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回 彩凤重伤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回 幻影突袭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二回 以血破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屈彩凤刚刚转过了身子,头下脚上,两柄玄冰长短刀就已经攻到了面前,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手中的别离剑连续攻出三招天狼刀法中的杀招,三道狼形真气恶狠狠地扑向了下面的英布,声势惊人。

可是英布对此早有准备,根本不打算和屈彩凤这样一招一式地纠缠,他的左手短刀连连挥击,三道黑色的魔气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屈彩凤声势颇大,却后继乏力的三刀连击,他的身形没有受到半点的影响,一点速度也没有削减,那冰冷的长刀刀尖,直接对准了屈彩凤的右肩肩井穴而去,和屈彩凤打了这么久,他也早已经看出此女的右肩似是受伤未愈,出刀的力量和速度都与她的内力不相符合。只要这一刀击中她的右肩,即使不能砍断她的整条右臂,也可以将之重创,使之再也不能右手持剑,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安心对付李沧行了。

屈彩凤只感觉到本来就是酸痛难忍的右肩井穴那里,一阵阴风入体,一如以前跟严世藩交手时,被终极魔气隔空灌入体内时的感觉,而整条右臂,一下子变得绵软无力,连别离剑也快握不住了。

英布的嘴角边勾起一丝邪恶的笑意,他仿佛看到了屈彩凤的右臂会象豆腐块一样给自己的长刀切下,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些于心不忍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徐娘半老,但这模样身段,要是年轻一点的时候绝计是个迷倒众生的大美人,甚至连那项羽的宠妃虞姬,刘邦的心肝儿戚夫人,也没有如此美丽,把如此美女毙于刀下,或者说切掉一只手臂,暴殄天物啊!

想到这里,英布的手中刀突然犹豫了一下,没有象刚才那样迅速地切入,可转眼之间,他又想到了在一边虎视眈眈的李沧行,一时的心慈手软,只会让自己万劫不复,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小绵羊,而是一个绝顶的高手,这会儿放过了她,没准过会她的剑就会刺穿自己,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英布一咬牙,手上加了三分力,长刀又迅速地向上刺去,眼看离屈彩凤的肩井要穴已经不到两寸了,他甚至可以看到屈彩凤那种无法抗拒时的花容失色。

屈彩凤突然觉得一股大力,重重地击在自己的胸腹之间,把她的身体横着远远推走,而本来已经感受到了丝丝魔气与冰冷刀锋的右肩,一下子就没了那些不适的感觉,只是这一击如有千斤之力,让她五脏六腑一阵剧痛,不自觉地一张口,“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英布的脸色一变,这一刀刺了个空,只斩下了屈彩凤右侧袖子的一截罗衫,大红的袖子在空中一阵乱舞,被这刀气搅成一丝一缕,屈彩凤的一口鲜血喷在他的刀身之上,如同冷水浇上了滚热的锻铁一般,顿时“滋”地一声,腾起一阵强烈的气浪,而原本漆黑一片的刀刃,一下子变得雪白一片,露出了玄冰之刃本底的原来颜色。

英布的心中又是一惊,没想到屈彩凤的鲜血,竟然可以破除自己的终极魔气,可是这会儿他来不及顾及此事为何会发生,而是身子在空中硬生生地拧了过来,转向屈彩凤,想要进一步地在空中追杀她。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英布的身后袭来,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迫放弃了继续追杀屈彩凤的打算,因为他很清楚,这是天狼刀法中的杀招,自己绝对不可能象对付屈彩凤那样,靠着御刀之术就挡掉李沧行在自己身后的全力突击。

刚才他的眼角余光扫过,李沧行已经离自己不到一丈的距离了,先前击中屈彩凤,将之推开时,还在三丈开外,他本来算好了李沧行的可能举动,如果是强攻自己,以三丈外他的斩龙刀一击,自己拼着受一道刀气,也不至于重伤不能再战,可是屈彩凤的一只手却是没了,接下来自己还是有优势。

可他没想到李沧行这一下没有攻击自己,而是打中了屈彩凤,生生将她的身体打退三丈之远,在伤到了她的同时,也助她躲开了英布的攻击,这一劲道,掌握正好,而这一选择,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李沧行一掌击飞屈彩凤后,怕英布追杀屈彩凤,对着他的后心就是连攻三道,迫其转身过来与自己正面对抗。刚才他一扭头的时候,只看到地上一条不起眼的波动,在扑向屈彩凤,他瞬间想起了自己与严世藩过招时,严世藩也用过此种攻击方式,表面上看是三个幻象攻击,真身却是使用地行之法从下向上,此处虽然地硬得出奇,但以英布的功力,仍然可以施地行之术,所以他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出声示警,也亏得他这一叫,才免了屈彩凤的断腿之厄。

屈彩凤重重地摔出了四丈之外,刚一落地,又是张口吐出了一大滩的鲜血,她试着运了一下气,发现经脉尚好,肋骨也没断,便放下了心,吃力地爬起身子,跳到周围的一个角落,看了一眼已经陷入一对一近身厮杀的李沧行与英布,盘膝而坐,开始运气治疗起来。

李沧行这回一出手就将英布逼退了三步之多,本可就此抢得先机,但他没有跟着追杀,而是用这一时机,把自己的身体横在了屈彩凤与英布之间,如此一来,无论英布再想使什么办法去暗算屈彩凤,都必须要经过自己这一关了,他的心中暗下决心,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屈彩凤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啦!

不过李沧行却是敏锐地发现,英布的手中双刀,从刚才的全黑双刃,变成了一黑一白,他的长刀上残留着几滴屈彩凤喷出的血液,刀柄处还是黑气一片,可是刀身上却是再无半点终极魔气,就连玄冰的严赛,还有魔气的阴森,都已经消失不见,刀风过处,虽然锋利依旧,却是无法带来附加的冷冻和阴风效果,已经沦为了一柄普通的兵刃,而不再是上古神器——冰之哀伤!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回 幻影突袭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二回 以血破刀
热门: 逝者请闭眼 燎原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北京法源寺 米乐的囚犯 大辽残照 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 [综]小丑培养游戏 人间仙路 少帝他不想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