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明天空腹六小时,拿着这个单子去二楼做胃镜。”年轻医生戴着一对厚镜片,态度挺严肃,在电脑上点了几下,打出来一张检验单。

刚刚输完液的手还稍微有些出血,解春潮轻轻按着手背,问医生:“我明天有点事情,今天其实空腹也超过六小时了,可不可以提前到今天?”

年轻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口气有些不善:“今天多久没吃东西了?”

解春潮抬手看了看表:“从早上八点到现在的话,八个多小时了。”

“你知道慢性胃炎一般是怎么导致的吗?”不等解春潮回答,医生老气横秋地说:“饮食不规律。你这种就是典型。”

解春潮无奈地笑了笑:“那今天还可以做吗?”

医生把他的病历卡插回电子卡槽,重新打了张单子出来:“现在快下班了,你赶紧去,我等你复诊完再换班。”

年轻人还挺负责,解春潮拿着化验单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

小医生的脸腾就红了,又推了推眼镜:“职责所在。”

到了胃镜室,里头就一个小护士正坐在电脑前面整理数据。

“你好,我来做胃镜。”解春潮礼貌地朝她打了声招呼。

小护士抬起头来,表情很冷淡地说:“哦,以前做过吗?”

解春潮点点头,轻车熟路地躺在了医用检查床上。

小护士拆开一只一次性医疗包,用镊子捏了一个棉球放到他舌下:“麻醉,含两分钟。”

一股带着苦意的麻逐渐从舌根蔓延到了喉咙,想起每次做胃镜的痛苦,解春潮条件反射地压住了胃。

过了一小会儿,小护士拿着个托盘放在他嘴边:“棉球吐了吧。”

有时候对于一件事情的抵触,并不会随着反复的接触而适应,反而会越发反感。就像是晕车,不会因为你一周要坐三次车而消退,而是让你一闻见汽油味就忍不住反胃。

解春潮一直强忍着越来越明显的不适感,眼睛就慢慢泛红了。

胃镜本来就是一项挺让人讨厌的检查,小护士见怪不怪了,把塑胶器放入了解春潮嘴里,依旧言简意赅:“咽。”

解春潮顺从地做着吞咽的动作。

还散发着淡淡的酒精气味的冰凉探头抵开了他的喉咙,一阵强烈的呕意伴随着疼痛涌了上来。唾液和泪液抑制不住地向外冒,解春潮忍不住揪着检查床上的无纺布。

泪水模糊了检查室里冷色的灯光,就像是溺水,口鼻里是无法拒绝的窒息感。解春潮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探头经过他的食道,一点一点地到达了他的胃里。倒是不有多疼,但是那种搅拌内脏的感觉让解春潮忍不住哼了一声。

小护士皱了皱眉:“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解春潮反复跟自己说不能呕,不能呕,用鼻子呼吸,不能呕。

直到他难受得有些恍惚了,小护士慢慢把塑胶器抽了出来,直接转身走开去清理探头,背对着他说:“结束了,直接去诊疗室复诊,结果很快就传上去了。麻药尽量不要往外吐,留着可能没那么疼。”

解春潮想跟她说声谢谢,但是他实在发不出声音,就直接上楼复诊。

年轻医生正在查看传过来的结果,看他进来,直接说:“浅表性的,但是有糜烂趋势,药已经开在卡里了。回去先喝温水,两小时后用流食。日常饮食注意保持规律,忌生冷刺激。”

解春潮眼睛里的血丝还没消,依旧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

年轻医生犹豫了一下问:“你一个人来的吗?”

解春潮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又点点头。

年轻医生拉开千叶窗,朝外面看了一眼:“外面下大暴雪了,你怎么回去?”

正是隆冬,外面的天色早就暗了下来,要不是他说,解春潮根本注意不到外面下了雪。

他尝试着清了清嗓子,挤出了几个沙哑的字:“有人接我,谢谢。”

年轻医生松了口气:“那就好。”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飘落,刚说完谎的解春潮抓着一大包刚开好的药,站在一楼急诊部的门口。

看着大厅外已经全白了的地面,解春潮打开了打车软件,上面却显示附近没有空闲车辆。

他加了不少服务费,再次发出呼叫请求,软件弹出提示:极端天气无法响应需求,请您耐心等待。

解春潮出门的时候没想到今天的后半天会是在医院度过的,更没想到会碰上下大雪。他身上穿的也不过是一件短款的轻便羽绒服,脚上也是不防水的浅口休闲鞋,走回四公里以外的书吧显然也不是太现实。

他不能让解云涛知道,不然一旦让他知道他的身体又出毛病还弄到医院来了,那个直男是一定要刨根问底,最后闹得全家鸡犬不宁的。

他打开微信,给朱鹊发了个消息:【你现在有空吗?】

等了大约五分钟,解春潮都没有收到朱鹊的回信。

应该是没时间吧,解春潮对朱鹊给他设置的特别消息提示印象深刻,敲锣打鼓的,很难被忽略。

解春潮握着手机,拉了拉羽绒服的领子,走出了医院大楼。

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已经把医院的草坪完全盖住了,只不过楼前人来人往的,积不住雪,满地都是半化不化的灰色雪水。

解春潮沿着医院所在的马路边走边留意过往的计程车,可是车虽然多,但都已经是载客状态。

寒意很快透过单薄的鞋子,顺着小腿慢慢爬上解春潮的小腹,每走一会儿他就找一块相对干燥的地面跺跺脚,但鞋子还是越来越湿。

走过了医院所在的街区,马路上的车流逐渐稀疏了一些。

已经将近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解春潮站在路边慢慢蹲了下来,心里想要不然就给解云涛打个电话,大不了回头再想点什么别的借口搪塞过去。

这时候一辆红色的计程车停了下来,一对老夫妇互相搀扶着下了车。

解春潮身上已经落了一层雪,他匆忙站起来,差点一头栽倒在马路上。

他扶着计程车的门框:“云山路去吗?”

司机看了看车上的表,本来准备要拒绝,但看着解春潮白得泛青的嘴唇,嘟囔了一句:“上来吧。”

出租车里的暖气开得不低,解春潮身上的雪很快化成了水,湿哒哒地沿着脖子流进了衣领里。他随意地用手抹了一把,用手指稍微理了理湿透的头发。

这时候手机震动了,是朱鹊的电话。

“喂。”解春潮的声音依旧沙哑无力。

电话那边乱哄哄的,朱鹊扯着嗓子喊:“我刚下飞机,找我什么事?”

解春潮淡淡地说:“已经没事儿了。”

朱鹊那边安静了一点,他说:“你声音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解春潮说:“有一点儿,现在好多了。”

朱鹊捂着话筒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才又跟解春潮说:“我明天下午就回去了,下飞机以后过去找你,现在不多说了。”

解春潮的一个“不用”还没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雪天路滑,车速都不快,解春潮到书吧时已经快七点了。

他把湿衣服丢进洗衣篮,随便把头发擦了擦就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

真的好累啊。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X密码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嚣张 穿成虐文男配[穿书] 别跟将军作对了 逆转死局 恶毒男配他翻车了[快穿] 我被三日抛男友包围了 借心还魂 与你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