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决定性的战役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俄战争正在激烈的时候,尽管战场上连战连捷,但是沈从云在会见南洋华侨代表说出的这番话后,第二天就见了报纸,同时上报纸的消息,还有外交部的照会内容。

尽管俄国战场的连战连捷,让国人变得底气足了许多,可是晚清数朝积淀下来的,对洋人的恐惧心理,大有冰冻三尺的意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了的。更别说眼下中国正和俄国打的热火朝天呢,所以巨大多数国人的言论,都以为这时候树敌过多,实在是犯不着嘛。

各大报纸在报道该事件的时候,都表示出一种谨慎的态度,想过的评论也都一再强调要克制。唯有《中央日报》跳出来,旗帜鲜明的表示,海外华人与祖国一脉相承,也是炎黄子孙。如果连他们都庇护不了,国家颜面何存?又谈何强国的风范?这话说的,隐隐将中国列入强国的行列了,多少有点大言不惭的嫌疑就是了。

诚然,一些有远见的人,自然不会这么简单的看待沈从云会见华侨时说的这些话。

美、英、德国三位公使,在一次酒会上,私下里交谈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柔可义就表示担心的说:“沈从云已经看见了中俄胜利的结果,迫不及待要把手伸向太平洋了。”

德国公使海靖,根本就不接这茬,尽管德国在太平洋上占了几个岛屿,但是德国的根本利益在欧洲,眼下关注的重心,是在欧洲与法、俄两国之间的角力上,美国人的担心就让他担心去好了。

所以海靖耸耸肩膀道:“沈从云先生一贯是我最尊敬的领导人,他对海外华侨的关心,我完全能够理解。至于什么把手伸向太平洋的说法,会不会是您多心了。”

英国公使则使劲的吸着烟斗道:“沈从云先生在对外政策上,虽然一贯的强硬,但是非常看中与各国的友谊。保护华侨是中国的权利,发表一个强硬一点的声明,还是可以理解的。”

英国人的利益好像距离太平洋就比较远了,只要中国不把舰队开进大西洋和印度洋,英国人才不管那些呢。

实际上三国公使的内心深处,恐怕都会问一个问题,沈从云到底想干啥?他想要从这件事情中间得到一点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中国政府悍然对俄发动战争,目的是为了确立其世界军事强国的地位,这一点倒是人所共知的。

事情仅仅的一个照会那么简单,也就算了。三天之后,《中央日报》发表了一条更为震撼的独家消息。南海舰队的二十艘战舰,近期由舰队司令李准率领下,编队将前往南海诸岛巡视,最远将到达曾母暗沙。

前面说派舰队协助荷兰稳定印尼的局面,后面就跟着舰队出巡了,这消息可谓顿时激起了轩然大波。即便一德国公使海靖,也都忍不住的找到沈从云的总统官邸去,打探一下沈从云是不是打算来真的,别真的在中俄战争最关键的时候,与荷兰人又干上了。

为这件事情紧张的,不仅仅是各国的公使,沈从云的一干大员们,也都紧张了,值此多事之秋,多生事端实为不智,唐绍仪、张謇等人,先后也都找上了沈从云的官邸,希望能问出一个子丑寅卯了。

鸡飞狗跳的时节,沈从云居然不在官邸里,众人四下一打听,沈从云居然有心思一大早到八达岭去溜达。

长城在群山之间蜿蜒,远远看去犹如一条巨龙在云端翻滚,沈从云站在破败的城墙上,任凭山风把头发吹乱。

“不到长城非好汉!长城,如今却是破败了。”手扶着残破的城垛子,沈从云感慨道。

柳婷在边上抿嘴一笑道:“怎么?老爷的诗性发了?当年在镇南关可是又是诗又是词的。人家可是亲自拜读过哦,当时觉得气势是有了,就是格律差了点。”

沈从云老脸微微一红,淡淡的笑了笑,赶紧转移话题道:“你看这万里长城,何其雄伟?历朝历代都是被倚为北方屏障只用。可惜啊,历史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我们,再高大的城墙,也难以阻挡北方少数民族的南下。你知道这其中的缘故么?”

