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密使

上一章:第二十章 来客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余震是一个正统的军人,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拉开架势,任何对手都不带害怕的。见过列宁之后,一直到赵星龙把列宁送回下榻的宾馆,余震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此刻余震的心里可谓震惊不已,一门心思打算大动干戈解决的问题,现在等于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

震惊至于,余震内心不由的感慨起来了,脑子里整理着刚才沈从云和列宁会谈时的内容来。

中国政府暗中支持俄国的激进分子搞政变,出钱出枪还出雇佣兵,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动用正规军帮忙。政变成功后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承认新政府,并提供贷款一个亿。

这些好处换回来是半个西伯利亚在内将近二分之一的俄国领土,以及中国军队一旦发兵欧洲,可以从俄国过境。

这样的一个谈判结果,虽然现在看起来激进分子还没获得政权,还是一个空头支票,不过一旦获得成功,中国政府兵不血刃的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这些利益要用军队真刀真枪的去打,没个一年半载的想都别想,现在不过小规模的动点手脚,就已经是那么值得期待了。

实际上沈从云在于这个问题上,也犹豫了很久。关于扶持哪个政权的问题,沈从云也是一再的犹豫。论战斗力,临时政府无法和苏维埃叫板,论亲疏关系,临时政府是向着协约国的。沙皇政权垮台后,临时政府不还是要继续战争么?这样的一群平时没怎么打叫到的群体,沈从云实在是觉得没什么把握。反观列宁则不然了,现在还是流亡在外的身份,一旦在沈从云的扶持下获得了成功,获得的利益也是最大的。这一点是绝对不用质疑的,只要看看历史上列宁和德国人之间的谈判,就很说明问题了。

余震还在书房里头想心思的时候,一直坐在对面看着余震思索的沈从云,笑呵呵的丢过来一根香烟道:“还想不通呢?这个事情拖到现在才告诉你,实在是因为事关重大,是我要求保密的。可别往心里去啊!”

沈从云这会还真的想错了,还以为余震心存不满呢。

“呵呵,大人您误会了。属下不过是在感慨而已,看来很多事情不用大炮也是能解决的,而且效果更好。”

沈从云也感受到这件事情给余震带来的冲击了,不由的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任何事情我们都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归根结底在这件事情上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大炮。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强大,我们的军队如果不是来硬的也能办成这些事情,你觉得列宁还会眼巴巴的从欧洲跑来中国和我们谈么?说一千到一万,还是拿破仑的话说的好,公理只在大炮的射程范围内。”

余震感慨之余,内心有激动起来了,军人哪个不想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的,能够指挥千军万马从当年骑在头上的欧洲列强交战,从列强的嘴巴里夺食,一雪前耻青史留名?

有了这层想法,余震不由的激动地站起来说道:“大人,请您下命令吧,您说怎么打吧?”

沈从云听这好真分子的话,不由的失声笑道:“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决定参战?我要是决定一直保持中立呢?要知道我们现在获得的好处,已经不少了。”

余震听了沈从云的话,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从跟着大人的第一天起,您就一直在向属下灌输一个信念,要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世界第一流的强国,不,是世界第一的强国。为了做到这一点,您是绝对不会错过这场世界大战的。说白了,这次世界大战是列强未了重新分配利益引发的大战,我们不加入到其中,怎么可能去分一杯羹?”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沈从云,还在犹豫着是否参战呢,毕竟搞定俄国之后,获得的好处已经够多了,参战与否已经变的不是很重要了。更别说参战很可能面对美国这个世界第一的工业强国,这是沈从云必须考虑进去的。现在余震的话,算是给了沈从云一个理由。是是,不参战的话,怎么有理由坐到餐桌上去分蛋糕?

