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五回 重见天日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八十四回 枭雄的黄昏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八十六回 忠心护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婉如的脸上,也是两行清泪流淌,被楚天舒相救之后,二人相处十余年,早已经情同父女,虽然楚天舒对她也颇多利用,但毕竟也象半个慈父一样,支撑起了谢婉如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时光,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亲耳听到楚天舒的死讯,又怎么能不让她肝肠寸断,泪湿春衫呢!

但谢婉如意识到现在自己毕竟代表了整个洞庭帮,而且楚天舒在出战前曾有言在先,取他面具者,即是承他衣钵之人,可以执掌洞庭帮,以他的绝代功力,如果是死敌取了他的性命,就是临死的一击,也可以震碎脸上的青铜面具,不至于让仇家取得,现在李沧行手上拿着这面具,显然是楚天舒心甘情愿地给他此物,其中必有隐情。

谢婉如咬了咬牙,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沉声道:“李会长,老帮主的面具在你手,请你念在与我家帮主相识多年的份上,说说他是怎么死的,我洞庭帮上下,无论以后会如何行动,都会感念你的这份恩情。”

李沧行点了点头,环顾四周,说道:“我到地下的时候,楚帮主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之所以不肯上到地面与我作战,是因为他被宗主所欺骗,服下了金蚕蛊,成为宿主,在获得了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的身体,甚至,可以说变得模样很可怕。”

此言一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大剑婢里的夏姬厉声道:“李沧行,休得胡言,我家主人不在了,你就这样侮辱他的名声,以为他不会起来和你对质是吗?我家主人是顶天立地的大侠,又怎么会服下金蚕蛊,走那邪门歪道!”

李沧行摇了摇头:“天蚕剑法本就是邪门剑法,也是楚前辈练的,夏姑娘难道也要否认这点吗?”

夏姬的脸色一变,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反驳。

李沧行叹了口气:“宗主其人,心肠狠毒,所有的事情,从落月峡之战开始,就是他的一手策划,他指使了自己的盟友,黄山三清观的教主云涯子,伪装成华山派前辈名宿云飞扬,四处串联,促成了正道联军进攻黑木崖的大战,却又暗助魔教冷天雄设下埋伏,并且诱使巫山派屈彩凤,让她以为师报仇的名义,率领人马断了当时正道联军的后路。”

“落月峡一战,正道联军几乎全军覆没,精英名宿十损七八,衡山派灭亡,华山派也是几乎不保,包括峨眉和武当在内,多年都无法恢复元气,这就给了魔教扩张的空间,让其可以大举进入中原。”

“楚天舒楚帮主的真实身份,在下为死者讳,就不透露了,但他是当年的一位正道侠义,落月峡一战中,亲友尽死,所以才变得性格扭曲,乖张,而此时,宗主就利用了他急于复仇的弱点,在他的身边出现,授予他天蚕剑法,甚至助他一手建立起洞庭帮。”

谢婉如突然说道:“李会长,你说的好像有些自相矛盾吧。若是那魔尊冷天雄是宗主的盟友,宗主为了让魔教进入中原,一统武林,甚至布了落月峡这么大的局,为何又要帮助老帮主呢?要知道,他可是整个武林,最恨魔教的人。”

李沧行点了点头:“谢副帮主说得不错,楚帮主和洞庭帮的崛起,是对魔教,对巫山派的大大牵制,魔教虽然一度成为宗主的帮手,但宗主也不希望冷天雄的实力扩张得太快,脱离他的控制,加上巫山派的寨主屈彩凤,本性纯良,和魔教,严世藩等人早晚会分道扬镳,所以宗主就需要利用楚帮主,来对付巫山派和魔教,以达到他操纵江湖,实现其不可告人目的的险恶用心。”

谢婉如的眉头稍稍地舒缓了一些,但脸上仍然是疑云密布:“可是那金蚕蛊,歹毒邪恶,分明就是宗主控制武当派紫光道长,还有传言中控制巫山派林凤仙的手段,最后这两位绝顶高手,也是死在这邪物之手,楚帮主又怎么可能服下这金蚕蛊呢?以他老人家的个性,只怕宁可是死,也不会受制于人的。”

李沧行叹了口气,想到楚天舒最后的死状,不免心中一酸:“楚帮主也是上了那宗主的当,天蚕剑法霸道凶狠,诡异迅速,但因其运气方式的不同,会对人体造成很大的伤害,楚帮主也是因为这种伤害,甚至无法以真面目示人。”

在场群雄,听得连连点头,智嗔高宣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想不到楚帮主多年来一直戴着面具,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李沧行向着智嗔点头致意,继续说道:“武学一途,往往就是突破自身潜能极限的道路,越是高深的武功,对自身的伤害就越大,如果在下所记不错的话,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门门也是以伤人性命为目的,驱动的心法不同,若是强行练多门厉害绝技,那自身受的伤害就会越来越大,少林高僧之所以需要诵经念佛,除了身为佛门弟子的本份之外,也是要领悟佛道中慈悲,戒杀,感化的这些道理,生出慈悲之性,减少武功的杀气与戾气,智嗔大师,不知在下所说,是否正确?”

智嗔点了点头:“李会长所言极是,我少林曾有前辈高僧,一人学全了十四门绝技,天赋当居历代第一,可就是因为不通佛法,一味习武,习成第十四门绝技之时,便走火入魔,武功尽废,后来这位高僧武功虽废,但从此一心礼法,钻研佛经,反而成了一代大师,寿逾百龄,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李沧行向着智嗔点了点头,转向了谢婉如,说道:“楚帮主的情况与之类似,他练天蚕剑法时,人已经年近花甲,武功内力早已经定型,想要再上一层,难于登天,而天蚕剑法虽强,但一来反噬自身,二来快到一定的速度,便无法继续突破,前面大家也已经看到了,面对着天狼刀法大成的屈姑娘,只靠着天蚕剑法,楚帮主已经很难胜出。”

推荐热门小说沧狼行,本站提供沧狼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沧狼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八十四回 枭雄的黄昏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八十六回 忠心护主
热门: 边戎 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废铁abo 一寸河山一寸血05:历史不死 悬崖山庄奇案 如意小郎君 大唐辟邪司2:深宫大劫 九州·缥缈录I·蛮荒 次元茶话会 烽烟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