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回 刮骨疗伤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一回 神秘基地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三回 死去活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沧行想到这里,不觉摇了摇头,此处确实透着几分怪异,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他很清楚,未来的几天,只怕都要在这里了,当务之急,先尽快治好屈彩凤的伤势,然后再离开此处,不知为何,在这个没有任何其他逃生通道的地方,总让他觉得不太安全,不太靠谱。

屈彩凤躺在虎皮大石上,一脸的倦容,她今天打斗了半天,又受了重伤,虽然青缸剑灵神奇地封住了她的伤口,但毕竟是被穿肩而过,已是重创,这一路以来,跟李沧行说了这么多话,对于一个虚弱的伤者来说,也是不小的消耗,只有躺在这虎皮之上,才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和舒适。

李沧行叹了口气,手中的火折子在这一路上已经烧掉了大半,他把火折点进了那些油灯里的灯芯之中,顿时,山洞里被照得一片通明,尤如最好的牛油巨烛一般,把整个山洞里都照得如同白昼,纤毫毕现,龙涎香的幽香一下子弥漫在了整个山洞之中。

李沧行的鼻子抽了抽,不知为何,他总是有点不喜欢这股子香味,也许是因为那种人鱼也是类人的生物,燃烧其油脂是件残忍的事情,让他心中不舒服,也许是因为这香烧起来总有种怪怪的味道,让他心跳加速,皮肤发热。

李沧行点完了墙上的几束油灯之后,也看清楚了整个山洞的格局,点灯时他仔细地检查过了石壁,每一处后面都是厚厚的山岩,完全不可能有什么暗门空格之类的地方,他叹了口气,心中暗暗称奇,难道这里真的是长沙王的坟墓吗,会不会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

屈彩凤看着李沧行在这山洞里走来走去,到处敲敲打打,秀目流转,笑道:“沧行,我早就查过了,这里没有机关,也没有暗格的,就是一个山洞而已,你不要想太多的事情,早早帮我治伤吧,治好了以后,我们原路返回。”

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心想不管如何,这里毕竟是个隐秘的所在,在这里治伤应该是不成问题,他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屈彩凤坐起身,抬起左手,一指洞西边的几处架子,说道:“沧行,这里有药水和药粉,能治我的伤,麻烦你拿过来。”

李沧行“哦”了一声,走过去,只见架子上放满了瓶瓶罐罐,上面写着字条,尽是江湖上难见的治伤圣药,象华山派的行军止血散就有十几瓶,看起来屈彩凤在这里作了充足的准备,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场。

李沧行拿了一些治刀剑伤的药膏和药粉,又拿起一坛烧酒,一大团棉絮,走了过来,这会儿的功夫,屈彩凤已经把右肩的衣服给褪去,雪白粉嫩的香肩上,一道又长又深,血红血红的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甚至从这道伤口向里看,除了红色的血肉和筋络,白花花的骨头外,还能看到另一边的空气,真真正正是给捅了个透肩凉。

屈彩凤的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咬住了一根木棒,即使是刚强如她这样的女中豪杰,也知道接下来要进行的是药粉穿体而过,反复清除伤处脓血的事情,几乎就是关二爷的刮骨疗毒,当年李沧行都为这个痛得小便失禁,而屈彩凤今天,还不知道要痛成啥样。

李沧行走到石床的边上,在盘膝坐起的屈彩凤对面坐下,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彩凤,我以前这样治过伤,很疼,连我也受不了,你这样坐着,当真可以吗?要不还是躺下,我用绳索捆住你的手脚,然后帮你清理创口,好吗?”

屈彩凤笑着摇了摇头,可是她的声音却有些微微地发抖,显示出她此刻内心的不安与害怕,她说道:“没事的,沧行,我忍得住。你上次这样治伤,是不是在巫山派给我刺了一刀的那次?居然治伤的时候连你也受不了呀,哈哈。沧行,你可真丢人,我还真想看看那次是怎么治你的呢。”

李沧行想起当年的情形,凤舞,也就是柳如烟含情脉脉,满眼泪光地抓着自己手时,那眼中的同情,怜爱,恍如隔世,也许从那时起,她就爱上了自己,也怪自己愚钝,竟然不知道她那眼神的意义,后来她变身凤舞,虽然容貌完全改变,可是那双眼睛里的爱意,却是永远无法改变的,难怪自己总是觉得凤舞似曾相识,其实她的眼睛,早就出卖了一切。

李沧行心中一阵黯然,说道:“彩凤,你还是躺下的好,现在你不知道那有多痛,真动起手来就知道了,你毕竟是女孩子,不比我这皮粗肉厚的大老爷们。”

屈彩凤的嘴角勾了勾,冷冷地说道:“好了,沧行,我不喜欢给人那样捆着,即使是在你面前也不愿意,你看我已经准备好了这根木棍,就是怕我忍不住时咬的,你放心吧,即使痛晕过去,我也不会吭声的。”

李沧行知道屈彩凤性格极为倔强,再劝也是枉然,于是点了点头,拿出那坛烈性烧刀子,打开了封泥,顿时整个山洞里都盈满了酒的香气。

屈彩凤哈哈一笑:“对了,还有这个呢,来,沧行,给我整两口。”

李沧行皱了皱眉头:“不行,烈酒会加速你的血液流动,这对治伤不利。”

屈彩凤自顾自地拿起旁边的一个药碗,往坛子里舀了一大碗酒,一仰头,咕嘟嘟地全部灌下,她抹了抹嘴边的酒渍,笑道:“也可以麻醉我的意识,让我感觉不到痛,对不对?”

李沧行无奈地摇了摇头,屈彩凤很喜欢和他对着来,这和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小师妹几乎是两个完全相反的类型。也不知以后万一真的可以三个人在一起生活,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李沧行的双眼中冷芒一闪,把一堆柴火推到了石床下的一个铜盆里,右手阳劲一吐,一道灼热的内息吐出,瞬间就在火盆里点起了熊熊的火焰,他拿出一把小刀,在火上烤了烤,对着沉默不语的屈彩凤说道:“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一回 神秘基地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三回 死去活来
热门: 鹰坟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X的悲剧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地狱变 九重紫 九州·缥缈录2·苍云古齿 我在蛮荒忽悠人 街头的狂欢 莫扎特与纳粹:第三帝国对一个文化偶像的歪曲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