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除夕夜,宝京市早就明令禁止市区燃放烟花,郊区却是不断有五光十色的星芒腾空,黯淡了远处的万家灯火。

“咻——啪!”不远处一朵金色的巨大烟花盛放在深蓝色的夜幕之上,惊醒了沉睡中的解春潮。

“不!不要!”他似乎还没能从梦魇中脱身,不断哽咽着向后挣扎。

夜空中不断有彩色的烟花升起,将空旷的房间映得光影斑驳。

解春潮在不断变换的光线中慢慢回神,看清了身边柔软的欧式铁雕花大床,低垂的牙白色丝帐,他尚还湿润的双眼倏地张大了。

这是方家在京郊的别馆,但是这……怎么可能?

他急忙摸向自己的下腹,平平的,还能隐约摸到浅浅的腹肌,一丝没有那个小生命的痕迹。

他不置信地掀起睡衣,很光滑,在柔柔的夜色中显得尤为白皙,没有他怀孕时那些淡粉色的细纹。

解春潮在床上僵坐了片刻,床头柜上忽然亮起微弱的电子光。他倾身摸到了手机。

桌面上有一条短讯:春潮,新年快乐,愿你新的一年平平安安,简单从心。哥哥

解春潮记得这条消息,因为他到死都没能做到祝福里的八个字。

他看向收信时间,一股寒意从脊梁骨上笔直地窜了上来:2018年2月15日。

解春潮紧紧地攥着手机,大颗的泪水顺着他的鼻梁滑落在了他的睡衣上,洇开一圈淡淡的水渍。

原来是我重生了。

原来我跪在黑暗中等了那么久,所有的祈祷,神明都没有在听。

原来方明执到最后,没有来救我,也没来救他的孩子。

前一世里解春潮对方明执无条件的信任依赖,在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和腹中的胎儿之后,都显得愚蠢又可笑。

解春潮撑着身子坐起来,打开卧室里的顶灯,暖黄色的灯光瞬间充满了偌大的房间,虽然依旧有着空荡荡的冷清感,但那种重生后的不真实渐渐被驱散了。

他看着床头柜上支着的红木相框,里头是他自己和一个样貌极为英气的年轻男人。

照片里,解春潮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套头帽衫,腼腆地看着镜头微笑。方明执比他高出去大半头,姜黄色的毛衣里套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头发有些乱蓬蓬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以前,解春潮以为方明执只是不爱照相,但是如今他能从那张明艳肆意的脸上解读出来对身边人的厌恶和对这段关系的无奈。

他以前总为方明执的疏远找借口,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可笑。

方明执是什么人?宝京首富方建业的独子,方圆帝国唯一的继承人。只不过他性格实在孤僻了些,不然有这样的身家样貌,情史应该丰富得可以出书了,而不是听从家中安排,和这样一个出身平凡的解春潮结婚。

当初方明执出现在解春潮开的书吧里,彬彬有礼地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解春潮还以为是什么低俗的玩笑,让书吧里挤成一堆儿围观的小姑娘们赶紧散开。

后来两家的家长带着他们正式见了一面,解春潮才知道方明执就是方爷爷那个神秘又优秀的孙子。

解春潮的爷爷是方爷爷的老首长,解春潮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方爷爷了。他四岁多的时候,方明执的妈妈肚子刚显怀,两家就把亲事定了下来。

只不过方明执挺小的时候就出了国,解春潮只听说过,没真正见过这个传闻中的未婚夫。

但这并不妨碍解春潮爱方明执。

可惜方明执是出了名的工作狂。结婚之后的半年,解春潮每个月顶多能匆匆见他几面。

那时候他总替他开脱。方明执还是个弟弟,方明执工作忙,方明执只是忘了。

没关系。

那个孩子也是酒后的结果,解春潮以为那是一个机会,能帮他挽回这场若隐若现的婚姻。

谁能知道那只是噩梦的开始,不是新生,而是死亡。

解春潮把那张刺眼的相框倒扣起来,走进衣帽间换了长裤羽绒服,挑了几件自己带过来的便装,装了一个手提袋,又回到卧室拿了手机和充电器,拧开门把手走进了走廊。

“姑爷,这么晚了,你要出门吗?”守在门口的女佣正打瞌睡,见他出来,睡眼惺忪地问道。

“我回市里。”解春潮丢下一句话,从旋转楼梯上快步跑了下去。

他推开沉重的实木大门,凛冽的冬风扑面而来,吹散了他眼中最后一丝犹疑。

既然我有了第二次生命,就决不能像上一世那样委曲求全,卑微遭人轻贱。我要好好的活着,平平安安,简单从心。

解春潮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灯火通明的宏大建筑,微微昂着下巴,眼睛里闪烁出火星一般的灼灼光彩:“就到这儿吧,方少。”

