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一章:第十八章 帝国主义的头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封书信来的巧,天助黄忠成功劳。……。”哼着小调子的沈从云,心情实在是没办法不好。从汽车里钻出来,回头瞧瞧后面的车里出来的两个身穿和服的小艺妓,想想之前大隈重信在宴会之间惊闻萨拉热窝刺杀事件时瞬间惨败的脸,还有随后死乞白咧要将这两名艺妓作为礼物送给沈从云的嘴脸,沈从云无法不产生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

中日之间的谈判结果实际上已经注定了,沈从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也许某些细节出现了变化,但是沈从云希望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这算不算是穿越者的金手指的又一个嫌疑呢?

历史上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估计不会再出现了。沈从云是没有原子弹,有的话也丢两颗去日本,让这个记打不记吃的民族长点记性。

很多人不理解,沈从云为什么一定要把日本往绝路上逼,丝毫没有给日本翻身余地的意思。对于这个问题,沈从云无法跟大家解释的清楚。沈从云来的那段历史中,日本这个弹丸小国给了中华民族太多难以愈合的伤痛了。沈从云无法忘记,更无法忍受前世历史上关于钓鱼岛之类领土问题上日本政府的强硬,以及霸道的做法。

“一山不容二虎,在东亚这个地方,有一个强大的中国就足够了。”沈从云对外交部的谈判人员是这么解释的,总之开出来的谈判条件越苛刻,沈从云越开心。谁让这个时代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呢?既然有机会,不整死身边这个狼崽子,那还玩个什么劲呢?

因为沈从云的出现,甲午战争日本带给中国的震动,并没有真实历史上那样巨大。真实历史的一战时期的日本,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对中国的经济侵略上面。现在中日之间的力量对比完全倒了个个,尽管日本已经完成了工业化的转型,但是没有中国市场的存在,日本生产的工业品比如坯布,就没有足够大的生存空间。沈从云甚至还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大染坊》,里头的那个陈六子如今或许心态完全不一样了,不再会感慨“个人太强,国家太弱”了吧?

想到陈六子,沈从云生出了一些拜访这个历史上牛人的念头来,可惜现在的身份,似乎很难有这个机会区去平等的交这么一个朋友了。

外交部关于中日之间谈判的策略,沈从云既定为一个“拖”字,别着急慢慢谈。一定要拖到欧洲打起来才谈,到时候别的事情也别做,只要把强大的舰队往仁川和琉球基地一摆,吓都能把日本人吓死。

回到书房的沈从云,换了一身便装后,暂时没有心思搭理两个“礼物”,交代柳婷去安排一下就是了。坐在椅子上的沈从云,总觉得还有一点什么事情忘记要做了,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来想去,突然一拍脑门道:“我想起来了。”

沈从云飞快拿起电话,这种老式手摇电话现在已经是最先进的玩意了。接通了总参谋长余震的电话后,沈从云笑道:“余震,有件事情你安排一下,吩咐东海舰队明天开始,每天派巡逻艇在海面拦截日本的渔船。理由?还要什么理由?随便编一个不就完了?什么?强盗逻辑?老子就是要做强盗?怎么了?别废话,也别管什么外交上的抗议,我就是不打算日本人好过。”

……

历史雄辩的证明了,抗议这种东西,一定要有足够的实力为背景,才会产生效果,否则就只能像啊Q那样,说一句“儿子打老子”聊于自慰了。

什么?担心引起中日之间的战争?沈从云正巴不得呢,正愁没借口敲打一下日本政府呢。中日谈判拖了一个月后,总算是正式开始了。为啥等到这个时候才开始呢,原因很简单,这一天奥匈帝国对萨尔维亚宣战了。日本人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失去了,傻子都知道欧洲列强之间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更何况日本人并不傻,还是成了精的。

