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回 妒火中烧

上一章:第九百九十四回 怒不可遏 下一章:第九百九十六回 以身相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屈彩凤的表情瞬间就凝固在了她的脸上,双眼圆睁,先是跟个雕像一样沉默了半晌,转而突然高声叫了起来:“不,不可能的,不会是林宗,你骗人,你骗人!”

李沧行的神目如电,紧紧地直视着屈彩凤,沉声道:“彩凤,你冷静一点,我没有必要去诬蔑一个死人!”

屈彩凤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一边摇着头,一边哭道:“不会的,林宗不可能是宗主,他,他明明是为了救我而死,又怎么会是宗主呢!”

说到这里,屈彩凤突然双眼一亮,抬头道:“不对,沧行,上次黑袍不是说了么,林宗被他和宗主一起逼到悬崖底下摔死的,而且,而且宗主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是绝顶高手了,和黑袍是一辈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林宗呢?”

李沧行点了点头:“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徐师弟的尸体始终都没有被找到,既然死不见尸,那么一切都有可能,也许,也许那个宗主用了什么办法,把徐师弟给控制住了,让他成了自己的手下或者工具。”

屈彩凤紧紧地咬着嘴唇:“不,我还是不相信是林宗,沧行,会不会,会不会那人也是易了容,故意装成徐师弟的样子,让你产生误会呢?”

李沧行摇了摇头:“我也想过这个可能,但后来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一来此人一直是蒙着面,而且我和他交手时他明显不想暴露自己的面容,最后若不是给洞庭帮的来人分了神,是绝对不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的。我那一刀的刀气他无法掌握,若是我力再加半分,他这张脸就破相了,世上没有一个人敢冒这样的风险,戴了个人皮面具,故意让我打落面巾,所以我敢肯定,那一定是他的本来面目。”

“至于这第二,就是他那绝世的剑术,我和徐林宗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气息非常熟悉,和此人一开始交手的时候,就觉得此人似曾相识,与之一招一式,象极了与武当同门的切磋,只有跟徐林宗,还有小师妹在一起练剑时,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此人精通两仪剑法,只此一点,我就可以肯定,他一定会是徐林宗!”

屈彩凤倒退两步,两仪剑法一出,她心中最后的幻想也破坏了,她喃喃地说道:“难道,难道真的会是林宗吗?”

李沧行长叹一声:“彩凤,我也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如此,让我无法反驳,也许那个宗主用了什么办法控制了徐师弟,也许黑袍当初就是故意在骗我们,徐师弟就是宗主本人。”

屈彩凤咬了咬牙:“可是,可是黑袍说他和宗主联手杀掉云飞扬的时候,林宗他只有几岁大,这又如何解释呢?”

李沧行叹了口气:“这些不过是黑袍的自说自话罢了,也许徐林宗的背后有人,也许黑袍当年本就是偷袭或者下毒害死的云飞扬,而那个宗主,也许和沐杰一样,也是代代相传,正好徐林宗就是新一代的传人罢了,我本来是想自己查明这些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此事乃我李沧行一生最大的遗憾。”

屈彩凤抹了抹眼中的泪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沧行,事已至此,我们操心这些也没有用了,难怪我总是有一种预感,林宗没死,如果他真的是宗主,但愿,但愿他能良心发现,改邪归正。”

李沧行突然心中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腾然而起,屈彩凤在自己面前几乎不加掩饰地表现出对徐林宗的思念与挂怀,甚至,甚至在自己这样明确地直言他就是宗主的情况下,仍然为其百般开脱,她的一言一行,分明还是表明了心中对这个男人仍然留着无法割舍的感情,即使在前一阵,她已经开始很注意地表现出在自己面前尽量不表现对徐林宗的依恋,可是,在这个时刻,她仍然真实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内心。

李沧行只觉得满心都在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他冷笑道:“改邪归正?屈彩凤,如果你知道我是宗主,会这样想吗?会指望着一个设计了一切,万死不足赎其罪的人,还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

屈彩凤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她连忙摆着手:“不,沧行,你误会我的意思,我,我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是,我只是……”

李沧行厉声道:“够了,不用再说了,你只是对徐林宗根本无法忘情,听到他死的消息,你伤心欲绝,甚至为了给他守节,不惜跟我分手,断绝关系。现在听到他活着,你一方面不相信他是宗主,一方面又希望他能活得好好的。难道不是吗?”

屈彩凤的脸色苍白,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李沧行的质问,甚至不敢看他那双可以喷出火焰般的愤怒双眼,低下了头,只是摇着脑袋,却是无言以对。

李沧行越来越激动,吼道:“我们在这里就要死了,徐林宗却活得好好的,他害了这么多人,最后却能成功,甚至很可能让他修仙得道,哈哈哈,老天还真是公平,我李沧行一辈子追求的真相,却是被我最信任的兄弟出卖,而号称爱我的女人,在最后的关头,人和我在一起,心却仍然是徐林宗的,这辈子,我真是输了个一干二净。”

屈彩凤一下子哭着扑进了李沧行的怀里:“不,不是这样的,沧行,我对你的心,我对你的心可昭日月,我刚才,我刚才真的只是随口一说,我现在,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没有徐林宗,你一定要相信我。”

李沧行的笑声已经如癫似狂,他只感觉头脑在发麻,胸口闷得无以复加,一股力量几乎要冲破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整个爆炸开来:“哈哈哈哈哈,彩凤,你的真话就是刚才的那些,你对徐林宗的关心,你的表情和思念已经出卖了一切,对,别人说得对,女人永远只会,只会向着她的第一个男人,后面的人,无论如何用心,都无法走进她的内心,你是这样,小师妹也是一样,徐林宗最后会夺走我的一切,我的小师妹最后还是会,还是会成为她的夫人,哈哈哈哈哈。”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百九十四回 怒不可遏 下一章:第九百九十六回 以身相许
热门: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陪太子读书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山海开发商 我有神农传承 中国历史的侧面Ⅲ:历史的缝隙与灰烬 主宰江山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