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关键还是海上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全球战略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出乎沈从云预料的事情出现了,孟什维克凭借手中掌握的舆论工具,在已经发生变化的历史过程中,再次复原了真实历史的一幕。在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尽管列宁和托洛斯基为首布尔什维克党和资产阶级代表进行了坚决的抵抗,大多数苏维埃代表还是像历史上那样,把票投给了孟什维克代表的资产阶级。

这样一个结果,让沈从云接到消息后,多少有点瞠目结舌。在书房里独自坐了整整一个下午后,沈从云似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历史至少在一战结束前,不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真正发生转变的,只有中国历史而已,整个世界历史的格局,很多本质性的事情将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觉得自己想清楚后,沈从云立刻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中国军队出兵新西伯利亚的前提下,孟什维克是否还会继续秉承沙俄政府与协约国之间的约定,这一历史事件应该是不会再发生了。没有这一历史事件,接下来俄国的十月革命似乎就不会出现,或者说是提前。最重要的一点,孟什维克没有像历史上那样继续一战的话,目前还显得非常弱小,而且还是少数派的布尔什维克党,在夺取政权的道路上假如没有外援的话,将会变得非常困难。

这一假设立刻让沈从云生出了警觉之心,当即给亲自起草了一份电文给列宁,在电文中沈从云称“俄国革命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上,窃取了政权的孟什维克,很可能会从前线把忠于他们的部队掉回来,然后宣布布尔什维克以及苏维埃政权是违法的。”

具体该怎么做,沈从云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列宁和托洛斯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们很快就做出了回应。苏维埃政权将积极做好武装自卫的准备,希望能得到中国政府的援助。

沈从云的担心很快就成为了显示,孟什维克甚至不等前线部队回来,迫不及待的宣布布尔什维克党是俄国局势不安定的主要因素,临时政府利用掌握的舆论工具,开始大肆攻击布尔什维克党,称他们为“暴徒”。

这一变化,立刻被列宁和托洛斯基利用起来,在工人中大肆宣传,临时政府又要走上沙皇俄国的老路了,将要举起屠刀镇压革命了。

3月初,临时政府宣布布尔什维克党为非法政党,宣布取消苏维埃政权,成立以克伦斯基为首的联合临时政府。一场血腥的镇压开始了,首先举起屠刀的地方就是彼得格勒。克伦斯基与俄国最高总司令科尔尼洛夫勾结起来,派出亲信部队包围彼得格勒。

历史在这一刻没有再次重演,早有准备的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抢先一步在彼得格勒发动了武装起义。

起义自3月3日凌晨3点开始,一天之内扫清了临时政府在彼得格勒的力量,宣布在彼得格勒成立布尔什维克政权苏维埃,紧接着苏维埃政权宣布单方面终止与协约国的合作,号召前线将士不要在为帝国主义的利益卖命。随后,武装起来的工人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了,成功的击败了前来镇压革命的俄军,苏维埃政权基本站住了脚。

克伦斯基连夜逃亡莫斯科,以临时政府的名义宣布彼得格勒的苏维埃政权是违法的,并且大量纠集从前线退回来的俄军,准备向彼得格勒发起新一轮的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中国政府对苏维埃政权发布的停战公告做出了积极的回应,沈从云亲自出席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政府承认俄国苏维埃政权为唯一合法的政权,并且将出兵俄国,帮助苏维埃政权消灭妄图继续将自身捆绑在协约国战车上的临时政府。

有了中国政府的带头,德国、奥匈帝国、保加利亚、土耳其先后承认苏维埃政权的合法性。很自然的,协约国方面拒绝承认苏维埃政权。美国政府对此保持缄默。3月20日,为了冬天过去之前,抢在中国军队大规模出兵之前剿灭苏维埃政府,临时政府纠集数十万从前线退回来的军队,向彼得格勒发起了攻击。同一时期,俄国大规模内战前面爆发!