柳婷道:“愿闻其详!”

沈从云道:“长城虽险,然其建立之初衷,就是从战略防御的角度出发的。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堡垒啊!”

柳婷道:“老爷是不是想告诉我,您为国家确定的方针,是从战略进攻的角度出发的?”很显然,柳婷这话多少说出了沈从云的一些想法。

沈从云笑笑道:“也不尽然!”微微的点了一下,没有细细去说,柳婷也知趣的没有再追问,而是眼珠一转笑道:“老爷,南海舰队巡视南海诸岛之事,作为《中央日报》的记着,我有权采访您么?”

柳婷这话问一半留一半倒是火候恰到好处,同意采访的话,接下来的问题就敏感多了,不同意的话,哼哼!女孩家的后续手段总是有一点的。

沈从云苦笑着摇摇头道:“南洋盛产优质橡胶、锡矿等战略物资,而这些物资的生产从业者,主要是我国的华侨。从利益的角度出发,国家必须要出面保护他们。从一个国家的体面上来说,海外华人受辱,国家脸上也没有光彩不是?再有一点,我很担心一件事情,未来的五十年或者一百年后,南海诸岛的主权问题。你别看现在南洋诸国还都是列强的殖民地,这帮孙子可都不是什么好鸟,我现在不动手先把地盘确定下来,日后人家仗着距离近,伸手的时候可不会手软的。”

前面两点,柳婷算是听明白了,后面一点柳婷则不太明白。“什么叫五十一百年后南洋诸岛的主权问题?”

沈从云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解释,也解释不清楚。总不能告诉柳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亚非拉人民掀起了民族独立的浪潮吧?独立之后,这些记打不记吃的家伙,都是势利眼,看到中国政府好脾气,整天就知道抗议这个抗议那个,对那些远离中国的岛屿,你占一个我占一个,赖着不走。

沈从云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所以现在就派舰队出去,管他三七二十一,是我的不是的,都先占了再说,国旗上岛屿上一插,立上碑刻再说。不趁这帮孙子现在还是别人的奴隶的时候下手,还等到什么时候?再说了,这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年代,不过什么岛,进了口袋就别想出去了。

柳婷自然想不到沈从云内心深处的这层心思,沈从云既然没有解释,也就不去问了。

从八达岭下来后,沈从云看见官邸的院子内车水马龙的场面,不过是冲着柳婷微微一笑。留下一句“明天总统官邸发言人将召开记者招待会,大家有什么事情到时候自然就明白了。”说完沈从云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别说外国公使了,连唐绍仪他们都给请出去了。

第二天的记者招待会上,记者们问的最多的问题,自然是中国是否要出兵印尼的事情。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南海舰队巡视的举动,不过是一次舰队在中国领海内的正常巡逻罢了,绝对没有针对任何国家的意思。”这个答案无疑非常的牵强,但记者们再问,就只有一句无可奉告了。

这件事情多少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味道,闹腾了一番后,似乎也就平静下来了。对于南海舰队的行动,别的国家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总不能说我的舰队去看看自己的岛屿上有没有长草,也是一件罪过吧?再说了,南海舰队派出的战舰,都是一些两千吨级别以下的,真正的大家伙都在渤海湾和日本海域溜达呢。真的想打印尼,会只派一些小家伙去?荷兰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欺负了?

