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远东舰队的“引蛇出洞”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疯狂的赌博”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苏伊士运河到印度的孟买这条航线上,到底藏了多好中国潜艇,这个问题估计只有徐一凡才清楚。身为潜艇司令,徐一凡没能继续呆在海面上,被沈从云一封急电严令之下回了新加坡港。

1917年4月的前15天,从印度出发的货轮,被击沉的概率是60%,群狼战术让骁勇善战的贝蒂将军陷入了无可奈何的境地。

这种状态在进行下去,4月底前,整条航线可以宣布彻底瘫痪了。从目前的情况看,即便是加大了护航力度,运用了新技术也很难彻底的解决潜艇战的问题,这一点从4月上半个月仅仅击沉了三艘中国潜艇这个数据就不难看出来。

一头狼未必有多可怕,狼群才是真正可怕的。贝蒂将军也层多次向国内请求增援,可是该死的德国公海舰队,最近大有再次杀出威廉港的意思,不断的派出小编队潜出港口四处游击。要命的是德国海军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换了一套密码本,英国海军的情报部门无从知晓德公海军队的具体计划,主力舰队只能耐心的继续扮演着看门口的角色。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从英国海军的角度出发,假如中国海军算一群狼的话,德国公海舰队就是一群狮子。狮子和狼孰轻孰重,这个似乎不用动脑子就能想的明白。

对付狼群的艰巨任务,只能落在新任远东舰队司令贝蒂的身上。在贝蒂的一再要求下,海军大臣还是从地中海和非洲地区,抽调了十艘巡洋舰,二十二艘驱逐舰,紧急装备了声纳系统后驰援远东舰队。

从最新得到的一份情报来看,中国海军一直高度重视潜艇的发展,一战爆发以前中国海军就装备了300艘潜艇,一战爆发之后的两年多内,至少有新建了200艘潜艇,据说这还是一个保守的估计。

贝蒂看见这份情报之后,感觉就是晴天霹雳,难怪中国海军在巨炮大舰主义横行的年代,在能力和财力并不逊色多少的前提下,仅仅建造了两艘无畏舰,原来把精力花在潜艇上了。假设中国海军在印度洋上投入了300艘潜艇,那么不用一个月,英国人就别想从印度运出一粒大米一两茶叶。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中国潜艇的问题,办法不是没有。中国潜艇的出发点,无疑是新加坡港口。只要英国远东舰队打下新加坡,然后用水雷加上沉船,封锁住马六甲海峡,这个问题就解决的差不多了。

要夺回新加坡,首先要解决问题,自然是驻扎在新加坡港的中国特混舰队,否则一切免谈。可是怎么样才能消灭在地面炮台掩护下的特混舰队呢?贝蒂将军制定了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打算派出一支分舰队,沿着马来西亚海岸骚扰一番,主力舰队则阴险的跟在后面,来个黄雀在后。

只要消灭了中国海军在新加坡的特混舰队,英国陆军便可以在舰炮的掩护下,夺回新加坡,封锁马六甲海峡。

贝蒂将军的计划上报海军大臣后,很快就得到了批准,首相大人责成驻印陆军接受贝蒂将军的指挥,配合海军作战。

之所以海军部和内阁能够同意这个计划,并且催促贝蒂将军尽快执行,原因是目前美国政府关于是否参战的决断,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首相大人希望远东舰队打个漂亮仗,让美国两院的议员们看一看,扩大一下政治影响。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意外的消息,让贝蒂将军可谓欣喜若狂,英国海军情报部门的一名间谍人员,冒死搞到了一分中国海军的密码本。

通过破译中国海军的电报,贝蒂将军了解了中国海军的“真实意图”之后,可谓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份破译电文上清楚的显示,中国海军总司令邓世昌,一再严令驻扎新加坡的特混舰队死守军港,以320艘潜艇迭次出击,彻底的切断英国人的海上运输线。

特混舰队司令李准给邓世昌的回电称,假如有合适的战机,特混舰队还是应该主动出击。似乎邓世昌和李准在这个问题上思想有点不统一,两个人来来往往十几份电文,言辞激烈的争吵了一个星期后还没有定论,这让贝蒂将军有点有喜有忧的坐立不安了。