……

来到部队的第三天,沈力尧的身份就发生了彻底的变化,肩膀上挂上了一杠一星,成为了卫戍第一师中的一名少尉参谋,在师部留任。

这个变化让沈力尧多少有点不太适应,尽管成绩优异,但是看看周围同学羡慕的眼光,以及同学们的肩膀上最多挂的是上士的军衔时,沈力尧就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点猫腻。沈力尧没办法不怀疑,怎么可能唯自己成了唯一的一个上尉,而且其他同学全都下了部队,就他留师部了。

这其中的猫腻,自然是要落在杨志和沈一阳这两个家伙的身上。杨志刚刚把五十六名新士官生搞到手,正在家里一边享受日本小妾的按摩服务,一边盘算着怎么用好这些新士官的时候,沈一阳急急忙忙的从外头冲了进来,连门都不带敲一下的。

“我说沈一阳,还好我没有做点啥事情,要不非被你吓阳痿不可?这么火急火燎的出啥事情了?”杨志也没生气,只是笑着挥手让日本小妾出去。

沈一阳眉头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看着杨志惬意的样子,抬脚就往身上踹过去道:“你这个糊涂蛋,怎么给我们整回来这么一个大麻烦?你不知道我们很可能是第一批上前线的部队么?”

身手敏捷的杨志一哧溜从躺椅上下来了,躲开沈一阳的袭击后,一头雾水的笑道:“建功兄,把话说清楚嘛,何必动手动脚的呢?我可告诉你,再来三个你也不是我对手。”

沈一阳气哼哼的冷笑道:“你还笑的出来啊?知道不知道?新来的这批士官生里头有太子爷?”

杨志楞了一下,随即笑道:“怎么可能嘛?太子爷怎么可能下部队来了?”说着杨志脸色一紧,靠上前来有点紧张的问道:“你可别吓唬我啊,我可是要当真的。”

沈一阳把手里的名单狠狠往杨志脸上一摔道:“你自己看,第三行第四个名字,沈力尧!”

扑通,结果名单一看,杨志一屁股坐地板上了。飞快的从地板上站起来后,杨志脸色顿时就涨的通红道:“麻辣隔壁的,刘三太不地道了,老子请他喝了不那么多次酒,怎么昨天在军区的时候没告诉我这个重大消息?”

“得了吧,刘三不过是军区的一个小参谋,他能知道这个?要不是我多了个心眼,拿名单来看了看觉得不该这么巧,出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找来随队的教官私下里逼问了一番,我也不敢相信啊。”沈一阳没好气的嘀咕着,脸上也是一脸的头疼的样子。

“我的亲娘咧,这下头疼死人了。随队教官是军统的人吧?”杨志一下就想到了这一点,沈一阳无声的点了点头。

“好了,别上火了。我也是无心之失啊,谁知道太子爷悄无声息的下了部队呢?狗日的军统,也不事先打个招呼,那个教官是来秘密保护太子爷的吧?麻辣隔壁的,赵星龙就是会做人啊。”杨志多少有点无奈的慨叹道,然后递给愁眉苦脸的沈一阳一根卷烟道:“伙计,你鬼点子多,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照目前这个局势,不出半个月我们就得往前面掉。我刚从军区老同学那里打听到的小道消息,我们和独立骑兵一师将作为紧逼莫斯科的先头部队。你小子把太子爷捞回来了,真的上了战场,我们认识太子爷,老毛子的子弹不认识。出了点啥事情,你我担当不起啊,也愧对总统信任。”

杨志这家伙别看粗,心眼其实很多,眼珠子一转上前笑道:“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

……

沈力尧来到部队,就是为了上战场的。自打进了军校,沈力尧一直都是以父亲为榜样去激励自己努力学习的,当年父亲一介书生在越南战场上的事迹,正是沈力尧最为向往的一幕。现在居然被留在师部当参谋了,沈力尧自然不能答应。

沈力尧决定找师领导请求下部队,来到师长办公室前,直接吃了个闭门羹,被警卫拦住了。沈力尧立刻明白这事情和师长脱不开关系了,估计其中还有师参谋长兼政委沈一阳的一份。于是沈力尧跑去师参谋长办公室,结果又吃了闭门羹,又给警卫拦住了。

很明显,这两个家伙决定先躲着,等既成事实了,再见沈力尧,估计就没啥变化了。

无奈的沈力尧动了一会脑筋后,想到了一个办法。心道你们总不能总躲在办公室里面不出来吧?