一切渐渐的都回复了原来的样子,发生了变化无非是南洋诸国的华侨,走路的时候脑袋抬高了。印尼的土著则老实了一点,对这些土著而言,二十艘战舰的编队,实在是太奢侈了一点,当年荷兰人不过上千人,就在印尼杀了个血流成河。没看见荷兰人现在对华侨都客气了很多么?街上的巡警也没在有事没事的刁难一下华侨了。真要说沈从云从这件事情中捞到了什么好处,也就是南洋各地的华侨们,掀起了一波为国内对俄作战捐款捐物的浪潮罢了。

不过这股浪潮带来的后果,还真让很多人大吃一惊,南洋华侨在短短的半年内,竟然先后捐款五千万银元,当真是一个恐怖的数据。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

走在通往指挥部的路上,沈一阳内心深处有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也就不说了,看他的目光也透着一股异常。

沈一阳提出的战术构思,无疑得到了余震等人的肯定。尤其是旅顺攻克后,吉林会战中争取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的想法,已经在余震等人的脑子里形成了。只是具体这仗该怎么打,克泽带着沈一阳的到来后,帮助余震他们下了决心罢了。

中国人似乎都有这毛病,上位者往往一句不轻不重的话,丢到下边去,就包涵了多层的意思了。沈从云实际上只是欣赏沈一阳的才具,希望他能在基层锻炼一下,为日后的成长打下坚实的基础罢了,并没有特殊照顾沈一阳的意思。

沈从云是看过《连升三级》这个故事的,可惜没牢记这故事,所以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沈一阳来到吉林后,吃住都是跟着克泽不说,别人在他面前说话,也都非常的小心,生怕得罪了这位总统的“亲戚”,换成现代的话说,就是太子党。反正在众人的心目中,沈一阳是下来镀金的,很快就会回到沈从云的身边去,所以嘛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保证没错就是了。一些善于钻营人,偶尔套点近乎,也不是没有。遇见这样的情况时,沈一阳更多的是有点哭笑不得。

身为当事人的沈一阳,内心深处自然对这种“特殊”的待遇感觉到一种不安,毕竟进入总统侍从室之前,和沈从云真的算的上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心高气傲的沈一阳心里明白,他不是沈从云的亲戚,更不是简单的下来转转就回去那么简单的,来了就要上战场。好男儿值此国家多事之秋,不上战场杀敌报国,算什么男子汉?

走进指挥所的时候,克泽正在和余震他们商议着点什么,看见沈一阳过来,克泽露出笑容来。对这个沈从云看好的年轻人,克泽也非常的欣赏他的大胆和敏锐的思路。

余震看见沈一阳来了上前笑道:“沈一阳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商议着,让你回北京一趟,带上新的作战计划,面呈总统大人。”

沈一阳给诸位长官敬礼后道:“为什么是我回去?”

余震道:“这个战术是你提出来的,派你回去给总统大人解释清楚不正好么?”

沈一阳低声道:“各位大人,战术既然是属下提出来的,属下要求做一名执行者。今天前来,就是想主动请缨,带上一个向敌后渗透的小分队,前往联络敌后坚持游击战的队伍,并将军区的战术意图转达过去,把他们组织起来配合整个战役的进行。我想,军区现在也缺这么一个人吧?”

沈一阳这番话,算是说到余震等人的心里去了。在敌后坚持游击战的部队虽然不少,但是现在分散在各地,因为这些部队都没有配电台的,要把他们组织起来,难度还不小呢。确实需要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情。

以余震为代表的军区等人的脸上露出质疑的目光,克泽则是连连微笑点头,表示赞许的样子。

余震道:“你确定要去?这一去可是危险重重啊,要穿过敌人的防区呢。”

沈一阳听出了他们的质疑,更加坚定了深入敌后的决心,来到军区后大家不都把自己当作来转一转就回去的人么?

