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童业的大半辈子过得辛劳,虽然说过的是七十大寿,但耳聋眼花,眼瞧着已经有了龙钟之态。

方明执挽着解春潮的手走到主桌的上首,朝着童业深鞠一躬,抬着嗓门说:“童爷爷,明执给您贺寿来了,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童业身材胖大,穿着一件红地金福团花唐装,笑眯眯的,如同一尊打着褶儿的弥勒佛。他耳朵背得厉害,大约听不出方明执说了什么,但猜也能猜个大概齐。他拉过方明执的手,慈爱地拍了拍:“明执来啦!好孩子,好孩子。”

这寿宴解春潮前一世就来过一回,只是那时候他满心满眼都是天神一般的方明执。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滴血色的红酒,躺在方明执的高脚杯底,被他纤长白皙的手摇一摇,就已经头晕脑转,而当他的薄唇贴上那温凉的水晶杯沿,自己也就顺着他的喉舌,滑进温暖和黑暗。

那时候的他又紧张又快乐,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还不如这个过寿的老人。

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解春潮带着看戏的态度,透过冰凉的镜片,将礼堂里的众生百态旁观。

童业已经是这个地位这个岁数的人,自然不用每个小辈都关注到,同方明执打过招呼就直接略过了解春潮,指了指主桌的下首:“孩子,坐吧。”

这桌上都是宝京有头有脸的当家,方明执一介晚辈,自然不能听从了这句客套,又和童家的两位长辈打过招呼,就带着解春潮走向了童业另一侧的方家父母。

“明执,春潮。”方母堪称是宝京名媛的楷模,从小在西式礼教中长大,见到自己的儿子,就像是仪态万方的王妃会见一个外臣,只是微微颔首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方父性格严厉,长相也严厉,一对深深的法令纹让人难以注意到他相貌里的英俊。他略一皱眉,眉间浅浅的川字立即就加深了,他带着责怪的口气说:“怎么年纪大了,反而不懂礼貌了?被什么事拖到这样晚?”

前一世的解春潮最是爱护方明执,哪怕他打心眼儿里害怕方父,也要鼓起十分的勇气出言维护。

解春潮暗暗吸了一口气,心里默念:为了离婚。

他向前走了半步,稍稍挡住方明执一些:“父亲,是我耽误了时间,不怪明执。”

方父知道自己的老父亲对解春潮十分爱护,自然不会怎样为难他,严厉的神色稍微退了退:“春潮,你不要老是袒护他,他这个年纪不能还是没形没状的。”

方明执伸手把解春潮拉到了身后:“路上堵车堵得厉害,我没计划好。”

方父向紧挨着的一桌指了指:“小辈都在那边,你带着春潮过去坐。”

解春潮紧紧跟着方明执,做出拘谨又紧张的姿态。

那桌上现在只空着两个座位,却是没挨着。

写着方明执名牌的座位空着,紧邻的解春潮的座位上却坐着个俏丽的年轻女孩。她烫着一头亚麻色的大波浪,穿着一袭银色的贴身鱼尾连衣裙。解春潮对她有些印象,这应当就是童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童桦。

“明执表哥!”童桦说话娇滴滴的,声音里像是带着小小的钩子:“你过来挨着我坐。”偌大的宝京城,能用这样命令的口气跟方明执说话的没有几个,童桦就算一个。

前一世也有这一幕,那时候解春潮紧紧抓着方明执的胳膊,像是一只快搁浅的鱼。他恳求地看着他,当着那么多的人,低声下气地跟他说:“我不想跟她换,我想和你坐一起。”

但是方明执怎么会为他得罪童家,只是低头笑着拍了拍他的手:“都是一张桌子,坐在哪儿都一样。”

那个解春潮像是走在刀子上一样,一步一回头地走到那个孤零零的空位上,走入一众看热闹的人中间。

因为害怕违反了什么餐桌礼仪给方明执丢人,那顿饭解春潮几乎没怎么吃,只能用目光紧紧将方明执抓着,汲取一些勇气。

但是方明执要和那么多人应酬,哪里顾得上他?解春潮握着那条餐巾擦了又擦,直到把手心都搓红了,也没能等来方明执的一句关照。

想到前一世的镜头,解春潮起了玩心。他咬着下唇,从下往上楚楚可怜地把方明执看着,声音甚至带着微微的颤抖:“明执,和我坐一起吧,我害怕。”

反正他都知道会发生些什么,陪他们玩玩也无所谓,至少方明执答应他考虑离婚了。

令解春潮吃惊的是,方明执真的犹豫了。

他低头看着挂在他胳膊上的解春潮,眉心起了淡淡的褶儿,一时间没有动作。

“表哥!”童桦看方明执不肯过来,嘴巴立即嘟了起来:“这么长时间不见了,你就不想我?”

方明执这才跟解春潮说:“你先坐过去,晚点我来找你。”

解春潮垂着眼睛点点头,看上去无助又可怜。

只是没人能看见他眼睫底下掩着的不是伤心也不是害怕,而是轻松和不在乎。

解春潮无论是在这场寿宴里还是在这张八人的圆桌上,都是一个明摆着的局外人。完全不同的生长环境让他和四周的人很难有共同话题,他跟他们聊什么?最新的上市公司?还是互相之间的控股分红?

解春潮记得他看过一个动画电影,讲的是一个人类女孩误入妖怪的世界的故事。曾经的解春潮就像那个一度丢失了自我的女孩一样无所适从。

而现在这些人对于解春潮而言,不过是千篇一律的陌生面孔。

解春潮吃了几片香煎松露,正专心致志地剥着一颗虾,方明执的声音突然把他的自我世界撬开了一道小缝:“春潮,你不是对虾过敏吗?”

童桦好像正在和方明执说什么,突然被打断了,困惑又不满地朝解春潮看过来。

解春潮这才想起来还有过敏这档子事,却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尴尬,他从容中又带着些胆怯,用筷子夹着虾快步走到方明执身边,把剥的干干净净的虾肉放进他盘子里:“我给你剥的。”

方明执拿着自己的餐巾给解春潮擦了擦手,又把自己的筷子换给解春潮:“我没夹过虾,你别用那双了。”

嘿,这小老弟还飙上戏了是吗?解春潮突然有了些胜负欲。

童桦这时候笑着说:“哟,真是恩爱呀,我这都看不下去了。”

她这么说,解春潮只好暂时压制住自己的表演欲望往回走,边走着就听见童桦对方明执说:“等会儿吃过饭,我想给表哥介绍个朋友。”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重要男配不干了[快穿] 危险的童话 孤身走我路 赤龙 国家阴谋2:英国刺客 谜踪之国IV:幽潜重泉 旋转门 嫌疑人X的献身 吞天记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