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回 人间美味

上一章:第九百七十四回 情歌对唱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六回 进补之道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沧行点了点头,站起身,向着石床的方向走去,他的方位感很强,随着功力的提高,也开始能渐渐地感知周围的一些死物,那个石床,他在蒙眼前就已经确立了方位,这会儿径直走过去,三十七步,分毫不差,第三十七步踏出的时候,正好脚尖碰到了床沿,他一个旋身,就坐到了床上,柔软的虎皮一下子垫到了他的屁股下面,而远处屈彩凤沐浴时的声音,也随着那暗瀑的流水声,一起传送了过来。

屈彩凤听起来这澡洗得很舒服,很惬意,她开始唱起一些明快的山歌,声音高亢嘹亮:“姐妹上山采山茶,哥哥你莫要眼巴巴……”

李沧行听了一阵,这些尽是一些山中村妇乡男之间采茶,种田时的情歌,大约是巫山之中,平日里寨中男女在生产劳作中也以此解闷,李沧行从小在武当山时也曾经听过一些樵夫砍柴,猎户打猎时唱的歌,但远不如屈彩凤现在唱的这些朗朗上口,加上她那银铃般的嗓音,说不出的动听。

屈彩凤唱了好几首后,突然一阵水声,李沧行心中一动,连忙站起身,说道:“彩凤,你,你没事吧。”

屈彩凤的笑声从水潭那里传了过来:“大笨牛,你还真是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不动,以前我听人说什么柳下惠坐怀不乱还不信,不过今天看你这样子,我还真是信了。刚才我唱了这么多山歌,你怎么都不跟着我对唱呀,这多没劲。”

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我,我不会唱。对不起。”

屈彩凤“哦”了一声,奇道:“不会唱?难道你们武当不是山吗,没人唱这些山歌?”

李沧行摇了摇头:“有些樵夫猎户唱的歌,跟你的这些完全不一样。”他跟着唱起了一首儿时记的山歌:“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声音高亢苍劲,与屈彩凤刚才所唱的完全不一样。

屈彩凤静静地听完,笑道:“这倒是有些意思,和我们那里的完全不一样,罢了,也不和你说这些啦,你这个木头疙瘩,好像天生对这些男欢女爱的事情,包括情歌没有兴趣。”

李沧行笑道:“我们师父从小就教我们,要持正养气,不可被外界的五音五色所迷,心生邪念,所以我们武当山周围,很少有山野村妇的。自然也没有你们巫山派那些山歌听。再说,汉人女子本来也不如你们那里的苗家姑娘来得热情奔放嘛。”

屈彩凤笑着摇了摇头:“持正养气?我记得有人刚刚还跟我说,小的时候还会偷看小师妹的香闺,这就是你们武当弟子的知行合一吗?”

李沧行给屈彩凤拿了个话柄,无奈地摇了摇头:“小时候不懂事嘛,长大后哪还敢乱看了。彩凤,你洗完了吗?那伤处没有碰到水吧。”

屈彩凤今天斗嘴总算胜出了一次,心中高兴,在这水池子里用脚拍起水里,弄得一阵水花四溅,李沧行的眉头刚刚稍稍皱起来,就听到一阵破空之声,瞬间就到了眼前,一下子闪躲不及,居然被击中了面门,一阵香气扑鼻,紧接着是温暖的感觉迎面而来,李沧行只觉得脸上被水泼得满脸都是,原来是屈彩凤隔了老远,以内力潜劲弄起一个小水球,不偏不倚地正好砸中了李沧行的脸。

李沧行这一下给弄得满身满脸都是湿淋淋的,狼狈不堪,却又不敢拿下眼睛上蒙的黑布,站在床前,手足无措,屈彩凤一看自己一击得手,在池中格格娇笑起来,更是手舞足蹈,弄得池中一片水花飞溅。

李沧行愠道:“彩凤,你现在怎么可以随便动用内力呢,万一影响了伤口的复原,这可怎么得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屈彩凤的两只玉臂交错迭在了池边的石沿,而螓首则把下巴搭在了这两条玉臂上,晶莹的水珠在她那莹白如玉的冰肌雪珠上凝结,宛如一颗颗的珍珠,在洞内火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七彩的光芒,她的绝美容颜上,双颊泛红,写满了娇羞与满足,这副模样给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神魂颠倒的。

屈彩凤的秀目中光波流转,看着几十步外的李沧行,轻启朱唇,编贝般的玉齿中,空谷莺啼般的声音缓缓而出:“沧行,这是我这辈子洗得最舒服的一次澡,谢谢你。”

李沧行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叹了口气:“真的吗?我不太相信。这里的条件不是太好,你又受了伤,只怕洗得不会太方便吧。对了,这水已经不是太温了,你再泡下去只怕会很快变冷,如果洗完了的话,还是早点擦干净出来吧,我绝不偷看。”说着,他转过了身子,一言不发。

屈彩凤暗暗地嘟囔了一句“傻瓜”,一边在心中暗骂李沧行的不解风情,一边又感受到了一丝温暖,这个正派到有点懵懂的男人,永远会给她无尽的关怀和力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身边有李沧行,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和险阻,她都会觉得心里踏实。

就好比这次身陷古墓,如果换了以前,只怕现在屈彩凤已经会急得发疯了,但这次和李沧行在一起,她却是无比地镇定和从容,现在她并不怀疑二人一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反倒是心中隐隐地期望着,二人能在这里长相厮守一辈子,不用出去,也不会再分离。

李沧行却不知道屈彩凤心中的所想,只觉得伊人一下子停住了所有的动作,既不再洗澡,也不再在水中嬉戏,他有些担心地问道:“彩凤,你没什么事吧,需要我帮忙吗?”

屈彩凤轻轻地叹了口气,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徐林宗几乎就是两个极端,如果现在换了徐林宗,不用她给出任何暗示,只怕他早就会脱得光光地纵体入池了,就象二十多年前初遇自己时在黄龙水洞做过的那样,她摇了摇头,如芙蓉出水般,从池中站立了起来,平静地说道:“没事,我出来了,沧行,谢谢。”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七十四回 情歌对唱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六回 进补之道
热门: 神奇圣人王阳明 三界解忧大师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温香艳玉 沈浪徐芊芊 蒸发 元帅又迈着小短腿拯救世界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斗宴(烟花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