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偌大一个畅春园显得格外的安静,除了每个门口安静伫立的端着枪的警卫,再也看不见别的人,也听不见一点人声。

沈从云默默的坐在假山环抱的亭子之间,目光凝视着遮蔽了前方视线的假山,似乎假山背后有一片美轮美奂的世界存在。

四个警卫四个方向安静的站在五步以内,身形笔直的像四杆标枪,没有人敢发出半点动静,因为大家都知道,沈从云一定是在思考着关乎国运的大事情。

中午的时候唐绍仪匆匆的求见沈从云,汇报了一些工作后,沈从云便带着警卫来到这里安静的坐着,眼看已经坐了一个下午了,身边桌子上的饭菜已经换了十几次了,沈从云依旧没有吃一点的意思。

远远的传来一阵微微的响声,将沈从云从深思中拽了回来,眉眼轻微的皱了皱,沈从云回头朝警卫道:“去门口看看是谁来了?”

一个警卫应声出了亭子,其实已经把事情想的差不多的沈从云,大约已经猜到,这个时候能找到这里来的人估计应该是当今政府的几个核心成员,为首的当然是唐绍仪。

“如果是唐总理他们来了,就领他们到这里的书房里去等着。”沈从云加了一句,警卫一个敬礼称是。

沈从云慢慢的站了起来,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移步书房。

军事上无法获得最大的利益,美国人换了个角度想用经济手段获得,这是本次谈判美国人最核心的基调。其中让沈从云最为震怒的一点是,美国人提出了要求中国全面开放农产品、化工产品、电子产品等市场。这一招看似没什么,实际上非常的阴险。假如沈从云像某些当权者那样认为外国的月亮都是圆的,答应了美国人这些条件的话,今后半个世纪内,估计这些领域内中国的国货连影子都别想看见吧,正如真实的历史上,美国人的可乐在中国的横行一样。

最令沈从云愤怒的是,美国人提出的全面开放农产品市场的要求,这无疑是想一举击垮新中国的经济命脉。尽管沈从云领导下的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工业化发展,但是就中国目前的现状而言,中国依旧是一个农业大国。这也就是沈从云上台之后,对美国的农产品进口一直看的很死,一直采取严重限制的政策。沈从云非常的清楚,一旦对美国农产品放开了口子,对于中国脆弱的农业基础意味着什么。同理,刚刚发展起来,尤其是工业上偏重军事工业和重工业的中国工业,假如全面开放一些领域的进口限制的话,这些领域在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将是一片荒漠。关于这一点沈从云太有认识了,回头看看历史上的“瘟到死”系统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垄断就不难看清楚。

欧美列强的资本家们在下套方面的本事远远不是刚刚起步的中国人能比的,真实历史上的上海宝钢就是个惨痛的教训。(注:关于宝钢吃的亏,大家自己去查好了,这里就别说明白了,免得被和谐。)

和美国人打交道沈从云一直非常的谨慎,资本家们吃人不吐骨头的本事,沈从云在历史书籍上领教的太多了。沈从云要发展的是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名族工农业体系,绝对不能接受美国人将中国市场变成一个廉价产品的倾销地,绝对不能接受美国人把中国的民族工业和平演变成单一的低端产品的加工商。

毋庸置疑的是中美谈判在进行了一个星期后陷入了僵局,美国政府为了增加谈判桌上的筹码,最近两院抛出了一个给英国增加十亿美元无息贷款提案作为要挟,对此沈从云必须给予迎头痛击。

令沈从云欣慰的是当今世界大战的主动权把握在中方阵营的手上,对此沈从云完全有把握做到一点,那就是谈判桌上得不到的,就从战场上去争取吧。这一点沈从云在谈判之前就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沈从云满脸自信的走进书房,面对着唐绍仪为首的8位政府大员们可以轻松的微笑。

“通知美国方面,无限期停止谈判。”