“大日本帝国的国运,自从沈从云的军队出现在东北战场上起,就已经注定没有希望了。我一声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沈从云会和中国其他的地方大员一样,不会在乎李鸿章和整个北洋利益的死活,也不会为了北洋的利益加入到日中战争中来。甲午战争日本赌输了,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以上的话,是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在其病危弥留之际留下的最后一段话,这个历史上曾经声明显赫的政治家,在东京最好的医院内,闭上眼睛之前留下的话。数年之后伊藤博文说的话,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巴嘎!我们的海军呢?怎么不出来打走这些支那军舰?”一艘渔船上,一个日本渔民愤怒的吼叫着,但也只能叫骂几声罢了,在中国海军驱逐舰大炮的面前,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乖乖的滚回去。

海面上的驱逐舰的喇叭里发出了还算客气的声音:“注意了,注意了,这里将进行一场军事演戏,所有日本渔船一律不得在五百公里海域内作业。”

演戏?怎么附近还有中国渔船在捕捞?他们做得,我们怎么就做不得?

不服气?可以不走啊!不过昨天三艘渔船已经被驱逐舰的速射炮给打沉了,这就是不服气的代价。日本海军呢?来了,但是又被海军部的命令调回去了。

“值此多难之秋,海军上下当忍辱负重,以待未来世界之变化。”希望只能放在未来了,也只能这么去想了。

未来,没有了二战的未来世界格局,又将会是什么一个样子?沈从云这位先知都不知道的事情,又有谁能明白?

……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柳婷拿着报纸给沈从云念报的时候,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沈从云听了丝毫没有做了伤天害理事情的觉悟,只是微微的撇了撇嘴巴,不屑的笑道:“这命令就是我下的,我就是不让日本渔船捕鱼了,怎么了?能把我怎么着?”

“您不怕国际舆论的谴责?”

“谴责?日本人不在海军吨位谈判的合约上签字,我还有更过分的等着他们呢?谴责?谴责有用的话,这国家还要法律做什么?还要警察做什么?国家还要军队做什么?没有实力,被人打了就只能当孙子,这是自古以来的铁律。”沈从云说的理直气壮的,甚至还显得有点得意。

老夫少妻之间的谈话,被前来敲门的副官给打断了。

“大人,军统赵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沈从云说着回头看了看,柳婷识趣的站起身来出去了。

身躯肥胖的赵星龙此刻显得步履轻快,脸上的笑容按捺不住,进来就急促的对沈从云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德国对俄国宣战了。”

尽管已经早就知道了结果,沈从云这一刻还是跟着笑的很开心的点头道:“宣战了么?呵呵,实在是太好了。”

刚刚走出门口没多远的柳婷,听了个仔细,脚下一滑差点没摔个跟头。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别人打仗开心成这样。

赵星龙不是单单为了报信来的,是为了与列宁同志之间的合作出现了新情况而来了。

“那个尼古拉耶维奇,也就是您说的那个光头列宁,他最近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这次比较过分一点,一旦未来有事,希望我们提供至少三万人的雇佣军和装备。好大的口气啊,您看是不是回绝他?还反了他。”赵星龙明显对列宁同志的要求感到愤怒了,出钱出人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沈从云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笑的更灿烂了,拍拍赵星龙的肩膀道:“这是好事情嘛,为什么要生气呢?只要能够把好处白纸黑字的写下来,签名之后按上手印,什么都好说不是?咱们做买卖的,一定要讲究个买卖公平嘛,不就是三万雇佣军么?答应他,我的要求不高,随便给个三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过来,这事就算成了。”

“多少?三百万平方公里?”赵星龙的嘴巴有点合不上了。

“少了?那在加一点,五百万好了。你还别说,三百万是少了点,真的三百万平方公里就成交了,还真的亏大了。”沈从云犹自有点不满足的咂嘴,赵星龙已经很没礼貌的一屁股做到地板上去了。刺激太大了,有点承受不住。

“明白了,属下明白。”赵星龙从地板上爬起来,使劲的揉了揉太阳穴。

“瞧你那点出息!我告诉你!这年月有机会做强盗的时候千万不要手软,老子就是要当强盗头子,就是要让俄罗斯变成一个单纯的欧洲国家。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将来的好戏在后面,没准我还要联合德国好好的再刮他一笔。至于现在,条件我是开出来了,答应是它,不答应也是它,否则将来就别怪我不客气自己动手拿了。”

沈从云的话让赵星龙惭愧万分,心道这才是做大事的人啊,瞧人家这心狠手黑的,境界啊!

