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回 回魂仙术

上一章:第九百八十九回 以血换命 下一章:第九百九十一回 半血天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沧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轻地说道:“彩凤,我,我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你离我而去呢,我说过,我们,我们要同生共死,不离不弃的,就算,就算牺牲了我的性命,也一定要保你,保你的周全。”

屈彩凤的长长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随着她不停地摇头,这颗颗珠泪在空中飞舞,甩得李沧行满脸满身都是,她哭道:“不,沧行,你为我浪费这么多血,甚至,甚至连你的性命都不要了,这样真的值得吗?”

李沧行坚定地点了点头,嘴角边勾起一丝笑容:“值得。”

屈彩凤已经泣不成声了,说不出话,紧紧地拉着李沧行的手,把他那只因为失血过多,连肌肉都开始萎缩的左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

李沧行心愿已了,只觉得一阵晕眩,被点了穴的身体也几乎支持不住,软软地瘫了下去,屈彩凤连忙一把抱住李沧行,把他的头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

在这绵软而温暖的温柔乡中,李沧行的脸上带着笑容,他感觉到自己太累了,太疲倦了,周围的灯光开始渐渐地暗了下来,而屈彩凤的连声呼唤,也渐渐地小了下去。

半梦半醒间,李沧行的眼光落在了那塌陷的瀑布后的石壁上,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看到那面石壁,突然变成了一块高高的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李沧行看着这一行字,嘴巴轻轻地抽动着,小声地念起这几个字,他原本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出窍了,连屈彩凤近在眼前的呼唤声也听不到,眼前也是越来越黑,可是这几个字出口之后,他却突然五官四肢又有了反映,连刚才僵直不能动弹的手指,也开始恢复了感觉,轻轻地抽动了。

屈彩凤凄厉的叫声在李沧行的耳边回响着,她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摇晃着李沧行:“沧行,你不能就这样闭眼,睁开眼睛,醒醒,快醒醒,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你,你要是不在了,我一人独活,又又什么意思!”

突然间,屈彩凤停止了剧烈的呼叫声,她惊喜的发现,李沧行的嘴里,轻轻地在说着几个字,附耳上去一听,却只是听到李沧行一遍遍机械地,反复地在念叨着:“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屈彩凤听得脸微微一红,破泣为笑:“沧行,你,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怎么一下子说话这么文绉绉的。这个,这个好像是首情诗吧。”

李沧行的眼珠子突然转了转,屈彩凤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的心中一动,连忙挣扎着要起来,屈彩凤赶紧扶着他的身子,让他坐起,李沧行看着远处石壁上,这会儿却是空空荡荡,刚才的石碑和那段话却是消失不见了。

李沧行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反复地去看那面石壁,可是左看右看,却仍然看不到有半个字在上面,他的嘴里喃喃地说道:“难道,难道真的是幻觉吗?”

屈彩凤奇道:“沧行,你,你这是怎么了,什么幻觉?”

李沧行这会儿整个魂都完全回到了体内,他的身体虽然虚弱,可是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他反复看了好几遍那块石壁,摇了摇头:“彩凤,你,你看到那块石壁上有什么字吗,是不是一块石碑?”

屈彩凤循声看去,也仔细地看了两遍,还是摇了摇头:“不,沧行,哪儿有什么字啊,这分明就是块石壁,现在连流水都没有了,你,你是不是刚才失血太多,出了幻觉了?”

李沧行长叹一声:“也许吧,我刚才,刚才分明看到那里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一行字,就是,就是上邪……”

李沧行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屈彩凤便笑了起来,跟着说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是不是这一串诗词?”

李沧行奇道:“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屈彩凤嫣然一笑,抚了抚自己脸边霜雪般的白发,这会儿她的嘴唇上一片血红,如同火焰一样,配合着那一头的银丝,妩媚动人到了极致,她笑道:“你刚才的样子可吓死我了,跟鬼上身似的,不停地就是在念叨这句,我背都背下来了,沧行,这首诗是什么来头?你好像也不是一个喜欢诗词的风雅才子吧。”

李沧行微微一笑,他虽然刚才从死亡的边缘给生生救回,但是身体仍然是虚弱得很,毕竟体内一半多的血都给屈彩凤喝掉了,能活下来已是奇迹,他的声音低沉,轻轻的,在屈彩凤听来,却带了一份磁性:“这首诗,这首诗是当年长沙王吴芮,他的妻子作的,说的,说的是永远也不会背叛两个人的爱情,即使天崩地裂,海枯石烂,也不会,不会和吴芮分开。”

屈彩凤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她在刚进这个山洞的时候,曾经听李沧行说过长沙王夫妻的时候,也听李沧行说过几句这首诗,可是当时没有太上心,是以刚才李沧行念叨的时候,只觉得有些耳熟,却不知在哪里听到过,甚至还以为这是李沧行跟沐兰湘之间的情话呢,若是换了平时,早就会吃醋了,可是那时候李沧行生死之交,她也无暇再去顾及这些,一听到李沧行的解释,就恍然大悟,心中更是松了口气,笑道:“我想起来了,这果然是吴芮夫妇的情诗。”

李沧行看着那面石壁,叹道:“当年吴芮英年早逝,他的妻子毛氏也殉情而死,不负自己当初的誓言,彩凤,看起来这冥冥之中,也有天意,你我今天落到这吴芮夫妇的坟墓之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莫非也要和这对夫妇一样,在这里一起相守到终吗?”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八十九回 以血换命 下一章:第九百九十一回 半血天狼
热门: 大茶商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惊天诡鼎 山海纪之龙缘 帝国强军:欧洲八大古战精锐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山海开发商 抗日战争的细节(4)(大结局) 大清风云1:帝国崛起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