“各位大人,属下已经决定了,请下命令吧。”

沈一阳回答的非常干脆,克泽在其中一阵推波助澜道:“临出发的时候,总统先生就问过他是否想下一线部队,这个计划是他提出来的,由他去执行,我看是最佳人选。”

有了克泽这句话,这事情很快就确定下来了。沈一阳被破格提拔为少校参谋,带领一个连的兵力,带上三部电台,先期渗透到敌后去,联络当地留下的游击武装。

事不宜迟,当天夜里俄军阵地上又热闹了一夜,中国军队发动了一次全面的骚扰作战,局部地区还动用了团以上规模的部队发起进攻,攻占了俄军的几个前哨阵地。

看着前方冲天的战火,听着不绝于耳的枪炮声,沈一阳在黑暗中屏住呼吸,微微的有点紧张,不时的回头看看身边带队的连长。

“是时候了,出发!”带队的连长低沉的喊了一声,战士们悄然从地面上站起,半蹲着身子朝俄军的防线薄弱点摸了上去。这些日子,中国军队的骚扰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俄军都老实的躲在战壕和碉堡内,打死人都不出来挨迫击炮的偷袭。

这一夜到底有多少部队渗透到敌后,沈一阳并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连升三级。军区给的头衔是“敌后游记总队参谋长”。交代的任务是,到了敌后能联系多少部队就联系多少,把大家都集合起来,然后等在军区的下一步指示。

沈一阳心里非常清楚,把这些敌后游击队捏合起来后,肯定是要找一个带头的。沈一阳现在怀里就装着一份敌后各部队活动范围和负责人的材料,小分队还带着带路的向导,越过俄军的防线后,第一站是找一个叫杨志的上尉带领的一支敌后武装。

沈一阳跟着队伍在黑暗中不停的向前跑,队伍中安静的很,唯有连长不时低声喊道:“跟上,都跟上。”

……

杨志最近的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别看是当山大王,最近连续两次伏击,大大的赚了一票。光是子弹就弄了几万发,吃的喝的也弄了不少。

唯一让杨志不满的是,部队的迫击炮炮弹,是越打越少了。没有炮弹,迫击炮那可就是摆设啊。K98的子弹也早就紧巴巴的了,手下的弟兄们早就换上了不少俄国造水连珠步枪了。守着俄军的补给线过日子,不活泛一点那才叫傻乎乎呢。

老毛子的铁路从绥化往前边修的越来越近了,这一点让杨志颇为头疼,火车这玩意速度快,老毛子在火车上架上机枪,这打家劫舍的活计,以后就很难做了。杨志也想过去破坏铁路,可是俄军对铁路沿线的防备森严,动了几次歪脑筋都没占着便宜,还损失了十几个人。

无奈之下,杨志只好另想办法,派人去联络附近的几个山头,看看大家是不是联合起来,干一票大的,总不能让老毛子安心的把铁路修起来不是?隔三岔五的派人去打黑枪、打黑炮,这属于隔靴搔痒。

阳光透过树梢洒落在林子里,靠在树干上,杨志眯着眼睛打着盹,心里正在盘算着等派出去的联络员回来后,看看该找什么地方下手好呢。林子很大,三百来人的兄弟,分布在零散的窝棚内和林子间的草地上,有的在说着闲话,有的在干着自己的事情。

现在的时间是午后,最近俄军在补给线上的戒备越发的严密了,杨志也变得谨慎了起来,一般不轻易出动。只是派出十几人的侦查小分队,四处打探消息,确定了是好买卖才出动大队人马。

刷刷的风吹出林声中夹带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杨志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嗖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周围的兄弟们别看在那无所事事的样子,实际上眼睛都注意着杨志呢,见杨志有反应,其他呼啦一下都站了起来,哗啦哗啦的枪栓拉动声响了起来。

“是常三回来了!”前方的警戒哨传来的话,让众人放下心来,没一会一个小个子领着一群穿着灰色军装的人出现在十几米外的林子里。

杨志看见这些穿着军装人出现了,顿时脑袋猛地嗡的一声,心里冒出一个强烈的念头,是军区下令要反攻了么?