砰!的一声,沈从云一拳狠狠的砸在桌子上,震的茶杯一阵乱跳后,恶狠狠的说道:“说的好,不参战怎么分好处?咱们不但要参战,还要把好处捞足。”

余震等的就是这句话,啪的一个立正大声道:“属下这就回去,重新拟出一份作战计划出来。保证半年之内,让英法的势力消失在亚洲之中。保证在明年5月之前,解决俄国问题。”

一身干劲的余震匆忙的回去了,沈从云微笑着拿起电话,接通总机后轻声道:“总机吗?给我接德国领事馆。”

“是内尔森领事么?我是沈从云。这么晚没有打搅你休息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此刻的德国领事内尔森,恍然是在做梦一般。中国的总统大人亲自来电话,在这个点上来电话,意味着什么?难道中国要对德国宣战么?放下电话的内尔森首先是把事情往最坏处去想,沈从云约自己明天上午去总统官邸见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通报。

不管怎么样,内尔森放下电话后就紧张的浑身冷汗都先来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第一时间给国内去封电报,汇报这个事情。

沈从云可没有内尔森那么激动,一旦决定了,沈从云就彻底的放松了,往床上一倒睡的可香了,这些日子是战还是不战,可是一直困扰着沈从云的心啊。

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刚起来还在梳洗呢,副官进来报告道:“大人,德国公使内尔森先生,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他说是您请他今天来的,属下要来叫您,他还不让,说是让您好好休息。”

沈从云一听呵呵笑了笑,也怪自己昨天没交代清楚,没有确定一个准确的时间。估计内尔森一夜没睡,左思右想的磨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跑过来的。

想到一个电话,害得人家公使先生一夜没睡,沈从云多少有点内疚,很快就来到会客室。一番客套之后,沈从云也没有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就对内尔森说:“近期俄国局势动荡,由于中俄两国有着漫长的边境线,中国对俄国的政局报以密切的关注。中国政府是最热爱和平的,对于欧洲的战火在表示高度关切的同感到深深的遗憾,并希望双方本着克制的态度,坐下来用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

说了这么云山雾罩的一句话,沈从云就把内尔森打发走了。这回去的路上,内尔森的心里开了锅了,半夜打电话到德国领事馆,就已经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了,把人晾在会客室一个多小时,就为了说这些没营养的话?

怎么可能嘛?这里头肯定有更深一层的意思!有暗示!

首先,俄国的政局动荡,怎么不去找俄国公使?半夜打电话把德国公使叫来算什么事情?希望欧洲列强用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你早干什么去了?当初宣战的时候,怎么不出来调停?

这个事情稍微的往深一点去想,很明显就大致理清一个头绪了,结合中国政府在给予德国贷款的优惠政策,以及送货上门服务这一让英国政府哑巴吃黄连的手段来看,中国要参战了,而且有八成是站在德国这一边的。

想到这个最不可能出现的最好的结果的时候,内尔森被巨大的喜悦淹没了。能把中国绑在德国的战车上,这是德国当前最迫切需要的结果,假如真的实现了,这个功劳不就只能算到驻华领事自己的头上么?

可是有一点,为什么沈从云含糊其辞的不说清楚呢?这里头又有什么更深一层的意思么?内尔森的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事情必须第一时间给国内去电报,自己想不明白不要紧,国内的那帮子皇帝的高参们能想明白就成了。

德国驻华公使的一封电报回到国内,顿时让威廉二世还有他的高参们兴奋的要发疯了。这些个在政治上混成精的主,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沈从云打的什么算盘?对俄国的政局表示关注,意味着沈从云想对俄国动手了。这个时候含糊其辞的不明确表态,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待价而沽。

是啊,中国政府对一个庞大的邻国俄国的存在,始终是抱着最的戒心的,有机会削弱俄国的威胁的时候,绝对不会有半点手软的。更别说中俄之间的恩怨,大有罄竹难书的意思。

结论已经得出了,那么为什么不直接与驻华公使谈判呢?这个问题仔细一想也不难解释,分量不够呗。人家要的是德国政府的诚意!什么是诚意?就是要派有足够分量和交情的人物出面谈判。

