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走在前面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深谋远虑的领袖,总是令下属有一种敬畏之心的。可是作为沈从云的下属,即便是唐绍仪、余震等国家权利核心的高官,对于沈从云的心态就不仅仅是敬畏那么简单了。

作为这个时代的精英们,这些国家权利的核心成员们,毋庸置疑都是当代的精英分子。他们对这个时代的理解走在了国人的前面,可是当他们站在沈从云的面前时,感觉到的却是领袖对未来的判断几乎从没有偏差,一些十几年前做的准备,在当时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如今却发挥了令人恐怖的作用。

作为政策的执行者们,每一步都走在世界的前面的感觉是良好的,可是作为执掌国家权利的精英,当每走一步都在领袖的设计中,又每一步走的都是无比正确的,半夜独自在家里的时候,想起这些估计睡觉都是要做噩梦的。对沈从云这个领袖,也是无法生出半点反抗之心的。

余震现在的心情就有点复杂,作为沈从云的坚定跟随者,尽管沈从云在权利上最大限度的给予了他,但是很多时候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沈从云的掌握之中。这种掌握不是在具体事物上,而是在大方向上的掌握。军队的发展方向正是如此,沈从云画出了一个轮廓,余震和其他人去做具体的。其中卫戍部队已经独立骑兵一师这样的超时代理念的军队,则是沈从云直接插手的结果。

这一切余震在最初还是有点难以理解的,至少在余震的军事理念之中,一支全面机械化的军队,还是无法想象的。不过现在面对着地图上标出的红旗,余震再次感受到了一种震撼和恐惧。

以独立骑兵一师和卫戍一师为主干,配合北方军区第一军组成的搞密度机械化的快速集团军的推进速度,以每天150公里的速度向叶卡捷琳娜堡推进,这个速度换成传统意义上的步兵是无法想象的。

一路之上俄军的小规模抵抗不断,但是根本就无法阻挡快速集团军的推进速度,甚至连延缓一下都算不上。从鄂木斯克出发到叶卡捷琳娜堡的路上,先后遭遇了俄军三次兵力以师为单位的阻击。可是独立骑兵一师和卫戍一师这两个机械化箭头,齐头并进南北呼应,一路上势如破竹,俄军在上百辆坦克开道的攻击面前,根本就无法形成有效的迟缓阻击。四天,前后四天的功夫,卫戍一师的坦克就开进了叶卡捷琳娜堡右翼侧后,独立骑兵一师的铁蹄出现在车里雅宾斯克后门,两个机械化师在乌法城下会师的时候,随后跟进的第一军也杀了上来,第一军的身后是坐着火车和汽车滚滚跟进的是北方集团军的强大后援。

临时政府紧急拼凑的俄军远东集团军的20万人,不过一周的时间就给包了饺子,唯一的出路只有掉头杀出一条血路西逃,才能避免全军覆没的结果。

余震这个时候就在想,现在虽然只有两个机械化师,可是整个东北三省十个重型拖垃圾厂日夜赶工,最多半年时间就能再武装起两个机械化师来。虽然还是有点不尽如人意,但是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中国重型军事工业的极限了。

“按照目前的这个推进速度,假如在一周以内能彻底消灭俄军远东集团军,之后继续推进的话,慢则两个月,快则45天,快速集团军就能出现在莫斯科城下。到时候俄国问题就基本解决了。”心情不错的段祺瑞在边上笑着说,余震听了轻轻的点头道:“整理好前方的战报后,我们赶紧把这个好消息上报给总统。”

两人正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上楼,前往沈从云在总指挥部的专用办公室时,门口已经咣当一声被推开了,两个警卫端着冲锋枪往门口一站,沈从云接着迈步走了进来。

“你们都在啊,正好我这里有消息通报你们知道。俄国黑海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已经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鼓动下宣布起义了。彼得格勒方面也打退了临时政府的三次进攻,短期内彼得格勒没有危险了。从德国前线退回来的两个集团军,目前已经在布良斯克进行休整,通知前方做好应对准备。”