“进攻!进攻!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这是名誉校长沈从云,在某次到学校演讲时着重强调的一个理念。沈从云一手缔造的这支军队,并为其凝聚了建军的灵魂,那就是进攻!中俄之战到现在,杨志还没参与过一次进攻战呢,现在也许就要迎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进攻行动了。

通过俄军防线的边缘后,走了三天三夜的沈一阳,在向导的带领下,这支小分队终于找到了要找的第一个目标。

当看清楚沈一阳带领的小分队带着电台时,杨志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这时候兄弟们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人时,一阵欢呼声在林间响了起来,久久的回荡着。

……

尽管斯蒂芬脸上保持着平静,但是沈从云还是从他闪烁的目光中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斯蒂芬刚刚从美国回来,表面上说是来述职的。

简单的谈了谈这一趟去美国的收获后,斯蒂芬犹豫了一下,目光显得有点迟疑的看了看沈从云的表情。

沈从云:“斯蒂芬,我们是老朋友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斯蒂芬慢慢的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木盒子,轻轻的往前一推道:“这是古巴产的雪茄,一个朋友托我转交给您,并让我带他向您问好。”

沈从云眉心微微的跳了跳,很快就微微的笑了起来,拿起这个做工精致的盒子打开后看了看道:“这可是好东西啊,有钱都未必能买的到,就是劲大了一点。”

斯蒂芬:“您不想知道,是谁托我转交给您的么?”

沈从云:“怎么?难道你还会不说么?我这不正等着你往下说么?”

斯蒂芬苦笑了一下,在生意场上多年,和沈从云打交道也十几年了,尽管从表面上来看,沈从云和斯蒂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实际上斯蒂芬心里非常清楚,沈从云和自己之间总隔着一点什么。

“沈,您在看看这个。”斯蒂芬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张支票,轻轻的搁在桌子上。沈从云定睛一看,上面写着500万的金额,正牌的美国花旗银行的本票。

这年月五百万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斯蒂芬这时候拿出这份钱来,无疑是这个送雪茄的朋友托他转交的。

“斯蒂芬,中国有句话,无功不受禄。你能告诉我这钱是怎么回事么?”

斯蒂芬沉吟了一番道:“沈,这是美国犹太人领袖之一,耶科勃、歇夫先生托我转交给您的。”

沈从云楞了一下道:“哦?这是为什么?”

斯蒂芬:“歇夫先生对尼古拉二世掀起的虐杀犹太人风潮极为仇恨,中俄战争爆发以后,歇夫先生四处筹款,希望能对中国人民的正义战争起到一点帮助,这笔款子不过是第一批,下一笔款子大约会在一个月后,打入联合基金的帐户。总的来说,歇夫先生希望中国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听到“中国人民的正义战争”这个说法时,沈从云不由的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一个犹太巨贾,居然这样说话,实在让沈从云忍俊不止。

斯蒂芬脸上露出微微的不快,沈从云察觉后收起笑容道:“斯蒂芬,请原谅我没能控制好情绪。我承认歇夫先生说的没错,这场战争中国确实是正义的一方。好吧,现在我们该往下说了,这笔钱我想不是那么好拿的。你先别说,听我说说看对不对,你再表示你的意思。”

斯蒂芬最怕的就是沈从云这一点,任何事情只要到了沈从云脑子里过一遍,几乎从来没有看走眼的。斯蒂芬一脸苦笑的点点头,等着沈从云往下说。

沈从云:“斯蒂芬,首先我还是要好好的感谢歇夫先生。接下来我想说的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刺后,犹太人在俄国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批犹太人被赶出了辛苦营建的家园,其中有上万人流亡到中国的东北。1894年,法国犹太人炮兵上尉得雷福斯冤案,导致了法国爆发反犹浪潮。同时也促生了赫泽尔先生《犹太国》一文的诞生。俄军虐犹风潮爆发后,爱德华、罗斯柴尔德先生,一直致力于在中东购买土地,让一些犹太人到中东去耕作建设新的家园。这些年犹太复国主义在犹太民族之间盛行,一些犹太巨头,也纷纷伸出援手,希望在南美或者耶路撒冷重建犹太国。”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一剑封仙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珠穆朗玛之魔3 民国奇人 曾是壬生狼 史上第一密探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福尔摩斯症候群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