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梦魇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真安静啊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历史总是会不经意的出现一些巧合,真实历史上的日俄战争,在中国东北的战场旅顺陷落后,俄军总参曾经建议媾和,波罗的海舰队停止南下远东。当时输急眼的尼古拉二世,否决了这个建议。最终导致俄波罗地海舰队近乎全军覆没的结局。

中俄战争辽东半岛上的俄军主力北上失利被困后,俄军总参觉得有必要重新判断一下中国军队的实力,建议在东北边境上集结至少五十万的兵力,考虑到太平洋舰队的快速失败被围,建议不动用波罗地海舰队。

这两条建议,在尼古拉二世那里都被否决了。得知辽东战场上俄军的困境后,从骨子里轻视中国实力的尼古拉二世气急败坏的下令,阿列克谢耶夫立刻发起对绥化的攻击,同时要求库罗帕特金不惜一切代价突围到旅顺,配合守军坚守,最后尼古拉二世要求第二第三舰队,最慢在一个月内完成集结。

1894年,4月2日,晨!绥化城外绵延数公里的外围阵地上。

今天无疑是个好天气,从总后跳槽到第六军的杨志,被任命为11师的一名营长。退下来后得到了一些兵员补充后,11师恢复了相当的战斗力,不过比起以前还是稍有不足,牡丹江阻击战打的确实比较艰苦,11师伤筋动骨了。由于北洋三杰手上就那点兵力,退下来的11师还得继续打下去,负责城东的外围阵地。

杨志早早就起来了,在阵地上来回的巡视,看看哪里还需要加固一下的。士兵们坐在壕沟里吃着早餐,对这个新营长报以亲热的笑容。杨志嘴巴里叼着一口馒头,边走边啃。馒头干了一点,杨志伸手朝警卫员要来水壶,一口水刚刚到嗓子眼时,天空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噗!”杨志刚把一口水和馒头喷了出来。咚咚咚!密集的炮弹已经落了下来。杨志想都没想就往地上一趴,一发炮弹落在战壕前五米处,巨大的泥团四散飞溅,杨志的脑袋都被浮土盖了浅浅的一层。

“呸!”抬起头来,吐出口中泥巴,看看自己没伤着,阵地上炮弹还在下雨的一样的往下落,杨志撒开脚丫子,一溜烟跑回了指挥所。

电话铃声这时候没完没了的响了起来,杨志操起电话,之听见里面团长孙浩在吼:“杨志,老毛子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你给我听好了,别丢了11师的脸面。”

关于11师前段时间的阻击战的事迹,杨志听的太多了,能加入这样的一个部队,杨志感觉到一种由衷的自豪。尽管第一次上战场,心里如此猛烈的炮火下还是有点害怕,但杨志还是下意识的一挺胸膛,大声吼道:“请团长放心,人在阵地在。”

第六军当面的俄军,兵力已经达到三十万,600门大炮一起发射的威力是惊人的,绥化城的外围阵地虽然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了,在如此猛烈的炮火下,还是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段祺瑞听见炮声后,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城楼上重炮旅的观察哨内。

“奶奶的,远了一点啊,迟早要你好看的。”段祺瑞举着望远镜一阵嘀咕,门口咣当一下推开了,参谋长冯国璋一阵风似的进来了。

“芝泉,怎么样?听这动静老毛子的火炮很多啊。”

“是啊,也不知道阵地上那些兔崽子们能不能撑的住。”

……

阿列克谢耶夫举着望远镜观察阵地上的变化,一团一团的爆炸中,偶尔能看见中国士兵惊慌失措的乱跑,阿列克谢耶夫不由满意的笑了起来。

说实话中国军队的顽强,远远的超出了阿列克谢耶夫的预料,牡丹江和佳木斯方向的中国军队撤退后,一路追击的俄军日子并不怎么好过。随着后勤补给线的拉长,加上中国军队实行了坚壁清野配合地方部队骚扰的战术,俄军的粮食和弹药的储备并不算充足。

对于库罗帕特金的失败,阿列克谢耶夫的感觉就是他的无能,十几万大军居然被中国军队给包围了,这打的叫什么仗?中国军队在强大的俄军面前,什么时候有主动进攻的胆略了。不信看看这里吧,中国军队正在猛烈的炮火覆盖下的阵地上颤抖。

