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中俄互不侵犯条约》

上一章:第十六章 吏治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官员们的年不好过,老百姓的年才会好过,不然搞吏治整顿就没意义了。别的地方现在沈从云还不清楚,至少在这天子叫嚣,沈从云不想听见老百姓的叫苦声和叫骂声。

李耀国这个市长无疑是称职的,这一点从一夜没睡,一到早又出去忙碌上可以看的出来。

一大早离开市政府后,李耀国心里头开了锅似的,一刻也没有消停过。古老的北京城在中国向西方学习的进程中,呈现出截然两种建筑文化的对立。东交民巷的旧城改造,是李耀国上任以来的一项重要举措。北京城作为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忠心,在二十年的飞速发展过程中,老城区已经露出了承受能力的疲惫。

站在古老的城墙上,看着工人冒着大雪在清理着道路,李耀国把目光投向城门。窄小的城门和高高的城墙,在过去是防卫这个城市的主要屏障,如今则已经成为道路交通顺畅的一块绊脚石。

“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拆除城墙呢?”这个大胆的想法,让李耀国的心不由猛烈的一阵跳动。一阵猛烈的风迎面吹来,李耀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城墙以前可是保护皇家的,如今这北京城门虽然24小时都是开着的,可是每天都有军队在门口执勤守卫的。提出这个建议,假如沈总统生出猜忌之心呢?

李耀国正在彷徨之际,远远的三辆黑车的轿车,冒着风雪而来。看着眼熟的车子,李耀国的心不由再次猛跳了几跳,顺着阶梯飞快的从城墙上下来了。

沈从云的车李耀国再熟悉不过了,跌跌撞撞的一溜小跑往小车跟前跑,急的身后的秘书和警卫一阵急追。

“大人,您慢点!”秘书紧张的一头是汗,跟在后面喊,生怕李耀国摔着了。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啪嗒一声李耀国就快到车跟前时,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的。秘书吓的脸都白了,连忙追上去要扶。没等秘书跟上,李耀国麻利的从雪地上爬起来了,三步两步冲到停下的中间那辆汽车跟前,熟练的打开车门。

这一下后头的秘书和警卫都猜到来的是大人物了,不然北京市长怎么可能这么殷勤,平时就算是见到了一般政府里的大员,也没见市长大人这么在乎的。秘书及时的慢下脚步,警卫已经熟练的开始往两边视线好的地方一战,注视着来往的行人。

“大人,这么大的风雪,您怎么来了?”李耀国一边恭敬的招呼着,一边双手不停的搓了搓,哈了口气。

沈从云见了心中不由的一阵暖意上来,毕竟是跟在身边多年的人啊,看着这些小细节心里就觉得亲热。尤其是刚才李耀国摔的那一下,沈从云的心也跟着一阵紧了紧。

“你这小子,怎么跑这来了?叫我好早。赶紧上车来坐着,刚才没摔疼吧?”沈从云说着往里面让了让,李耀国不小意思的笑了笑,弯身上了车子。

“刚才在工地上看了看,一切都还没事。想到这么场大雪来的太突然了,今年冬天城区取暖用的煤还差六成,我担心道路堵塞,这城外的煤运不进来,这百姓可是要受冻的。”

听李耀国这么一说,沈从云朝大路上看了看,一排运煤的汽车正在缓缓的往城内开,道路上积雪太厚,开车的司机都显得非常的小心。

“火车站修在城外,煤只能用汽车往城里拉。昨天夜里我就吩咐环卫局的人,起早铲雪疏通道路,估计现在环卫局的工人都上街了。”李耀国解释了一下,沈从云听着点点头,目光停留在城门和城墙上,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耀国啊,这城墙你看是不是保留一部分作为文物,其他的都扒了。如今北京城发展太快,旧有的城区内已经人满为患,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北京城经济建设的速度。还有啊,老城区的一些旧建筑,能保留的则保留,要让后世的子孙们也能看见祖先留下的建筑文化。城区发展和扩建,可以往外发展嘛。”沈从云刚说到拆城墙的事情,李耀国的心里便暗自的羞愧起来,不觉脸微微的一阵发烫。

