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回 师妹出现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四回 无情揭露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六回 最熟悉的陌生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此话一出,所有在场的各派弟子们全都议论纷纷起来,这些江湖武人,知道朝廷之事的人极少,今天第一次听到这样重量级的消息,也顾不得门派的师长们在场,开始直接议论起来,只有楚天舒身后的那些东厂杀手们,仍然保持着沉默,与华山峨眉两派的众弟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了因师太的脸色一沉:“赫连霸,李会长所说的可否是事实?你们蒙古是不是一早就勾结了白莲教,以为内应,想要图谋我大明的江山?”

赫连霸咬了咬牙,他本想否认,但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也很难被人相信了,于是求救式地把目光投向了陆炳,指望着他能帮自己说话,可是陆炳却是面无表情地抱臂而立,连半点开口的意思也没有,赫连霸突然意识到陆炳归根到底忠的还是大明皇帝,跟自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合作,但涉及明朝皇帝的江山,是万万不可能跟自己一条心的。要是自己随便否认,只怕陆炳这一关都过不去。

于是赫连霸只好开口道:“是那赵全先找到的我们家俺答大汗,说是有办法能帮我们蒙古大军赚开关防,长驱直入。我蒙古铁骑野战无敌,但是中原汉人的城池坚固,宣府大同又是经营了多年的要塞,想要一举攻破,是少不了赵全这样的内应帮忙的,嘉靖皇帝欺人太甚,不仅不开关市,而且在暗中收买一些大的部落,想要推翻我们家大汗,这就别怪我家大汗要作出某些反应了。”

了因师太冷笑道:“果然如此,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你们蒙古人收买了白莲教的败类,里应外合地攻击我大明,刚才你的那些话,已经不攻自破,全是谎言了。怪不得后来白莲教逃到了大漠里去寻求你们蒙古人的庇护,原来是早就留了退路,赫连霸,你们蒙古人分明就是狼子野心,亡我大明之心不死,还要说什么和好的话?”

赫连霸摇了摇头,眼珠子一转,沉声道:“所以我们家大汗决定要给你们大明的皇帝一点教训,以我们蒙古的军力,只要进入中原腹地,那要攻关夺隘,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真要存了灭你大明之心,京师也不是不可攻取,但我军大汗念在两国间的关系来之不易,做事留有余地,所以兵临城下之后,没有下令攻城,而是全军向北打破古北口,撤出关外。至于在北京城附近的掳掠,那是我们草原的规矩,战胜者是有权自己获取应有的战利品的,非如此,也不可能让你们家的皇帝知道我们蒙古人的厉害,是不好欺负的!”

陆炳冷冷地说道:“赫连门主,你是不是现在还以为我家皇上是怕了你们蒙古人,这才跟你们签的城下之盟?当时你们蒙古军靠了白莲教的内应,攻我大明不备,一路打破宣府大同,半个月时间就兵临京师,我各路勤王援军还来不及反应,所以只能把京师三大营撤回城内防守,这可不代表我们大明打不过你们蒙古,你们是蓄谋已久,突然发难罢了,若不是看到我各路勤王援军已经云集,你家俺答汗又怎么可能只在京师呆了三天就匆匆离去呢?要是有本事攻下京师或者是打败我大明各路部队,那自然更能显示军力吧。”

赫连霸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和陆炳起了冲突,只好干笑两声:“这些是军国大事,是大汗和众部落的头人们才商议的,我只是英雄门的门主,或者是一个普通的蒙古将军,哪知道这些呢。”

李沧行冷笑道:“赫连门主,你这会儿怎么又只成了个普通的将军了?当时我看你可是俺答汗的左右手,军机大事,全都要与你商量,就连与严世藩这个大汉奸私下串通,收钱议和的事情,也是你一手操办的吧。”

这话一出,又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连了因师太也是眉头一皱,说道:“怎么此事跟严世藩又有关系?他当时相当于大明的首辅,不至于和蒙古人勾结吧。”

李沧行摇了摇头:“严世藩这个奸贼只在意自己的荣华富贵,可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也不会管大明的命运,当时我潜入蒙古大营,本想去刺杀俺答汗的,却无意间撞见了严世藩与俺答汗卑鄙的交易,所以严世藩才恨我入骨,必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当时若不是我小师妹及时赶到,只怕我已经死在此贼手上了。”

沐兰湘那清脆娇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不错,此事是我亲眼所见,我可以为大师兄作证!”

李沧行的身子微微一抖,其实早在一刻前,当沐兰湘还在山路上行走的时候,他就能感受到心中至爱就在附近了,可是任他心中的思念如潮水般地汹涌,他仍然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回头看小师妹一眼,现在二人的处境极为艰险,沐兰湘在武当,实为人质,自己对她流露出的任何关切之情,很可能会反过来害了小师妹,更不用说这次巫山派的惨案,直觉告诉他虽然站在前台的是楚天舒,可是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已经无声无息地扼住了自己的咽喉,敌暗我明,想要绝地翻盘,这时候更不能儿女情长了。

屈彩凤的脸微微一红,表情变得极不自然起来,甚至不敢去看沐兰湘,倒是沐兰湘微微一笑,说道:“听闻屈姑娘和我师兄喜结连理,小妹真的是打心眼里高兴。恭喜屈姑娘,恭喜大师兄。”

李沧行一抬头,只见沐兰湘一身天蓝色的道袍,与前日里小庙中一般无二,神容平静,看不出是喜是悲,而看向自己的一双眸子里,却是没有任何的情感,倒真象是例行公事般地祝福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李沧行的心如刀割,眼见至爱佳人就在面前,自己背叛了她,和别的女人先成了夫妻,却又在这样的场合下不能与之相认,怎么能不让他肝肠寸断?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底里呐喊着:带她走,带她走!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四回 无情揭露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六回 最熟悉的陌生人
热门: 独断大明 一个帝国的生与死 武道乾坤 镜系列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魔道祖师 永恒的园丁 皇太子的喜宴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名侦探的咒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