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解春潮想摆脱那些不堪的往事,他换了一首高亢的重金属摇滚,把音量拧高了两格,颤抖的贝斯声立刻将整个车厢充满。

朱鹊见他有了动作,赶紧自我忏悔:“抱歉啊潮妹儿,我没看见方明执从包厢出来,不然我肯定带你走了。”说完了又犹豫着说:“可是我以前还以为你挺喜欢他的呢,不过就是有点怕他,怎么觉得你今天这么烦他?”

解春潮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不想让朋友有负担,故意吊儿郎当地说:“是啊,要不是陪你出来玩,我也没这么闹心。我过一阵书吧要重新开业了,给你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吧!”

朱鹊两指并拢在太阳穴边一划:“遵命,长官!”

朱鹊把解春潮送到书吧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解春潮手机上多了好几条方明执的消息,解春潮看也不看直接把他拉黑了。

大约是晚上人就容易想得多,解春潮躺到沙发上翻腾了一个多小时也睡不着。

书吧虽然不大,但重新开业总得需要一两个年轻的小弟小妹,解春潮索性打开平板爬上了宝京的同城网站,准备发一条招聘贴。

“嗯……书吧招人的话,首先当然要相貌端正啦,然后普通话要说得好,然后就……态度积极认真?全职的话……其实也不是太需要,那就周末全职,工作日按时计薪…还有…”解春潮一个人思考的时候偶尔会自言自语,菱角似的嘴唇也会不自觉地嘟起来,显现出几分孩子气来。

他又参考了网站上一些其他的招聘说明,在键盘上飞快地打下几行字。

发完招聘贴解春潮合上平板躺了下来。今天这一天总算办了一件正经事,这一次他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解春潮打着呵欠一边刷牙一边随意地给平板解锁,没想到同城网跳出来了一条未读消息。

【您好,我看到了您在招聘版块上发的贴子,我大概是符合要求的,您看我大约什么时间来店里面试比较方便?】

解春潮想了想,今天春节假期最后一天,应该也没什么别的事儿,尽快招到人也可以早点开业。于是他直接回复:【今天一天我都在店里,你随时可以过来。】

没有几秒钟,消息提示框又弹了出来。

【那现在可以吗?我已经在店门口了LOL】

解春潮一愣,觉得现在的小孩子真爱开玩笑,怎么可能现在就到店里了,幻影移形吗?

他慢吞吞地把牙膏吐掉,漱了漱口,肩膀上还搭着擦脸毛巾,在消息框里输入:【可以啊】

对方几乎是秒回,短短五个字都张扬着一股雀跃:【麻烦您开门^o^】

解春潮难以置信地从阁楼上走到书吧里,把大门拉开又推起卷帘门。

门外果然站着个清清爽爽的男孩子。

精神利落的短发,橙色的轻便羽绒服,水洗蓝的做旧牛仔裤,让他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青春阳光的气息。

正好和顶着一头鸟窝,还穿着一身睡衣睡裤的解春潮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男孩子见到解春潮,呼吸明显一滞,他极力克制着兴奋,脸都略略红了:“请问您是春潮学长吗?”

解春潮在脑海中将这孩子的脸搜索了一遍,实在没什么印象,偏着头问他:“你是?”

男孩听见解春潮的声音更激动了,脸上的红晕一直漫到了耳朵根:“学长,我是明大大四的学生罗心扬。我我我也是话剧社的,我看过您原来在话剧社的录像,我一直特别喜……特别崇拜您!”

虽然他在大学时候的确因为出演话剧有些人气,但解春潮哪知道自己都毕业快五年了,学校里还能有认识自己的学弟。

“进来说吧,怪冷的。”解春潮在寒风里打了个哆嗦,把罗心扬让了进来。

罗心扬往里走着,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把手里提着的豆浆油条举了起来:“啊,学长还没吃早点吧?我看学校论坛的「春潮后援会」里面有提过您胃不大好,然后这种油条是低油膨化的,就不会很腻。”说完他大概觉得自己有点话太多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红着脸说:“对不起啊学长,我就是没想过能有机会吸到……啊见到您的真人。”

解春潮被这小孩子逗笑了,带着他到桌边坐下:“那你也是从那个什么后援会知道这个书吧的吗?”

罗心扬摇摇头:“这种私人信息是不能在网上公开的。我最近在网上找兼职,然后在同城网上看到了学长的头像,就和原来您校园网的头像一样。所以就想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是您!”说着就把两杯豆浆和几根油条在桌子上摆开了。

解春潮用手指随意把头发拢了拢,走到罗心扬对面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大四的话,学业压力的确不会太大,但是你除了在这边兼职,应该还需要找工作吧?不会有影响吗?”