赵星龙还真没弄明白沈从云的真实想法,历史上的德国在随便帮助了一下列宁后,就获得了三分之一的俄国领土,还都是一些好地方啊。现在沈从云又出钱又出人还要出装备,不捞够本怎么对得起自己?到时候一不高兴,没准还想搞出一个俄国的傀儡政府出来呢。当然了,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小,有点不现实。再说了,未来的世界格局究竟会有什么变化,是否需要一个俄国作为中国与欧洲之间的地面缓冲地段,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

“知道么?欧洲开战了,什么英国法国德国美国,好几个国家打起来了。”毕业典礼后的同学会上,某位同学说的有点不着调的新闻,沈力尧听不由嘴巴里一阵的发苦。

“有美国人什么事情嘛?不是协约国和同盟国之间的战争么?”沈从云心里一阵腹诽,却没有凑过去和那些“有钱有权人”的孩子们说话的意思。

对于战争,沈力尧并没有真实的体验,只是记得几年前的中俄战争时期,父亲整日整日的忙碌,夜里经常通宵,人也明显的见瘦。关于战争,沈力尧也曾经问过母亲,紫玉对于战争的解释是“战争是国家之间利益冲突不可调和的产物。”很明显这个答案对当时的沈力尧而言,实在有点深奥。

这一次欧洲的爆发,沈力尧最直接的感觉是父亲很开心,最近几天居然连续的出现在后院,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吃几顿饭,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沈力尧眼中的父亲,是个没有啥父亲的架子,非常随和的一个人。沈力尧为了更进一步的了解父亲,曾经问母亲很多关于父亲事情,紫玉每次都尽量详尽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儿子。

“新中国是打出来的,是你父亲领着一群爱国人士打出来的。”这是紫玉给出的一个大致的结论,这个结论让沈力尧对战争产生了一种向往,一种到战场上去建功立业的向往。

“报纸上早登出来了,可惜这次中国不参战。”

“算了吧,就算参战也没你什么事情,你妈妈绝对不会让你去打仗的。”

“是啊,我妈妈说了,就算是打仗了,也有当兵的去送死。”

这句有点刺耳的话,听的沈力尧一阵恶心,抬眼看了看,说话是那天纠缠唐静的那个李正和。沈力尧生出一丝羞于与之为伍的感觉,挪步慢慢的朝僻静的地方走去,不想听这些纨绔子弟们的屁话。

“沈力尧,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照相去?”

阴魂不散的唐静居然有找上门来了,沈力尧脑子一阵发麻,对这个丫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唐静在班上是出了名的小辣椒,可能因为小时候家里请的是外国家教的缘故,行事做派没有一般女孩子那么保守。这不沈力尧见她来了,抬脚就想溜走,免得成为众矢之的,结果唐静双手抓住沈力尧的胳膊道:“站住,怎么看见我就跑?”

“小姐,你是女孩子啊,注意点好不好?”沈力尧有点被打败的感觉了。

“告诉我,你打算报考什么学校,我就放了你。”

“好好,我投降,我准备考中央陆军学院。”

唐静个沈力尧之间拉拉扯扯的,还是引来了其他同学的目光。那个李正和就第一个走过来了,冲着两人多少有点炫耀的说:“中央陆军学院,我也打算去读,我父亲已经帮我联系内招名额了,连考试都不用的。沈力尧,要不要我帮忙啊?”

“谢谢,不用麻烦你父亲了。”沈力尧摆手拒绝时,唐静不屑的看了李正和一眼道:“靠父亲算什么本事?哼!”

“诶,唐静,你听我说,……。”

“沈力尧,你站住,不许跑。”

李正和说到一半的话打住了,原来沈力尧趁李正和出现的时候,悄悄的溜走了,眼尖的唐静一下就发现了,沈力尧赶紧加快脚步,哪晓得唐静不依不饶的一阵小跑追上来,大大反方的挽住沈力尧的胳膊。

“我的大小姐,这样很难看的。”沈力尧使劲的想摆脱,唐静死死的搂住不放,顿时引得一干同学一阵哄笑起来。

“嗬嗬嗬,女生倒追男生咯!”