“伟人的胸怀,哪里是能随便猜度的?”李耀国心里不觉这么想,不觉有点愣神了,沈从云后面的话倒没太听进去。

“你想什么呢?”沈从云笑了,伸手拍拍李耀国的肩膀。

“呵呵,没啥,我在想是不是从事先拟出一个大的扩建规划出来,随着城市的扩建,人口剧增,城市生活设施必须要跟上。一个大城市上百万人,吃水就是一个大问题啊。”

沈从云倒是没想到,李耀国想的这么远,心中不由一阵欣慰道:“这事情不可操之过急,先做一个长期的规划,一年内做好准备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

风雪渐渐的停了下来,满意的沈从云告别李耀国回官邸去了。回到官邸,刚刚坐下准备吃点东西,门口传来斯蒂芬求见的通报。

斯蒂芬匆匆的走进来时,沈从云朝他招手笑道:“来的正好,一起吃点早餐。”

斯蒂芬道:“哦,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没用早点么?那您先用着,我等一下。”

沈从云也不客气,端起一碗稀粥道:“有什么事情你说,我边吃边听着,反正也不是外人。”

斯蒂芬想了想笑道:“也没什么大事情,就两件小事。第一件是福特公司发来电报,提出当前汽车需求量剧增,他打算大幅度的提高员工的工资,希望国内的工厂也能保持统一的步调。第二件事情,联合基金最近投资了一家航空公司,做起了民运业务,我觉得航空民运在未来也许是一个重要的运输方式,所以来找您商量一下,是不是可以在国内也搞一些试点?”

沈从云一听这两件事情,顿时就笑了,不过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慢慢的把早餐吃完了,放下碗以后,等下人收拾干净了,这才开口笑道:“这两件事情都是好事啊,大有可为。尤其是福特提出的计划,对满足目前国内日益剧增的汽车需求,有很大的帮忙。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的石油工业是否能跟的上汽车增加的速度,这方面还要你出面和美国方面协调一下,多引进一点资金,最近我们在东北安达地区的又发现了一大片油田,尽快的投入资金开采,对中美双方都是非常有利的事情啊。”

关于石油的问题,斯蒂芬不由微微的沉吟了一番,这事情有点难办了。当年美国公司为了石油市场的垄断,其勘测队在中国各地的勘测结果为中国是贫油国家,结果沈从云不信那个邪,组建了国内的勘测队先是发现了胜利油田,然后面对世界范围进行招标。美国的石油巨头们当然不愿意放弃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被迫从最初的寄望于垄断中国的石油市场,改变策略为双方合作。随着中美之间石油工业合作的不断扩大,石油巨头们虽然无法垄断石油市场,但是在中国也赚的盆满钵满的。

想到这一点,斯蒂芬内心深处不由微微的一声叹息道:“对付这些外国的石油巨头们,沈总是有办法让他们屈服啊。”说到底,一切都是利益在起着杠杆作用,这一点对什么这个穿越而来可以乱开金手指的人而言,实在不算什么来不起的事情。

“斯蒂芬,我先说好啊,还是老轨迹,招标!美国人不愿意干,欧洲人不愿意干,我们还可以让国内的资金自己干。美国人也好,欧洲人也好,谁的条件最优惠,我们就和他一起分享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

打发走斯蒂芬,沈从云刚进书房坐下,门外通报赵星龙来见。

心情不错的沈从云一听赵星龙来了,不由的微微一阵苦笑,这家伙这天气来见自己,结合当前吏治整顿的事件来看,能有啥好事?