派谁去呢?德国政府高层脑子的都想空了,总算有人想到克泽这个曾经在中国担任总参谋长,回国后被丢去奥匈帝国当高参的主了,这个人和沈从云的交情肯定是没的说的。仅仅一个克泽还是不够的,很快曾经担任德军总参谋长的小毛奇被提了出来,由这两个人出马谈判的话,分量和交情都足够了。

没说的,只用了两天,德国政府电告内尔森,将秘密派遣小毛奇和克泽秘密出访中国,请内尔森当面转告沈从云总统阁下。

接到电报的内尔森,半点耽搁都没有,立刻起身前往总统官邸求见。

沈从云在会客室接见了内尔森,得知了内尔森转达的消息后,非常含蓄的表示道:“中国政府将在近期出面呼吁交战双方停火。”

稍微有点脑子的政治人物,都知道沈从云说这话的意思。什么要呼吁双方停火?大家都打的快倾家荡产的,都惦记着打赢这场战争捞回点本钱呢。德国方面就不说了,协约国方面无论是地域还是人口,都占据了巨大的优势,现在双方陷入了拼实力的僵局之中了,怎么可能你中国说停战就停战?

中国政府出面调停,这也就是一个借口,什么借口呢?我出面调停不给面子是不?那好啊,我就加入进来。

……

克泽正在维也纳过着闲散人员一般的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开小店的悠闲且失落的时光。没曾想半夜三更被一封急电叫醒,连夜收拾行李上了火车回柏林。

在光车上咣当咣当的一番折腾,刚下火车就给塞进一辆汽车,直接进了皇宫面见威廉二世。

等从皇帝陛下口中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克泽顿时老泪纵横了,当着威廉二世的面很没有形象的说道:“当年我离开中国的时候,私下里沈亲自向我表示,中国绝对不会对德国宣战的,他是最看重中德友谊的。现在德国正处于为难之际,沈终究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

这话让威廉二世和他的一干高参们算是彻底的放心了,之前多少还有一点猜测的成分在内,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中国就要参战了,只要解决了俄国这个东面拖后腿的家伙,断了英国从亚洲获得战略物资的渠道,协约国方面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胜利就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可以说,克泽和小毛奇连夜上火车出发的这一天,开战之后一直深陷持久战泥潭的德国政府,一扫往日之阴霾。

一个星期后,一支正在中立国瑞典进行友好访问的中国海军编队巡洋,结束了在瑞典的友好访问和军事交流活动,满载着瑞典人民的深情厚谊返航了。实际上半个月前中国海军派出一支小舰队访问瑞典时,西方国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德国人现在终于确定了,中国舰队绝对不是正好出现的,而是有备无患。

编队旗舰“破浪”号巡洋舰驶出港口之后,一直藏在船舱里的克泽和小毛奇,总算是能出来透口气了。

一路结伴的两位故旧,一番交流后,小毛奇对沈从云总算有了个大概的认识。在克泽的口中沈从云被描述成为一个性情坚韧,对人随和,对朋友极度重情意的总统。两人对这次密谈的前景,可谓极度的乐观。

正在指挥舱内施达仕,此刻内心也是一阵的激动。当初莫名其妙的派他率舰队访问瑞典这个小国家,就有点想不明白。强大的瑞典已经是久远的历史了,怎么想起来派舰队访问瑞典的?现在答案有了,施达仕内心一阵没来由的激动。

真的要对协约国动手了么?军人骨子里好战的血液沸腾了!

“报告!一支英国舰队尾随而来,希望我们停下接受检查!”大副急匆匆的进来汇报,愤怒的脸已经扭曲了。

施达仕脸色一沉,出了指挥舱举起望远镜往后一看,十几艘英国战舰还真的跟上来了。

“回电!告诉他们!这是中国海军的战舰!假如他们认为英国会对中国宣战,那么请他们开炮好了,我们随时接着。”

英国方面指挥官威尔金森少将,手里拿着施达仕措辞强硬的电报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情报部门那些混蛋是怎么做事的?为什么不在瑞典境内动手?把这种事情交给我们海军来做,难道他们不知道如果强行检查,这将意味着什么?”

