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回 皇帝的密旨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九回 重金赔偿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一回 讨价还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沧行忍不住地怒吼了起来:“彩凤不是妖女,当年林凤仙也没给看成妖女吧,少林武当的掌门都把她当成是武林名宿,以礼相待,什么时候把巫山派看成邪魔外道了?就因为彩凤受人欺骗,被魔教当枪使了几年,巫山派就成为邪魔外道了?彩凤就成为妖女了?这不公平!”

楚天舒冷笑道:“天狼,你在变身成天狼之前,不也是把屈彩凤当成妖女的吗?当屈彩凤在巫山重伤你的时候,当你在渝州城外尽歼她数百手下的时候,当你在你小师妹的婚礼上,被屈彩凤绑在后山鞭打的时候,你是觉得她是妖女,还是你要保护的彩凤?!”

李沧行咬了咬牙:“那是因为那时的彩凤堕入了魔道,和我立场相对罢了,以后在大漠的时候,当她明白了一切,就果断弃暗投明了,以前我也杀过她上百名兄弟姐妹,你看她现在还会跟我提这笔血仇吗?!”

楚天舒哈哈一笑:“说得好,天狼,讲到底就是个立场问题,你当年完全以正派弟子自居的时候,照样是和屈彩凤水火不容,直到你进了锦衣卫以后,才会跟屈彩凤发展出不一样的关系,而且只要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姑娘早就把一颗心放在你身上了,而你,恐怕也早已经对她动心不已了吧。”

李沧行的脸色一变,厉声道:“绝对没有的事情,我的心里,从头到尾,自始至终就只有小师妹一人而已,我和彩凤,我和她只不过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之义罢了,绝非男女之情!”

楚天舒冷笑道:“天狼,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老夫当年在华山的时候,和你也是一般模样,只爱我师妹一人,别以为你们年轻人的这些心思,老夫当年就没经历过。你心里有沐兰湘,跟你对屈彩凤有感情,那是两回事,并不冲突。现在你知道了沐兰湘一直为你守身如玉,一直是你的女人,但你就能这样扔下相伴你十多年,早已经形同亲人的屈彩凤吗?”

“如果换了你在黑龙会的那些朋友,那些兄弟,你会象现在这样舍命相救吗?你会为了钱胖子,不忧和尚他们这些人,眼皮不眨一下地就扔出百万两银子吗?也许你会,但那是出于兄弟之义,而绝不会象对屈彩凤这样,肯舍命相救吧。”

李沧行默然无语,实际上他自己也很难说出自己现在对屈彩凤的真实感觉,对小师妹的爱时刻地提醒着他,跟屈彩凤只是兄弟之情,只是发乎情止乎礼的那种关系,可是那晚在武当的解剑池边,他却前所未有地对痛哭流涕的屈彩凤起了怜爱之心,甚至象妒忌小师妹当年那个总也不离身的笛子那样,妒忌起屈彩凤以前和徐林宗的关系,那种让他咬牙切齿,强烈地想要独自占有屈彩凤的感情,不知道是不是算爱。

在这些天里,每次他一想起这事,就强烈地禁止自己再想下去,他开始害怕起自己对小师妹感情的不坚定,但是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绝不希望屈彩凤受到任何一点的伤害,更不希望她再离开自己半步。

李沧行咬了咬牙,开口道:“楚前辈,这些事情很难说清楚,也许你说得对,我跟彩凤相处近二十年,内心深处早已经把她当成了亲人,这种亲情,也不是简单的男女之情可以解释的,楚前辈曾经有过幸福美满的家庭,应该能理解晚辈现在的这份感情。不管正道武林其他人怎么看彩凤,怎么对待她,我李沧行是一定要维护彩凤到底的,不会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她。”

楚天舒叹了口气:“天狼,其实刚才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劝你早早地斩断和屈彩凤的关系,以你的才能,还有现在打拼出来的基业,为了她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就算你能在武林中找到一帮志同道合的人,改变正道武林的看法,也没有什么用,因为现在皇上的意思,是要对屈彩凤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李沧行知道皇帝一定是因为太祖锦囊的原因,这才非要对屈彩凤下手不可,楚天舒身为东厂厂督,在接到这个追杀令的同时,肯定也同时接到了要追回太祖锦囊的命令,他叹了口气,说道:“是因为太祖锦囊的原因吗?”

楚天舒点了点头:“你是聪明人,不用我说得太清楚,只要屈彩凤还活着,没有交回太祖锦囊,就会一辈子被追杀,即使她退出中原,隐居塞外也是一样,天狼,你愿意一辈子和她过这样的生活吗?就算你愿意,沐兰湘愿意吗?以后你要是和沐兰湘有了孩子,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再这样置于危险之中吗?”

李沧行咬了咬牙,沉声道:“皇帝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我们要是想反他的话,多年前在巫山派总舵给灭的时候,早就拿出来造反了,哪用得着等到今天?!他这样苦苦相逼,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天舒冷笑道:“为了什么?天狼,你怎么会说这么愚蠢的话?哪个皇帝会允许江湖上有人能持着这个可以合法起兵的锦囊而不管不顾?天狼,我实话告诉你,皇上给我下了密旨,就连你的黑龙会,如果一意孤行地帮助屈彩凤,也会给视为附逆的反贼,要除掉的!”

李沧行的双目尽赤,双拳紧握,手指骨节捏得直响,沉声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要是这狗皇帝真的逼人太甚,那也没别的办法,反他娘的!”

楚天舒的眼神一变,厉声道:“天狼,你疯了么,怎么可以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是皇上,是我们的君父,怎么可以反他!”

李沧行冷笑道:“有这样对自己的臣民如此赶尽杀绝的君父吗?我早说过了,如果我们真的有反心,那怎么会一直拿着这个可以合法政变的锦囊,却不去招兵买马,扩张势力?为什么坐拥了东南的巨额海外贸易收入,还要这样忍气吞声?”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九回 重金赔偿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一回 讨价还价
热门: 春日宴 两小无嫌猜 幽灵男 仙帝归来 红色巨兽颓然倒下之谜:苏联的最后一年 罗马帽子之谜 能面杀人事件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重生之魔鬼巨星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