果然,赵星龙架着个文件包进来,见了沈从云敬礼之后,打文件包拿出一份名单往桌子上一摆道:“这是安徽、江苏、江西三省军统工作站发来的问题官员的名单。”

沈从云两张纸上面写满了官员的职务和姓名,不由的一阵头皮发麻。中国官场大面积的腐败问题由来已久,这是历朝历代都无法根绝的现象。新中国才成立二十年,以前对待官员问题不过是小打小闹,这一次刚来点大动作,暴露的问题就是大面积的。

“让政训部配合一下,双方合作从异地抽调人员查办,先收集足够的证据再抓人。一定要注意保密工作。”

赵星龙点点有表示了解后,又拿出一份报告往桌子上一摆道:“军统与俄国激进分子的合作,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最近他们提出扩大培训规模,希望我们能帮助培训一个陆军师的人员以及提供装备。现有的培训基地明显不够用了,扩大规模就需要资金投入,所以还请你定夺。”

沈从云拿起报告看了看,心中不由笑了笑,俄国人的贪婪天性始终如一啊,列宁同志现在还什么本钱都没有呢,就敢狮子大开口了。

“呵呵,培训人员没问题,但是装备要用钱来买。现在没钱不要急,打欠条,将来夺取了政权再还。资金方面你去一趟财政部,从专项开发基金里面走这笔款子。另外,争取多从俄国人内部下手,多培养一些眼线。我就不相信他们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共产主义!哼哼!”

沈从云的意思,赵星龙当然立刻就明白了,这些激进分子也是人不是?是人就有弱点,就能够收买。

事实上,共产主义在21世纪,已经被历史证明了是一个高度幻想出来的社会制度,也可以说是一个笑话。马克思建立的政治哲学体系固然非常的了不起,但是一个死了的人,留下的思想怎么可能作为后来人长期遵循的制度原则呢?历史在前进,人类社会也在前进。这就好比先秦诸子的理论学说那样,孔子说西周好,国家应该回到西周那个时候,实在不行东周也行。杨朱、庄子说西周不行,倒退回大禹治水的时候比较理想,孟子比较彪悍,直接要回到伏羲时代。

与时俱进的思想,法家早在几千年前就提出来了,偏偏历史上有些榆木脑袋,愣是死死的抱着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且还是一成不变的去执行之,国家不垮台都是怪事了。

历史从来都是最公正的,是非对错后人评说这一点从来都没改变过。沈从云从骨子里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对历史的先知帮助自己成就了一番事业是小,利用对历史的先知,给后人留下一个对国家对民族而言正确的发展方向,这才是最重要的。沈从云是穿越者,穿越者也还是一个人,不是神。是人就会老,就会死,只是在死之前能做到多少,这才是重点。

风雪终于彻底的停了下来,整个天空依旧是阴沉沉的。沈从云从书房里出来,漫步在园子里的小径上,鞋子踩在积雪上咔咔的响。

1914年的元旦,就这样来了,遥望着西方那远远的天际,沈从云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孤独之中。

“如果能回到过去,如果能选择是否穿越,我会怎么选择?”沈从云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心中一阵茫然,发现竟然没有答案。

……

1914年世界的焦点,无疑是巴尔干半岛。两次巴尔干战争后,奥匈帝国对于塞尔维亚获得的利益太大,已经严重威胁到奥匈帝国在巴尔干的地位。俄国政府借机打着帮助塞尔维亚的旗号,插手巴尔干事务。双方的矛盾急剧升温,大战一触即发。

1914年的春天来的很早,三月里一阵东风吹过后,大地从冰雪覆盖的严冬中走了出来,枝头上的嫩绿迫不及待的钻了出来,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和风细雨奏响了春天的交响曲。

心情不错的唐绍仪从汽车里下来,看了看总统官邸后院湖边的杨柳已经一片绿油油的,不由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心情不错是因为有好事上门了,俄国公使自新年伊始,多次提出中俄之间应该就双边关系展开会谈,对此中国作出了积极的回应。

俄国人眼下和奥匈帝国之间的争端日益加剧,屁股后头的中国又总是重兵囤积在远东。虽然现在中国保持的中立,一旦未来开战了,八十万虎狼一般的中国军队,说是心腹大患一点都不过分吧?所以,俄国人一定要尽快解决掉中俄之间遗留的历史旧账,好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与奥匈帝国的较量之中。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他们要打仗,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啊。眼下着急的虽然是俄国人,可是我们也要做好催化剂的工作嘛,这一次与俄国之间的谈判,就不要漫天要价了,能将就的将就,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把《中俄互不侵犯条约》敲定了,给俄国人吃一颗定心丸。”

