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回 彩凤的家私

上一章:第九百七十一回 如胶似漆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三回 芙蓉出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沧行点了点头,说道:“是吗?那我现在就出来了啊,彩凤,麻烦你再转过身去吧。”

屈彩凤看了一眼李沧行脱在地上的衣衫,笑道:“沧行,你好像还穿着犊鼻裤吧,现在并不是赤条条的,对不对?”

李沧行的剑眉微微一挑:“这个,有区别吗?”

屈彩凤笑着摇了摇头:“男子汉大丈夫,也这么忸忸捏捏的作什么,我们虽是女儿家,但赤膊光膀子的男人也见得多了,你只要穿了下身的裤子,就自己出来找衣服吧,免得我再转过去压着伤口,可疼呢。”

李沧行轻轻地点了点头,从池中站起了身,一身古铜色的肌肉,在这洞中牛油巨烛的映称下,上面的颗颗水珠,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一块块的犍子肉,显示着优美的曲线,混合着笼罩在周身的淡淡天狼真气,散发着阳刚和健康的光泽,透出极度的力量美来。

屈彩凤看着李沧行的一身壮硕而健美的肌肉,也有些痴了,平时他虽然见多了光膀子的汉子,但多少都是有些赘肉,还从没见过象李沧行这样,全身上下块块垒肌,几乎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的男人,随着体内真气的流动,他身上的水珠在迅速地蒸发,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浅红色真气之中,那种朦胧的意境,让屈彩凤不由得心神荡漾,口干舌燥起来。

李沧行给屈彩凤这样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也是有些过意不去,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彩凤,第一次见到光膀子的男人么?”

屈彩凤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色微红,转过了身子,说道:“没,才没有,只是,只是你这身肌肉,怎地,怎地跟别人不太一样。”

李沧行哈哈一笑,一边走向那个装衣服的柜子,一边说道:“我不是练了那十三太保横练嘛,以前这身子肌肉,可没有这么强健发达,怎么样,彩凤,要不是我也教你练练那十三太保横练,让你也变得这样线条分明,到处都是肌肉疙瘩?”

屈彩凤眉头一皱,“呸”了一口:“老娘要真变得跟你一样浑身都是肉疙瘩了,你,你早就会把我一脚给踢啦,我们女孩子哪能跟你们男人一样。”

李沧行笑着到那柜子边,打开了柜门,挑起里面的衣服来,他一边翻着衣服,一边说道:“可是你屈女侠可是江湖上出了名的豪放女子,巾帼男儿啊,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些一点不比男人差啊。”

屈彩凤的嘴角勾了勾:“这些又不一样,再说酒本来就好喝,为了跟兄弟姐妹们打成一片,谁说女人就不能喝酒了?可是,可是这跟美是两回事,你见过哪个江湖上的女子不爱打扮,真的跟男人一样练得满身肌肉的?”

李沧行轻轻地摇了摇头:“唉,你们女人啊,就是这样难伺候,上次跟你们一起去云南,我可是给你们两个折腾死了,天天要住客栈,还要烧热水洗澡,哪象我们男人出门在外方便,所以我说啊,江湖可真不是你们女人能出来的地方,以后,以后还是跟我归隐山林的好,这样就不麻烦了。”

屈彩凤冷冷地说道:“沧行,你非要压我一头才高兴么?没我们女人,你们这些臭男人吃的穿的从哪里来?就是你现在这身衣服,也是我们女人做的吧。”

李沧行先是一愣,转而笑道:“这倒是的,自从离了武当之后,这吃穿用度,就全是花钱买了,不象以前在武当山上的时候,衣服鞋袜,都还要自己一针一线地缝制呢。彩凤,你真的会做衣服吗?我有些不信。”

屈彩凤的脸色微微一红:“你,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做衣服?”

李沧行笑道:“看你这粗手大脚,喝酒吃肉,睡觉的时候呼噜声震天响的样子,这么大大咧咧的,哪可能会自己做衣服呢,你以前是巫山派的少寨主,后来成了寨主,想必也不会为了这些事情亲自动手吧。”

屈彩凤脸一下子热得发烫,强辩道:“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谁睡觉会打呼噜了,只有你这头大笨牛,每天才会打呼噜的,而且,而且你的呼噜声,隔了三里外都能听到,哼。”

李沧行笑着摇了摇头:“好了好了,跟你彩凤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听你打呼噜也不是一次两次啦,你平时还好,就是喝醉了酒以后,那个呼噜声打得真是地动山摇,连我都会给吵得睡不着觉呢,以后你还是少喝点酒的好,尤其是烈酒少喝,伤身的。”

屈彩凤大概多少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毛病,把头埋进了一块狼皮被子里,也不再说话了。

李沧行在衣柜里翻了半天,都没找到可以更换的犊鼻裤,失望地摇了摇头:“彩凤啊,你说这里有足够的衣服可以更换,怎么全是外衣中衣啊,连犊鼻裤也没有?”

屈彩凤没好气地说道:“拜托,李大侠,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衣柜了呀,那几身男装的衣服,只是我想女扮男装,易容的时候穿的,谁知道你会跟我一起过来,你觉得我女扮男装的时候,也要穿你们男人一样的内裤吗?”

李沧行叹了口气:“说得也是,但这可怎么办,总不成我穿这个吧。”他笑着拿了一条女子所穿的粉红色亵裤出来,远远地对着屈彩凤摇了摇。

屈彩凤一看,羞不可抑,气得左手一拍身下的虎皮,叫道:“李沧行,你个臭流氓,不许看我的,看我的……”她说到这里,脸红得跟九月的枫叶似的,再也说不下去,直接钻进了被窝里。

李沧行笑着摇了摇头,把屈彩凤的那条粉红色亵裤放回了柜子里,心中暗道,只怕这条犊鼻裤得穿在身上几天了,还好那柜子里还有几匹布和绸缎,大不了这几天自己再做出两条来。念及于此,他一运内力,周身的水气一阵蒸发,那条湿淋淋的内裤也顿时变得干燥如常,他找了身最宽大的男子的中衣和外套穿上,长舒了一口气:“彩凤,你可以出来洗澡了。”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七十一回 如胶似漆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三回 芙蓉出水
热门: 勇士传 红拇指印 生死翡翠湖 江东双璧 极品乡村生活 失魂引:外一篇《残金缺玉》 回到明朝当王爷 诺曼风云:从蛮族到王族的三个世纪 斗罗大陆 万里江山一孤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