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解春潮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梦里他还是个小孩子,在听方爷爷跟他讲他的“未婚夫”的故事。

小孩子稚气未褪,难以理解未婚夫这么复杂的词语,仰着头问:“未婚夫会干什么?”

方爷爷揉了揉他柔软的额发:“未婚夫就是什么时候都会保护你陪伴你的人。你和他结了婚,他就会变成丈夫,替你撑着天,你就什么都不怕了。”

小孩子举着手里簇新的变形金刚:“那是不是就和擎天柱一样天下无敌呀?”

方爷爷得意地说:“小春儿,我跟你说,明执可是个好孩子,他才四岁,参加那群老外办的钢琴比赛,每回都能把那些比他大好多的外国小孩比下去,是不是争脸?他长大以后,就天下无敌了!”梦里的方爷爷比现在年轻得多,只是面目稍有些模糊,但也能轻易看出他眉梢上溢出的喜悦。

那个孩子像是个被戳破的气球,脑袋耷拉了下来:“四岁?比我小那么多?肯定比我还矮好多,他怎么当擎天柱……天塌下来还是先砸我。”

方爷爷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小春儿,他虽然现在矮,但是以后也是会长高的呀,他长大了,就是擎天柱了!”

孩子还是有些别扭:“方爷爷,你老说这个明执,还让我长大了跟他结婚,我都没见过他,万一他是个丑八怪,或者是个大坏蛋怎么办?我能不跟他结婚吗?”

方爷爷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还信不过你方爷爷?明执就和你一样,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好看的孩子。”

孩子拧着眉头想了想,霍然露出一个缺了门牙的笑,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亮闪闪的:“那他什么时候来找我玩呢?”他举着变形金刚绕着方爷爷跑了一圈:“我愿意把擎天柱给他玩!”

解春潮就是在自己幼稚的童声中醒过来的,他一瞬间有点想不起来睡着之前发生的事了。他压着抽痛的太阳穴揉了揉,准备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腰上压着一条胳膊。

惺忪的睡意一下就散了大半,他这才发现自己身在过去和方明执共有的别墅里。这床也是他熟悉的,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自己睡。而现在,方明执正枕着一条胳膊从身后搂着他。

最初的错愕平复下来之后,解春潮仔细打量起枕边睡着的人。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方明执还穿着昨天晚上的衬衫西裤,只是扯掉了领带,松开了领口的扣子,他的睫毛很长,平常会把那双寒星似的双眼晕上几分柔情,现在却衬出了他眼底淡淡的乌青,简直像是一夜没睡。

他的手还搭在解春潮腰上,说不出到底是安抚还是保护,或者兼有之。

方明执手指的温热透过棉质睡衣传递到了解春潮的皮肤上,这让他感到淡淡的反感。他觉得他们之间,不必要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解春潮不打算追究昨晚发生的事了,他轻轻拿起方明执的胳膊,正准备悄悄脱身,身后的人就被惊动了。

方明执搭在他身上的手轻柔地拍了拍,几乎是下意识地说:“睡吧,我在。”

这下解春潮更懵了,他把方明执的手从身上推了下去:“什么意思?我怎么在这儿?”

方明执揉了揉眼睛,也坐了起来,脸上是浓浓的倦意:“什么什么意思?你现在是真的醒了?”

解春潮心里有些没底,他真的想不起来昨天晚上自己是怎么了,但他依旧不动声色地问:“我昨天喝多了吗?”

方明执用手抵着额头,声音有些低哑:“你昨天晚上发烧了,说了一晚上胡话。输了液已经退烧了,都不记得了?”

解春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背,青白的血管上果然有个细小的针痕,他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记得了,谢谢方公子,给你添麻烦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就开始找他的衣服。

方明执眉头皱起来,看了看窗外:“天都没亮,你到哪儿去?”

解春潮鼓捣着自己起了皱的衬衫,漫不经心地回答:“回书吧啊,都要离婚了,总不能一直在这叨扰你。”

方明执极慢地抬起头,从解春潮的角度根本看不见他眼睛里的阴影,他的声音却很平和:“谁说我们要离婚了?”

解春潮停下手里的动作,偏头看他:“你不是说我陪你参加宴会,然后就可以考虑离婚吗?”

方明执从床上走下来,像是某种安静的猫科动物:“我考虑过了,我觉得不行。”

解春潮抿直了嘴巴,困惑地看向他:“我说过,我们的婚姻就是个误会,你怎么能容忍自己的人生有这种败笔……”他没能说完,就被方明执捂住了后面的话。

方明执一手压在他的嘴上,一手揽着他的腰,一路向后,几乎把他推在了墙上,不论是身高还是气势都自上而下地将他欺压。

方明执露出了猎豹似的优雅凶狠,低声问他:“明执,你在哪?明执,你什么时候来救我?明执,你还在不在?昨天晚上你整夜整夜地问我这些问题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们的婚姻是误会,是败笔?”

解春潮听着这些话,心里一阵发凉,但依旧故作镇静地去推方明执的手,没推动,只好又无奈地问:“不过是生病说的胡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如果现在你不肯离婚,到底要怎样你才同意?”

解春潮和方明执对峙了一会儿,被他的目光压得低下了头,也就错过了他眼中一瞬间的狼狈,他听见他说:“你搬回来住……”

解春潮一听就打断了他:“不可能。”他好不容易从这个金笼子里迈出去哪有退回来的道理,直接而生硬地说:“没必要。”

方明执松开他,眼睛里尽是困惑:“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不早说?”

解春潮反唇相讥:“这话不应该我问你吗?”

方明执拧着眉头问:“你有其他喜欢的人了?”

解春潮冷冷一笑:“有的话,就可以离婚吗?”

方明执后退了半步,他十指插进头发里猛地向后一拢,指着卧室的大门:“那你走,滚!有多远滚多远!”

解春潮捞起沙发上的外套,冷哼一声:“早这么拎得清不就得了?”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听着解春潮下楼的脚步声,方明执一拳挥在了贴着水晶拼图的墙壁上,温热的血液顺着拼图的缝隙蜿蜒而下,在墙壁上留下一道红痕。

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声音平和冷静:“春潮刚才下楼了,他要回市里,让老张送他。换个得力些的人跟着他,对他的事要跟得更细。”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说:“还有,拿件大衣给他。”

上一章:第15章 下一章:第17章
热门: 夜行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攻略那个地下城领主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洪荒大佬总催更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生随死殉 重生之将门毒后 三个人的双胞胎 网游之少年绝色