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辽东大捷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突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指挥所内虽然一派忙碌,但有又显得安静有序。除了滴滴答答的电报声,再有就是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和隐隐传来的柴油发电机的声音。

沈从云安静的坐在大厅内的沙发上,面前摆了一张棋盘,气定神闲的和柳婷下起了围棋。

大战来临,每一个人都会有点紧张,来来往往的人员每每扫一眼沈从云,似乎一切紧张都消失了,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猜一猜大家为啥都一脸的轻松?”

“总统大人出道至今,未尝一败,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神话,今天有大人在此坐镇,大家心里也都有底了。”

刘永福和余震之间的对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不单单是普通的军人,如此大规模的战役前,余震和刘永福心里也都紧张的不得了,可事情就是邪门了,沈从云来到之后,什么也不需要做,只是往边上安静的一坐,一切似乎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这算个啥?当年镇南关上。沈大人端把椅子往城头一坐,法国佬的大炮打的叫一个凶,愣是没伤着大人。你们是不知道,兄弟们只要一抬头看看那城头上大人还在,就感觉一根定海神针在那杵着,心里不慌啊。”万树生嗤的一声笑着说,一副老子当年也如何如何的样子。

……

炮击停止后,最紧张的人也许就是库罗帕特金了,举着望远镜迟迟不放下,注视着黑暗中密密麻麻的士兵趟过并不太深的沙河,也许真的应该感谢这个季节。

对岸的阵地上,火光之间出现中国士兵跑动的身影,很快枪炮声就响了起来,咚咚咚的迫击炮下雨一样的落在河里,掀翻了一片又一片的士兵的同时,带起了一团一团的水柱。

俄军这次进攻绝对是在孤注一掷,俄罗斯民族自身特有的血性,在最危机的时刻爆发出来。成排成片的士兵在中国军队用最先进的武器营造出来的火力网面前倒下,身子往河里一歪,被激流带走。可是俄军没有退且,也没有机会退却了,前面的人倒下,后面更多的人填补了上来。炮火将沙河的河面照的一片雪亮,清澈的沙河水染红了。

终于一批顽强的俄军士兵冲上了河岸,对面阵地里的中国士兵丢出一通手榴弹,拼命的用火力压制俄军。上了岸的俄军每一个人都瞪着血红的眼睛,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吼叫声,子弹打在人体上嗤嗤的响,犹如死神在黑暗中发出的笑声。

倒下!跟上!再倒下,在跟上!沙河的中央到河对岸的阵地不足五百米的距离,成片的尸体在河面漂流,成堆的尸体倒在河岸上。

经历了丹东战役后,库罗帕特金非常清楚中国军队的装备已经凌驾于俄军之上,也清楚的知道突破沙河将面对什么样的一场杀戮,但是他没得选择。作为一个标准的优秀的军人,库罗帕特金永远不会选择坐以待毙,哪怕最后一搏意味着死亡,意味着这八万俄军要不断的拿生命去填补,也在所不惜。

库罗帕特金最希望看见的一幕终于出现了,河对岸的阵地上,中国士兵开始后退了,放弃了一线阵地,潮水一般的俄军顶着猛烈的炮火冲过对岸,建立起一个桥头堡。

“太好了!全军突击!”库罗帕特金下达命令后,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回头看看身边的副官,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渡河了。

排成队伍的士兵,在黑暗中默默的忍受着初春河水刺骨的凉意,库罗帕特金也不例外,跟在队伍中拄着一根副官准备的棍子,一步一步的躺着齐腰深的河水慢慢的移动着。一发炮弹就落在三米之外,七八名士兵在爆炸中发出短暂的惨叫声。猛烈的炮击还在继续着,听声音不是什么大口径火炮,而是中国军队特有的迫击炮,一种射击迅捷,弹道呈弧线的非主流的火炮。就是这种火炮,俄军战前曾一度判断,中国军队由于财政问题,无法大规模的装备大口径火炮,所以才采取了一种折中的办法,现在看来这种观点非常的可笑。尤其是在丹东阻击战的过程中,库罗帕特金深切的体会到,这种火炮在近战的过程中压制威力的巨大。