说罢沈从云有一种彻底放松的感觉,没有了患得患失的心态,而是决定放手一搏的坚定不移。

……

“俄国人之间的权利谈判让他们慢慢谈去好了,具体在中间如何操作,如何往其中渗透,会有人去做的。军队方面当前最主要的任务,让俄国人让开一条道路,三个月内我希望看见援助德国的第一批价值一亿元的作战物资抵达德国,同时不少于三十万精锐增援到对协约国作战的第一线。总参正式通知德国军方,我们希望在11月之前突破法国人的防线,占领巴黎。”

总参的作战室内,沈从云完全是在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话,而不是商量。这一点符合沈从云一贯的大方针独断,具体部署绝不多话的原则。习惯了沈从云这一方式的余震、段祺瑞以及重新担任总参军事顾问的克泽,一瞬间脸上就绽放出耀眼的激动。克泽的干涩的老脸上甚至在冒着油光,手上的笔不停的记录着沈从云的讲话,与德国军方的联络方面,还是要由他和小毛奇来做的。克泽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小毛奇没能参加这次会议,没能第一时间获得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关于对于小毛奇的任用问题上,沈从云只是打发了一个顾问的虚衔,甚至严令克泽不得对小毛奇透露任何总参的决断。该让小毛奇知道的,沈从云自然会让克泽转告,或者会主动邀请小毛奇谈话传达。沈从云这个决定,克泽丝毫不打折扣的执行,这一点在克泽和沈从云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就已经充分领会到这个独裁者的手段和气度了。放眼望去,当年济济一堂的上千德国军官,凡是手伸的长一点的,都被打发回德国养老去了。

“太好了!”段祺瑞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三两步冲到地图跟前,指着特维尔大声说道:“快速集团军的十五万人已经在这里完成了集结,所有大型装备也都装车完毕,停在车站里就等火车头拽着走了。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内他们就能在西线战场完成集结,另外停留在沃洛格达的第一集团军的十五万人和装备,也可以通过铁路在两个月内调运德国,前提是俄国两个政府必须权力配合,保证在俄国的势力范围内一路畅通。现在时间7月初,过去的几个月内我军按照大人的指示做好了一切开往法国前线的准备,时间是绝对充足的。”

段祺瑞兴奋自信的表情和余震谨慎的微微皱眉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点沈从云看在眼里,不由的微微一笑,把目光落在余震的身上笑着问道:“怎么?余震有什么顾虑么?”

余震微微的沉吟道:“大人,眼下俄国的局势太乱了,民间的游兵散勇无数,整个铁路沿线的安全问题不能不考虑啊。卑职以为,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协助俄国两派政府稳定国内的局势,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军和军事物资的运输畅通无阻。”

沈从云颔首笑道:“这个问题交给俄国人去头疼吧,政训部已经组织了一批粮食算是一点小小的资助,俄国两个政府想在未来的政治角逐中占据上风,就必须依靠中国强有力的支持这一点绝对不能动摇。要想得到中国的支持,在这个问题上就必须做出点成绩来。总参不妨把话挑明了,我想孟什维克先生和列宁同志都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该怎么去做的。”

北面要大打一番,南边的印度自然也不会闲着,沈从云对印度这块地盘势在必得,总参自然很快就下令在印度的督战的李耀祖一个月内打下新德里,给英国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来到印度后,李耀祖最大的体会不是英军和印度锡克人雇佣军有多厉害多难打,而是印度这个鸟地方乌烟瘴气穷山恶水热带疾病横生才是最大的敌人。关于这一点总后勤部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国家医学院研究所研发的青蒿中成药是对付疟疾的首选,还有大量的对付毒虫的药物也是必不可少的。两个月的后勤准备下来,前方将士也算是准备充分,一声令下就分兵两路发动攻击。

这一日李耀祖正在吃着简单的午饭呢,参谋长拿着一份电报急急忙忙的进来了,老远就说道:“新德里方向的越南警备第一师,在贝拿勒斯遭遇三个印度师的夹击。新的情报确定了,英国人集中了十个印度师十五万人,而不是之前情报部门的提供的消息六个印度师。”

正在往肚子里咽一口大米饭的李耀祖噎住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后丢下饭碗和筷子冲到地图前。

“一个越南警备师才一万两千人,三个印度师将近四万人,又是本地作战,这一下汤秀才的麻烦大了。”