喜的是根据情报部门的分析,中国海军内部存在南北洋之间的派系斗争,这一点是中国海军的光荣传统了。最近一份破译的电文显示,李准已经直接向北京的沈从云提出抗议,抗议邓世昌过分干涉也混舰队的指挥权问题了。忧的是威尔金森少将率领的分舰队已经连续骚扰马来半岛沿海三天了,中国特混舰队居然还是没有半点出击的动向。万一李准和邓世昌之间,将“生命不息,争吵不止”的中国官场这一光荣传统发挥到了极致,一吵就是一年半年的不解决问题,那印度航线也别想彻底的回复了。

“真的很头疼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啊!”办公室里的贝蒂将军,站在窗子边上苦笑着自言自语,对窗外大好的海景却没有半点欣赏一番的情绪。就在昨天晚上,红海区域传来不幸的消息,一艘巡洋舰,四艘货轮被狼叼走了,护航舰队连狼毛都没捞到一根。

就在贝蒂将军觉得这个世界是在太灰暗,打算来杯威士忌暂时麻木一下自己,逃避那么一小会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贝蒂僵局的眉头皱了皱。口中不禁低估道:“该死,难道又有什么坏消息么?好像今天一早才发出了一支船队吧?”

“报告!”副官的声音今天听起来各位的刺耳啊,贝蒂将军心里暗暗的这么认为,实际上到任之后,从副官的嘴巴里,似乎就没得到过什么好消息。嗯,月初的那次海军情报部门传来的消息不算。

“进来!”贝蒂将军有气无力的招呼了一声,穿着笔挺军装的副官迈步进来道:“报告,电侦处刚刚破译了一份从北京发往新加坡的电报,是中国总统沈从云署名发给特混舰队司令李准的。”

贝蒂无神的目光一瞬间绽放出恶狼一般的神采,一个箭步上前抢过电文,仔细一看顿时露出迷惑之意。

“将军在外面,皇帝的话有时候也可以不听!沈从云!什么意思?”贝蒂有点搞不明白了,这和李准与邓世昌之间的争吵,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报告,我也不太明白,可能是电侦处那里的人,对中文的理解能力不足吧?”副官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贝蒂点头道:“去,把原文抄过来,去掉署名,去找个华人问一问。”

副官应命而去,贝蒂将军耐心的等了半个小时后,副官兴冲冲的回来了。

“意思弄明白了,这是一句中国古书里的典故,意思是在外指挥打仗的将军,完全可以根据战场上的实际情况来决定部队该怎么行动,而不需要完全遵守皇帝事先部署的命令。”副官这么一解释后,贝蒂听了连连点头道:“古代中国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啊,当年的滑铁卢战役,假如法军将领能够理解这一点,拿破仑的神话还会继续延续下去的。不过,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消息,哈哈哈哈!”

贝蒂忍不住的一阵狂喜,不过接下来副官的一句话,又让贝蒂有点想骂娘了。

“报告将军,刚刚从国内海军情报部门得到的消息,中国海军似乎察觉到了一点什么,更换了一套新密码。另外,今天早晨出发的船队,半个小时前发现中国潜艇的尾随。”

“shit!”贝蒂还是没能忍住,假如他的中文好的话,一定会长叹一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又或者说:“乐极生悲啊!”

不管怎么样,沈从云给李准的电报,确定了好战的李准有权利自由指挥特混舰队,只要把握住战机,消灭中国特混舰队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

新加坡,李准的指挥部内。从吉隆坡回来的聂梓修,正趴在地图上拿尺子在那里量,口中不住的低估道:“轰炸机的最大的航程为600公里,也就是说飞行半径只有300公里,头疼啊,实在是不好把握啊!”