威尔金森骂归骂,命令还是要执行的。

“通知中国舰队,给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虑清楚是否接受检查。”

威尔金森没有等来中国方面的妥协,而是听见海面上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望远镜里面的中国战舰的后主炮,已经对准了英国舰队。

“要么开战!要么让我们自由离开!”这就是施达仕的答复。

威尔金森还能怎么办?下令开炮么?开什么玩笑?挑起战争的屎盆子扣脑袋上好玩的么?直接上军事法庭当替罪羊的冒失鬼才会干这事情。

“下令!返航!”威尔金森没好气的一声令下,英国舰队调转方向消失在海面上。

这时候正在船舱里面下棋的克泽和小毛奇,脸上丝毫看不见慌张。对他们而言,个人的生死算个球,英国军舰立刻开炮那才是求之不得呢。连与中国方面的密谈估计都能省了,中国也别去了。

“哎!英国人的冷静,实在让我感到遗憾!”小毛奇一声叹息,克泽深有同感的拿起一颗棋子。点头道:“将军!”

发生在1916年冬天的这段小插曲,让协约国方面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情报部门的工作效率还是不错的,至少获得了情报,中国返航舰队上很可能载着德国密使。所以在有了威尔金森带舰队尾随的一幕,可惜英国政府实在没有勇气挑起对中国的战争,威尔金森更没有承担挑起战争后果的责任的勇气。

一切也只能不了了之,剩下的能做的事情,就是抓紧对中国方面的监督,往印度方面增派战舰。有一件事情协约国方面还是深感欣慰的,那就是中国在印尼的舰队,总攻加起来不过十艘,而且都还是一些小吨位的战舰,其他的都是潜艇部队,完全符合中国近海防御体系的说法。

英国在印度有四艘无畏级战舰,已经其他战舰三十余艘,这四艘无畏级战舰是英国海军在亚洲的威慑力量,以中国目前仅有的两艘无畏级战列舰的实力,恐怕是没有实力染指印度的。

如果英国海军得知,中国潜艇部队已经进行过多次代号为“群狼觅食”的演戏,不知道该作何感想。所谓“群狼觅食”演戏,是一种动辄出动五十艘以上的潜艇,专门针对大型战舰发起攻击的演戏。用邓世昌的话来说就是,“四艘无畏级,很强大么?我大大小小一百艘潜艇,配合全国海军的战舰行动,你英国在远东的舰队能挡得住?”

英国政府的头头脑脑们绞尽脑汁的想知道中德之间再搞什么交易,结果情报部门那些分析员们的头发都想白了,也想不明白中国政府到底想干什么?

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抓紧情报工作,不要过分刺激中国。

一个半月后,1917年的元旦这一天,中国赴欧洲访问的舰队,终于在上海吴淞口靠岸了。

再次踏上中国领土的克泽,长长的一声感慨道:“中国,我又回来了。”

克泽和小毛奇登岸后,谢绝了中国接待人员提出休息两天的好意,提出立刻北上的要求。秘密来到车站,看见沈从云的专列停在戒备森严的车站内时,克泽不由的微微一阵激动,这趟专列他坐过的次数,可真的不算少了。

“毛奇将军,如果不出意外,沈已经在火车上等着你我了。”

“哦?这么肯定?”

“我们打个赌如何?”

“呵呵,还是不要了,你比我了解沈这个独裁者。”小毛奇耸了耸肩膀认输的样子说道,就在这时候,一节车厢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克泽熟悉的面孔,这个人正张开双臂,连带最亲热的微笑走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来客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心不由你 与最强boss谈恋爱(快穿) 危险的妻子 异端者 主播,你盒饭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