“追就追,怎么了?”

碰上这么一位,沈力尧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能老实让唐静挽着胳膊,脚下加快往偏僻的地方走。

“李正和,你算是没希望了,人家唐静都倒贴了,你还是省点力气吧。”

这话沈力尧没听见,也没看见李正和有点脸色发青的样子。

校园的小径中非常安静,沈力尧总算是摆脱了唐静的纠缠,回头对唐静说道:“我的大小姐,求你以后别这样了。这要被老夫子们看见了,这还了得啊?”

阳光投过树叶,落在唐静那张娇艳细嫩的脸上,精巧的鼻梁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一阵莹光,一双大眼睛有点放肆的盯着沈力尧的脸,小巧的嘴唇在微微的一张一合。

“我才不管呢,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喜欢我就要说出来了。”

这样的表白,从一个美艳的少女口中说出来,不由沈力尧不为之心神荡漾。不过,沈力尧还记得父亲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你喜欢我什么呢?”沈力尧按捺住内心的激荡,嘴角有点哆嗦的问。

“嗯,我想一想啊。”唐静眯着眼睛,塞了一根粉嫩的手指在嘴边的样子,看的沈力尧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在那娇艳的小嘴上啃两口。

“学习好,每次都是全校的前三名。待人热心随和,还有就是,就是,就是与其他同学最大的区别,你显得成熟,不像其他人都是些小屁孩子。”

沈力尧一阵狂汗,不由笑道:“成熟?我才多大啊?我就成熟了?这也能算理由么?”

唐静正色道:“沈力尧,你自己可能没有察觉到,你凡是都显得比其他同学稳重,和你在一起我有安全感。所以呢,我决定要你做我的男朋友,你不许说不行,否则,哼哼。”

“否则什么?”沈力尧看着面前脸上微微露出羞涩,显得越发妩媚的脸蛋,不由的一伸手拿住了唐静柔柔的小手。

“否则我咬你。”唐静犹豫了一番,猛的踮起脚尖来,小嘴贴上来,飞快的在沈力尧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不等沈力尧回过神来,唐静已经扭头就跑了。

“咯咯咯!”笑声像一串银铃响起,回首之间对着还在原地发呆的沈力尧喊:“傻子,怎么还不来追我?”

……

“德军入侵了中立国卢森堡,很明显是为了铁路网。那么下一步,德军会怎么行动呢?”

总参的作战室内,巨大的地图上插满了代表交战双方动向的旗子,站在地图前的余震安静的审视着地图,似乎想判断出德军下一步的动向。

“呵呵,根据目前德军的行动来判断,德军最大的可能就是入侵比利时。比利时我们在访问欧洲的时候去过,摆在德军面前最大的障碍就是列日要塞。照我看德军不丢下个上万人的伤亡,是无法拿下的。”段祺瑞如今晋级副总参谋长,对欧洲的局势判断,基本正确。

“昨天沈一阳和杨志两人联手上交了一份对欧洲战局的预判,他们认为同盟国方面也好,协约国方面也罢,都没有打算进行一场持久战。从这一点上来判断,他们两人的意见是,双方的战略思想的出发点就是错误的。一战的走向,只能像总统早就预见的那样,必将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余震笑着接着说,沈从云在边上听着,不由的心中微微一阵自豪,在自己的苦心调教下,新一代的将领们对世界战争的战略眼光,已经初步形成。

“列日的筑垒是由一位杰出的军事工程师亨利·布里亚尔蒙特将军设计的,在1913年完成之前花了大约二十五年时间。它是由装有装甲炮塔的,形状象平坦的三角形小孤山的钢筋混凝土构成,拥有四百件武器,从机枪到八英寸大炮都有。这个结构本身的设计,是要经得起包括这种尺寸的炮弹的轰击。三角形的每一角,都装备着较小口径的速射炮的炮塔。每座炮台的周围,都是三十英尺深的干燥的深沟;加上强光的探照灯,以防止夜间的奇袭。这些灯和重炮一起,可以降到地面以下,那里有地下坑道把整个系统互相联系起来。所有的大炮都俯视着由德国来的四条铁路。这情报是哪个部门负责的?如此的粗略?”段祺瑞有点不满的嘀咕着,沈从云看着不由笑道。

