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帝国主义的头子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中俄互不侵犯条约》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叮叮当当的下课铃声响过后,国立第一中学的校园门口顿时热闹起来。叭叭叭的汽车喇叭声,人力黄包车的铃铛声,喧闹的说话声响作一片。北京市国立一中有点贵族学校的意思,能进这里读书的学生,家里的父母不是做官的,就是成功的商人。

从校园里出来的学生,绝大多数上了前来接送的汽车或者人力车回去了。背着一个背包的沈力尧是最后一批从学校里出来的学生,沈力尧没有像别的学生那样四处张望寻找前来接送的车子,而是径直出了校门后,沿着校园的围墙独自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走。

嘎吱一下刹车声骤然响起,惊的正在走路的沈力尧停了下来,扭头一看是一辆黑色的北京——福特桥车,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娇嫩艳丽的脸蛋。

“沈力尧,你去哪?我让伺机送你。”

说话的是沈力尧的同桌唐静,一个漂亮且乖巧的女孩子,据说家里有唐绍仪的背景,在北京城里买卖做的不小。

“谢谢,不用了,我家住的不远,走几步就到。”对于同学的善意,沈力尧显得非常平静的挥了挥手,婉言谢绝后报以一笑,继续往前走。

又一辆汽车停在边上,里头钻出个油光的脑袋,一个很有小白脸气质的男生露出脑袋来,不屑的看了看沈力尧的背影,来到黑色北京—福特跟前,冲唐静一笑道:“怎么了唐静同学?又砰了个软钉子?别理这个穷小子了,我家晚上开舞会,你现在正式邀请你来玩。”

“要你管啊!我对跳舞没兴趣!”唐静似乎对这家伙不感冒,哼了一声道:“开车!”

转过街角的沈力尧悄悄的贴着墙根回头看了一眼,听见这两人的对话后,不由的嘴角一阵得意的笑了笑,脸上露出少年的羞红,扭头继续往回走。

沈力尧的母亲紫玉是一个严厉的人,特殊的出身使得紫玉对孩子的教育,显得有点苛刻。按说紫玉不缺买辆汽车的钱,更别说三块钱就能雇一辆黄包车每天接送。对此沈力尧一度也显得非常的不满,曾经向母亲表示了质疑。

“你父亲是总统不假,可你不是。别人怎么教孩子我不管,我的孩子想得到什么,必须自己去努力。再说你是中学生了,已经是大人了。”紫玉是这么对沈力尧说。

沈力尧每天早晨上学,中午在学校吃饭,晚上才回家。从学校到家里大约步行半个小时的路程,沈力尧路上没有耽搁,和往常差不多的时候出现在总统官邸的后院小门前。

摸出钥匙来打开门时,唐静坐的那辆汽车又停在了沈力尧的跟前。沈力尧一阵苦笑,这女子居然跟踪自己。

“哈哈,被我发现了吧?我说你怎么进国立一中还走路上学呢。原来你父母在总统官邸里做下人啊!”唐静得意的笑着,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

沈力尧有点哭笑不得了,这丫头的想象力还真丰富,不过母亲是绝对不允许自己透露身份的,所以沈力尧顺着唐静的意思说:“是啊,现在你知道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我知道,我不会跟班上那些势利眼说起这事来的。”唐静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从车上下来,贼头贼脑的往小门里探头望了望,冲沈力尧媚笑道:“总统官邸啊,真羡慕你能住在里面,我还没见过沈大总统的真人呢。我求你件事情!”

