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可调和的民族矛盾

上一章:第十四章 远景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拳头大的是老大,这一理论在绝大多数时候是畅通无阻的。”沈从云在私下里说这句话的时候,唐绍仪犹豫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笔。这话要是拿出去说,多少有点不符合政府形象。

沈从云发现了唐绍仪的犹豫,抬手笑道:“这话大家私下里说说还可以,心里有数就行了。”

“荷兰政府现在正四处游说,主要游说的目标是英国。昨天荷兰公使还向我提交了一份抗议书,措辞颇为强硬,扬言将不惜一切夺回印尼。”唐绍仪笑道,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沈从云撇了撇嘴巴,一副嘲笑的口吻道:“吃进嘴巴的东西,还想让我吐出来?没那个实力还想装大头蒜,笑话。”

嚣张是需要实力作为后盾的,中国政府在印尼问题上的强势,是因为有强大的军队作为本钱。有了军队这个本钱,沈从云就算表现的贪婪一点,别人看见了也顶多是表示一下嫉妒,最终不了了之。就好比荷兰人的抗议,大家都拿来当空气,谁也不会当真,更不会拿这个麻烦来得罪中国。

同样是贪婪,另外一些人的贪婪就是一种愚蠢的表现了。

巴达维亚郊外的一个李氏庄园,如今让当地土著给占去了。几十户人家盘踞在庄园内,即便是中国军队来进了巴达维亚,他们也没有退出来的意思。类似这样的情况,在整个印尼随处可见。

大房子谁不想住?肥沃的土地谁不想拥有?每年大把收入的橡胶园,谁不想占据?通过暴力手段尝到了甜头的土著,自然也不愿意放弃。更不会去想,这些象征着财富的好东西,是华侨们用血泪和汗水积累下来的。

沈从云印象最深的,是穿越前看过很多这方面的史料,华侨在中国历史上绝大多数是心向祖国的,抗日战争时期多少华侨变卖家产也要为中国的抗战捐款。远的不说,中俄战争其间,沈从云的政府就接收到华侨数以亿记的美元捐款和物资。这样的一个群体,当他们遭受到灾难的时候,祖国不站出来说话,那就是整个政府在犯罪。

当然沈从云针对的是眼下的情形,穿越前的那段真实历史上的恩恩怨怨,沈从云不想去关心。再说这个时代,中国并不存在主义的争端,海外华侨的眼睛里只有一个祖国。

唐绍仪的身边坐着一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脑袋的前端微微有些谢顶,也许是因为面见国家第一人的缘故,又也许是因为不习惯在这种场合还能有个座位的缘故。中年男人的目光显得有些复杂,殷切、不安、惶恐综合交织在一起。

沈从云看见他的这幅表情,不由的投以一个亲和的微笑。就在半个小时前,唐绍仪领着他进书房的时候,他还给沈从云来了个三跪九叩的大礼,搞的沈从云赶紧上前拉他起来。

“李先生有什么话就说嘛,在我这里没必要拘束。印尼华侨为了祖国的强大,是作出了大贡献的。目前国内40%的橡胶输入,都是来自印尼华侨的橡胶园。别的功劳就不算了,就凭着华侨卖给国家的橡胶价格比国际市场低三个百分点这一条,中国政府就有义务为华侨讨个公道。”

沈从云的话让李先生安心了很多,同时又显得更加的惶恐了,总统大人尊称他为“李先生”,这个怎么也有点太给面子了吧?这个年月先生这个称呼,还没有泛滥。沈从云倒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完全是按照一些旧习惯。

“祖国的军队进入巴达维亚后,华侨们的安全问题已经基本得到了保障。眼下我家的庄园,还被当地土著占着,这种现象在整个印尼非常普遍。当地的父老们曾经联合上书陈国栋、李准两位将军,要求他们帮助收回资产。两位将军声称,目前他们手上的兵力不足,只能暂时控制巴达维亚一带区域,进一步的行动要等国内的指示。因此印尼的父老们委托在下,恳请总统大人早日增兵,南洋华侨愿意分担祖国出兵半数军费。”

李先生这番话,沈从云听不由心里微微的一楞,陈国栋和李准在搞什么名堂?三万人的海军陆战一师,怎么就只能控制巴达维亚地区?对那些占据了华人庄园的土著,都过去半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动手?