杨志和沈一阳派警卫出门仔细的看了看,发现沈力尧确实不在了,这才相互笑笑联袂而出。杨志甚至还得意的笑道:“嘿嘿,别看他是太子爷,到了咱这一亩三分地,就得听咱的。”

沈一阳不客气的回应道:“你算了吧!别打肿脸充胖子了,有本事你别躲啊。”

杨志讪笑道:“嘿嘿,那是,那是,太子爷嘛。惹不起还躲不起啊?”

两人还没高兴完呢,路边的花坛后头跳出一个年轻的军官,往路中间一站,朝两人一鞠躬拦住去路道:“沈力尧给杨叔叔、沈叔叔问好了。”

号称卫戍部队“哼哈二将”的杨志和沈一阳,顿时脸色就变成了苦脸。

“怎么?两位叔叔不认识我了么?我娘说小时候沈叔叔还抱过我哦。”沈力尧一脸天真的样子,笑嘻嘻的说着。

“呵呵,建功兄啊,你是侍从室里头出来的,由你负责接待吧,我还有事情要办,我先走了。”杨志很没义气的溜走了,留下沈一阳一脸的无奈,只好把沈力尧带回家去。

两人的嘴巴官司打了三个小时,沈一阳死活不肯松口,就是不答应沈力尧下部队。最后,沈力尧看见家里的电话时,不由的笑着走上前道:“沈叔叔,借您的电话用一下啊。”

头大的沈一阳有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点头。沈力尧拿起电话摇了摇,然后对这总机里头说道:“你好,给接个长途,号码是10001。”

多亏这是卫戍一师的总机,以前也转过沈一阳和杨志给沈从云的电话,不然总机还真没这个胆子往北京转。

沈从云正在书房里头看文件,听见电话响了自然拿起来,只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年轻且熟悉的声音时,先是一愣,随即眼眶里便湿润了起来。

“恩恩,我知道了。你让沈一阳接电话。”

电话这头的沈一阳彻底傻了,哪晓得沈力尧玩的这么绝啊,直接给沈从云的书房里挂电话,没奈何只好过来借电话。

“沈一阳嘛,尧儿既然下了部队,就不要搞特殊化嘛,不然下部队还有什么意义呢?他还年轻,不经过战场的洗礼,怎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你不要狡辩了,安排他下部队吧。”

放下电话的沈从云,心里其实也不好受,可是沈力尧长那么大,第一次主动提要求,尽管这个要求伴随的是生命的风险,但沈从云还是无法拒绝。

从内心的最深处,沈从云并没有和一般的父母那种望子成龙的心态,沈从云甚至希望沈力尧是一个平庸的人,希望沈力尧能像绝大多数普通人家的孩子那样,做一个平凡的人。

慢慢的来到紫玉的住的院子里,沈从云跟紫玉说了和沈力尧通电话的事情。紫玉如同往常一样显得波澜不惊的,没有任何不满和反对。

“老爷,您是不是觉得奇怪,为啥我不反对尧儿下部队?”

沈从云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从沈从云这里的角度出发,不反对沈力尧下部队,很大的成分有一种做给下面看的意味,紫玉就不一样了,她是母亲。

“因为我知道反对没有用。尧儿从小就以您为榜样,也许您没有察觉到,这孩子连一些习惯动作,都在私下里刻意的模仿您。尤其是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的样子,和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

夜半,一阵紧急的集合号响起。宿舍里整齐的行军床上睡着的士兵们,如同装了弹簧似的,飞快的从温暖的被窝里窜了起来。

沈力尧熟练的打好背包,挎上华夏1型冲锋枪,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沈力尧冲到了操场上。

一个小时后,卫戍一师全体整装完毕,开赴火车站。天明时分,第一列军列满载着官兵和装备,滚滚向北而去。

疾驰的军列上的一节车厢里,沈力尧靠在车厢上,没有加入到战友间的谈话中去,而是悄悄的从怀里摸出一封带着女性幽香的信笺。这封信是前天到的,写信的人自然是唐静。

信里头唐静没有肉麻的表示什么情啊爱的,只是简单的说了说沈力尧走后,唐静见到紫玉的事情,最后在信里抄了一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用诗经的句子来含蓄的表达思念,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很大胆的了。毕竟两人还没有结婚,甚至连亲事都没有订下来。