罗心扬眯着眼睛笑了:“我打算做全职作者了,所以暂时不会有太大压力。”

解春潮叼住油条咬了一口,的确松松脆脆的没什么油,他把油条咽了才慢条斯理地说:“全职作者啊?那估计还挺累的。”

罗心扬看解春潮肯吃他带的东西,也捧着豆浆嘬了一口:“可是我生物本科毕业,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还不如做自己喜欢的事。”

自己喜欢的事。

罗心扬和方明执差不多年纪,还带着这个阶段应有的天真和莽撞。

这才是正常人。而不是像方明执那样上学时连跳几级,二十出头就回家学习掌管一座企业帝国。

解春潮微微向后一靠,问:“那你对工作有什么特殊要求吗?比如我在网页上提出的上班时间和薪水,你能不能接受?”

罗心扬头摇得就像拨浪鼓似的:“我没有任何要求,只要能来上班就行!”

解春潮越发觉得这小孩像是一匹横冲直撞的小马驹,对比得自己老态龙钟一心向佛。

他托着腮搅了搅豆浆,说:“那行吧,今天就开始记工资。但是今天估计没什么客人,只是书架上的书需要整理整理,你有事也可以先回去。”

罗心扬难以置信地问:“您这就决定招我了?!”

解春潮嗯了一声,爬上网站把招聘贴删掉了。

反正书吧刚开始营业也不会有太多客人,这孩子看着挺积极的,等以后忙了再招更多也不迟。

罗心扬正高兴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迎客铃就响了。

怎么还有人来?

解春潮记得自己明明把卷帘门拉下来了呀,可能年纪大了记岔了?

来人却是方明执,他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木盒,上面印着宝京当地以好吃和贵闻名的港式茶餐厅的商标。

方明执常年健身,宽肩窄腰被爱马仕最新的走秀款羊绒大衣勾勒出来,散发出力与美结合的雄性气息。他的头发也是精心打理过的,精致得如同刚从时尚杂志的封面上走下来。

他把木盒放到了桌子上,声音慢慢的:“我顺路过来,朋友说这家店的虾饺不错,我带过来给你尝尝。”

解春潮没接他的话,转头对罗心扬说:“你先去流行书区把旧书都撤下了,架子擦一擦,干净的抹布在一楼的洗手间里。”

罗心扬看了一眼方明执,显然把他认出来了,眼睛里闪过一丝好奇,却只是礼貌地朝他点了个头就转身走了。

解春潮这才一边收拾桌子上的剩早点一边说:“我吃过了,方少带回去吃吧。”

方明执皱了皱眉,似乎对他的冷淡有些莫名其妙,他的口气重了些:“我担心去店里的时候他们还没营业,特地提前打过招呼的。”

解春潮把手里的垃圾按照类型一样一样放入分类箱,心不在焉地说:“费心了,我吃虾过敏。”

方明执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轻轻咳了一声:“外头那个男孩子是来做什么的?”

解春潮头也没抬:“这个书吧方家好像没入股吧?那就跟方少关系不大。”

方明执毕竟年轻,他从来没被解春潮这样刻薄过,有些恼羞成怒:“书吧和我没关系,你总和我有关系吧?”

解春潮洗过手,终于肯正眼看方明执了:“明执,你今天要是不太忙,我们就去事务所把离婚的事情谈一谈吧。”

方明执听到那个词,手指不由蜷了起来,低头看着解春潮:“我不能离婚。”

解春潮开始清点架子上的书籍折损,声音没什么起伏:“这里没有别人,我们不用维持什么恩爱的假象。到时候说我出轨或者贪图你家的家产被方家赶出来,你想怎样保全家族的名誉都可以。我也不要分手费,不会给你任何困扰。”

一股难言的怒火燃尽了方明执表面的平静,他把桌子上的木盒扫到了地上:“解春潮,不管你是有什么打算,我都不可能同意离婚!”说完就怒气冲冲地推门出去了。

刚刚坐进车里,方明执就掏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口气里像是冒着火:“给我查,我要知道解春潮到底见过什么人,知道了什么事,想干什么!关于他的所有行动,全都要上报!”

店里,解春潮捧着记录的平板,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滚了一地的虾饺:“浪费。”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守夜者2:黑暗潜能 杀人预告 穿成校草的死对头[穿书] 双界代购 今天你洗白了吗 朝圣者 合笼蛊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却无心看风景 七根凶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