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掩体推进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两难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旅顺外围的几个制高点,在连续三天的炮击中,203高地无疑是最受照顾的一点。开始的时候炮击停顿的时候,俄军士兵还冲上阵地准备防御,结果中国军队的步兵压根就没动静,上了阵地的俄军被炮火轰的个七荤八素的,损失不小。吃了亏自然是要学乖的,习惯了中国军队只炮击不出兵后,高地上的炮台连还击都懒得还击了,阵地上也只留几个观察哨。

6月15日一大早,趴在阵地上的俄军观察哨上,一个俄军士兵守了半夜,正在不停的打着哈欠。今天的运气不错,中国军队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晨六点开始准时轰击。头顶上没有了炮弹的威胁,这个士兵正盘算着等下去哪弄点酒,喝一点好好睡一觉的时候,突然听见高地下面一阵沙沙的声音,把头探出去往下面看了一眼,这个士兵顿时傻眼了。

高地下上千中国士兵正悄悄的往上爬,好像每个人的肩膀上还扛着袋子。“敌袭!”尖锐的哨子声响了起来,高地上顿时热闹了起来,俄军士兵纷纷快速的进入阵地,炮台也开火压制。

中国军队的炮兵这时候再次怒吼,拼命的往山头上开火压制俄军的火力点,三百余门重炮顷刻间将山头打成一片火海。

俄军在炮火中苦苦挣扎着,拼命的射击,可是出乎俄军预料的一幕出现了,中国士兵丢下肩膀上抗的沙袋,立刻后撤了。冒着炮火冲上阵地的士兵,在密集的火炮打击下,伤亡了上百人,据让白忙活了。

张光明站在下面,看着阵地上俄军忙活的样子,心中不禁有点小得意。对自己玩的这套虚虚实实的把戏的效果,颇为满意。

“孙子们,没看过三国吧?”张光明得意自言自语了一声,眼见高地上俄军好像消停了一些,笑着回头道:“继续。”

炮火还在继续,上千士兵又弯着腰扛着沙袋成散开队形往上摸,刚刚进入俄军机枪的射程,丢下沙袋就往回跑,俄军的炮台发出的炮弹,只能追上点屁股,没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了一早晨,俄军总算是看出点什么来了,中国士兵丢下的沙袋渐渐的多起来,一道长长的战壕初现端倪。

面对这样的局面,俄军一点办法都没有,出击吧是找死,只能用炮台上的火炮轰击,效果同样不明显。康特拉琴科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来到高地上观察了一下,发现中国军队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行动的时候队形散的很开,完全违背了当今的军事理论嘛,好像有点不会打仗的样子。

下午,提高警惕的俄军,没能等来中国军队的再次动作,天色渐渐的黑下来,满身伤痕的203高地在落日中呻吟着,偶尔一阵炮弹,打的阵地上一阵鸡飞狗跳。

夜半!张光明和第五军代理军长段志高一起出现在指挥所内,两人一阵低声一轮着。

“这法子行不行啊?”段志高一脸的疑惑,端着望远镜从观察孔内注视着高地上的动静。

“呵呵,我心里也没底啊,不过听说这是总统给支的招,用土木掘进的方式,缩短步兵的攻击距离。沙包垒战壕,这是我临时想起来的,只是第一步而已。”张光明也有点没底气,按照他的想法,正常攻击多省事。不过总统三令五申,别在旅顺城下复制俄军在绥化遭遇的惨痛损失,所以张光明也只能慢慢来了,用乌龟的速度慢慢的往前逼进吧。好在沙包的问题很好解决,附近的百姓听说是打老毛子用沙包,二话不说呼啦一下来了上万百姓帮忙,从火车上把一车一车的草袋子卸下来,把泥土往袋子里装好扎口,运到指定的地点。

天空中别说是月亮了,连星星都没有一个,这中夜晚换成平时,伸手不见五指。黑夜中高地上的探照灯晃来晃去,俄军士兵瞪大着眼睛注意着下面的变化,眼睛都看的累半死。

“迫击炮上去了!后续部队也在准备!老天爷帮忙啊!”段志高感慨了一句,黑夜中影绰绰的看见士兵背着迫击炮往上摸。

借着黑暗的掩护,几十门迫击炮慢慢钻到了预先用沙袋垒起的掩体后面,一阵忙碌后,炮手准备完毕。

“时间到!开始!”

