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丰收年

上一章:第四章 忧患意识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南海舰队交上来的报告,沈从云忍不住一口茶水全喷出来了。李准这个家伙,还真能瞎揣摩上意,让他带舰队出去兜一圈,无非是想把南海诸岛日后有主权争议的岛屿给先霸占了,结果这家伙玩了一把楞的,竟然直接绕着菲律宾和印尼转了一圈,沿途的岛屿也不管是不是中国,全部派人上去竖了牌子。

什么中沙、西沙、南沙的这些群岛就别说了,怎么把人家印尼的周边的几个小岛也给占了,还派陆战队上了岛把当地居民给驱逐了。奇怪的是,李准的这一混蛋举动,居然没有引起美国和荷兰的反弹,连句抗议的话都没有,这都是在搞什么嘛?

按说李准的南海舰队,全是一些小吨位的战舰,绝大多数都是甲午年间的老货,这小子怎么胆子就这么大?

美国方面目前没表态,恐怕是为了顺利完成调停日俄矛盾的缘故,还有一个可能是因为美国人抢了菲律宾的时间不长,内部的矛盾还没有完全理顺。至于荷兰人,沈从云想到这里就笑了笑,“海上马车夫”如今还算一盘菜么?东海舰队打败了号称世界第二的俄国海军,荷兰人恐怕还担心李准脑子一发热,直接打上门去吧。反正李准占的都是些小岛,荷兰人的利益没有被触及多少,估计想想也就算了。

沈从云这一番想法,还真的猜对了个八九不离十。从越南起步到如今,沈从云给整个世界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以铁血著称的政治人物。尤其是甲午战争时期,对待日本士兵不要俘虏的政策,真的给人一种残暴的感觉。偏生这么一个主还挺能打,法国人打败了,日本人也收拾,如今连俄国人也给端掉了。荷兰人可不认为自己的实力比俄国强大,自然能忍的也就忍了。至于美国人,别看工业实力世界第一,在军事力量上却难以和一个强国沾边。最关键的一点,中美关系还出于一个蜜月期,李准的行径很大程度上,美国人理解的是要给荷兰人一个警告,而不是针对美国人来的,所以也就放任南海舰队的行径。

沈从云并不知道,关于这一点上,美国驻华公使柔可义,专门给总统写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柔可义表示了深深的担忧,认为沈从云领导下的中国,此举无疑是向外界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随着中俄战争的结束,沈从云的注意力很可能从陆地转移到海面。报告中国重点分析了美国海军和中国海军实力的对比,结果对比之后的是令人沮丧的,以目前中国海军东海舰队的实力来看,已经位居世界第四,亚洲第一。更令人担忧的还是中国的造船业的蓬勃发展,在过去的五年内,中国一直在不断的引进欧美的先进造船技术,大量的引进各国人才,从中国自行生产的万吨级货轮的情况来看,只要军工技术能达到要求,中国完全能够自行生产大型的战列舰。

柔可义最后在报告中强调,一旦中国具备了海军战舰自我输出的能力,那么这个GDP一直出于世界前列的国家,绝对有能力在十年之内,打造一支世界一流的海军。一旦这一点不幸言中,那么未来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就无法获得保证。

不能不说柔可义的目光十分敏锐,这个时代海权和陆权之间是存在冲突的,任何一个国家想同时发展这两个方面,都会被看成一种不现实的做法。以当年的拿破仑的强大,努力发展海军的结果,还是无法对抗英国海军。

如果沈从云知道柔可义秘密上交了这么一份报告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的。沈从云就是想凭借对历史的先知,在未来的十年间利用欧洲列强的矛盾,从中不断渔利发展自身,就是要海军陆军一起抓,两手都要硬。以美国人的工业实力,如果这个时候采信了柔可义的建议,那么美国要想打造一支实力强大的海军,其发展速度绝对不是目前的中国能比拟的。