汤秀才,广西龙州人,现任越南第一警备师师长,遭遇三个印度师夹击的消息,就是他传回来的。

说实话,在一个越南警备师里当主官,对于汤秀才这个广西南宁步兵学院的高材生而言,是在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越南警备师虽然连级军官一半是越南当地人;营以上8成是中国人;团以上全是中国人,部队完全是掌握在中国人手上的,但是士兵9成9是越南人,装备也和国内的保安部队相当。之所以打印度把越南警备师掉上来,关键还是取了越南警备师长于在丛林地区作战的优点。身材瘦小的越南士兵战斗力未必有多强,但是他们对于热带丛林的适应能力,却远远要强于海军陆战队还有南方军区的一般的部队。

在这样的一个师里当师长,比起国内的正规军而言,也就是一个团长的等级了,汤秀才当然是不满意的。自打被调到印度来,肚子里早就憋足劲要露一手给上峰看一看。

所谓遭遇三个印度师的夹击,在李耀祖那里是麻烦事,在汤秀才这里确实一件让他兴奋的满脸冒红光的事情。

汤秀才兴奋的原因很简单,印度人气势汹汹的三面夹击这支突前的越南警备师,按照英国人的打算这还不是一场包围后之后的歼灭战么?谁曾想在印度国内镇压百姓强大无比的印度锡克族雇佣军,遭遇到马克沁、轻机枪都装备的极少,冲锋枪干脆一支都没有的越南警备师,居然三路夹击之下一块仓促建成的临时阵地都打不下来。

汤秀才最初也紧张的要死,如实的禀报上峰请求增援后,还没过两个小时,两个旅长兴冲冲的回来了。前方的情况这么一说,汤秀才先是一阵傻眼,随即就兴奋的屁眼都在冒烟了。

原来前方的印度人的三面夹击,遭遇到一个旅三个团的越南士兵的三面就地阻击后,越南士兵们一阵阻击,结果每次印度人的冲锋叫一通迫击炮加重炮的招呼后就偃旗息鼓了,偶尔有印度士兵壮胆冲到阵前一两百米,结果叫一通枪支射击的招呼也都做鸟兽散状,对前方的阵地一点压力都没有。

战斗开始一个小时后,两个旅长有点纳闷了,这三个印度师的三面夹击就这点尿水?不会是什么诱敌深入的伎俩吧?可是两人一商量,这一次越南警备第一师被当着先头部队兼职炮灰给顶在前面,就是让他们吸引对手火力的,本来就有点孤军深入的嫌疑了,这不就叫三个印度师给包围了么?

商量的结果自然是不存在什么诱敌深入了,也就是说印度雇佣军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滥。得出结论后两人小心的求证了一下,派出一个团的预备队,外加一个重迫击炮团做火力掩护,朝正前方的印度师发起了一次逆袭。

别看这些越南士兵在中国正规军面前那就是孙子,在印度军面前就是能征善战的了。逆袭的结果令两个前线督战的旅长大跌眼镜,一个团的士兵三路出击,端着上了刺刀的K98,越南士兵们在身后督战队马克沁的威逼下发起了“自杀式”的冲锋。一个团打一个师,可不是“自杀式”的冲锋么?结果对面一个印度师在一次冲锋之下,先是一阵零星的射击打死打伤了十几个越南士兵。见了伤亡这些越南士兵也害怕毕竟子弹不长眼睛,可是想想身后的督战队的机枪威胁,总之向前攻击是死,往回跑也是一个死,干脆往前冲死了拉倒,落个烈士的名头家里人还能捞着一点抚恤。抱着横竖都是死的心态,一个团的越南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K98,红着眼睛往前冲,这些眼睛都红了黑皮肤的瘦小的猴子冲近身后先是一通手榴弹炸翻了上百印度兵,后是用刺刀肉搏捅死捅伤了上百印度兵。对面的印度兵什么时候见过这等亡命的阵仗了?即便是英国正规军也未必有这些瘦猴子们凶悍吧?哪里晓得这些越南士兵是叫督战队给逼着上前拼命的?