唐绍仪听的很仔细,心里对沈从云的高瞻远瞩也非常的佩服。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趁机敲诈一把老毛子,唐绍仪多少有点不甘心啊。

沈从云也不甘心啊,可这不是权宜之计么?不让俄国人放心大胆的去和奥匈帝国对掐,这世界大战什么时候能打起来?沈从云巴不得世界大战明天就打起来呢,可这不是俄国人现在因为有中国的掣肘,显得有点缩手缩脚的不够放的开么?为了更大的利益,一时的利益也就算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俄国的激进分子在外蒙古呆着么。

“即便是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我看俄国人也不会太放心,怎么着也得留下个三五十万军队在远东。”唐绍仪不由的笑了起来说道,沈从云也跟着笑道:“那是自然的,一旦真的开战了,能拖住俄国一个集团军也是好的。”

了解了沈从云的真实用心后,主持政府工作的唐绍仪,在接下来的谈判桌上让外交部的人态度好一点,再好一点,一定要让俄国朋友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中俄之间的谈判,自然瞒不了同盟国方面,德国公使上门求见的频率也在增加了。德国公使这么一勤快起来,英法公使也跟着勤快起来。总之一句话,凡是协约国赞成的,同盟国就要反对,反之亦然。

沈从云倒是对各方代表都是客客气气的,一再强调中国绝对保持中立,与各国的友谊不变。

与德国公使会谈的时候,沈从云大笔一挥,同意签署《中德友好贸易协定》,不管未来欧洲战况如何,只要德国人拿出真金白银来,德国人需要什么,中国就卖什么,而且还价格公道送货上门。这不上个月中国最新研制出来的U型潜艇,就卖给了德国20艘么?还是现货交易,送货上门的服务。

别说是德国这样的老朋友了,年初中国政府本着四处伸手的原则,偷偷处理了一批旧装备给“全印穆斯林联盟”,这也是为了促进世界和平嘛。(全印穆斯林联盟,巴基斯坦独立运动组织。)

德国公使满意的走了,英法公使来了,沈从云亲自接见给足了面子,一再表示中国不希望卷入欧洲各国的矛盾之中,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中俄互不侵犯条约》的签署,指日可待。因此,英法公使也满意的走了,甚至对于中国在印尼的马达维亚兴建大型军港的事情,也没怎么再叫劲了。当然前提是要保证英法在印尼的利益。

美国公使是最后上门的,毕竟现在的美国和中国的处境相当,奉行的都是“孤立政策”,不过美国人还是很关心中国的态度的,如今的中国别的不说,军事力量上肯定是非常强大的,中国的态度已经能影响世界格局了。假如说中国政府决定加盟哪一方,美国政府肯定会考虑考虑,是不是跟进捞好处去。当然这仅仅是一种考虑,距离真正的决断还有很大的距离不是?

沈从云再次重申了中国保持中立的态度,尽管各国政府都有点半信半疑的,但是这时候也只能相信沈从云的话,至少眼下中国确实是在保持着中立。

中俄之间作为有着历史宿怨的邦交国,从来在谈判桌上气氛就没这么好过,中国政府代表的大度,甚至让俄国代表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不管怎么样,在俄国付出了很小的代价后,稍微在有争议的边境线上退让了一点后,《中俄互不侵犯条约》签署了,合约规定,两年之内中俄互不侵犯。

俄国朝野自然是一片欢呼,认为这是新世纪以来,俄国外交最成功的一次范例,同时也证明了这是中国政府急于表示中立的态度。

条约签署的当天夜里,总统官邸里也是一片抚掌相庆的场面。沈从云当着一干亲信重臣的面坦言:“合约这个东西,在这个年代是最靠不住的,是拿在手上可以随时撕毁的东西,当然要想撕毁合约就得有那个实力。”

沈从云的话虽然是那么说,事实上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同盟国与协约国之间打的基本倾家荡产了。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吏治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死亡通知单2·宿命 先秦凶猛:战国大鳄 最三国第三卷尘埃落定 穿成虐文男配[穿书] 出轨的盛唐:武后 美国汉学纵横谈 请听游戏的话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