沈从云的直觉是两人这么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估计这两天会有相关的计划报上来。

沈从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依旧笑着说道:“出兵护侨是国家军队的本分,海外侨民的拳拳之意,怎么好再次愧领?”

李先生见沈从云没有立刻承诺什么,顿时有点急了,印尼华侨的大片橡胶园,时下正是收割的好季节,停一天刀子就是大把银子浪费掉了。

“总统大人,我听说国家正在扩大汽车制造规模,南洋华侨心知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我们在海外辛劳的成果才有安全保证。所以,南洋华侨前些日子召开了一次宗族大会,南阳各地的华侨代表都参加的会议。会议最终决定,南洋华侨整体卖给国家的橡胶价格,在下降两个百分点。我们别的不求,就求沈大总统一件事情。求您向国会建议,出台一部专门保护华侨的法律。”

沈从云知道华侨有钱,但是没想到如此有钱。华侨出钱主要是感激政府出兵,同时也是在寻找一个坚强的靠山。目前南洋完全欧洲列强殖民统治下,华侨有钱是不假,但是作为被统治者,生命财产总是不那么有保障。李先生这次找到唐绍仪,让他领着来见沈从云,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国家通过一部专门保护华侨的法令。

“少川,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吧?”沈从云笑了起来,同时也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出兵印尼,沈从云除了保护华侨之外,更多的是冲着南洋这个太平洋上重要的战略要地还有各种必须的战略物资而去的。现在华侨已经看见了国家的行动,在南洋地位一直没有得到保证的华侨,除了诚恳的感激之外,恐怕也想不了太远。只有唐绍仪这个副总统,才会站在长远的国际利益角度考虑,才会鼓动华侨代表来提这个建议。可以说,唐绍仪的这个鼓动,让华侨们看见了在南洋利益地位长治久安的可能性,尽管有些惶恐,还是壮胆前来了。

唐绍仪冲着沈从云微微一笑道:“属下不过是想给海外的父老们吃一颗定心丸罢了,并没有狮子大开口要钱要好处,他们的这些决定,我也是刚才知道的。”

“是的是的,唐大人确实事先不知情。”李先生赶紧要为唐绍仪开脱,沈从云听了微微一笑,心里明镜似的。唐绍仪是没有明着要,但绝对暗示了一点什么。这家伙一贯的无利不起早,今天这么卖力的亲自带着人上门来,肯定是事先得到了相关的消息,才敢领着人登门担这个干系的。

“这个建议不错,我同意了。只是要辛苦少川负责一下具体事宜了。关于马达维亚驻军如何帮助华侨收回资产的事情,我军自然责无旁贷。总参在出兵之前,就已经拟定一个计划,从南方、中原两个军区各抽调两个师的兵力和装备,目前已经在广州完成了集结,最多一个星期后,第一批一个师的部队就可以到达马达维亚。”

沈从云判断的没错,陈国栋和李准并不是不作为。半个月来,两人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权利的接管以及军需物资的上岸上面,同时还有一点欲擒故纵的意思。另外两人还在印尼当地土著的处理问题上,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正在整理一个计划上交沈从云批准的过程中。

说白了,两人的就是要让当地土著放松警惕,让那些不知道死活的家伙暴露的越多越好。要杀人,总是要有借口的,相关情报部门正在整理大批的黑材料,以备刀子举起来时摆到国内外。

就在李先生求见沈从云的一个星期后,唐绍仪领衔的政府正式向议会提出通过《关于保护海外侨民相关措施草案》,也就是日后的《护侨法案》。该草案最重要一点是,所有在国外的华侨,都可以通过申请,拥有中华共和国公民国籍。这意味着中国政府承认华人的双重国籍。法案着重强调,一旦海外侨民遭遇大规模的迫害行径威胁时,中国政府必须出兵“救援”。