沈从云应该暗自庆幸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之前,美国人还没有意识到要去做一个世界霸主。这个年代还是英国人是老大的年代的,美国人更不会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元气大伤,不复从前了。

沈从云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所以在放下李准的报告后,沈从云决定还是要嘉奖一下李准,南海舰队在南海诸岛的举动,尽管看起来有点鲁莽,但还是大长了一把中国人的志气。

中俄谈判还在遥远的美国朴茨茅斯拉开序幕的阶段,朝鲜李氏王朝通电发表声明,放弃对朝鲜半岛的统治权,归顺中国。次日,中国政府宣布,朝鲜正式并入中国的版图,改名为高丽省。

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朝鲜王室哪有那么高风亮节?一句话,这是刺刀下产物。

中国人可不管什么猫腻不猫腻,只知道中国的疆域扩大,这是自从清康熙年间的《尼布楚条约》之后,中国首次获得了新的领土。一股大中华民族主意的思潮,在朝鲜被吞并之后,悄然在中华大地上兴起。

中俄谈判历时一个多月,12月下旬总算是在讨价还价的拉锯中,谈判结果出来了。领土问题以目前双方实际控制的区域为新的边界;俄国放弃在中国取得的政治经济方面的特权;战争费用问题,大家各自解决;战俘问题以后再行协商解决。

中俄之间签订的合约,还叫《朴茨茅斯合约》。消息传回国内,立刻引起了新一波的欢庆狂潮。正如沈从云在吉林会战结束后说的那句话,“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整个中国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无上荣光,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磨难后,重新站起来的感觉在这一刻如此的强烈和真实。

1904年的冬天尽管依旧寒冷,但是北京城里每一个人的心都是滚烫的。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过后,北京城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与往年不同的是,百姓感受最强烈的,无疑是年关好过多了。过去的一年内,百姓们可做的活计明显比往年多了,铁路、公路、工厂的建设处处可见,北京城的改建也拉开了序幕,旧有的破败的马路,如今都换成了水泥铺就的平直的大路。寻常的百姓,只要原先有住房的,只要补上一点小钱,就能住上宽敞的新楼房。

街道上的商铺比起以往多了许多,往年雪后的街道上泥泞不堪的场面如今大为改观,水泥道路上的积雪一大早就让环卫局的工人给清理的七七八八。太阳暖暖的爬上来的时候,北京城里很快又热闹了起来。快过年了,谁不想趁着天气好,出来寻几个钱还过年?

站在一家布店里,沈从云好奇的看着这里头成列的货色。精明的伙计一看这主,就知道是买东西干脆的,殷勤的上前来指着沈从云拿在手上的布道:“这位爷,一看您的打扮,就知道您不是常出来买东西的。”

一身便装的沈从云,听了这话不由的乐了,心道想当初我也是讨价还价挑三拣四的主。

“呵呵,这话怎么说的?你怎就看出来我不是常出来买东西的。?”

伙计殷勤的笑着上前道:“您拿手上的布,是英国人的货色。烦劳您往这看!”说着,伙计一指右手边的墙上的一方红纸,上面写着“如果您爱国,请支持国货!”

沈从云看见这标语,顿时一阵狂汗,赶紧放下手上的布笑道:“原来还有这么一说,不过你们是做买卖的,怎么在这店里头贴这标语?”

这时候柜台里的掌柜放下手上笔,笑眯眯的上前解释道:“这位爷,您别听这小子咋呼。你看上什么,就买什么好了。这标语是我那个在学堂里读书的儿子倒腾的玩意,为这他跟我叫劲了一晚上,说了一大通道理。他识字多,看的书也多,我说他不过,就随他弄好了。结果我家小子不依不饶的,让伙计有客人上门的时候,看上外国货了,就跟人这么说。您说这买卖能这么做么?”

