳婷看来很有一种超然于世人之上的味道。

“我能把您刚才的分析发表到报纸上么?”柳婷接着问,沈从云想了想笑道:“还是不用了,你这一发表,不就等于我和他干上了么?这个作者见识还是有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可惜对未来和中国的国情,多少有点盲目乐观了。总以为照搬西方的制度,一切就都OK了。假设我和他一样,没有先期打造一支强大的军队为后盾,你觉得国家改革的进程能够如此顺利么?尽管这个国家需要什么?百姓需要什么?我比他们更了解。但是光靠一张嘴巴去说,任何当权者都不会买账的,这一点戊戌变法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光靠嘴巴的变革,最终要落个人头落地的下场。”

“《时务报》,不就是当初强学会办的报纸么?主编梁启超先生,不正是一直叫嚣着君主立宪的康某人么?您说《时务报》转载这篇文章,是不是别有用心?”这个问题比较敏感,沈从云听了不由的苦笑起来,指着柳婷道:“你这丫头,还真的口无遮拦。我可不想搞文字狱,你的问题我拒绝回答。我只能告诉你,对于各种言论,只要不是攻击国家和反政府,我都不会干预。”

“难道这还不叫攻击?”

沈从云楞了一下,不由不屑的笑出声来,缓缓道:“这样的攻击,对我能起什么作用?”

柳婷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她也算是接触过社会底层的,了解老百姓的要求其实真的不高。沈从云当权之后,用法律的手段硬性规定田租,三年内国家停止征收地税,这些都是让百姓得到休养生息的大受欢迎的政策。就算换成别的人来当这个家,也不可能比沈从云做的更好了。

嘟嘟的敲门声,李耀祖探进来一个脑袋低声道:“大人,刚接到徐震将军的来电,他们已经到盖平了,我们是直接过去,还是直接去沈阳,让他们转回头?”

“呵呵,是我来看他们,不是他们来看我,当然是我去盖平。”

“可是大人,眼下兵荒马乱的,防卫问题……。”

沈从云不悦道:“扯淡,我在我的军队中,会有什么危险?”李耀祖点头出去了,柳婷拿一种模糊的眼神专注的看着沈从云,看的沈从云有点莫不着头脑。

“怎么了?”

柳婷恍惚的回神道:“哦,没什么。我在想您的夫人出家,这是为什么?”

沈从云的心在这一瞬间被深深的刺痛了,当初毓秀出家,青弦和玉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跟着去出家了。沈从云总有一点亏欠她们的心思。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柳婷赶紧道歉,沈从云微微的摇头道:“没什么。我和夫人之间的事情,实际上是我在国家利益和个人情感之间的一个选择。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选择了前者。”

“我给你念会书吧!”见沈从云脸色有点难看,柳婷赶紧转移话题。沈从云摇了摇头,柳婷端过棋盘道:“那我陪你下棋?”

“不必了,你不用安慰我,我真的没事。车厢里闷的慌,出去走走。”沈从云说着站起来要往外走。

柳婷看出沈从云话语中的勉强,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的从身后抱住沈从云,脸紧紧的贴在沈从云的背上,口中低声道:“不许走。”

很赖皮的做法,但却是很有效的做法。柳婷那点小女儿家的心思,沈从云如何不晓得,只是觉得柳婷和身边别的女子多少有点不同,受过高等教育的柳婷应该有一番自己的事业,这是沈从云希望看见的。

沈从云苦笑着回头,柳婷松开手后双手吊在沈从云的脖子,好看的眼睛凝视着沈从云的脸,轻声道:“我喜欢你啊,你知道的。”

……

“咚!”一发炮弹落在远处的阵地上,溅起一大团的泥土。

“呸!老毛子这是欺负我们没有大口径的远程重炮。”冯国璋笑呵呵的放下望远镜,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南边传来了好消息,该着急上火的是老毛子。

段祺瑞和王士珍趴在桌子上,对着地图头也不抬的说:“华甫你说的是外行话了,老毛子这是试射,调整诸元呢。老毛子的炮兵技术还非常的落后啊,沈大人推行的预先标定诸元的炮兵战术,确实比较先进。也就是我们大炮够不着老毛子这些大口径的火炮。你等着瞧,一旦开战了,那些能够的着的炮兵阵地,有苦头吃的。南边的俄军被围上了,你说老毛子会不会不来打我们呢?”