一具一具的尸体顺流而下,炮击还在疯狂的继续着,受伤的士兵惨厉的叫声,在凌晨的黑暗中听起来是那么的恐怖,火光、爆炸、无数的尸体、鲜红的河水、惨厉的哀号声构成的画面,根本就是地狱一般。

也许下一发炮弹就会落在我的头上!库罗帕特金内心如此想着,脚下越发的卖力的加快着节奏,黑暗中河岸就在十几米外,登上对岸也许就能获得新生。

“是时候了!”余震笑着走到沈从云的面前,眼睛轻轻的扫了一眼棋盘,沈从云捻起一枚棋子轻轻的落下,笑道:“你是总指挥。”

余震点点头,走到中间巨大的圆桌上,操起电话大声怒吼:“开始!”

早就憋了一股劲的重炮阵地上,一门一门口径至少在75毫米以上的火炮,炮管对着黑幽幽的天空。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后不久,指挥所内冲出一名信号兵,高举着红旗挥舞着。

终于从河面走上了坚实的河岸上,库罗帕特金还没来得及长长的出一口气,一阵尖利密集的呼啸声响彻了夜空,库罗帕特金苍白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的涨红,不等他作出反应,身后的副官已经狠狠的把他扑倒,压在了身下。

沙河对岸的滩头,几乎在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片火海。整整五公里的河岸无一幸免,密集的炮弹雨点一般的落下,炮声震的大地都在颤抖。

火海之中是无数呼号奔走的俄军士兵,最后一点斗志在猛烈的令人窒息的炮火面前,完全丧失殆尽,俄军顿时乱作一团,再无队形可言。

猛烈的炮火持续了半个小时后,天空露出一片鱼肚白的光景,辽东平原上想起了嘹亮的军号声,中国军队出击了。

炮声震天动地,喊杀声响彻云霄,无数的刺刀在火光中闪耀着,十余万中国军队向俄军发起了致命一击。进退不得的俄军再无幸免的可能,俄军士兵唯一等做的就是四散各自逃命。库罗帕特金非常努力的约束着部队,想组织起一道防线来,但是这个努力很快就化作了泡影,每一个他能找到的军官,此刻都趴在地上颤抖,激灵一点的早就撒丫子跑路了。

黑暗中库罗帕特金只能由身边几十人的卫队护着,简单的辨明了一下方向,朝旅顺方向逃逸。

天终于亮了,太阳还没有露出脑袋的晨色中,沙河两岸弥漫的硝烟依旧,站在高地上极目远望,看见是一个巨大的战场,看见的是战场上无数端着刺刀的中国士兵在追杀溃散的俄军,到处都在喊着缴枪不杀,到处都是俄军丢弃的武器,随处可见的是俄军和倒在地上的惨叫的伤兵。

……

“大人,大局已定了!一个小时前,第二、三两个军两面夹击下,俄军彻底溃败,……。”余震的话刚说到一半,立刻及时的闭上了嘴巴,作战室内的靠椅上,沈从云正仰面靠着椅子,发出一阵低沉的鼾声。

“嘘!”柳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轻的给沈从云牵好盖在身上的褂子,慢慢地站起走过来低声道:“三天三夜了,这一路上大人就没怎么睡,其实啊,他的心里最着急,只是脸上没露出来而已。”柳婷说着得意的笑了笑,仿佛一个小孩子发现了大人的秘密一般。

余震这才注意到,难怪整个大厅内一片安静,偶尔有人在走动,都是蹑手蹑脚的,做贼似的在走。

好消息一条一条的从前方传了下来,余震、刘永福、万树生三人脸上的笑容几乎都没停止过,不过又都让人觉得有点美中不足的感觉。

“我说,我这心里怎么觉得差了点啥来着?”神态悠闲的万树生,捧着茶杯在指挥室内嘀咕着。

“我也这么觉得!”余震没来由的露出一丝苦笑,好像就是心里还缺点啥才美满的感觉。

“我说,你们是不是好像小时候,做了啥光彩的事情,回家想告诉大人,结果大人就是不在家,憋在心里那个难受啊?”刘永福打趣的笑着问,万树生听了一拍脑门道:“对对!就是这个感觉!”