“什么事情?”沈力尧露出警惕的表情,丝毫没有被唐静的媚笑所诱惑。

“看你紧张的,我就是想你带我进去看一看而已。”唐静有点失败的感觉了,觉得沈力尧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冷静了。

“不行不行!你想害死我啊!这里面不是谁都能进去的,规矩大了。”沈从云的手摇的像转轮似的,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真的不带?”唐静说着脸往沈力尧跟前凑了过来,一股淡淡的幽香不住的往鼻孔里钻。沈力尧没想到唐静这么大胆,这大街上的,司机还在车上看着呢,就敢做这么放肆的举动。要说,沈力尧这年纪,正是对女孩子好奇动心的时候。唐静这般作态,闹的沈力尧心里一阵慌乱,结果是唐静步步紧逼,沈力尧步步后退身子已经贴在墙面上了。沈力尧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脑子里一片混沌,差一点就点头答应的时候,脑子里想起了母亲说过的一句话来。

“要想成就大事,就不能被女色所左右!”这句话对紫玉而言,无疑是有深刻体会的,当年的沈从云要是轻易的被紫玉所诱惑了,结局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紫玉这么教儿子,自然是拿有自己做了反面教材的嫌疑。

“不行!我今天答应了你,回头我就惨了。”沈力尧一横心,眼睛一瞪大声说道。唐静没想到刚才还显得有点慌乱的沈力尧,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不由的有点挫败的感觉。

“不行就算了,稀罕么?下次我求我叔叔带我进来。哼!”大小姐的脾气上来了,唐静愤愤的走回车子上,回头冲着沈力尧示威般的挥舞着小拳头道:“你等着,我一定会在到里面去找你的。”

汽车开走了,沈从云望着滚滚而去的黑烟,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推开小门进去。刚进门,门边就闪出一个脸上带着微笑的警卫,冲沈力尧笑了笑。

“少爷,要不要属下去查一查这女孩子的背景?”

“算了,被老爷知道了,肯定不高兴了。”沈力尧挥了挥手,奔着母亲的房间里就过来了。

……

“中学毕业了,你有什么想法?”紫玉对自己的孩子虽然显得有点苛刻,私下里面对沈力尧的时候,还是一个慈母。

沈力尧:“我想去报考中央陆军学院。”

紫玉笑道:“哦?中央陆军学院可不好考啊!要不要我去跟你父亲说一下?”

沈力尧摇头道:“不用了,我想凭自己的本事考进去。”

紫玉见沈力尧这么说便没有坚持,转而诡异的笑了笑道:“刚才听李子高说,你在后面口和一个女孩子亲热来着?谁家的姑娘?告诉母亲,我派人上门提亲去。话说你也不小了,该谈亲事了。”

沈力尧顿时满头是汗,脑袋摇的跟货郎鼓似的连声道:“别,就是一个普通同学,我们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说着沈力尧逃也似的溜出了母亲的房间。

……

“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某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某一域”

大清早起来,沈从云正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听见一个犹显稚嫩的声音朗读这段话的时候,不由的微微一怔。关于这句话,沈从云印象最深刻的,是穿越前看的一部电视剧《汉武大帝》。这部电视剧的编剧,犯了一个历史性的小常识错误。在电视剧中汉武帝在平定南方后,就说了上面那段台词。沈从云当时来了兴趣,上网百度了一下,结果发现编剧闹了笑话。明明是出自清朝陈澹然的《寤言二迁都建藩议》里的文字,怎么从汉武帝的嘴巴里出来了?

顺着声音沈从云慢慢的往里走,转过一座假山,抬眼看见面前的亭子上,沈力尧正背着手背诵。沈从云越发的奇怪了,觉得自己的儿子还挺有意思啊,读这样的书。

实际上沈从云对这段话,也是非常的佩服的,自打当政之后,也一直以上面的话为执政警句,站在历史宏观的高度去决断这个国家的长远发展策略。至于陈澹然,沈从云虽然佩服他能说出这么牛叉的话,但是依稀记得此君锋芒太露,得罪的人很多,好像还是一个做学问的好手,所以沈从云没有去打扰这位历史人物。

“这孩子,初中毕业了吧?”沈从云嘀咕一声,没有去打扰沈力尧,悄悄的转身走开。

“老爷,力尧已经毕业了,还惦记着报考中央陆军学院呢。”紫玉悄然的从边上闪了出来,沈从云见了不由满意的一笑道:“紫玉,孩子教的不错,我听说他上学都是走路去的,这一点大可不必吧?”