沈从云刚说完,余震就小心的问道:“大人,军统的情报可靠么?军方的情报机构怎么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沈从云露出恶狠狠的表情道:“军统局每年开支一千万元,人员从原来的几千人,发展到现在的十几万人,要是连这个情报都搞错了,赵星龙也别干了,直接自裁谢罪吧。”

关于军统局的一切,即便是余震等人也无法知道其详细的规模,这还是第一次听沈从云亲口说的,别人说的余震等也未必会相信。不过听说十几万人的规模后,余震和段祺瑞也是微微的咋舌一番。目前国家以银本位发行的龙元为单位计算,每年的GDP不过12个亿,军统局一年的开支就是一千万,这个比例也算是非常的吓人了。

听了余震和段祺瑞关于俄国境内战局的汇报后,沈从云表示具体指挥不干预的惯例后,门外副官敲门进来报告说唐绍仪有紧急事物求见。

沈从云只好对两个军中大佬笑道:“天生的劳碌命啊。”说着匆匆离开,会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等候在会客室里的唐绍仪,最近半年来足足瘦了一圈,沈从云见了笑着关心道:“少川老弟,要当心身体注意休息啊,我看你瘦的厉害啊。”

面对沈从云的关怀,唐绍仪没有一半官员那样矫情,更没有蹬鼻子上脸显摆,而是淡淡的笑道:“大人您别说我了,您自己别也瘦了一圈么?眼窝子都是黑的。”

沈从云看着这个最早一批跟着自己干事的亲信,不由的一阵感慨道:“我们哥俩还是别说这些了,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说正经事情吧,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要见我?”

唐绍仪端坐了身子正色道:“两个事情,先说第一件事情是两江、两广、湖广三地的一千多家私人银行,最近组成了一个金融联合会,主动提出购买五个亿的国债。我觉得这事情里透着一股古怪,这帮子吸血鬼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我没觉得他们有这么爱国啊?”

沈从云一听是这个事情,脑子里也高速的转了起来,想起了以前看见过的一篇文章来。好像说的是1800至1839年,英国输入中国的鸦片共有四十六万箱,价值叁亿五千万两白银;从第一、二次鸦片战争至清朝末年,输入中国的鸦片共有两百九十多万箱,价值二十一亿九千多两白银;从中英南京条约的鸦片战争赔款,到后来辛丑条约的庚子赔款,甲午战争的马关条约赔款,仅仅五项主要条约赔款,连本带息共计十六多亿两白银。这些赔款远远超过了中国的财政收入,清政府只好以高息向西方借贷赔偿,甚至将海关和财政征税权抵押给外国。据有关史料计算,从1895至1911年间,中国蒙受了关税损失69亿多两白银,从1917年至1927年,损失关税收入高达109多亿银元。

综合以上内容,不难看出一个事实,没有了甲午赔款和庚子赔款,中俄战争后夺回了海关的权利后,在沈从云当政伊始就采取极端暴力的手段禁绝鸦片之后,国力的消耗远远小于真实历史。这也就是说,国民在过去的20年内,在沈从云各种优惠政策的扶持下,中国民间蕴藏的财富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私人银行在这个节骨眼上跳出来,一口气要买下五亿国债,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次爱国的壮举,实际上是处于担心国家卷入战争后,私人银行将被卷入其中遭受损失,因此要主动出击借此和国家讨价还价。唐绍仪估计也是看见了其中存在的猫腻,所以才表示了担心,并且隐隐的生出了一点收拾一下这些个打着爱国的旗号,实际上是在和国家谈判的国产银行家们的念头。

想明白这一点,沈从云不由的笑道:“这些家伙有点担心国家对他们下手了,这也是前清商人政治地位不高遗留下来的传统思想了。我的意思还是不要对他们下黑手,可以采取一种引导的方式,杀鸡取卵的事情不能做啊。”

唐绍仪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满的说:“也不能就这么放纵他们,共和国成立以来,大力倡导工商业的发展,在政治地位上也给予了他们足够的上升空间。这些刁民非但不思回报,反倒想在国家急需资金的前提下和政府讨价还价,实在是可恶的很。我的意思是,您还是出面指示一下中国中央银行,出台一点政策敲打一下这个混蛋。”