解春潮开着自己老掉牙的尼桑蓝鸟,没回自己家,而是一路开到了市中心的书吧。

书吧歇业已经有小半年了,当初解春潮没听从方家长辈的劝说直接转租出售,还想着有一天可能还有机会重开。前一世里,他过得盲目而没有自我,书吧也就一直在这里自生自灭。

解春潮推开积灰的卷帘门,一手捂着嘴一手挥动着驱开飘散的浮尘。

虽然已经许久没来过,但解春潮对这个小屋子依旧像对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他摸着黑走到还盖着防尘布的沙发边上,从醒来到这一刻的所有思绪带来的重量才忽地释放出来,解春潮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但疲倦中又带着重获新生的解脱。

他沉沉地睡着了。

这一次,没有梦。

第二天一早,解春潮是被胃部的灼烧感痛醒的,他压着造反的上腹,慢慢从沙发上支起身子,揉着眼睛一看,外头的天已经大亮了。

他本来想再躺一会儿,把这阵胃疼挨过去,可是肚子里就像是揣了只兔子,一跳一跳地躁动着。

饥饿跨了年,他得吃点东西。

解春潮起身给自己到了杯热水,喝完之后强打起精神走进了新年的第一个清晨。

北方的冬季干燥而冷冽,夹着寒意的阳光洒在脸上,反倒给人带来一股元气。

解春潮结婚之前和爸妈哥哥住在一起,离着书吧不到两条街。

重生之后,解春潮虽然打定了主意要和方明执离婚,却有些不想回家见二老。

他不知道要怎么跟他们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要离婚。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结婚的时候,方家执意要大办,一场婚礼办得轰轰烈烈,人尽皆知。这段关系甚至有了粉丝,天天在社交网络上刷狗粮。

有人祝福就有人唱衰,说解春潮这是嫁入豪门,齐大非偶,早晚有一天要从房檐上摔下来。

那时候的解春潮还沉浸在新婚的快乐中,觉得方明执多好一弟弟,彬彬有礼,才貌双全。

最后事实给了解春潮有力的一击,打得他不仅把自己的命丢了,还连累了他肚子里无辜的孩子。

但是这些事重生的解春潮知道,他爸妈不知道,无缘无故地,他们只会觉得是小两口是在闹矛盾,过两天就好了。

虽说解春潮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爸爸妈妈,但受了委屈的人往往都是无意识地朝最温暖的地方靠拢。等解春潮从回忆中抽身出来,发现自己已经走到熟悉的小区门口了。

平常早就开门的早点铺子现在都放假了,门口用红纸贴着歇业通知。解春潮按着隐隐作痛的胃,有些狼狈地站在满地红纸屑的台阶上,不知道是不是该现在就回书吧。

“哟,这是解家的老/二吧?”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来,解春潮不情愿地回过头。

说话的是楼上的邻居,李婶。她一向看不惯同性婚姻,自从解春潮和方明执结了婚就一直指指点点。

“哎,李婶过年好。”解春潮不动声色地压着肚子,微微向李婶点头致意。

“春潮,大初一的,你在这门口当什么门神呢?今儿不该跟着你老公上他家去吗?怎么提前回来了?”李婶脸上露出了八卦的表情,似乎料定了解春潮是被方家嫌弃赶回来了。

解春潮不想跟她饶舌,看着她手里提着的篮子,打了个太极:“婶儿,您这是又买什么去了?年货不早就该备好了?”

李婶摆摆手:“去市场上买了两块豆腐,你们年轻人什么都想着买塑封的,这种东西不新鲜哪能吃啊?哎接着说呢,方家的少爷呢?没送你回来?”

解春潮见她不依不饶,脸上的神情迅速冷了下去,想起他前一世出事前他妈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李婶那个吃软饭的儿子婚内出轨,还被亲家抓了现行,李婶居然是一直知情,并替她儿子隐瞒。最后事情败露了,儿媳爸妈直接走司法诉讼,让她儿子净身出户了。

解春潮冷笑一声:“李婶关心我,不如多关心关心您自己家的事,有些时候人在做天在看。脚踏两条船,容易翻。”

李婶一向觉得解春潮性格软乎乎的,今天特地向他来寻乐子。没想到他竟然说出了自己的一块心病,她不由脸色一变:“这孩子,大过年的说什么胡话!真晦气。”说完就挎着菜篮子气鼓鼓地走了。

李婶一走,解春潮就觉得有些撑不住,后背上的冷汗把里面穿着的套头衫打湿了,凉凉地黏在身上,把体温都吸走了。

解春潮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努力调整着呼吸,就听见头顶上有人犹疑着问:“春潮?”