掌柜的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一份骄傲,嘴巴里不以为然的,心里指不定为自家儿子的壮举有多骄傲呢。

沈从云听的来了兴趣,正打算一问究竟呢,这时候在街上乱逛了一圈的紫玉进来了,看见沈从云脸上笑眯眯的样子,便上前笑道:“老爷,遇见啥好事了?”

沈从云心情大好,对紫玉笑道:“赶紧的,要过年了,在这家店里头买几匹布回去,给一家老小做新衣裳。记得要买国产的!”

沈从云一开口就是论匹的,掌柜的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连连把沈从云往边上的椅子上让道:“这位爷,您站着累的慌,坐下等夫人挑选就是了,伙计,看茶。”

紫玉一听这掌柜的打蛇随棍上,顿时也乐了,心说我这里还没答应买呢,你倒好直接看茶让座了。其实沈从云家里人穿的衣服,哪里还要上这里来买布匹?每年到了换季和年节的当口,上海方面的织布厂,都会托张謇,将染好的各种新花色送几匹到沈从云的家里来,说是请沈从云试穿来着。

沈从云每次提起这事情,就骂这帮子商人太狡猾,明着是给自己送布,实际上是拿沈从云来做免费广告了。尽管沈从云骂是要骂的,每一次人家送来了布匹,总是让管家盛小七收下,然后规规矩矩的付钱。

要不沈从云怎么骂那些商人狡猾呢?这都是抓住了沈从云念旧的心理,上海的轻纺工业园,当初是沈从云花钱搞的,后来不断的融资扩大,沈从云渐渐的从其中抽身出来,免得因为自己的缘故,被这帮接手的商人带来其他便利。偏偏张謇这个家伙不吃沈从云这一套,每年只要上海的商人把布送来了,他都屁颠屁颠的把人领到沈从云的府上。然后还要吹嘘一番,说这布的质量如何的好,这场子当年在自己的手上如何如何,为当年的沈总督解决多少问题云云。

张謇这么一搞,沈从云也只能捏着鼻子买下这些布,然后这些商人就回去对外说,沈总统家里用的布,都是我们厂子里出的。这广告效应还得了么?沈从云如今在全国百姓的心里,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沈从云的话,紫玉自然是不会违背的,沈从云说买几匹布,家里就算不缺,紫玉也要买一些。可是买回去怎么处理呢?紫玉心思挺活络的,想了想这年关要到了,家里的下人们不少要往家里捎带钱物的,按人头算一算,每个人发个十米布,也要不了多少钱。有了这心思,紫玉就耐心的挑选起来。

沈从云这边有掌柜陪着坐下喝茶,顺便就聊了起来。

“掌柜的,这店里的生意如何?”

掌柜道:“这些天还过得去,等两天过了初五,这买卖就能忙起来了,家家户户的都要做新衣裳过年。”

沈从云道:“你们家小子整的那个标语,不会影响你的买卖吧?”

掌柜露出骄傲的神色道:“这位爷,跟您交个实底吧。咱家这买卖,自打贴了这标语后,买卖好了足足三成。嘿嘿,还是咱家那小子活络,这都是读书读明白了。回头您再去附近的几家店里转转,都在学咱呢。您还别说,当初我家小子跟我说这茬,我心里还老不乐意呢。您说咱做买卖的,还不都是按照客人的意思走么?哪有指人买这买那的?”

沈从云一听这话,点头笑道:“是这个理,后来你怎么又答应你家小子了呢?”

掌柜笑道:“当初咱不是正在东北和老毛子掐架的么?我家那小子白天跟着一帮子同学上街游行,晚上回来就对我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做买卖的,多卖点国货,国家就能多收点税收,就多点钱买枪炮打老毛子。我这一想啊,是这个道理。您说如今这沈大总统当天下,以前的这个捐那个税的,全都取消了,咱们这买卖收益也比以前好了不是一点半点的。咱得知恩图报不是?再说了,如今沈大总统领着大家伙挺直了腰杆子做人,还不都是为了咱中国人的好处?咱不能得了好处啥都不做吧?那还配叫人么?”