“老爷,管好您的国家大事吧,这家里头的小事情,您就别操心了。得空的话,多见见孩子,督促几句就成。”

沈从云听紫玉这么一说,不由的心里暗暗的惭愧,作为一个父亲自己多少显得有点不称职,整天忙的脚不沾地的,还真的没多少时间和孩子们相处。

想起中学已经放假了,沈从云不由的心念一动道:“毕业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阳历什么日子?”

“阳历6月28日,怎么了?”紫玉没想到沈从云问这个,没觉得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来着。

沈从云一拍脑门道:“哎呀,看我最近忙的,差点忘记大事情了。”

什么大事情呢?紫玉见沈从云急匆匆的出了院子,实在是想不出来。

沈从云想到了什么?诸位历史达人一定已经猜到了,1914年6月28日,引发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萨拉热窝刺杀事件就在今天发生。

沈从云急急忙忙的回到书房,可是一转念又笑了起来,突然有点茫然失措的感觉。好像自己盼望了多年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居然有点一时不知道现在该做点什么了。仔细一想,事实上这些年一直在为欧洲的爆发做准备,该做的准备都做了,一时半会之间还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去做。这时候沈从云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觉得这历史已经被自己涂改的面目全非了,万一萨拉热窝刺杀事件不发生呢?或者刺杀失败内?

“呵呵,我这么激动做啥?”沈从云自嘲的笑了笑,慢慢的坐在书桌前,拿起面前的一份文件,心道:“我还是耐心的等待吧,如果历史真的给面子的话,该来的自然会来。”

打开手里的文件,沈从云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份文件是李耀国关于北京旧城改造的一份建议书。

上次沈从云和李耀国谈国是否扒了城墙的事情后,李耀国立即着手去请一些建筑规划方面的专家,多方实地考察,综合了各方面的意见后,拿出了一份旧城改造的报告来。

这份报告提到城墙的时候,总的意思还是要保留北京城的古城墙,这是从一个文化传承的角度去考虑的结果。李耀国请的专家们大多数的意见是可以考虑多开一些城门,旧有的城门也可以进行扩大的改建,但是不应该拆掉这个数百年历史的城墙。假如真的要拆了城墙,后世难免为世人所诟病。

沈从云看了一会报告后,觉得这事情还是不要独断专行的好,还是多听一些意见,总之要秉承一条宗旨,在城市的改建过程中,近最大的可能性来保持北京城原本的文化特色。

在报告上写了自己的意见后,沈从云拿起另一份报告,这份报告就有点意思了,日本代表团已经来到北京。这事情是沈从云指使下闹出来的,首先是一些报纸大谈日本大力发展海军,搞出了一套日本威胁论。这两年中日之间的关系还算平稳,中国海军对日本海军的总吨位优势,一直保持在2比1的水平线上。

对于日本,英法美三国采取的是暗中支持的态度,目的是对崛起的中国进行牵制。由于三国的暧昧态度,沈从云也不好把日本往死里逼,真的要和日本打起来,登陆作战的话日本陆军还是有相当的战斗力的。这时候去发动什么灭日战争,明显是不现实没脑子的做法。

沈从云对日本人采取的是压缩空间的政策,朝鲜的仁川港、琉球岛上都建有海军基地,驻扎着两支分舰队,这样以来日本海军就被死死的压缩在家门口晃悠。没有制海权的日本,自然无法对中国大陆构成威胁。做了以上的准备工作后,沈从云还不放心,考虑到一战的爆发,沈从云还是决定趁这个机会,给小日本添点堵。于是,外交部上个月就向日本发出了照会,提出中日之间就海军的力量对比问题,进行一次谈判。

之所以把时间选择在这个时候,自然是沈从云要趁着一战的爆发,英法自顾不暇的机会,狠狠的打压一下日本海军的发展。

在沈从云看来,资源贫乏的日本,没有甲午战争的赔款,没有了琉球、台湾,没有了日俄战争在中国的利益,就等于是一个营养不良的产物。尽管日本人勒紧裤腰带来发展,终究日本太小了,中国太大了,两个国家的国力实在不成正比。所以,沈从云要趁着这个拳头大就是大爷的年代,给日本人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一拳打倒了还不算,还要踏上一万只脚。等到一战结束了,好处都捞够了,沈从云觉得才是彻底解决日本问题的时候。