王士珍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不早了,老毛子今天是不会发动进攻了。南边的俄军陷入重围之中,旅顺口被困是迟早的事情,老毛子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这个不冻港的,就算南边俄军主力被歼灭,只要旅顺还在俄军手上,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的。也许就在明天一早,第六军就要面临组建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了。”

夕阳下的平原渐渐的安静下来了,俄军的冷炮也好一阵子没响过了,远处村落里的百姓早就转移干净,天地之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真安静啊!”三人几乎同时一声叹息道。

“真安静啊!”余震站在盖平破败的城墙上,极目眺望远处,战乱中的黄昏里,一马平川大地上不见半个人的影子。

“怎么?诗性发了?要不当即作诗一首吧。呵呵,当年在镇南关,沈大人倒是一派儒将的风范。”万树生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那炮火连天的镇南关上,不禁的感慨一番。

“呵呵,我哪能和沈大人比。早年间读的那点诗书,差不多都放的发霉了。”余震笑了笑道,刘永福在边上接过话道:“我们这里是安静啊,沙河边上可是一触即发的态势。刘永全的第二军已经和第五军会和了,第三军从上往下逼过去,三面挤压之下,老毛子这一次肯定是要被赶下大海了。”

三人正说的开心时,一名参谋匆匆而至道:“报告,总统大人的专列临时决定直开盖平。”

余震一听这报告不由的一惊道:“坏了,营口至盖平的铁路被俄军破坏了,工兵还在抢修中。”

“应该立刻通知沿途的地方部队,保护大人的安全。另外,电告营口的守备部队,一定要做好沿途的安全保护工作。”

……

嘎吱,火车刹车的声音响了起来,车速渐渐的慢了下来。

看着柳婷如火一般的目光,沈从云不自觉的搂着柳婷的腰肢道:“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嘟嘟的敲门声又来捣乱了,两人急忙的分开后,沈从云才低声道:“进来。”

“大人,专列马上到锦州了,停车加水后同时等待前方安全布置的消息。因为是临时的决定,所以在锦州可能要等几个小时,明天一早才能到营口。另外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给您端进来还是出去吃?”

沈从云看了看脸上红润还未散尽的柳婷道:“出去吃饭吧!”

两人出来,在餐车里吃了晚餐,柳婷心里有事,胃口自然不怎么样,沈从云倒是吃的挺香的。

饭罢回到车厢门口时,趁沈从云进门的时候,柳婷狠狠的瞪了李耀国一眼,摆手做了个不许打扰的暗示。

李耀国一阵咳嗽后连连点头,飞快的转身走开直接到另一节车厢去了。柳婷得意的笑了笑,溜进车厢,见沈从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轻轻的坐在床沿后,身子慢慢的趴在沈从云的身上,眼睛闭上。

车厢里暖气热腾腾的,柳婷穿的单薄,两人的身子之间没有多少障碍。沈从云无奈的笑了笑,身子往里边挪了挪,柳婷立刻会意的躺下,搂着沈从云的脖子不放手。

“该死!这可是你自找的。”沈从云一身低吼,猛地撑起身子来,翻身压了上去。

“嗯哼!”一手钻进领口,握住诱人的峰峦时,处女的敏感让柳婷不自觉的哼了起来,脸颊上现出两道红霞,身子微微的扭动着。

单薄的衣物很快就除了个干净,两条修长的被嫩的大腿露了出来,平坦的小腹下面几缕淡淡的浅黑色,隆起处似一个小馒头。

沈从云是过来人了,轻车熟路的挑弄着柳婷的敏感地带,一手在双股之间摩挲一番后,沟壑之间已经泛滥的一塌糊涂了。柳婷细腻白皙的肌肤上现出微微的红,身子如同蛇一样的扭的更剧烈了。这时候双手倒显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无所适从,只能无意识的轻轻的在沈从云背上摩挲着。

沈从云紧紧的压上来的时候,双腿撑开的瞬间,柳婷有点紧张起来,晓得女人总是要经历的那一刻要来到了。

“你轻一点。”柳婷轻轻地搂着沈从云的脖子,在耳边轻声道。

沈从云露出捉狭的笑容来,心道长痛不如短痛,对准之后腰身一耸,轻易的冲破了那薄薄的阻碍。

“啊!痛!”柳婷八爪鱼似的,长开的双腿紧紧的缠住沈从云的腰,双手死死的抱住沈从云的身子,口中哀求道:“别动,疼。”

这时候不让动,这不是折磨人么?沈从云伏下身子,在柳婷的耳边轻声道:“你忍一忍,很快就好了。”说着先是缓缓的蠕动,然后慢慢的加大幅度。柳婷只能面对现实,身子一动不动的承受着,眉宇间紧锁着,贝齿轻轻的咬着。半晌,柳婷总算是有点苦尽甘来的感觉了,身子开始微微的耸动变得配合了起来。

“真紧啊!”沈从云心中暗暗感慨,柳婷稍微有点响应,差一点就顶不住缴枪了。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唯一的机会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史上第一密探 绝品神医 龙符 大唐总校长[穿书] 唐朝从来不淡定4 国家记忆: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二战中国战场照片 孔雀羽谋杀案 血色迷雾 关系千万重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