假如沈从云看见聂梓修此刻的表情,一定会发出会心的一笑。这就是穿越者金手指的威力了,对未来海面战争的超前认识。在多次观看了轰炸机携带鱼雷攻击战舰的演戏之后,在解决了机载鱼雷的技术问题之后,这个在所有人看来几乎是疯狂的计划,终于强制出台了。这也就是沈从云在军队中有无上的权威,任何人都不会去质疑沈从云的决断。关键的一点,沈从云从建立这支军队开始,似乎在大的决断上,从来都没出过错误,这个实在有点恐怖。包括邓世昌和聂梓修在内,都从潜意识里觉得沈从云是对的,不然的话以这两位的性格,打死人也要和沈从云争个是非对错。

李准和聂梓修、邓世昌不一样,他是从福建水师投诚过来的,因为能力出众成为了南海舰队的司令,关键还是他胆子大,对沈从云的意思执行的很好。这不,沈从云让他派舰队堵在马尼拉港的门口,让他执行显得有点诡异的“飓风”计划,他也坚决执行。

看见聂梓修愁眉苦脸的样子,李准不由笑着过来说道:“聂司令,这次唱主角的可是你们空军啊。说实话,凭我特混舰队的实力,还真不够人家英国远东舰队折腾几回合的。呵呵,反正啊,我听你的指挥,遇见英国远东舰队,你说往哪跑,我就往哪跑。”

聂梓修抬头看见李准进来了,双手一推地图道:“我这不正发愁的么?虽说演戏过多次,空军也有一定的经验,可在这茫茫大海上的实战,这也还是第一次不是?最要命的是,轰炸机那个副油箱的技术难题一直没能攻克,飞机的携带鱼雷和炸弹的航程有限啊,难啊。稍微有点差错,就前功尽弃了,英国人可不傻,机会也许就那么一次。”

三天之后的4月20日,两份急电摆在了沈从云的办公桌上。第一份电文是聂梓修和李准联名发来的,代号“飓风”的海军作战计划,最终确定了。第二份电文就有点让人恼火了,尽管由于中国的崛起和加入一战,历史上1917年4月6日宣布加入协约国的事件没有发生,也就是说美国参战的时间被推迟了,但是眼前的这份来自美国的电文显示,最迟在月底之前,美国总统威尔逊就会做出决断,从目前的情报分析,美国加入协约国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哼哼!不就是一个美国么?老子一块收拾了。”沈从云一声嘀咕后,脸色阴沉的一头扎到书房里面的大地图跟前。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沈从云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带着淡淡的微笑走到书房门口。

“大人!”余震、段祺瑞、克泽、小毛奇一行人出现在门前的台阶下,看见沈从云居然亲自出迎,赶紧敬礼的同时,心里头也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小毛奇还好一点,目前他在总参兼着临时顾问的职务,克泽则接受了副总参谋长的职务。出于对沈从云的了解,克泽知道肯定出大事了,脸上的表情微微的严肃了许多。

一番客气之后,沈从云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情报部门接收的美国方面的电报原文,直接摆在众人的面前。

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的沉重了起来,在座的各位都不是一般的人物,自然知道这份情报的分量。

“为了这份情报,军统局的三个钉子给美国人拔掉了。现在我开诚布公的对大家说,今年的2月份,德国外交部长齐默曼先生的一封密电被美国人破译了。从那个时候起,美国政府的态度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要不是中国政府抢先一步宣战,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美国总统下决心,美国人应该在4月初就能通过参战的决议。今年1月初,德国海军宣布进行无限制潜艇战,恐怕会成为美国人参战的接口。”沈从云多少显得有点无奈的将大概情况说了一下后,小毛奇的脸上已经有点难看了。这时候沈从云顿了一顿,走回位置上笑道:“都打起精神来,不就是一个美国么?还隔着大西洋呢,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抢在美国人之前做一点什么。没准还能把美国人吓回去呢。大家都说一说该怎么调整一下原来的计划吧,目前的情况下,我军在俄国的动作要加快了。”

沈从云说完之后,书房内陷入了一阵沉默的思考中。余震也顾不上失礼不失礼了,呼的一下站起来,冲到墙面的大地图跟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地图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

