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明执昨晚在家里吃过年夜饭就一直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还跨着时差开了两组电话会议,现在脑子里也蒙着一层雾似的。

方明执盯了解春潮片刻,语气平淡地问:“你缺钱了?”

解春潮觉得刚刚偃旗息鼓的胃疼被方明执一句话就又挑了起来,他手按着肚子,脸色有些泛白,他懒得和他解释:“不缺。”

方明执挑起一侧的眉毛:“那你为什么闹脾气?”

解春潮胃疼得厉害,不想跟这个觉得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小毛孩子纠缠,索性把事情挑明了:“明执,你觉得我们的婚姻算是怎么一回事?”

方明执没想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抿了抿嘴巴没有说话。

解春潮叹了一口气:“我要和你离婚,仅仅是因为不想因为没有意义的东西彼此束缚。”

方明执偏着头,像是在辨别他话中的真伪。解春潮的话说得再平和再委婉,其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和你过日子没意思,我要把你甩了。方明执活了二十三年,还没人会如此全面的否定他。

方明执垂着眼睛,掩住了其中的慌乱,他没有正面接解春潮的话:“爷爷说挺长时间没见你了,今天晚上准备了你爱吃的茴香馅饺子。”像是怕解春潮拒绝,他犹豫着又添了一句:“爷爷越来越不记事了,糊涂起来就总念叨你。”

方爷爷是整个方家最真心待解春潮的人,他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孙子。年年解春潮生日都送礼物到家里,原来身体还好的时候还时常打着“看看我孙媳妇”的旗号到解家来看他。小时候解春潮一听到方爷爷要来看他,高兴得恨不得要上房。

方明执很小就被家里送出国了,同他爷爷见面的机会还不如解春潮多。解春潮喜欢什么爱吃什么,方爷爷心里门儿清。倒是这个才回国两年的亲孙子,老爷子不知道该怎么疼,就按照解春潮的标准统一疼爱。可惜方明执不是解春潮,吃不到一块也玩不到一块,这样一来反倒让方明执心里有些疙瘩。

方爷爷岁数大了,这两年有些痴呆的迹象,有时候会拉着解春潮喊他爸爸的名字,说老首长没了还有他在,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不会让解家的子孙受风吹雨打。

解春潮可以对方家的每一个人置之不理,但是方爷爷说想他了,他不能假装听不见。

“我下午就过去。”解春潮把身上的懒人毯拉了拉,压着胃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再看方明执。

方明执站着没动,他没见过这样冷淡的解春潮。

解春潮总是很主动,长期的独立生活让方明执觉得一个人太过主动一定是有所图谋。

方明执过于理性,他太喜欢分析人的动机,他没谈过恋爱,也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在他看来,解春潮比他年长,比他会讨长辈喜欢,同时也更适应国内的社会,他跟自己在完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结婚,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地位。

只是他忽略了当初解春潮同意和他结婚,也不过是顺从了方爷爷的安排。

现在解春潮倚在一张几百块钱的布艺沙发上,菱角似的红嘴唇上下一碰,就告诉他婚姻对他是束缚,方明执心里头有些恼怒,他攥着拳头迈不开步子。

方明执站在一边,解春潮却不睁眼看他,自顾自地蜷在小毯子下面养神。

一股难言的烦闷冲上心头,方明执准备转身就走,却发现沙发上的人脸色白得有些不正常,白皙的眼睑也泛着粉红色。

方明执心中的火气没由来地被浇灭了,他有些不情愿地蹲下身:“喂,你是不是不舒服?”

解春潮张开眼睛,目光里仿佛结着冰:“方少爷,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方明执到底年纪小又不大通人情,被他这样一抢白不知道该怎么接,又固执地问了一遍:“你不舒服吗?”

解春潮拿小毯子蒙上头,没再和他说话。

方明执脾气又上来了,他掀开解春潮的小毯子,正准备说话,就见解春潮猛地坐了起来,将他往后推了一把:“方明执,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要和你离婚,舒服不舒服,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看不见你,我就舒服了。”

方明执被他刺得心里一痛,拧着眉头顾左右而言他:“你晚上还要来我爷爷家,生病了你还怎么来?”

解春潮觉得他这个样子幼稚得有些可笑,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小弟弟,你不是不喜欢男人?为什么还在这里同我纠缠?”

方明执一惊,他不知道解春潮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他的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男人。

但解春潮知道,上一世里,那个拿着尖刀抵着他六个月的胎腹的人一边给他放录像一边怪笑着跟他讲解,告诉他方明执真正喜欢的人是个姑娘,让他别碍事。解春潮到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方明执在录像里一边切牛排一边抬头浅笑,那对小梨涡被宠溺盛得满满的,是他一辈子没见过的温柔。

方明执的沉默让解春潮的心里更添了几分苦涩,他松开方明执,指了指楼梯口:“走。”

方明执几乎是落荒而逃,他站起身,在楼梯上越走越急,最后小跑了起来,楼梯发出了吱呀的酸响。

门口的小铃铛响了一声,整个书吧安静了下来。

解春潮不由露出讽刺又苦涩的一笑,在一阵阵的胃痛中昏睡了过去。

***

虽然方家家大业大,方爷爷却一直执意住在老城区的筒子楼里,说那地方人气足,不像独门独栋的别墅洋楼,孤零零的让人觉着发寒。方明执的爸爸为了让老爷子住得舒坦,把整个小区揽了过来,整套物业都是方圆集团在经营,把小区里的劳工都换成了年轻劳力。老爷子知道以后冲儿子发了好大一通火,让他不要一天到晚瞎搞。方爸爸只能又把原来的老员工又换了回来。

小区是九十年代建的,一开始就绿化得很到位,主道上整整齐齐地站着两排高大的法国梧桐,夏日里是遮天蔽日的清凉。现在叶子落完了,枝杈被及时地修剪过,倒也不显得萧索,反倒给人一种被守卫着的安全感。

“倒倒倒,哎一把打死,不行不行,再倒一把吧!”保安大爷眉头紧锁,忧愁地看着解春潮:“我说小春儿,你这么些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我要不给你看着,你又得把车屁股给怼咯!”