这一条就有点玩文字游戏的意思了,比如这一次出兵印尼,打的也是救援的旗号,可是到了印尼就赖着不走了。还是拿破仑说的在理,“公理只在大炮的射程范围内。”

半个月的时间,巴达维亚接管之后的一切事务,已经基本理顺。沈从云在接见华侨代表的第二天,就接到了李准和陈国栋联名上书的一份报告。

报告中最主要的一个提议,就是今后印尼统治阶层的界定,两人的建议是国内只需要派遣少量的政府人员掌握暴力机构,其他的部门的领导者,由华侨自己推举产生。

接到报告后,沈从云立刻把唐绍仪请到官邸内,提出政府立刻出台一份详细的计划,在未来的三年内,至少完成往移民五百万。

……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貌似很多惨案的描述,都是这么开局的。

马达维亚临时总督府内,灯火正明。李准和陈国栋显得有些惬意的相对而坐,半个小时前下达了行动命令后,两人便出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下。

昨日一早,临时总督府正式对外颁布第一条法令,要求马达维亚地区凡是在反华风潮中参与了打、砸、抢行动的当地土著,限时24小时内,主动到总督府来投案自首。限时24小时内,所有侵占的华侨资产,一律主动退还,否则后果自负。

很明显这一条法令颁布后,前来投案自首的人可谓寥寥无几。两人也没报任何希望,这些土著会主动前来投案自首。土著们这时候都抱着一种法不责众的心态,正在观望之中吧。

整整一天的功夫,前来自首的人不到200个,而且非常可笑的是,前来自首的居然都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还有一次嘴角还挂着鼻涕的小孩子。更没有一例主动退还华侨资产的事情报上来。

面对这样的局面,两人只能心里暗自的提这些土著感到悲哀。

“可笑啊!可笑!刀子都架到脖子上了,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李准脸上带着阴冷的杀气,举起手中的酒杯,杯中血红的酒,像极了血液。

“情报部门已经拟定了第一批抓捕名单,一共是一千五百人。附近大大小小的庄园,也已经都在我陆战队员的包围之中了。”陈国栋这时候脸上完全是一副杀气腾腾的表情,目光仿佛猛兽看见了猎物一般。

“是到了见血的时候了。可惜了,总统大人忌惮国际舆论的谴责,否则按照我个人的意思,直接杀光这些王八蛋算了,而不是搞什么隔离区。”李准有点不满的撇了撇嘴巴,很是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漆黑的夜晚中,郊外的李氏庄园一片寂静,一条通往庄园的道路上,手拿手电筒照明,由当地华侨引路,一队士兵正在悄悄的行进着。

“就是这里了。”领路的华侨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说话的时候望着黑暗中庄园的轮廓,手在微微的发抖,眼睛里正在喷射着怒火。

“里面大概有多少人?”带队的军官是陆战一师的上尉连长刘敬,他接到的指令很明确,“鸡犬不留”!

“具体多少不知道,怎么说男女老少加起来也有个四五百人吧。”

刘敬立刻回头下令道:“一排二排封锁外围所有路口,东西两边的道路上把机枪架起来,发现有人逃出来,就地击毙。三排四排从南北两个方向突进去。”

下达命令之后,刘敬回头对小华侨笑道:“你就跟在我身边好了。”

小伙子望着庄园的方向一会,看着黑暗中士兵们快速的张来包围网,不由的壮胆朝刘敬说道:“大人,能给我一支枪么?”

刘敬听了一愣,笑道:“你要枪做什么?”