三人顿时相互看了看,不由的发出一阵舒心的哈哈大笑,原来刘永福说到点子上了,不就是沈从云睡着了,没能当场显摆一下么?

“笑那么大声做什么?捡到钱包了?”沈从云的声音从门外穿进来,门被推开,沈从云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进来了。

“大人!”三人同时敬礼,沈从云一抬手道:“免了,说说情况。”

“最新的情况是,半个小时前,第一军从俄军的背后发起了攻击,张光明来电抱怨我们偏心了,说第一军这一次光给人敲边鼓了,啥都没捞着。”余震笑着说,顺手拿过来一叠子电报。

“俄军已经被彻底击溃了,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俄军在四散逃命,第二、三两个军在猛烈的追击中,由于俄军乱跑,我们的队伍也乱了套了,现在的情况是都在追击抓俘虏,一线部队根本联系不上,具体的战果也无法统计。”刘永福给沈从云递上一支烟,笑着解释道。

“照我看,现在虽然只有零星的战斗在进行,但是要想彻底的肃清残敌,得要等到天黑才能有结果。”万树生接着笑道,沈从云听完后长长的哈欠一声,狠狠的伸了个懒腰道:“这样就好,我看这里也没我啥事情了,我回去睡觉。奶奶的!这些日子故作镇定的样子,太辛苦了。”

这三人仔细想想也是,沈从云来到后,脸上不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么?原来都是装出来了。等沈从云出去后,三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又是一阵爆笑。

三巨头之间的笑声传到外头,弄的一干参谋们一阵窃窃私语。

“总统大人才离开,这就算放了羊了!”

“猜猜大人们都在笑点啥?”

“猜个锤子哦,大人们的心思啷个猜嘛。”

春风得意马蹄疾!

尽管余震等人一再劝阻,等了一天的沈从云还是决定亲自到沙河第一线阵地走一趟。正在忙的四脚朝天的余震等人,无奈的只好派出一个营的士兵护送沈从云上路。

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辽东原野上刚刚出现一片嫩绿的景象,枝头的新芽正在蠢蠢欲动的时节。夹带着一丝硝烟的味道,和煦的春风吹在脸上令人心旷神怡。

大路上依旧是一派忙碌的景象,不断有担架抬着伤兵下来,支撑这些担架的都是辽东各地的百姓。看着这些淳朴的脸上洋溢的坚韧和心甘情愿的笑容,沈从云打心里感觉到一阵快意。这就是中国的老百姓啊,他们要求不高,只要能吃饱就成了,谁能让他们吃饱了,他们就愿意为谁服务。

沈从云唯一觉得遗憾的是,这一仗由于道路的问题,汽车无法大量的使用,过了营口以后就再也没看见汽车的影子了。看来在未来的几年内,大修公路的事情要摆上桌面了。

随着日头的渐渐升高,前方的景象渐渐的变的杂乱了起来,大路上出现了一些士兵押送俄军俘虏往回走,仔细一点的人都能注意到,明显矮了半个头的中国士兵,端着步枪押送俄军俘虏的时候,脸上充满了自豪的笑容。沈从云不难理解这种笑容的来源,从1839年开始,65年过去了。洋人在中国的大地上耀武扬威的日子,在这一刻似乎走到了尽头,作为一名见证历史的军人没有理由不自豪!

自豪的感觉同时也在沈从云的内心油然而生,沈从云敢对翻身下马,拦住一名小战士笑问:“小鬼,这些俘虏都是你们抓的?”

