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回 神尼掌权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八回 恩怨自消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回 楚天舒的阴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瑶仙听到这句话,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却是不再言语。

而汤绘如的眉头一皱,抬起头,看着了因师太,嘴角勾了勾:“师祖,师父和师叔们的仇,难道就不报了吗?”

了因师太白眉一皱,沉声道:“晓风师太是你的师父,也是我的徒弟,在我心中,如同亲生女儿,没有人比我更想为她复仇,但江湖事江湖了,今天瑶仙与李沧行按着江湖规矩一战,已经了断了这桩恩怨。以后惹是我峨眉弟子再去纠缠,只会有违我峨眉坚守的道义,而且冤冤相报,永远无止境,绘如,你若是想复仇,可以离开峨眉,以个人身份向屈彩凤寻仇。”

汤绘如低下头,轻声道:“弟子不敢,谨遵师祖吩咐。”言罢,她和几个弟子架起林瑶仙,向着本方的阵营中走去,起身的时候,林瑶仙望了李沧行一眼,眼中的神色复杂,三分关切,三分怜惜,还有四分离别的伤感,尽化在一声长叹之中,最终还是扭头离开。

屈彩凤神色稍缓,对着了因师太恭敬地行了个后辈弟子的礼:“见过了因师太,多谢师太主持公道,化解了我们两派间多年的恩怨。”

了因师太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伸手一吸,落在地上的乌金拂回到了她的手中,她对着屈彩凤说道:“无论如何,落月峡一战,我们两派也是结下了不解深仇,晓风虽然不是死于你手,但你也可称祸首,这也是我峨眉这么多年来都要灭你巫山的原因,现在恩怨已了,希望屈施主能好自为之,多行善事,莫要再入魔道,为祸天下,若是你再有伤天害理之举,贫尼必将亲手斩你于倚天剑之下!”

屈彩凤点了点头:“彩凤年少无知之时,受奸人蛊惑,铸成大错,这么多年以来,也是深悔不已,一直想向贵派请罪,奈何仇越结越深,以至无法自拔,若非沧行点拨,让我及时回头,还不知道如何收场?现在我巫山派被奸人暗算,死伤殆尽,彩凤方知当年正道各派心中之痛,神尼肯原谅彩凤,但彩凤并非不明事理之人,等彩凤报了灭帮之仇后,还会给贵派一个交代的。”

了因神尼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她的目光落到了李沧行的身上,眉头微微一皱:“沧行,这回你虽然拼着受了瑶仙一剑二爪,以了却这段恩怨,但你还是不要勉强自己的好,贫尼可以代你向三派掌门求个情,比武之事,暂缓一段时间,等你伤势复元之后,再行不迟。这段时间,我峨眉可以庇护你和屈彩凤,不会让别人伤到你们。”

楚天舒的眉头一皱,冷冷地说道:“了因师太,这赌约是李沧行自己定的,他既然要维护屈彩凤,就得面对我们六派高手的轮番攻击,这可是开打前就说好的,他自己伤了以后就要拖延时间,就算您老人家答应,我洞庭帮也绝不同意,斩妖除魔,是不需要讲江湖规矩的,更何况我们还没违背这规矩!”

了因师太的眼中冷芒一闪:“楚帮主还知道江湖规矩?难道江湖规矩就是正道各派可以联起手来,先是车轮战,再是趁人受伤时落井下石吗?这是哪门子的规矩?贫尼出道江湖七十年,都没听过这样的规矩!”

她转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徐林宗和智嗔大师,沉声道:“智嗔大师,徐掌门,你们二位来说说,这个规矩应该如何定呢?”

智嗔高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李施主为屈彩凤强出头,以单打独斗的方式,与峨眉派一了多年的恩怨,值得尊敬,少林派也深深叹服了因师太的处置方式,光明磊落,方为我正道人士所为。”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话锋一转:“不过,如果是按江湖规矩的话,愿赌就要服输,一旦开头,就要结束,这是李施主和徐掌门的约定,如果徐掌门不同意解约的话,贫僧以为,还是要尊重徐掌门的意见,师太,不知您老人家意下如何呢?”

沐兰湘忍不住向着一边的地上啐了一口:“呸,智嗔,枉我多年以来都以为你胸怀坦荡,明事理,是武林的领袖,想不到到了关键时刻,你还是乘人之危,不就是想趁着我大师兄受伤,向他出手吗?自己敢做还不敢认,非要拉上我徐师兄?你还配当领袖武林的少林掌门吗?”

智嗔的脸微微一红,仍然沉声道:“沐女侠,现在你仍是武当派的一员,如此攻击谩骂友帮的掌门,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沐兰湘朗声道:“如果名门正派都如你,如展慕白一样,道貌岸然,嘴上全是堂而皇之的大道理,可实际上却是不择手段,偏离侠道,那我沐兰湘宁愿不当这个名门正派的弟子。”

楚天舒冷笑一声,青铜面具之后的双眼中,寒芒一现,阴恻恻地说道:“徐掌门,沐姑娘这样公然地侮辱和攻击我们灭魔盟各派,请问武当派就这样听之任之吗?还有,刚才智嗔大师说得好,这个赌约是你和李沧行定的,现在大家都等你一句话,是否继续。”

徐林宗看了沐兰湘一眼,又不经意地扫过屈彩凤的绝世容颜,二女都是一脸的愤怒,狠狠地瞪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仇人。

徐林宗轻轻地叹了口气,清了清嗓子,沉声道:“楚帮主,我武当内部的事情,自会处理,就不劳你老人家费心了。”

楚天舒的嘴角勾了勾:“如果只是你武当一派的内务,老夫自然不好干涉,但现在是整个灭魔盟,奉了皇上的圣命,要捉拿钦犯屈彩凤,受到这李沧行的横加阻拦,现在李沧行受了重伤,这个赌约怎么能因为他受了伤就拖延或者是推迟呢?若是这回不能捉拿屈彩凤,我等又如何向皇上复命?”

徐林宗的两道剑眉一挑,大声道:“楚帮主,在下有皇上的御赐金牌,可便宜行事,是抓屈彩凤还是放了她,都是在下负责,还请免开尊口。你若是想捉屈彩凤,可以自己上,不要拉上我们其他各派壮你的声势!”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八回 恩怨自消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五十回 楚天舒的阴谋
热门: “蔷薇蕾”的凋谢 禁书 最强狙击手 大宋将门 天龙八部 山海开发商 达芬奇密码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甜味儿Alpha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