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约过了一个礼拜,书吧才算有了个能见人的样子。

解春潮打开微信,翻出沉寂已久的客户群,想了想打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书吧重新营业了,有空来玩】

几乎是立刻,就有几个人回复了。

【蟹老板,你可想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书吧永远成为回忆了呢!】

【震惊.JPG】

【蟹老板,我想要十个蟹黄堡】

解春潮把罗心扬加了进来,跟大家介绍:【罗心扬,书吧新来的,以后大家有什么关于书吧的问题找我或者找他都行。】

罗心扬发了个招手的动画表情:【大家好,吧里的书单都是我在负责,欢迎大家推荐新书~】

人逐渐多了起来,除了打趣书吧招了海绵宝宝的,就是讨论最近流行的的。

解春潮看罗心扬应付得得心应手,就锁上了手机,准备到阁楼上去给俩人热壶牛奶喝,中午他忘了吃饭,现在胃里有点不舒服。

“学长!”解春潮刚刚走上楼梯,罗心扬就在楼下嚎了一嗓子:“今天店里还有事吗?”

解春潮停住了脚步,从楼梯上探下头去:“没什么事了,你有安排吗?”

罗心扬有点害羞地说:“今天晚上有个学姐第一次在剧院上台,我想去捧捧场。”

收拾书吧这些天,小男孩没少在店里出力,是个踏实肯干的年轻人。

解春潮笑了笑:“想去就去吧,最近辛苦你了。不过这两天书吧刚开业,可能会有一些老朋友过来暖场,平常没事的话你还是尽量过来。”

罗心扬大力点头:“嗯,明天我一早就过来。”

罗心扬一走,解春潮就有些懒得热牛奶,直接从饮水机里接了点温水凑合。

店里安静了下来,解春潮一面小口小口地抿着水,一面想起了几天前的那次争执。

解春潮其实能明白为什么方明执不愿意离婚。因为他是一个不允许自己的面具上有任何污点的人。

从现在看起来,方明执当初听从家里的安排和他结婚,也是为了一个良好的形象。

帝国年轻的唯一继承人,在事业上不断进取,还能不耽误组成家庭。并且和一个平民在一起,越发显得方明执不是一个势利之人,加上解春潮对他毫不掩饰的爱意,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就是一段不沾染世俗气息的童话般的美好爱情。

而离婚,通常不是童话的结局。

无论是哪一方的过错,双方都会受到谴责。哪怕在公开声明中把过错全推到解春潮身上,他们两个人门户和社会地位上的差异,也会让人们对离婚声明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哪怕方明执之前的形象再正面,都会有人对这件事对方家指指点点。

解春潮觉得如果方明执能想开一点,别人的唾沫星子怕是难以腐蚀他这座纯金的雕像。但是方明执太执着于完美,衬衫上一个褶儿都不能有的人,怎么会允许离婚这种丑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解春潮没指望一次两次就能让方明执同意离婚,反正他也不急。认清了身在剧中这件事让他感到莫名的轻松,既然不过就是时不时地演演戏,那也就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什么时候方明执对这段关系的厌恶超出了他对完美面具的追求,他们这台戏就可以正式散场了。

解春潮突然就想起了方明执的脸,那么的年轻美好,带着对男女老少无差别的杀伤力,几乎可以让每一个见过的人怦然心动。

可惜只是一张面具。

胃里的痉挛感越来越明显,解春潮只好站起身走到生活区翻以前留在这边的斯达舒。

找是找到了,但是太久没来过这边,药已经过期了。

解春潮又喝了一点热水,曲着腿靠在沙发上,想着也不算太疼,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是胃明显不愿意被这么忽视,在他肚子里拧毛巾似的绞着疼,没一会儿他就忍不住把刚喝的热水全吐了。

虽然已经重活了一次,解春潮还是没有麻烦别人的习惯。他压着胃强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扶着扶手慢慢走下楼梯出门,准备去外面的药店买点药回来。

他有一阵子没有胃疼得这么厉害过了,明显有些轻敌。还没过半个街区,他就有些走不动了,一手撑着墙,一手几乎全压进了肚子里。

有个路过的年轻女孩谨慎地凑过来关心到:“小哥哥你没事吧,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解春潮勉强挤出一个笑:“没事,谢谢你。”

女孩四处张望了一下,还是有些担心:“用我帮你叫车吗?”

“不用。”一个生硬却有磁性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两人一齐转头看向方明执。

方明执一弯腰,把解春潮打横抱了起来,礼貌却疏远地对女孩说:“谢谢,我送他去医院。”

女孩困惑了半秒钟,突然捂住嘴倒抽了一口气:“你们是方……”

方明执微微向她点头致意:“今天真的谢谢。”说完就抱着解春潮朝他今天开的大切走了过去。

那辆大到扎眼的SUV就明晃晃地停在马路上打着双闪。方明执把解春潮放在副驾驶上,自己走回了驾驶席。

“你怎么在这?”解春潮疼得有些迷糊,抓在手心里的外套已经被汗浸透了,微卷的黑发也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头上,原本红润的嘴唇褪成了樱色,显得格外让人怜惜。

“我的人看见你了,说你从书吧出来走了几分钟只走了二十米。”方明执简单直白地说。

解春潮冷笑了一声,气息却很虚弱:“你监视我,难道是怕我绿了你?”

方明执就像没听见:“你店里的小孩呢?你疼成这样他怎么也不管你?”

解春潮扭头看向窗外:“他有事。”

方明执沉默了几秒,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喊我?”

“你?”解春潮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弓着身子抵御着胃疼:“老毛病了,不必劳动你。”

方明执忍了忍,还是问了:“以前也疼过吗?”

解春潮闭上眼睛假寐,颤抖的后背却出卖了他。

方明执没再说话,打开了车上的播放器,里边开始播放方圆集团的商务合同书录音。

解春潮不由想:还真是敬业。

秘书的声音单调平直,几乎像机器人一样没有起伏。解春潮很快在催眠声中有些昏昏欲睡,只是叛逆的胃部不允许他休息,过一会儿就要刷一刷存在感。

没多久,车停进了医院的停车场,解春潮自己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方明执从另一侧下来准备扶他,解春潮侧身躲开了:“不用了,谢谢你。”

方明执的眉头皱了起来:“为什么?”

解春潮说:“我好多了,你要是忙的话就先回去。”

方明执看了一眼手表,再过半个小时就有一个重要的集团会议。他作为主持,肯定不能缺席,他犹疑了一下:“你一个人可以?”

解春潮点点头:“都到医院了。”

方明执抿起嘴唇想了想,最后还是拉开车门上了车,他把车窗按下来一半,抬头看着解春潮说:“那好吧,不行就打电话给我。”

解春潮看着那辆慢慢消失在视野里的切诺基,嘴角慢慢浮起一丝嘲讽。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甘之如饴 玄界之门 无限轮回 X的悲剧 公子每晚都穿越 蒙蔽 [综英美]治疗是用来保护的! 虫图腾4:险境虫重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A变O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