报告之中付了一份请柬,日本代表团团长当今首相大隈重信设宴,邀请总统大人赏光。

“大隈重信?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好像二十一条就是他搞出来的吧?”想到这个,沈从云不由的又笑了,自言自语的笑道:“呵呵!《二十一条》,太好了,老子也搞一个《二十一条》。答应不答应,谈不谈的下来,另当别论吧。”

……

沈从云笑的很开心的时候,日本领事馆内,日本谈判代表团已经到达两天了。作为团长的大隈重信,对这一次的谈判的前景,因为有英法美三国的支持,多少还是有点底气的。

设宴邀请沈从云这只是一个礼节上的手段,之前中国外交部的接待宴会上,没能看见沈从云出席,从外交礼节上来说,日本首相相当于中国的总统了,所以日本人看来沈从云显得有点失礼,进而显得有点愤愤然的意思。

可惜的是,沈从云压根就没把日本首相当作对等的对象来接待,真要说日本天皇屈驾前来,沈从云倒是可以见一下的。

本来沈从云是不打算赴宴的,不过想到今天可能传来的消息,沈从云决定亲自去看看,当大隈重信得知萨拉热窝刺杀事件之后,脸上会是什么样精彩的表情。

很明显,沈从云在中日就海军实力对比的谈判事件上,实际上是挖了一个坑等日本人往里面跳。当一战的爆发已经不可避免的时候,就算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埋人的坑,日本人也只能捏着鼻子往里面跳了。至于英法两国,还有心思为了日本和中国硬抗么?一个并不以军事力量见长的美国,又能给于日本多少支持?

……

1914年5月,德国参谋长小毛奇同奥匈帝国总参谋长赫特岑多夫会谈,讨论对塞尔维亚的战争计划。6月12日,斐迪南到其科诺皮施特的城堡与德皇威廉二世举行会谈,为发动战争预先确定行动方针,他们都认为,俄国国内困难较大,无法插手巴尔干战争。德皇建议奥匈利用这一有利形势进攻塞尔维亚。威廉二世还明确向斐迪南保证,假如俄国插手奥塞冲突,德国将援助奥匈。在德国的大力支持下,奥匈决定在邻近塞尔维亚边境的波斯尼亚萨拉热窝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

演习的日子确定在6月28日,这个日子对于萨尔维亚人而言,实际上是一个耻辱的日子。1386年的6月28日,土耳其人征服了萨尔维亚。奥匈帝国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军事演习,自然是另有所指,演戏以萨尔维亚为假想敌。

6月28日清晨,一个叫“青年波斯尼亚”的地下组织,在萨拉热窝斐迪南大公巡视的路径上安排了7名杀手。总的来说这次刺杀事件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在这之前塞尔维亚政府已经通过外交途径,通知了奥匈帝国方面,有人要行刺斐迪南。可惜斐迪南丝毫没放在心上,即便是第一次此刻没能得手后,也没有采取回避的做法,结果在去医院的看望第一次刺杀中的伤者的道路上,因为司机出了错,撞在了一个叫普林西波的19岁青年的枪口上。

斐迪南大公夫妇一命呜呼,一战的导火索点燃了。

……

白天过的很快,看看日头有点西了,沈从云显得有点坐卧不安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沈从云的耳朵瞬间竖了起来。

“一战对于世界人民而言,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更是一场帝国主义国家之间非正义的战争。”沈从云想起了历史课本上这些没营养的评价时,不由的微微的笑了笑,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后低声自言自语道:“好像,我现在也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头子啊。帝国主义,那就帝国主义吧,只要中国强大,老百姓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中俄互不侵犯条约》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上帝之灯 宋医 古镇迷雾 天下 渔家夫郎 古井奇谈 最强弃少叶默 冲啊,太子殿下 鬼吹灯之南荒古墓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