咚咚咚!迫击炮特有的呼啸声响了起来,目标全是奔着俄军的探照灯去。

没有一盏探照灯能逃脱被击毁的命运,整个高地在短短的两分钟内漆黑一片,俄军阵地上顿时热闹了起来,备用的探照灯不停的打开,立刻招来山下一阵重炮的轰击。

203高地上的指挥官波罗廖夫,顶着炮火往下观察,总算是看出来点意思了,高地下面中国士兵正在挥舞着一把一把的小铲子,从远处往高地下挖过来。

“开炮!开炮!”这些天损失挺大的各炮台,又一次响了起来。尽管俄军的炮兵已经非常卖力了,可是对那些弯着腰在山脚下继续干活的中国士兵,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们该怎么挖还怎么挖。更要命的是,藏在掩体后面的中国小炮,居然神奇的还能找着目标,一架又一架的探照灯遭殃了不说,炮台火炮对这些迫击炮的压制,居然没有什么效果,高高的掩体遮住了炮弹的杀伤力不说,机枪也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非但如此,机枪还要当心一点,迫击炮的弧线弹道,不时将炮弹丢在俄军机枪阵地的脑门上,炸的一片鬼哭狼嚎的。

“该死!”波罗廖夫头疼了,似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国军队在往前挖掘,大炮和机枪丝毫都派不上用场,倒是敌人的迫击炮,没有任何射击死角。早就听说中国军队中装备了不少叫迫击炮的玩意,德军也装备了不少,偏生国内对这种火炮虽然也在关注,就是还没正式装备到俄军中,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轰自己。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中国军队不停的挥舞着小铁锹,将战壕挖到俄军一线阵地的五十米外。可把张光明给乐坏了,这一招还真的管用了,士兵扛着沙包在战壕里走,到了前面把沙袋往前一垒,长长的一道掩体树立了起来。迫击炮藏在掩体后面,专打俄军的机枪阵地,效果还不是一般的好。

三十万个沙袋啊,都是战前紧急从南方调运来的,难怪去年冬天的时候听一个探家回来的士兵说,总后派人拼命的收购草袋子,南方农民都乐坏了,冬天农闲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编织草袋子。

张光明的开心和波罗廖夫的愁眉苦脸成了鲜明的对比,趴在指挥所内观察着山下的动静,波罗廖夫对这种赖皮的战术,实在是有点老鼠拉乌龟,无从下手的感觉。

大尉尼古拉耶维奇摸到身边的时候,波罗廖夫也没注意到。

“将军,麻烦您跟着来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波罗廖夫对部多少有点不满的嘀咕到,没看见我正在发愁么?

“你跟着来看看就知道了。”

尽管非常的不快,波罗廖夫还是跟着去了,来到一处高大的掩体后面,一具长相奇特的火炮出现在面前。

很明显这是一门老式的口径为47mm的海军臼炮,装在带有轮子的炮架上,波罗廖夫实在不明白这玩意能做啥。

“将军,这是我受到中国军队迫击炮的启发,这几天拼装起来的一门炮,以大仰射角发射长尾形炮弹,应该能起到和迫击炮相似的效果。”

波罗廖夫眼见一亮道:“不管怎么样,打几炮试一试!”

尼古拉耶维奇连忙张罗着装上炮弹,调整了一下角度后,一发炮弹飞了出去,落在中国军队垒砌的掩体前面。

“还差一点,再调整一下角度。”波罗廖夫说着摆弄了一番,又是一发炮弹出去了,第三次发射的炮弹,终于落在了掩体里头的时候,波罗廖夫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开战以来每天伤亡过百没有还手的机会,这一会总算是找到办法了。

波罗廖夫吼叫道:“去吧,把能找到的这种炮都给我装起来。”

看着前沿掩体的日渐完善,张光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了,回头朝段志高笑道:“明天我们同时动手,对鸡冠山、二龙山、203高地同时发起猛攻,我要俄军顾此失彼!”

……

渤海湾一片宁静,飞龙号快速巡洋舰在旅顺口外游弋着,又不敢过分逼近附近海域,这地方早就让中俄海军布下了大量的水雷,运气不好撞上去,那才叫愿望呢。

天空阴沉沉的,西边的乌云密密麻麻的压在旅顺要塞的城头上,海面上风吹的急急的,水兵帽子后面两条飘带飞舞着,发住呼啦呼啦的响声。

施达仕照例站在飞桥上,举着望远镜不时的四下张望一下,已经下午五点半了,看这意思是要下大雨了。

“大人!快看前面!有情况!”高高的瞭望塔上,传来水兵急促的喊叫声,施达仕一激灵,心道不会是俄军突围吧。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两难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师尊他不想[穿书] 勒胡马 反派消极怠工以后 死亡回旋[无限] 战天京:晚清军政传信录 死亡约会 艺术谋杀 明朝好丈夫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