忙于熟悉新装备的沈力尧,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给唐静回信,就已经上了军列往北而来。

思念在这一刻瞬间弥漫在沈力尧年轻的心中,附着在信笺上淡淡的幽香,犹如少女就在身边的感觉。沈力尧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本信纸来,垫在腿上想给思念的人儿写上几句话,结果发现千言万语竟然无从下笔。

火车不间断的在一路往北,气温也一日一日的冷了起来,第六日的早晨,靠在车厢上昏昏欲睡的沈力尧,被一阵急促的哨音叫醒了。睁开眼睛一看,火车已经停了下来,车厢门被咣当一下扯开了,一阵寒风猛烈的吹了进来,沈力尧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下车了,下车了,到地方了。”

身为少尉车长的沈力尧,飞快的站起来,招呼同车的三个手下道:“都起来了,到地方了。”

“长官,这是哪里啊?”沈力尧听见边上有人在问正在吹哨子的上尉。

“呵呵,你们是卫戍一师的吧?王牌部队啊,这里是新西伯利亚!”

看着远处皑皑白雪犹自未化的场景,沈力尧的心中不由一阵激荡,暗自道:“真的是新西伯利亚,看来就要上战场了。”

不等沈力尧多想,那个上尉已经在喊:“赶紧列队了,事情还多的很呢。”

沈力尧使劲的甩了甩头,回身招呼手下列队报数。

……

“张光明的动作很快啊,才10天的时间,第一军就已经拿下了鄂木斯克,部队的消耗并不太大,无心恋战的俄军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就往叶卡捷琳娜堡撤退了,而且还破坏了西伯利亚铁路。”

总参的作战室内,沈从云端坐在正中的位子上,安静的听着余震对前方局势的报告。

“第一军的弹药消耗不大,主要等待补充的是食品给养。工兵部队正在修复从新西伯利亚到鄂木斯克的铁路,最少需要三天第一句才能继续往北推进。根据情报显示,俄国临时政府在叶卡捷琳娜堡和车里雅宾斯克一线拼凑了三万守军,根本就不堪一击。”

沈从云听到这里,不由的站起身接过话道:“目前俄国临时政府,已经把主要精力放在对付彼得格勒的苏维埃政府上,我们在远东的几乎没有像样的对手。实际上我们最主要的对手不是俄军,而是俄国恶劣的交通环境。”

副总参谋长段祺瑞接过话道:“这个问题我们战前就做了充分的考虑,一万工程部队配合先头部队推进,同时沿途还以粮食为工钱,大量招募当地居民参与修筑公路。另外还有五万工程兵,已经在新西伯利亚集结完毕,同时十万劳工已经在库伦做好了开工准备,半年之内修一条到叶卡捷琳娜堡的简易公路,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汽车的运输能力有限啊,消耗也大。还是要把希望放在海上啊。”

沈从云这时候微微的一声轻叹道:“是啊,俄国太大了,根本解决问题的希望还是在海面上。”

与此同时,英国海军针对中国攻占新加坡以及潜艇部队的攻击事件,做出了快速的反应,下令驻扎在亚历山大港的六艘战列舰、四艘轻巡洋舰,以及二十艘驱逐舰快速南下,增援远东舰队,务必确保印度。

同时做出反应的还有德国海军,得到小毛奇的从中国发回来的请求后,威廉二世严令德国大洋舰队,不惜一切代价,即便是打光了也要杀出公海,与英国主力舰队拼个鱼死网破,确保中国海军切断英国从印度获得补给的通道。

德国海军部对此迅速制定了一份行动大胆的行动计划,上交海军大臣并获得了通过。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全球战略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谋杀法则 重生于康熙末年 黑暗馆不死传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十方界:幽灵觉醒 小蛋的異想世界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回到古代当匠神 三万年后我满级归来[星际]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