解春潮听见这个声音眼眶就湿了,他抬起被冻得泛白的脸,微微下垂的大眼睛布满了委屈,他看着晨光中被泪水模糊的男子,声音低低的:“哥哥。”

解云涛伸手把他从地上扶起来,看见他压在胃部的右手,把他扶抱着,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又胃疼了?在这儿干嘛呢,怎么没回家?”

解春潮重生以来第一次听见有人关心他,所有的委屈一起涌上了心头。他抱住解云涛的腰,头靠在他肩膀上,一动也不想动。

解云涛和解春潮性格截然相反,他不是习惯同人亲热的类型。现在被弟弟这样猛地抱住,有些不适应地举起手,有些不解地问:“春潮,你这是怎么了?”

解春潮说不出话,只是轻轻地摇摇头。

解云涛见他情绪不太稳定,只能又问:“回家吗?”

解春潮又摇头。

解云涛终于感觉到了解春潮在哭,沉默了一会儿,手慢慢搭在他的后背上:“那你想去哪?我刚好开车过来,我送你去。”

***

没过十分钟,解春潮又回到了书吧里。

他捧着一杯热牛奶蜷在小阁楼的沙发上,等着解云涛给他煮的面。

过了一会儿,解云涛端着面进来了:“说吧,你说的要和方明执离婚是怎么回事?”

解春潮撇撇嘴:“能怎么回事?就豪门贵妇的日子过腻了呗。”

解云涛把面条往他面前重重一墩:“好好说话。日子过腻了你为什么蹲在家门口哭?”

解春潮揉揉鼻子,不认账:“那是风吹的,我一男的,开春就二十八了,蹲小区门口哭?哥你看错了。”

解云涛懒得理他,直男脾气发作了:“从你嘴里掏不出一句正经话来。我跟咱爸妈说好了今儿早上回家的,你不愿意回去我先自个儿回了,省得老头老太太担心。”

解春潮现在暖和过来了,有奶喝有面条吃,哥哥一瞬间有些可有可无,他懒洋洋地朝解云涛摆摆手:“走吧走吧。”

解云涛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有事打电话,别犯傻。”

解春潮敷衍地应着:“嗯嗯嗯,发短信,打电话,找我哥。”

解云涛瞪了他一眼,拿起手机下楼了。

解春潮听见门口的铃铛叮铃一声,是解云涛出门了,他捏了捏酸痛的眼角,从茶几上把那碗热乎乎的面条够了过来。

解云涛那个糙老爷们儿,还记得他吃面条的鸡蛋得是溏心的。

没吃两口,门口的铃铛又响了一声,有人进来了。

解春潮嘴里含着面条,含混不清地朝楼下喊了一句:“抱歉了您,今儿小店还没营业。”

那人却似乎没有马上出去,而是沿着木制的楼梯慢腾腾地走上来了。

那个脚步声太过于熟悉,解春潮放下手里的面条,如临大敌一般,凝视着楼梯口。

意大利纯手工的皮鞋敲击在老旧的楼梯上,有一种悦耳的慵懒。

方明执的长款羽绒服里穿着一身珠灰色的西服,领带还没拆,像是刚从一个上流的酒局里脱身。

他沉默着从楼梯口一步一步地走向解春潮,美好的面容使得他仿佛是一个年轻的神明。

他走到沙发边上,看了看茶几上的面条,又看了看面沉如水的解春潮,居高临下地,不带任何感情地问:“你怎么在这?”

解春潮端起桌子上的面条,继续吸溜起来,看方明执站着没动,才冷淡地说:“你找我有事?”

方明执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以前解春潮跟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很亲热很主动的,至少不会一边说话一边嚼面条,他生硬地回答道:“爷爷昨天问你烧退了没有,今天能不能过去吃饭。我打电话回家里问过,他们说你昨天晚上就出来了,我就答应了爷爷今天一起回家吃饭。”

解春潮盘着腿,坐没坐相地看了看手机,仰着头看向方明执:“不巧,今天我就不去了。”

方明执第一次被解春潮如此直白地拒绝,忍不住问:“你有安排了?”

解春潮咧嘴一笑,那笑真的像他的名字一样,让人感觉如同有春风拂面,他的语气也是温和又亲切:“明执啊,我们就要离婚了。”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热门: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 404公寓 妻乃殿上之皇 祸水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冰美人帝师手册 幽灵男 特殊魔物收容所 鱼不服 我和影帝接吻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