说到这里,掌柜突然靠近沈从云,故作神秘的低声道:“您还不知道吧?好些商户家里,都请了沈大总统的塑像回家供着,比财神爷都灵验哩。还能驱邪避灾!我家后院里就供着一尊呢。”

“噗嗤!”沈从云的一口茶全到地上了,咳嗽了几声,引得紫玉过来连连帮手拍了几下。

“掌柜的,那塑像的见过沈从云么?”紫玉听着好笑,不由的插了一句。

“诶,这位夫人,可不兴这么称呼沈大总统的名讳,别人听见了指不定怎么编排呢。记住了,下次可不敢了。您还别说,那沈大总统的塑像,和这位爷倒有三份的相像。”

掌柜的这一番话,说的沈从云有点心虚起来,别在大街上露了行径,那才叫热闹呢。按照掌柜的话说,如今的百姓还真把自己当神来用了,真的要被人认出来了,后果,哼哼!

“夫人,挑好了布匹咱就撤吧。”

紫玉一眼就看出沈从云心里在想啥呢,不由的微微笑道:“知道了,老爷。”说着紫玉对柜台里的伙计笑道:“你店里头只要是国产的牌子,都给我来两匹,回头给说送家去。”紫玉说着摸出一捆大洋来,笑道:“算一算多少钱。”

目送着沈从云和紫玉离开后,掌柜的不由万分感慨的对伙计说道:“这位爷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这出手大方的!”

小伙计拿着紫玉留下的地址,左看右看好一会道:“小的这就是叫辆车来,您来看看这地址。”

掌柜的过来接过地址,伙计正欲出门叫车呢,结果听见“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一回头看见掌柜的脸上多了座五指山,口中还后悔无比的说:“老天爷,咱这眼神真的是狗眼!真神到了面前都认不出来!”

福特轿车在马路上行驶着,安坐在后排的沈从云一言不发的看着紫玉。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么?”紫玉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装出一副顾盼生姿的表情想转移视线。

沈从云淡淡的笑了笑道:“你太坏了,不带这么吓唬老百姓的。”

紫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上一派狐狸骗了乌鸦肉吃的得意道:“谁让那掌柜不然我叫老爷的名讳!我偏要叫,沈从云。”

沈从云笑眯眯的不吭声,目光中透着一股诡异,紫玉猛然惊觉已经完了,让沈从云一把按在大腿上,抬手在那丰满的屁股上啪啪的揍了十几下。

“无视老爷订下的规矩,你说你该不该揍?”

原来紫玉给掌柜留下的地址是总统官邸,这不是欺负老百姓是啥?平时家不论买啥,都不会让商家送货上门的,就算是日常的采买,盛小七也不敢打着总统官邸的旗号招摇撞骗,从来不许露身份的。

紫玉被打的一阵哼哼,抬头看着沈从云,两颊红润眼珠都快滴出水来的轻声道:“老爷,您不是不知道,这大街上的,再打奴家可就忍不住了。”

沈从云想起紫玉的这么毛病来,赶紧收手,不甘心的哼哼两声道:“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紫玉也不生气,媚笑着靠在沈从云的怀里,眼睛斜了一下前面目不转睛的伺机,嘴巴贴在沈从云的耳朵上,软绵绵的低声道:“老爷,在家里还不由着你折腾么?说起来,上个月最近您上我那的次数,又少了两次。”说着话紫玉悄悄的把手溜了下去。

咳咳!沈从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紫玉感觉到小沈同学在抚摸下茁壮成长,不由笑的更媚了几分。

1904年无疑是一个丰收年,最先传来喜讯的是纺织业,全国纱锭的总量,已经达到一千万锭,民族纺织工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没有多少国外殖民地市场的前提下,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国内庞大的人口基数,在消耗日常用品方面的惊人市场。更得益于这两年沈从云倡导的振兴民族工业思潮,以及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不知不觉中,中国市场上由英国人统治的时代悄然形成了国货与英国货旗鼓相当的局面,且大有后来居上的意思。