……

放下电话的杨志,一抬眼看见前面阵地上,三个新兵在炮火中吓的半死,丢下枪支爬出战壕就往回跑。杨志立刻急了,冲出去吼道:“快趴下!不许跑。”

杨志的喊话根本没用,三个新兵还在没命的往后面跑,一发炮弹落下,炸的其中一个飞上了天,另外两个赶紧趴下,接着又开始往回跑。这时候前面的战壕里面,十几个新兵有样学样的跃出战壕要跑。

“懦夫!”胸中怒火燃烧的杨志,掏出手枪从战壕中探出头来,一枪放倒一个,大声警告:“回去,不然格杀勿论。”

这一枪非常的及时,十几个害怕的新兵灰溜溜的跑了回去。刚刚打响营里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杨志觉得非常没面子,一阵怒火中烧,沿着壕沟一路往前跑,来到了一连的阵地上。

“一连长,怎么回事?你的兵在逃跑,是哪个排的?排长呢?干什么吃的?老子要枪毙他。”

一连长这时候急忙跑了过来,看见杨志后难过的低下头道:“是一排的兵,一排长在炮击中牺牲了。”

杨志楞了一下,这时候俄军的炮火开始往后延伸,杨志也没心思责备一连长,连声道:“老毛子快上来了,赶紧组织部队准备战斗。”

“嘟!”一阵小喇叭的声音响起,战士们纷纷从隐藏的壕沟内跑上阵地,马克沁上盖着的隐蔽物飞快的掀开,露出黑幽幽的枪口来。

“我的个妈啊!”密密麻麻的俄军排着整齐的队形上来了,杨志一打眼,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阵快速的飞奔,杨志冲到迫击炮阵地上,三门60毫米迫击炮隐蔽在壕沟内。

“给我狠狠的打!”

咚咚咚!的迫击炮发言了,炮弹落在俄军的队形中,炸开一个又一个缺口,可是俄军实在是太多了,倒下一片,立刻有别的人补充进来。

一千米到五百米的距离内,三门迫击炮的轰击,有一点石沉大海的感觉。表面上看起来迫击炮没起到多少作用,实际上这五百米的距离内,俄军至少付出了两百人的伤亡代价,迫击炮还在继续着压制射击,俄军已经开始加速冲击了。

进入两百米的范围后,俄军被五道铁丝网构筑的障碍拦住了,瞬间无数的俄军士兵被堵住,拥挤在一起。这时候阵地上的长短枪一起开火了,马克沁根本就不用瞄准,直接一通胡乱的横扫就是了,基本上是弹无虚发。

“噗嗤!噗嗤!”子弹钻进人体发出的声音瞬间密集了起来,铁丝网前一阵血花飞溅,场面尤为壮观,俄军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东西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一些士兵奋力的爬过铁路网,结果被扎的嗷嗷乱叫不说,被密集的子弹打死后挂在铁丝网上。

咚咚咚!迫击炮恶毒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每一次爆炸都伴随着惨叫声和飞溅在半空中的肢体。

那些补充进来的新兵,看见这一幕不少人都一阵剧烈呕吐,看看周围老兵在趁着一枪一枪的射击,也都跟着一边吐一边继续射击,如此好打的靶子,连瞄都不用瞄,机械的对着前方扣动扳机就是了。

俄军的第一波攻击潮水一般的退却了,阵地前方两百米外,铁丝网前被打死的俄军堆的一两米高,铁丝网上挂满了尸体,还有一些被机枪打成零碎的肢体,受伤未死的俄军的哀号声响作一片,一些还有余力的伤兵,从失去的同胞的尸体上挣扎着往回爬。

这根本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杨志虽然知道铁丝网这玩意效果很好,可是万万没想到第一次亮相就取得了如此大的战果,看看一营阵地前堆的这些俄军尸体,少说也有一千来号。一阵恶心的血腥味顺风而至,从紧张之中回过神来的杨志,一阵剧烈的反胃,头一扭不可抑制的吐了起来。

“哈哈哈!”一些老兵放肆的笑了起来,足足吐了一分钟的杨志,总算是缓过一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一直烟来,双手抖动着点上后,狠狠的吸了一口。

“笑什么笑,老子这也是第一次上战场。”

……

阿列克谢耶夫以为自己看错了,投进去一个步兵师,回来不过一半,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就陪进去几千人,这仗是怎么打的?