“你知足吧,我们又不打算去攻打比利时,情报部门也不可能话大把精力冒风险去搞这方面的情报。”

“我现在想的是,假如德军在比利时迟缓上个一星期,速战速决的可能性还有多大?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德国总参之前的判断是,在比利时不做任何的停留的。呵呵,我现在有点想念克泽将军了,听说他回到德国后,曾经对总参建议要做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结果没有被重视,上个月来电说被调去奥军中做顾问了。”余震说着不由一阵叹息,似乎想起了当年和克泽共事的时光来了。

众人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沈从云的身上,似乎已经习惯了沈从云的结论都是正确的,好像大家也没办法不习惯啊。

沈从云的目光扫了众人一圈,除了一干总参的大员,还有许多参谋都是历史上的牛人啊。吴佩孚、孙传芳……,这些都是沈从云直接从军校里面抓出来的主。

“呵呵,看我做什么?你们继续分析吧,我去找唐绍仪,要做好一切发战争财的准备啊。”沈从云说着笑呵呵的走了出去,留下一干人等大眼瞪小眼的。

……

战争的进程,并没有随着中国这个变数的出现而发生太大的变化。尤其是列日要塞,成为一战中比利时方面唯一的亮点。

德军的指挥官冯·埃米希仍然认为比利时人会不战而降,派了一位使者打着休战的旗帜,要求列日投降;否则的话,他宣称,这座城市将遭到空袭。比军的勒芒按照国王的指令拒绝了。几小时内,德军大炮狂轰东面炮台和城市本身,但仅仅削去一些混凝土而已。第二天,从附近科隆起飞的用内燃机推动的齐柏林飞船飞临上空,丢了十三颗炸弹,炸死了九个平民。这样,战争范围开始有了新的扩大。德军队潮涌般地反复冲锋,特别对东面的弗莱龙炮台和埃夫涅炮台,但是被火炮和机枪的联合火力所击退,炮台前的尸体堆积到齐腰高。所有默兹河上在列日南面和北面的桥梁都已被毁,企图用浮桥渡过默兹河的部队遭到炮火的扫射。只有德军的一次突击可算部分成功。当第十四步兵旅的指挥官被杀时,他的部队遇到第二集团军的副参谋长埃里希·鲁登道夫将军,他立即担任指挥。第二天夜间,鲁登道夫率领他的部队,经由弗莱龙和埃夫涅之间的缺口进入列日。但是炮台仍都在比利时人手里;列日已被侵入,但还远没有被攻克。对炮台连续进行炮兵和步兵的突击都无效果,直到8月10日,那时冯·埃米希攻占了第一座炮台。二十四小时内,第二座炮台也陷落了。德国人于是搬来一门大炮,它将使炮台化为瓦砾,并使举世震惊。到那时为止,英国的十三英寸半的海军炮,是这种炮中间最大的。但是克虏伯的军械工人,设计了一门十六英寸半(四百二十毫米)的攻城榴弹炮,可以把一吨重的炮弹射到九英里外。每颗穿甲弹有一个定时信管,只在目标被穿透后才定时爆炸。这门榴弹炮是一种巨型炮,绰号“大贝尔塔”,是照弹药制造者的妻子贝尔塔·冯·克虏伯的名字命名的。在以后的战争中,还出现一门惊人的巨型炮。)到了8月16日,十二座炮台中的十一座遭到连续猛轰后屈服了。那天晚些时候,勒芒指挥部所在的隆森炮台,被直接命中而摧毁,他本人也被打晕。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帝国主义的头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恶灵岛 不完美恋人 ABC谋杀案 这个天国不太平 江山美色(极品马贼)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历史的温度:寻找历史背面的故事、热血和真性情 全球通史(下):从史前史到21世纪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我不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