虽然没有认出沈从云是谁,但是小战士还是感觉到沈从云不同常人的气质,下意识的啪的一个举枪立正道:“报告长官,我们连一共抓了38命俘虏,都在这里呢。”

小战士脸上多少有点紧张,沈从云笑着上前,从他的肩膀上拿过来一支缴获的步枪,熟练的拉了拉枪栓后笑道:“这枪不错,送给我行么?”

小战士有点犹豫的四下看了看,这时候后面上来的一位少尉过来,啪的一个敬礼道:“长官,按照我军的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

沈从云听了露出一阵遗憾道:“是这样啊,那就……。”没等沈从云的“算了”说出口,这位上尉脸上露出一阵激动的笑容大声道:“不过校长您作为全国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学生可以为您破例一次。”

给认出来了!沈从云不由的笑了,仔细的打量着少尉道:“你是哪个部队的?上海武备学堂还是天津讲武堂毕业的?”

“报告校长,学生辜振武!是天津讲武堂毕业的,现在是第二军六师36团三营二连连长。”

沈从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拿起步枪问道:“认识这是什么枪么?”

“莫辛、纳甘式,1891年成为俄军的制式步枪。也称为M1891步兵步枪,国内称之为水连珠步枪。口径7.63mm,全枪身长1306mm,带刺刀后全长1738mm,空枪重4.22KG,枪口初速为615m/s。身高臂长的老毛子用这枪拼刺刀,占老鼻子便宜了。”辜振武回答完毕后,还补充了一句,可见平时北方军区对俄军的研究到了之细致,这样的仗怎么会打不赢呢?

“这也是一代名枪啊!”沈从云感慨了一声,心道这一次中俄战争打下来,缴获的俄军武器肯定不在少数,日后得找个途径消化一下啊,拿去当废铁回炉,肯定是浪费了。要说莫辛、纳甘式也是好东西了,可惜沈从云已经决定采用德军的K98,一直致力于装备制式化的建设,从未来战场弹药供给来考虑,这些缴获的步枪似乎也只能另谋出路了。

告别了辜振武,沈从云继续上路,一路上脑子里滴溜溜的乱转,从历史上的发展看,日俄战争失败后,俄国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武装暴动,既然是暴动,就会需要武器。嗯嗯,看来要请赵星龙辛苦一下了,联系一下买家,换点卢布回来也算增加一点外汇储备了。至于俄国资产阶级革命,最终还是要被扑灭的,不然谁去打一战?沈从云又上哪去发战争财?联想到这些,沈从云又想到尼古拉二世这个倒霉蛋,他可能是俄国历史上最失败的沙皇了吧。

终于来到沙河前沿了,早就得到消息的刘永远,带着部署直接迎出来五里地,见到沈从云后领着往前沿阵地走来。

一路之上到处都是乱哄哄的,最多见的就是倒毙在地上的俄军士兵和被押着下去的战俘了。俄军俘虏大多穿着厚厚的长袄子,大部分留着大把胡子的俄军士兵,头发乱糟糟的,身上脏的半年没洗澡的样子。脸上沮丧透顶的表情,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以往在辽东半岛上耀武扬威的俄军士兵,可能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硝烟的气味夹着浓烈的血腥气息在空气浓密起来了,一直皱着眉头的柳婷,已经忍不住找地方吐了几次了。沈从云干脆让人把她领走,跟着刘永全来到河畔的高地上。

站在高地上沈从云看见了现代战争最惨烈的一幕,绵延两三公里的河面上,漂浮着数不清的俄军尸体,沙河水已经变成了一种暗黑色,还没来得及打扫的河岸边,一层一层的躺着向前倒下的尸体。沈从云完全可以想见,就在昨天凌晨的时候,俄军是以何等密集的队形往前冲击的。沈从云知道的历史上,俄国即便败在日本手上,依旧是一等一的世界强国。俄国十月革命后,随着二战的结束,到后来的中苏恶交,一个庞然大物整整压的中国几十年喘不过气来。一个民族能强大到那种地步,肯定是有原因的,抛开个人情感的因素来看,俄罗斯民族的坚忍和强悍,也许在这些俄军渡河的瞬间,能够窥见一丝端倪吧。