“狗屎,那些网子是什么做的?吩咐炮兵,给我集中火力炸那些网子。”

刚才的得意,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阿列克谢耶夫甚至有点抓狂了。如果他知道当面的阵地上,至少有一百五十挺马克沁,三百门迫击炮,对这样的一个伤亡数字,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俄军的炮火又一次响了起来,密集的炮火落在铁丝网中间,掀起了一片断手断脚和烂肉。

……

段祺瑞和冯国璋,放下望远镜后面面相觑,都知道铁丝网有用,没想到对付俄军的密集冲锋,效果这么好。被铁丝网拦阻的俄军,根本就是迫击炮和马克沁重机枪活靶子。

长长的喘气后,段祺瑞狠狠的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后低声道:“奶奶的,早知道这玩意这么好用,拦个十几二十道的。”

“芝泉,别开心的太早,俄军可是整整一个集团军,三十万人呢。这仗才开始打。”

段祺瑞嘿嘿的笑了笑道:“难怪沈大人说要打人民战争,你看看这外围阵地,五米宽的壕沟足足绕着城市挖了三圈,加上铁丝网,照我看俄军不丢下个三五万人,别想靠近突破我们的外围阵地。”

段祺瑞这话还是有点保守了,这一仗打到天黑的时候,俄军主帅阿列克谢耶夫打破脑袋都没料到的结果是,俄军付出了三万人的代价,连第一道壕沟都没能越过。迫击炮和马克沁重机枪构建的火力网,在过去的一天里,成为了俄军每一个人的梦魇。

……

沈从云的专列到了营口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八点了,刚下火车就收到消息,俄军向绥化的第六军发起了攻击,沈从云吩咐时刻专注绥化方向的动静,提出立刻往盖平去。

“大人,前方铁路被俄军破坏了,还没有完全修复呢。”

“不等了,走着去吧。”沈从云想都没想就说。李耀国听了不由的眉头紧锁,低声劝道:“大人,这一路上人太杂,不安全啊。”

“有什么不安全的,你看这道路上都是自己的队伍,还有什么地方比在军队中安全的?走!”

沈从云说着,吩咐牵过马匹立刻上路。

上了大路,一派繁忙的景象出现在眼前。扛着枪拉着炮快速南下的队伍,挑着担子推着小车抬着担架的随军民夫,组成了一道滚滚南下的洪流。

化雪后的道路上一片泥泞,沈从云一行人一路南下,没一会前方道路突然堵上了。

“怎么回事?”沈从云心中一声嘀咕,抬眼看起,之间前方几辆炮车陷在泥坑中,一群士兵正在鞭打着牲口,使劲的往外推。

沈从云翻身下马,扭头看看田野上几个草垛子,立刻冲过去,一干警卫赶紧跟上。

“每个人拿两把草。”交代一声后,沈从云第一个抽出两把草来,快步的冲回大路上。

“来来来,拿这个垫一下。”十几个草把丢下去后,沈从云还跟着使劲去推,炮车很快就被推了上来,沈从云的衣服和脸上也溅了不少泥巴。其他的炮车有样学样,一群士兵纷纷冲进田野内,拿回许多草把。

“怎么回事?是哪个混蛋带头拿百姓东西的?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了?”一个骑着马的军官看见这一幕,翻身跳下马来大声斥责。

“旅长,好像是那个人带头的。”一个士兵指了一下沈从云,军官立刻冲到沈从云面前道:“你哪个部队的?胆子不小啊?”