沈从云不由的暗暗苦笑,唐绍仪脑子里的旧思想还是很严重,很多时候还是把自己当皇帝来看了。

“我看这样好了,你出面找一下张謇,暗示一下那些金融界的土财主们,目光要放的远一点嘛,国家好了他们才会更好,要是这一仗国家打败了,他们银行里的钱还能剩下几个?另外,让报界把这个事情捅出去,让天下悠悠众口去评论嘛。舆论方面的气候成熟了,让中央银行取缔那个什么联合会,表示一下政府的态度就是了。让那帮土财主明白一点,他们还没有和国家讨价还价的本钱就是了。这个事情,具体操作上,低调一点。”

沈从云这话一说出来,唐绍仪顿时就乐了,金融联合会还是一个秘密的组织,这个时候成立的目的,只要在报纸上捅出来,然后微微的暗示一下,估计这些个私人银行就得引起众怒,在当前的大气候下,十有八九会引发挤兑风暴,很自然地金融联合会内部就会出现不同声音,而且很快就会从内部产生分裂。用这种手段敲打一下这些土财主后,国家在出面保一保他们,事情还真的能做到两面光。即解决了战争债券的发行问题,还让这些土财主感激涕零,谈笑之间就把什么金融联合会给瓦解了。

“高,实在是高!”唐绍仪这话说的沈从云一口茶就喷了出来了,地道战啊。我可不是日本鬼子,唐绍仪也不是伪军司令。

解决了第一件事情后,唐绍仪心情大好,拿出一份文件道:“今天一大早,美国方面传来一份密电,美国政府任命柔可义为全权代表,就希望中国能在俄国问题的解决后,是否能单独宣布退出战争的问题进行商谈。”

沈从云一听这话,顿时又乐了,笑道:“美国人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十亿美元的无息贷款,以及俄国问题上的绝对支持,还有就是战后保证协约国方面的不追究。”唐绍仪面露嘲笑的说着出这些条件的时候,沈从云听了也露出了讥讽的微笑。

“笑话,十一美元的贷款终究还是要还的,俄国问题美国还有协约国说了也不算吧?要谈判可以啊,拖一下时间也是好的。我的要求也不高,美国、协约国的势力退出亚洲,另外把苏伊士运河给中国。答应这些条件,我就下令停战。”

沈从云的狮子大开口很对唐绍仪的胃口,两人一同露出奸笑,打死打活的,不就是因为和德国商量好了分赃协议么?不打也能得到这些利益,那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了。不过,别说是协约国退出亚洲了,单单是一个印度,估计英国人就不会答应放手的。沈从云和唐绍仪都清楚,这么一份价格表开出去,估计英国人就得跳的三丈高,大家还是继续打仗好了。

“最近国内一些好事者,又在老调重弹了,说什么好战者国恒忘。哼哼,天下随安,忘战必危。他们也不想一想,共和国建国以来,哪一次国家权利和利益的回收,不是通过战争的手段夺回的。前清倒是不希望打仗,动不动就以和为贵,结果呢?小日本都敢打上门来。说到底,这些人就是一群腐儒!”唐绍仪愤愤不平的说着,顺手抄起茶几上放的一罐茶叶,很不客气的往口袋里面装。

沈从云看在眼里,不由的笑骂道:“少川,你手也太黑了吧?这黄山莲花峰顶上产的毛尖,每年才半斤不到,你倒是见一次分一半。”

唐绍仪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笑道:“跟您我还客气啥?那个武夷山野生的大红袍,您放哪了?给我来半斤。”

沈从云扑哧一下笑了,低头拉开抽屉,从里头摸出一个准备好纸包放桌子上道:“就知道你会来这手,早给你准备下了。对了,你那个侄女唐静,最近在忙什么?紫玉夫人昨天还跟我念叨,这丫头最近只是打电话去问候,半个月没怎么上门了。”

“呵呵,那丫头正忙着准备行李呢,最近打算跟一个医疗队上前线去。”