解春潮手忙脚乱地挂挡打方向,好容易把车平安塞进了车位里,满头大汗地从车里下来:“这不由您给保驾护航嘛!您不在这儿,我这车就得搁在马路中间了。”

老保安听他这么说,眼睛都笑弯了:“小崽子,就知道逗你/大/爷。赶紧家去,爷爷在家里等你呢吧!”

解春潮乐呵呵地从车里拿出来一包暖宝宝塞进老保安手里:“大爷,过年好!”

老保安接过暖宝宝,在解春潮背上拍了拍:“过年好!”

方爷爷家就住二楼,解春潮摸出钥匙打开单元门,一步两磴地跑上去,小孩子似的把门拍得山响:“爷爷爷爷,小春儿家来了!”

家里是有保姆的,但是方爷爷耳朵稍微有点背,解春潮喜欢让他自己听见,每次方爷爷听见他,都是欢欢喜喜地亲自来开门的。

果然,等了好一会儿门才开开,原先一米八几的威武军官现在已经被岁月浓缩成了一个干瘪的老人。

方爷爷推开绷着网纱的防盗门,双手拉住了解春潮:“诶哟我小春儿可来了,盼了你大半天了。你手怎么这么凉呐?你们这些小孩子,天寒地冻地就穿这么一点,这哪行啊?这孩子冻得,脸都白了。”

解春潮忙把老人揽住,扶着他往屋里走:“爷爷,就在外头呆那么一会儿,进屋不就暖和了吗?”

老人继续絮絮叨叨:“那哪能行啊?冻一会儿都不成,你现在岁数小不知道,以后到了我这个年纪,膝盖疼得你受不了!”

解春潮扶着老人坐下,替他揉着膝盖,温声问:“膝盖又疼了?小春儿给您揉揉。”

老年人的膝盖僵硬肿胀,阴天下雨的就容易疼,解春潮每次回家都要给方爷爷揉腿。

老人受用地叹了一声:“还是我春儿孝顺。”似是又想起了什么,方爷爷接着问:“明执呢?你怎么自个儿来的?”

解春潮笑眯眯地,磕都不打一个:“他上班呢,他比我忙。”

老人哦了一声:“让他也别太累了,早点过来我们吃饺子了。”

说曹操曹操到。

两人正说着方明执,门口就传来了几声礼貌的敲门声。

解春潮拍了拍方爷爷的手:“大概是明执到了,我去看看。”

拉开大门,方明执果然就在防盗门外头站着,手里提着牛奶和果篮。

解春潮微微一笑,把方明执让进来,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你陪爷爷坐一会儿,我去把东西放到阳台上。”

方爷爷坐了一会儿没见解春潮回来,也站起身走过来:“你俩在这蘑菇什么呢?东西给保姆就行。你说这明执,成天瞎花钱,家里什么都不缺。”

解春潮哄着有些不高兴的老人:“我爱吃,都是我爱吃的,明执买给我的。”

方爷爷的脸色这才放晴,嘴里却还埋怨着:“爷爷家里也有牛奶啊!小春儿爱喝牛奶,等会儿让保姆给你热热,可不能喝凉的。你那胃就是高中的时候喝冰汽水喝坏的,你别以为爷爷不知道。”

解春潮看老人有翻旧账的趋势,忙举白旗:“我这就让保姆热上,凉一点儿我都不喝。”

老人瞪了他一眼:“油嘴滑舌的。”

解春潮看着站在一边电线杆子似的方明执,朝他使了个眼色:“我去看看饺子包出来了没有,你们先坐。这会儿戏曲频道正放晚会呢吧?爷爷爱看。”说完就到厨房里躲着去了,给这真正的爷孙俩留点空间。

可惜方明执大半辈子都沐浴在洋文化之中,了解麦克白却不懂多少沙家浜,只能安静地坐在自己爷爷身边,听着电视里咿咿呀呀的天书。

方爷爷也有些不知道怎么跟这个亲孙子相处,捏起桌子上的盖碗递给方明执:“尝尝吧,红袍,甜的。”

方明执顺从地接过来,抿了一口,被涩得轻轻蹙眉,他还是喝不来茶叶。但他也不敢放下,只是安静地捧在手心里。

老人看了看他:“不喜欢?”

方明执努力回想着解春潮和爷爷相处时的神态,挤出一个笑:“喜欢。”说完就又喝了一口,还是涩。

老人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眉宇间的严厉也就消退了一些:“既然喝不出好,那就放下,好茶自有人懂。”

方明执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忽地提了起来,冥冥之中觉得自己不能放下这碗茶,愈发紧紧地攥在手里。

老人不再说话,端起手跟着电视里的戏剧演员唱了起来。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冥婚 镜泱缘记 悬命游戏 黑信封 困兽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姑获鸟之绊 闻风拾水录 天花板上的足迹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