不过历史终究是历史,既然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并且撬动了历史发展的轨迹,那么很多事情就由不得别人说了算了。随着中国的提前崛起,未来在世界的东方起主导地位的,绝对允许是历史上的那样。

内心一番感慨后,沈从云回过头来,对这随行的军官以及所有正在打扫战场的士兵们怒吼:“士兵们!你们看见没有,你们打败了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列强的军队。就是这个国家,从17世纪开始,一直不断的蚕食原本属于中国的领土,在中国的地盘上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惨案。现在,你们将他们打败了,你们无愧于这个时代!你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国家在强大!我坚信,在未来你们将继续获得胜利,中国崛起的脚步,因为你们的存在而势不可当!中国必将重新屹立与世界民族之巅!你们的脚步必将一次又一次的踏着胜利,去征服整个世界!”

所有人在沈从云这番话之后,变得激动不已,每一个士兵的目光中都涌起无限的自豪和骄傲!沈从云充满了鼓动性的话语,让每一个士兵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操起家伙找老毛子拼命去。

胜利了,领袖就站在大家的中间,还有什么比这样的记忆更能令人难以忘却的?

“中华民族万岁!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打倒沙皇俄国!把老毛子从中国的领土上赶出去!”

政训部主任及时的振臂一呼,顿时引发了山崩海啸一般的怒吼声!悠悠东流的沙河在怒吼!长白山在怒吼!渤海湾在怒吼!吼声直上九天!

毙伤俄军五万,俘虏八万,缴获火炮四百余门,马克沁一百余挺,步枪无数。整个辽东战局告一段落,北方军区交上了一份令全国军民狂喜的答卷。消息传开,国内所有的报纸都刊登了这个消息,所有报纸的销量都翻了几翻。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新快报》,找了十几辆卡车,拉着紧急加印的十万份号外,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上挥洒着,全部免费!

东北大捷!各大城市里上至高官下至贩夫走卒,每一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战争初期压抑人们心头的阴霾,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爆发出来了。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所受的憋屈,在这一瞬间全部都释放出来了。首都北京、上海、天津、南京等大城市,学生们走上街头,欢呼雀跃的庆祝胜利。各大城市的欢庆活动一直进行到半夜,开战之初所有不看好中国军队的言论,似乎在东北大捷的消息后,全部消散在暖洋洋的春风中。

消息传开的第二天,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全名支持对俄战争的浪潮,各地组织的捐款箱前,排起了长龙。人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迫切的笑容,人人都想为这场为民族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尽一分力。全国所有军校的门前,连续一个月挤满了前来要求报名的青年学子。

“当兵去吧!为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而战!”这句发表在《中央日报》上的大标题,成为了年轻学子中最流行的口号。

……

“胡闹!这文章是谁写的?捣什么乱嘛!什么《当兵去吧!为中华民族的生存空间而战》?国家要大发展,中华民族要扩大生存空间,需要的是各式各样的人才,这个作者是谁?这么瞎胡闹?年轻学子都当兵了,国家各行各人的人才补给怎么才能后继有人?”

沈从云拿着报纸气哼哼的样子,柳婷见了愈发的得意了,脸上一副小狐狸摸进农家鸡笼的表情,朝沈从云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伸手朝自己的鼻子上指了指道:“不好意思,罪魁祸首就在您的面前。”

这一下沈从云没脾气了,只能是瞪了柳婷一眼道:“电报是怎么发回去的?别告诉我你用了我的随身电台啊。”

柳婷笑嘻嘻的上前,把沈从云往椅子上一按道:“我的总统老爷,我哪敢啊?您的随身电台那可是国家至高无上的机密所在。电报是我托人带到盖平去发的,别说是您的电台了,军区电台的主意,我都没敢打。凡事我有分寸,事关国家机密所在,我一律不介入。”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突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青鳞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抗日战争的细节1 腐蚀花园 [综英美]魔法学徒 樱花秘密基地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张公案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铁血雄兵川军团:刀光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