还真别说,沈从云穿着一身军装,身上还有没有军衔的,身后的李耀国肩膀上顶着的也不过是一个少校的衔。其他的警卫穿的和沈从云都一样,就是普通的士兵服装,不过料子好一点罢了。刚才一阵帮忙,身上也弄脏了,好料子也看不出来了。

沈从云被训的一楞一楞的,脸上堆起笑容解释道:“这不是看着着急么,回头我让人去访一访,看看是谁家的草垛子,把钱赔上。你看这道路泥泞,出发前就应该让士兵们做好准备嘛,你看这炮车拦在路上,严重的影响行军速度了,前方可正等着大炮去轰老毛子呢。我看这都是刚从德国进口回来的榴弹炮吧。”

这位旅长没想到沈从云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由的露出警惕的表情道:“你到底是哪个部队的?赶紧报上番号,不然我拿你当奸细了。”

见到沈从云挨了训,李耀国早就沉不住气了,一个大步上来,瞪着这个旅长,伸手一指道:“你又是哪个部队的?凭什么这样说话?”李耀国这么一闹,沈从云身边的十几个警卫都靠了上来,偏巧柳婷这时候从后面上来了,没头没脑的问:“怎么了?”

为了路上方便,柳婷此刻也是一身的军装,还是个上尉的军衔呢。这位旅长一看李耀国不过是个少校,自己的肩膀上顶着的可是少将的衔呢。

“还有女兵啊?我不管你是什么部队的,有这个对上级说话的么?见了上级也不敬礼?我要求你立刻报上部队的番号!说明来历。”这么旅长说着回头给手下打了个眼色,一干士兵也觉得沈从云这伙人有点怪怪的,一些人的枪已经端了起来。

沈从云赶紧回头瞪了李耀国一眼,道:“一点规矩都没有,平时你都是这么跟上级说话的么?还敢指着人家说话。”

李耀国气呼呼的上前一步,啪的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大声回答道:“北京卫戍军区,总统侍从室主任少校李耀国,向您报告。”

这时候柳婷看见沈从云满脸泥巴点子,笑着拿出手绢给沈从云擦了擦道:“也不小心一点,都成泥猴子了。”

但凡是新军中的将官,基本都上过军校,沈从云基本上每年开学的时候,总要到各大军校去转一圈的,其中像上海武备学堂,沈从云还是名誉校长呢。眼前的这位旅长的运气不错,正好是上海武备学堂炮兵系毕业,后赴德国留学两年回来。刚才沈从云一脸泥点子,他没认出来,现在柳婷帮忙擦干净后,他看着实在是眼熟。

使劲的多看了几下后,这位旅长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联想到刚才李耀国的话,不由的脸色一下就白了。

“第三军重炮旅旅长汪洋,见过校长。敬礼!”说着汪洋一个敬礼,脸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腿肚子也有点抖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心道我怎么眼神这么差啊。

沈从云压根就没往心里去,淡淡的笑了笑回了一个军礼道:“第三军的重炮旅,怎么落在后面了?第三军不是已经在盖平了么?”

“报告校长,学生奉命带队前往天津,接手新式的榴弹炮,故此落在了后面。”汪洋大声回答,沈从云笑着连连点头道:“呵呵,榴弹炮可是好东西了。大量的使用榴弹炮,是一个未来的趋势。从军事学的角度来说,未来的战争模式,堑壕战将会主导一个时期。加农炮的弹道是直,对隐藏在堑壕内的敌军,杀伤力有限。”

“谢校长教诲,学生一定铭记。”汪洋大声的应道,沈从云不由的一阵苦笑道:“你别紧张嘛。今天是我违反了部队纪律在前,你做的很对。我们的军队就是要爱民如子,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不过有一点我要批评你,大口径的榴弹炮太沉了,事先你应该派出先头部队打前站,摸清道路情况,做好准备再上路,现在你看看这些大炮,陷的一路都是。事情紧急,让战士们每人拿一个草把去,遇到泥坑就垫一下,留下你的军需官,让他和百姓交涉赔偿。”

“是!校长!”

“好了,我也该继续上路了,你忙你的去吧。”沈从云说着迈步往前走,一干士兵被这一幕弄的已经目瞪口呆,一个个都站着看沈从云牵着马往前走,好半天都没动弹。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真安静啊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恶魔岛幻想 逆十字的杀意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 谋杀法则 末世贸易男神 乡村诱惑 两小无嫌猜 乡村御医 用美食征服游戏世界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