段祺瑞则不慌不忙的,从文件包里拿出几份文件来,在座的每个人都发了一份,然后走到余震身边,附耳轻轻的捅了一下余震后,使了个眼色,然后悄悄的竖起两根指头。

余震明白这是第二套方案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决的点点头,扭头朝沈从云看了看,发现沈从云微笑着冲自己点头时,余震微微的挺了一下腰板,咳嗽了一声道:“大家请看地图。”

“这里是叶卡捷琳娜堡,目前我北方军区第一集团军的前锋,已经推进到距离叶卡捷琳娜堡300公里之外,工兵部队正在紧急抢修铁路公路,确保部队的给养问题。按照原计划今年8月之前北方军区的两个集团军,在莫斯科城下会师,现在看来我们的行动还要加快。为此我建议,首先将第一、二两个集团军的汽车全部集中起来,用于运送部队的给养,同时国内尽快提供更多的汽车来保证大军快速推进的后勤补给。其次,目前卫戍第一师、骑兵独立一师已经进抵鄂木斯克,并且集结完毕。我主张以这两个师为基干,抽调一个军的步兵协同,集中北方军区所有装甲运兵车,配给大量的汽车补给,组成一个快速集团军在前方开道,以最快的速度向俄国纵深推进。最后,要求彼得格勒的苏维埃政权,不惜一切代价,向莫斯科方向的临时政府军队发动反攻。按照这样的布置,我军有可能在今年的6月底前,打到莫斯科城下。”

说到这里,余震放下手里的杆子,看了看沈从云。沈从云没有表态,而是转眼看了看小毛奇。

“快速集团军?这个概念很新颖,我想知道的是,你们怎么解决火炮的运输和弹药的补给问题。没有足够的火力支援,根据我军在欧洲战场的经验,密集冲锋的战术已经证明是让士兵去送死。”小毛奇不紧不慢的说着,完全是德国人严禁的行事作风,大有泰山崩于面前也要按照既定战术有板有眼的去打的意思。

余震有点头疼怎么跟小毛奇解释的清楚了,目前军中装备的新式长城3型坦克时速已经达到了30公里,而且稳定性也很好,新式的发动机最大的优点就是故障少,已经具备了长时间连续作战的能力。集中坦克快速推进的战术,是沈从云交给卫戍一师和独立骑兵一师研究的课题之一,在此之前还没有大规模的实战检验过,基本上坦克还是要有步兵掩护着推进。前些日子杨志和沈一阳,就提出了一份集中使用坦克配合大批装甲运兵车、汽车快速推进的大胆计划,现在被余震临时抱佛脚拿出来用了。

看出来余震是解释不清楚了,沈从云淡淡的笑道:“毛奇阁下,是这样的,我军装备了大量的汽车和轻装甲运兵车,以工兵部队在前辅助,集中使用高速的机动的汽车,确实能够解决我军一线攻击部队的火力问题,这一点毋庸置疑。”沈从云没有提坦克,余震和段祺瑞自然也就不提了。

……

尽管昨夜只睡了一小会,一大清早贝蒂将军就起来了。海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的,三天之前带舰队主力出发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消息证明,中国特混舰队已经从新加坡港口出发了。

三天来,威尔金森的分舰队多次炮击马来半岛西岸,同时在通往印度的航线上加大了搜索潜艇的力度。摆出了一副以轻巡洋舰和驱逐舰为主,试图拦阻中国潜艇航线的架势。

总的来说这三天的收获还算不错,击沉击伤三艘中国潜艇,潜艇这东西看来也不是不能对付的。昨天夜里贝蒂将军还得知一个绝密的消息,那就是美国政府很有可能要参战了。

“报告,金枪鱼来电,中国特混舰队出动了。”副官匆忙的过来,正在刮胡子的贝蒂将军连下巴上的肥皂都来不及擦一下,飞快的冲到了指挥舱的海图前。

“金枪鱼尾随中国舰队发现,他们显得非常的小心,目前的目标好像是前往吉隆坡港口。看来是打算以那里为另外一个基地,随时准备出击了。”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疯狂的赌博”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十宗罪1 美国汉学纵横谈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盛唐刑官 镜殇 卖马的女人 官太太的男保姆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