半个小时的反击战之后,一个越南警备团足足冲垮了一个印度旅,这一下整个印度师算是炸了窝了。看着刺刀在同胞的身上捅出一个一个的血窟窿,印度士兵吓的丢下英国步枪就跑,越南士兵没想到伤亡不大就打对手给打垮了,开始也是愣神呢,结果连一级的中国军官抬脚就在一些发呆的士兵屁股上狠狠地踹,命令士兵继续追击。

反击的效果居然这么好,两个旅长有点不敢相信啊,怎么说左右两翼还有两个印度师在那里发动半死不活的攻击呢。干脆,也不留什么预备队,各自留下一个警卫连保护指挥部,其他的部队分三路反击当面之敌。

这一下全面反击两个旅长还是瞒着汤秀才私自下令的,反击结果是又过了半个小时,三个印度师全面崩溃,笨一点抱着步枪跑路,聪明一点的丢下武器跑的比较快一点。

战斗的结果是,两个小时的战斗下来,原本抱着试探性进攻贝拿勒斯的越南第一警备师,在遭遇到三个印度师有准备的夹击后,强势反击击溃三个印度师不说,天黑之前顺手把贝拿勒斯给占领了。据两个旅长的报告,进入贝拿勒斯的一个先头团,对手一枪没放都跑干净了,印度人的阵地上到处丢的都是各式各样的英国产武器。

天黑之前李耀祖还在总指挥部里头着急上火,抱怨掩护越南警备第一师侧翼的第二、三两个越南警备师跟进太慢增援不利呢,结果参谋长满脸苦笑的拿着一份前方战报回来了,前往增援的两个越南警备师还没来得及靠拢第一师呢,拿下贝拿勒斯的电报已经摆在了李耀祖面前。

“这他娘的打的什么仗?难怪大人老说印度人是阿三,不堪一击呢。三打一还叫越南猴子给打的唏哩哗啦的。”白白担心了一个下午的李耀祖愤愤不已的骂着,交给前方的命令立刻做了调整,六个越南警备师也别分什么梯队了,直接摆开阵势朝新德里平推过去。最后李耀祖还是非常小心的下令,两个中国广西子弟兵为主的整编师近四万人,谨慎的跟在越南警备师后面压阵,以免前方的越南警备师遭遇不测随时增援。

这一场旨在拿下新德里的战役变的急剧喜剧性了,顶在前方的六个越南警备师穿着布鞋扛着步枪一路高歌猛进,一路之上连续击溃印度雇佣军构筑的防线,很有一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意思。相反,坐着汽车,牵引着各式重炮的两个中国整编师,则谨慎的和前方保持一定的距离,悠闲不已的同时还要时刻担心英国人是不是在前面摆下了什么八卦阵一类的东东。

不管怎么说,七月初发起的主动攻击孟买和新德里的战役,中旬还没结束,前方就传来了准确的消息,越南警备第一师已经出现在新德里的外围。南面的三个中国整编师外加一个海军陆战师组成的攻击箭头,一路走一路修公路修铁路,这时候也打到了贾尔刚。

这样的战果无疑让李耀祖彻底的放心了,进一步确认了印度雇佣军虽然对外号称三十万,实际战斗力还不够越南警备师打的。有了这样的想法,新近登陆的两个中国整编师,李耀祖直接让他们往南面打,而且还是以营为单位肆无忌惮的往南面打,命令是一直打到看见印度洋为止。

印度战场上的辉煌胜利多少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显摆的意思,真正的硬骨头还是在新德里一线驻防的三万英军。汤秀才的前方部队遭遇到英军之后,本能的停止了肆无忌惮的进攻,甚至还主动后退迎接后续部队的增援后,汇集了六个越南师的兵力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新德里靠了上来,因为这个时候两个中国整编师也赶上来了,还有一路上抓来的数万自带工具的修路的印度壮丁。还别说,没有这些临时抓来的壮丁,这一路上坑坑洼洼的道路,还真的折腾人啊。

推荐热门小说变天,本站提供变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变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妻乃殿上之皇 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 闻风拾水录 前妻修罗场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大唐御医 燃烧的莫斯科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