小伙子顿时眼睛就红了,噗通一下给刘敬跪下,望着庄园的方向低声道:“我要报仇!我娘、姐姐、妹妹都让这帮畜生糟蹋后杀害了,我是被娘藏在牛圈里才躲过去,趁天黑逃了出来。”

刘敬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沸腾了,看着小伙子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咬破了正在流血都没察觉到。刘敬飞快的把腰间的左轮掏了出来,递给小伙子道:“拿着,等一下你跟着我进去,亲手打死那些混蛋。”

小伙子接过左轮,紧紧的握在手上,生怕一眨眼枪就不在手上的样子,冲着刘敬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道:“多谢大人!”

黑暗中远处出现手电筒的光芒,一番左右晃动的信号表示已经人员全部到位后,刘敬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回头朝通讯兵低声道:“动手!”

“砰!”的一声,一发红色信号弹冲天而起,前方庄园的大门处立刻轰的一声,大门被炸塌了。乒乒乓乓的响声随着士兵的涌入,立刻响作一团,黑夜的宁静也因此被终结了。

密集的枪声中,不断的有人翻墙逃了出来,早就等在外面的士兵,没有丝毫犹豫的一阵扫射,惨叫声此起彼伏,连续的人影从墙头上栽下来。

半个小时候,枪声渐渐的平息下来了,刘敬回头看看小伙子道:“走吧,跟着我进去。”

夸夸夸!皮靴踩在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脚步声。步入大门之后,院子里点燃了几十个火把,院子中间数百土著,不论男女老少,一律抱头蹲在地上。院子四周的墙头上,七八挺轻机枪已经架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人群。

刘敬慢慢的走了上去,一个土著壮胆看了过来,刘敬想都没想,走上前去抬脚狠狠的踹在这个家伙的脸上,一声惨叫后土著倒下。

“看你妈的看!”刘敬骂了一句,回头朝小伙子杀气腾腾的说道:“你去找,发现那天在你家作恶的畜生就指出来。”

小伙子一手举着手电,一手拎着左轮,一番确定后,指了指其中五六个人。

“这些人都是那天冲进我家的畜生,他们烧成灰我都认识。”

刘敬一阵冷笑道:“好!都给我拖出来。”

如狼似虎的陆战队员,立刻冲进人群,要将那些被指认的家伙全部拎了出来。“#¥……*()。”一个土著叽里呱啦的有点激动的喊了一声,立刻被一枪托砸倒在地,另外几个土著刚刚站起来想有所动作,立刻被边上的陆战队员冲锋枪连续的点射放倒。

骚动的人群在鲜血面前,瞬息之间安静了下来。每一个土著都已经了解一个事实,只要稍微有点反抗,这些士兵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六个土著被拖了出来,稍有挣扎立刻遭到一阵拳打脚踢。五分钟后,院子里原来栓牛的柱子上,六个土著被绑在柱子上。

刘敬慢慢的在这些土著的面前走过,看着他们目光中恐惧的眼神,不由一阵冷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你们冲进庄园,烧杀抢掠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

说着刘敬回头朝小伙子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道:“现在他们归你处理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小伙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暴戾的气息。噌的一声,小伙子顺手从一个陆战队员的腰间抽出一把三棱军刺,拎在手上慢慢的走到第一个土著的面前。

“清楚的记得,就在这里,你一刀砍倒我哥。”说话间“噗嗤”一声,三棱军刺狠狠的扎进土著的胸膛,小伙子用力拔出军刺的瞬间,一股热血飞溅而出,溅了他一脸。小伙子浑然不觉,挥动着军刺连续扎过去,惨叫声一下一下的,敲打在其他土著的心头,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的苍白无比。

柱子上的土著已经没声息了,小伙子还在狂暴状态中,军刺依旧一下一下的扎过去,只是动作比之前慢了许多。浑身是血的小伙子,口中犹自低声吼着:“畜生,畜生,我叫你作恶。”

刘敬看着小伙子失态的样子,一声苦笑走上前去,拉住小伙子道:“他已经死了,别扎了。”说着刘敬回头朝两个士兵道:“带他到后面休息一下,洗一洗换身衣服再回来。”

