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回 趁胜追击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二回 以血破刀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四回 半颗天魔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英布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他刚才试了多次,都无法把终极魔气灌进这玄冰长刀里,甚至运起本来的玄冰战气,也无法注入,这刀就象是被人施了法咒似的,连一点寒意也没有了,完全失去了号称冻结一切,甚至能凝滞时间的绝世神兵的作用。

英布咬了咬牙,干脆一拉短刀的刀柄,一下子把短刀的刀柄拉到一尺长度,与这柄已经废了的长刀刀柄一接,再一扭,只听到“咔”地一声,这两柄兵器,竟然合在了一起,成了一柄两面皆是锋刃的双手大刀,拉长了长度的短刃,看起来就象是一枝长枪的枪尖,黑漆漆的,一片阴森。

李沧行也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英布这极为被动的情况下,还能把两刀合一,并成这种合在一起的兵器,看起来倒象是一把长枪,而不是一柄刀了,而看英布现在握着刀柄的姿势,也完全是象赫连霸那样持枪的动作,这两把刀凑到一起,足有五六尺长,而且两端都是刀,即使是背面的长刀,也可以趁势进行斩杀或者劈刺,这样能最大程度地发挥短刀的威力,而避免长刀沦为普通兵器的不足。

李沧行笑道:“英布,你果然是身经百战,这个办法都能想得到,真有你的,看来,我要领教一下你骑马突击时的枪法槊功了。”

说着,李沧行手中的斩龙刀一下子暴到五尺长度,宽了一倍有余,变得必须要双手紧握的大刀,整个刀身上下流光溢彩,弥漫着滚滚的红气,而他的眼睛,也变得一片血红,一头的乱发和及须的长须,在这片凛冽的刀风战气中高高地飘扬,如同雄狮在与强大的对手搏斗前,作出的姿态和威势。

英布的周身,腾起了浓浓的终极魔气,他的两只眼睛变得漆黑一片,他很清楚,这一次的碰撞,很可能就将最终决出胜负,自己是用上了战场上搏杀的长枪硬槊的功夫,可是在这里,并不是千军万马的古代战场,而对面的敌人也只有一个李沧行,能不能绝地反击,实在是难以预料。

英布发出一声低吼,抢先发起了攻击,他的气势依然十足,浑身上下黑气腾腾,只不过这回本以诡异阴毒见长的终极魔气,却是变得杀气十足,如同长江大浪一般,在战场上裹起烈烈黄沙,一招一式,俱是大开大合的杀招。

李沧行怒吼一声:“来得好!”他毫不畏缩地迎身而上,双手大刀带起风雷之声,而身后也形成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红色巨狼,跟对面那裹在一团黑气之中,如同狮子一般张牙舞爪的英布杀在了一起。

红与黑,两团真气卷在了一起,舍身忘死地搏杀着,整个山洞的墙壁,都在不停地摇晃着,而兵刃相交时,暴出的朵朵火花,如同夜空中的流星一样,照亮了整个黑暗的山洞,随着火花的一闪一闪,英布那张青筋真跳,狰狞的脸,和李沧行满脸胡须下,沉着镇定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大绝世高手,就在这山洞中你一刀我一枪地杀了上千个回合,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英布的这套枪法实在是厉害,结合了马上的招式和马下的步战,即使是以枪法见长的赫连霸,在他这套枪法面前,也只能甘拜下风。

但是现在的李沧行,功力比起当年大战大漠狮王赫连霸的时候,又何止进步了一点半点,他自从以前跟赫连霸过招之后,也一直在钻研着如何能破解赫连霸的那套龙飞枪法,尤其是赫连霸的那杆苏鲁定长枪,还可以一拆为二,近身格斗之时,也可以使出双枪的招式,不落下风。

再加上那魔教首徒,幽冥追魂枪林震翼,用的也是这种长枪,此二人以后都会是自己的劲敌,所以李沧行平时也想出如何把天狼刀法中的一些招式单独列出,加以改进,以便和这种长兵刃格斗,以后若是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更是需要一寸长,一寸强,今天难得碰到了英布这样的超级高手,又逼他使出了长兵器,李沧行正好与之以硬碰硬,以检验自己的长刀刀法,进展到了何种程度。

打到两千招过后,李沧行越战越勇,红色的天狼战气,已经渐渐地压制住了英布的终极魔气,二人之间的招数,也反复地使出了多次,甚至有些招数已经用了四五次,闭着眼睛都知道下一招会是什么,其中英布也几次变招,把这并在一起的长短双刀又拆开来,以双刀的形态与李沧行近身肉搏,每到这时,李沧行就把双手大刀缩短到三尺左右,天狼刀法和两仪剑法如行云流水一般,尽量缠着英布的右手已经失去神效的长刀攻击。逼得他最后只能换回双刀合一的枪法。

英布的头上,汗水涔涔,甚至他那一身青铜盔甲的甲叶子里,也开始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这一身甲衣,在给了他足够防护的同时,也增加了他身体的负担,减缓了他的行动,英布本身已经近过六十,即使是这吴芮的身体,也已经是四十多岁,加上起兵反秦时身受重伤,又是冰封了一千七百年后突然解封,各方面的机能未到最佳,久战之下,已经渐渐有些动作缓慢,力不从心了。

李沧行一声断喝,双手大刀带起一阵热浪,生生地砍在英布的黑冰短刀的刀头,英布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袭来,不由得向后退了三大步,胸腹间一阵血气翻涌,几乎武器要脱手,再一看自己的虎口,已经流血不止,甚至连是什么时候裂开的,都不知道了,这样的硬碰硬,已经在今天上演了无数次,今天他终于在碰到项羽之后,知道了什么叫绝望。

李沧行哈哈一笑,横在原地不动,赤裸的胸口上,汗珠密布,搭在一根根胸毛的末端,如同初冬时小草上的朝露,他的浑身上下如同水洗,散发着浓烈的雄性味道,斩龙刀直指对面气喘不已的英布,朗声道:“英布,你服不服!”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二回 以血破刀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四回 半颗天魔丹
热门: 曾经风华今眇然 面具馆 碎空刀 重生欧洲一小国 欧美风聊斋 南疆飞龙传 退后一步是家园 复仇 男主为我闹离婚 纨绔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