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回 互诉衷肠(四)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回 互诉衷肠(三)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二回 互诉衷肠(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沧行想到当时的情形,不免心跳加速,声音也略微高了一些:“我不知道是因为我那时候已经对你动了情而产生的妒忌,还是我内心的羞愧,总之就是强制地不想让自己想到,看到,接触到任何你和徐师弟在一起爱过的证明,彩凤,你能明白我的想法吗?”

屈彩凤搂着李沧行的左手,一下子环得更紧了,吐气如兰,吹拂着李沧行胸口浓密的毛发:“原来你是在意这个,是我不好,只顾着自己,却没想着你的感受,沧行,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会那样了。其实,其实我当时引你去水洞,本来是希望,是希望你能和林宗一样,在那里爱上我,成为我的男人,我的保护神。如果,如果我不是存了这份心,又怎么会把你带到我最私密的地方?”

李沧行的心情平复了一些,说道:“也许,也许这是我们间的一个误会,但是彩凤,我毕竟是一个男人,就是再大度,也不可能总是看着想着自己的女人和她以前爱过的男人在一起亲热的地方,而无动于衷的。也许是我不够大气,但从小到大,我都被徐师弟压过一头,就连最心爱的小师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喜欢上徐师弟,而我只能默默地在一边祝福,那种滋味,你能想象吗?”

屈彩凤轻轻地叹了口气:“傻瓜,我跟沐妹妹聊过这些事情,她根本就不象你说的那样,满脑子只有林宗,实际上,她心里一直有你,以前在武当的时候,也许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爱的是谁,如果她心里没有你,又怎么会每天在和林宗练剑之余,又跑来找你玩呢?你们男人啊,就是不懂女儿家的心思,跟林宗练剑,是师父们的安全,而过来找你,才是她自己的决定。”

李沧行讶道:“怎么可能呢,她天天和林宗一起练两仪剑法,肌肤相亲,而且徐师弟又会讨女孩子喜欢,还会给她做笛子,她的心里那时候怎么会有我?”

屈彩凤摇了摇头,轻轻地说道:“女孩子接受男人的东西,并不代表就一定会喜欢他,尤其是少女时代,更是如此。沐妹妹说过那笛子的事情,她说是有一次练剑的时候,林宗故意玩高难度动作,害她几乎受了伤,结果她生气了,几天没有理林宗,林宗这才做了个笛子讨她欢心的,跟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李沧行如遭雷击,半天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久久,才长叹一声:“都是我这个醋坛子,居然误会了小师妹这么多年而不自知。”

屈彩凤微微一笑:“其实你跟沐妹妹在一起的时间可真短,你们真正定情之后,好像也就是在一起加起来不超过两个月,她有许多事情,还来不及向你说呢,倒是这次云南之行,你不好好亲近她,她跟我说的心事,可比起跟你说的要多得多了。沧行,这次要是出去了,你不可以那样冷落沐妹妹了,要不然,我也不答应呢。”

李沧行心中感动,在屈彩凤的头上轻轻地亲了一口:“难得你能这么大气,只是你对其他姑娘,为何这么有敌意呢?”

屈彩凤的脸色微微一变,嗔道:“她们跟沐妹妹的情况差远了。严格来说,对于沐妹妹,我算是后来者,要是我跟沐妹妹位置互换,以我的性子,估计九成是不会接受你跟我在一起的。你这颗心已经分成两份了,不能再分个三份四份,要不然你就是负心汉,我是不会接受一个负心汉的。”

李沧行哈哈一笑,把屈彩凤搂得更紧了,他柔声说道:“那么,我们的屈女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负心汉有好感的呢?大漠吗?”

屈彩凤轻轻地点了点头:“其实,其实在渝州城外,你那样对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开始总是有你的影子,沧行,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没有一个男人,敢这样强势地对我,即使是林宗,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多是处处让着我,甚至有时候还要我护着他,跟他在一起,我更象个姐姐,在保护着弟弟。沧行,你知道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的感觉。前面我就跟你说过,我希望有个男人能守护我,一直挡在我身前,我希望,他能比我强。”

李沧行点了点头:“那次渝州城外,我设计破坏了你的全盘计划,又杀了你的众多手下,连你也成了我的俘虏,然后,我又轻薄了你,逼你屈服,开口,你喜欢我这样强硬而粗鲁地对你,是吗?”

屈彩凤的脸上一片通红,头深深地埋进了李沧行的胸口:“你这坏蛋,若不是今天,若不是我们在这里出不去了,这话我一辈子也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尤其是你。其实,其实我骨子里,就希望我的男人是这样,比我聪明,比我武功高强,要是在这基础上,他能对我好,对我温柔一些,我就更高兴了。”

“我回帮之后,就开始每天晚上梦到你,开始我以为我是恨透了你,要找你报仇,可是渐渐的,我发现那不是仇恨,而是象我跟林宗在一起时,那种朝思暮想,刻骨铭心的感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在我的心里,完全占据了林宗原来的位置,他的脸在我的心中越来越模糊,而你的身形,你的话,甚至你身上的味道,我都是那么地渴望再遇到,整整两年时间,我几乎什么事也不做,就是不停地在江湖上寻觅着,别人以为我是在找徐林宗,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在找你,李沧行。”

李沧行微微一笑:“这么说来,你在武当碰到我的时候,应该是高兴坏了?可你那次为什么要那样打我,把我差点都打得没命了。你就是这样对待心上人的吗?”

屈彩凤轻轻地在李沧行的胸前咬了一口,让李沧行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说不出的受用,耳边却传来伊人甜美的声音:“那可不行,喜欢归喜欢,报复是报复,谁让你上次那样对我,再说我也总要给死去的兄弟们一个交代,我想把你打得不能乱跑乱动,然后我再好好地治你,服侍你,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了。”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回 互诉衷肠(三)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二回 互诉衷肠(五)
热门: [快穿]专职男神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 去趟民国:1912-1949年间的私人生活 重生商纣王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修仙之逆徒追妻记/逆徒修仙指南[穿书]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凶手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