半个小时不到的样子,小伙子回来了。朝刘敬感激的笑了笑,又一次拎着军刺慢慢的走过一排柱子前,当看见剩下的几个土著,早就吓的屎尿齐出,其中一个已经脸色发绿,直接下破胆的时候,小伙子脸上露出一阵快感的冷笑,慢慢的走回到刘敬的面前道:“多谢大人,剩下的就麻烦你们动手吧。”

刘敬陪着小伙子慢慢的往外走,走到机枪跟前的时候,做了个手势。突突突的机枪声,顿时响作一片。华侨小伙子微微的一愣,即便是他刚才手刃仇人,此刻想起那院子里半数以上的老弱妇孺时,也不忍心回头去看。

刘敬笑眯眯的拍拍小伙子的肩膀道:“怎么了?不忍心了?”

小伙子默默的点点头,低声道:“那些女人还有孩子,她们……。”

刘敬道:“你想说他们是无辜的么?呵呵!我记得在军校的时候,看过一本总统语录。其中有一句是这样说的,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斗争,莫过与意识形态的斗争和不同民族之间的斗争。因为两种斗争,往往是你死我活,其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说到这,刘敬顿了顿,接着又说道:“你想过没有,刚才你亲手杀了一个人,里面这群人之中,肯定有他的亲属。即便是我放了这里面的老弱妇孺,将来那些孩子长大了,陪伴他们的只能是仇恨,而仇恨带来的只能是报复。因此,以其将来去提防报复,不如现在断了妇人之仁的念头。沈总统还说过,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文化延续至今的文明古国,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之一,作为一名华人,他感到无上的荣光。”

空气中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散开了,即便是站在院子外面,浓烈的腥味照样扑鼻而入。刘敬万万的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自己一时义愤,下了灭口令,导致李氏家族直接放弃了这个庄园,这些当然都是题外话了。

“大人,我能加入你们的军队么?”小伙子突然太高声调问了一句,刘敬楞了楞,随即笑道:“这个,我得去问问上头。我们是海军陆战队,每一个士兵都是经过严格的考验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

“我能接受任何考验!”小伙子一挺胸膛道,刘敬笑的更亲热了,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道:“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杀了?”

“我叫李可,17岁。”

刘敬这一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番开解的话,给这个叫李可的小伙子带来了一生的影响,成就了一个未来疯狂的民族主义者。

枪声一直在不停的响着,时而零星,时而密集。中午的时候,懊悔万分的刘敬,这才慢悠悠的回到总督府复命。

“刘敬,你小子怎么搞的这么晚才回来?”一名年轻的上尉,看见刘敬表笑着问,刘敬见了他便苦着脸道:“别提了,昨夜一时冲动,给兄弟们惹了大麻烦了,又是挖坑又是搬运尸体的,搞的一身的血腥味道,我洗了一个小时都没洗干净。要不是最后复命的时间到了,我还在河里慢慢的洗呢。”

“难怪你小子看着怎么白了许多,原来之这么洗出来的。我说你也不动点脑子,昨天夜里我那个连包围了一个庄园,三百来号人我先给他们铁锹,让他们把坑挖好了,然后……。”

……

一份一份的报告摆在桌子上,陈国栋脸上的黑线越发的明显了,李准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这帮兔崽子,老子说了名单上的都给我抓活的,他们倒好,就知道图省事。你看看这些报告,什么首犯反抗剧烈被迫击毙。到现在,名单上的人抓回来的不到一百个。”陈国栋气哼哼的说着,李准皱着眉头叹息道:“也不能怪兄弟们啊,我刚才问了问几个带队的军官。他们说带路的向导,都是这次反华风潮中侥幸活下来的,几乎每个向导都想兄弟们说了家里的惨状。这一次反华风潮,印尼华侨死了近万人,哪一家不恨的压根痒痒。到了地方给兄弟们一说,几乎没有能控制的住杀气的。”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远景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一寸河山一寸血01:长城以北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 我在兽世做直播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 墨藏:墨者归来 只爱陌生人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我杀了他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