“是么?呵呵,这丫头……,算了,都是大人了,随便她去折腾吧。”

……

黎明的天空刚刚露出一抹白色,远处的大地上传来一阵微微的密集的颤抖声。咚咚咚的俄军突围前的炮火准备,将步兵构筑的一线阵地打成了一片火海,丝毫没有对隐藏在右侧二线阵地上的装甲部队造成任何伤害。

沈力尧探头在坦克外,举着望远镜注视着前方,那里有无数哥萨克的骑兵已经摆好了冲锋的队形。为了一举突破快速集团军的包抄防线,俄军集中了四个骑兵师在右侧,打算一举突破。这些有过曾经辉煌的骑兵,这一次注定无法再书写光荣了。

针对俄军的这种布置,杨志和杨军这两个本家,和沈一阳一起制定了一份作战计划,中路摆两个步兵军防御,两翼是两个机械化师,前列以步兵组成一线阵地,后列以坦克为突击力量,俄军发起攻击的同时,坦克部队突然发起反突击。沈力尧所在的卫戍一师装甲旅,正好是右侧反击的主力。

“俄国人的炮火密集程度,还真的不怎么样啊!”沈从云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注视着远处淡淡的晨雾后面隐隐传来的密集的马蹄声。

集团军的重炮部队开始了火力压制,出于机动性的考虑,重炮的数量并不比俄军好多少,但是将俄军的骑兵狠狠过滤几遍还是足够的。

“哥萨克骑兵开始加速冲刺了。出击!”接到团长命令的沈力尧,兴奋的怒吼一声,藏身与树林内的坦克,蹭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这是一场沈从云终生难忘的战斗,当坦克组成的铁流冲出藏身的树林,迎着嗷嗷叫的哥萨克骑兵冲过去的时候,勇敢的骑兵冒着炮火和机枪的火力,挥舞着马刀策马靠近后绕着坦克一阵乱砍,最终倒在了坦克的履带下。

装甲旅快速的推进,像一把锋利的匕首,迅速的将哥萨克骑兵的冲锋队形冲的七零八落,火炮加机枪的配置,在疯狂的收割着生命。随后跟进的步兵,快速的从轮式和履带战车冲跳下来,有条不紊的扩大装甲旅的战果。

前后不到三个小时,俄军骑兵的突围行动,就被彻底的击溃了。沈力尧的脑子里始终萦绕着叮叮当当的子弹打在坦克上,还有当当当的马刀砍在坦克上的声音,这一切似乎是哥萨克骑兵在用血肉之躯诠释的最后绝唱。

主动发起攻击的四个哥萨克骑兵师全军覆没,装甲旅顺手还把俄军的几个炮兵阵地给端了,当然也在俄军的炮火下,付出了十几辆坦克受伤的代价。

沈力尧接到停止进攻的命令时,从团部得知,装甲旅推进的太快了,身后的步兵已经落下了十公里之远。

接到停止攻击的命令后,沈力尧的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俄军士兵的最后的顽强很快被摧毁后,目光中的恐惧和麻木,深深的印在了沈力尧的脑海中。作为一名军人,立志要追随父亲脚步的沈力尧,第一时间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这次战斗模式,会不会彻底的改变未来整个世界地面战争的模式呢?

同样的问题,沈一阳也在思考着,短短的三个小时战斗内,再一次凸显了沈从云这个共和国军队领袖在认识上的前瞻性。集中使用坦克作为突击力量,不正是沈从云一再强调的新战术的重点么?就目前而言,卫戍一师只有一个装甲旅,未来呢?假如整个卫戍一师全面坦克化以后,配备上两个以步兵战车为运输主力的步兵师,采取快速推进的大纵深突击战略呢?将会对整个世界战术理论的发展,带来怎么样的影响呢?

沈一阳感慨的同时暗自庆幸,中国再一次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大城市 狂探 王爷他有病 战国那些事儿 渔家夫郎 囊中锦绣 我吃我自己的醋[星际] 龙符 正正经经谈恋爱 八旗子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