英国人也察觉到了这个苗头,有趣的是中国市场随着沈从云各种刺激经济的政策推出,市场也是在成倍的增长之中,英国纺织品的销量虽然有细微的减少,但是并不明显。同时英国人在远东的政策是借中国之手压制俄国人,在中俄对抗的过程中英国人不会拿这个来说什么,等到中俄之战结束后,崛起的中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英国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中国了。

钢铁产量在1904年底,达到了六百万吨,这个数字比起英美等工业强国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已经是沈从云期望中达到的水平了。中国的铁矿的蕴藏量不算很大,同时铁矿的质量也存在不少问题,至少在当前的炼钢技术下,很多铁矿并不具备练取优质刚才的条件。好在沈从云霸占了越南,大量的几乎是不要钱的优质铁矿,解决了钢铁工业发展速度的问题。

令沈从云感觉到遗憾的是,铁路的修建工程,远远没有达到期望值。尽管沈从云已经在政策和资金上做了最大的倾斜,到1904年底,中国的铁路总长,也不过三万公里。铁路建设的规划,也算是沈从云在领导这个国家的过程中,一次决策上的判断错误了。一条成都到武昌的铁路,居然要修12年,当今的路桥技术,严重了限制了沈从云的期望值。当初沈从云搞五年计划十万公里的时候,是根据美国的经验来的,同时考虑到没有了甲午年间的赔款,没有了庚子年的赔款,国力的消耗要比真实历史上小的多。可惜沈从云没有考虑到中国复杂的地理环境的限制,搞了一个铁路大跃进式的笑话。

即便是这样,当沈从云在总统的位置上呆满第一个五年的时候,新中国已经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势头。土地政策引起的连锁反应,导致了大量的地主阶级渐渐的参与到民族工业中来,当他们发现在工厂中赚到的利润,远远要高于从土地里扣粮食后,更多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

“尽管我们现在还是工业化的初期阶段,但是我们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中华民族在获得新生后,将以势不可挡的步伐,快速的追赶世界的脚步。”沈从云在年底的政府工作总结会议上,面对来自全国的代表,用以上的话做了总结。

……

8200吨级的“步蝉”号巡洋舰,在海面上乘风破浪。刘步蝉颤巍巍的坐在前甲板上,苍白的脸上泛起两道红润。

这是一艘由中国自行设计制造的战舰,每一个零部件都是中国自行生产的,沈从云答应刘步蝉的事情做到了。从这艘战舰上看出了什么?刘步蝉心里非常的清楚。中国能够建造万吨级的船舶,能够自行生产不同口径的速射炮,305毫米的主炮是江南兵工厂的产品。这艘战舰,几乎是中国军事工业发展成果的缩影。

“兄弟们,我没有遗憾了!”刘步蝉的脸上冒着红光,颤抖的手摸摸这里摸摸那里,急促的呼吸久久不能平息下来。

陪同的邓世昌和林泰增,强忍心中的悲苦,脸上带着笑容扶着刘步蝉在战舰上四处走动。他们的心里都清楚一个事实,刘步蝉这是回光返照了。

“让战舰朝着北京的方向行驶,扶我到前甲板上坐着。”

夕阳的金光下,与病魔斗争了半年多的刘步蝉,坐在躺椅上,注视着北京的方向。许久,脑袋轻轻的一歪,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沉睡了。“步蝉”号巡洋舰缓缓的降半旗,轰轰轰!东海舰队所有战舰同时鸣炮,为刘步蝉送行。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章 忧患意识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罪恶生涯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民国就是这么生猛03:激战北洋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 全能侦探社 周抛男友来找我算账了 反派之神的男人[快穿]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